第一百五十七章 宾利、别墅,还有师父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宾利、别墅,还有师父

沈非没和林莎继续讨论古靖阳的事情,这种事情说是说不清楚的,林莎只觉得沈非是在开玩笑,也没再提。 林莎被沈非带到了对面的烧烤摊前,给燕南天他们弄着烧烤,两人坐在一边等着,沈非挨近林莎,低声问道:“林美人儿,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那些衣服合不合身?” “……” “我指的是里面的。” “……” 林莎也不知无语两字该如何写,更怀疑沈非字典里面,是不是除了流氓无赖可恶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词条。 “林美人儿,你该不会现在就穿着吧,要不要偷偷给我看一下。” “真想叉了你的眼。” “淑女,这么漂亮的人,用插字,很违和啊。” 沈非一本正经地说着,林莎一看沈非那猥琐的表情,就知道沈非在想什么,气鼓鼓地说道:“我的不是那个插,是叉子的叉!” “那个插又是什么插?” “流氓!” “你不要转移话题,合身吗?舒服吗?还有那件很有意思的衣服,你穿了吗?看你样子,肯定没有穿过!林莎同学,我告诉你,浪费是可耻的,买了不穿是犯法的!这样吧,我牺牲一下,我们去酒店,你穿给我看看?” 听着这一串串的话,林莎感觉有一只大风箱,不停往她的身体里面灌着怒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穿衣服也犯法?我犯了哪门子的法?” “犯了我的法!” “你!” 林莎正要发怒,一辆车子却停在了烧烤摊前。 映入林莎眼帘的,是一对翅膀,翅膀里面还有个大大的“B”字母,百分之百的带人装逼带人飞的经典标志宾利车。 看这车的流线行,还有感觉,绝对不是一般的宾利,多半是宾利中的宾利。 这样的豪车,大晚上的停在烧烤摊前,这是要做什么? 林莎很是疑惑的时候,看到驾驶座位置下来一个戴着眼镜,显得很是儒雅很有味道的中年人,一看就很有身份! 后座下来一个穿着唐装的老者,林莎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不等她想出来,这两人已经朝他们的桌子面前走了过来。 林莎莫名紧张起来,心里想着,“他们真的是朝这边走来的?不会的,他们多半是要走后面去。” 正这时,戴眼镜的人打着招呼,“小兄弟,你的生活很精彩嘛!”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在林莎身上扫了一圈。 “这人叫的小兄弟,是在叫沈非?”林莎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沈非就算能买得起上万的内衣,但是和这种开宾利的,那也是差了天远好不好,他肯定是认错了,绝不会是沈非的。 林莎转头看向沈非,只见沈非站了起来,“赵哥,你怎么亲自来了?” “小兄弟这是不欢迎我吗?” “请都请不来,哪里敢不欢迎呢?” “我可不信,你明显就是怕我当电灯泡,打扰了你们的好生活。”赵子秋开着玩笑,古靖阳还住在他家,听说沈非有找,赵子秋当了司机。 虽然他和沈非已经有了利益联盟,但关系这事儿,要不走动,就会越来越远,多多走动,才能更亲近。 再说,沈非在省城的壮举,他也是听说了。 这样的人,岂能错过? 沈非看向古靖阳,弯腰抱歉地说道:“古大师,这么晚了因为一点小事装一把面子将您给约出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师父有命,再晚也要来。” 古靖阳笑着,他是真的没有生气,相反非常高兴,沈非能在这会儿叫他,说明是真的没有把他当外人,他怕的就是沈非客气。 至于年龄大与小,名气厚与薄,古靖阳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能不能让自己的医术更上一层楼。 很明显,黄帝九针可以做到。 虽然他还没有将第一针学会,但是,其中的妙用已经让他欣喜若狂,这些天他每天晚上都要熬很久的夜,要很迟才能睡,可他却是精神百倍。 在这样的年龄,有着如此反应,绝对是奇迹! 而这,是黄帝九针的功劳,更有沈非那天给他治疗的功劳。 他是从内心深处,将沈非当师父的。 如此情况下,他岂会生气? 沈非招呼着两人坐下,旁边的林莎,已经完全成了一截木头桩子,在听到沈非叫老者为“古大师”的时候,林莎想起来了,她曾经在那个教授讲述目前中医状况的课堂上,看到过老者的头像。 眼前老者和那幻灯片上的一模一样,甚至更显精神。 而那个幻灯片上面的名字,写的是古靖阳三字! 也就是说,这人真的是古靖阳! 沈非一个电话把古靖阳叫到了这个破得不能再破的烧烤摊前! 沈非真的是古靖阳的师父! 林莎的所有认知,瞬间崩塌了,像地震一样,震得稀烂! 这怎么可能啊! 古靖阳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沈非是什么,不过是二流学校里面冷门专业的大二学生,两者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 沈非何德何能当古靖阳的师父? 靠他的流氓无赖,外加一张她恨不得用绣花针缝起来的嘴? 林莎是十万个不相信。 可眼前的一切,却让她不得不信! 不管是豪车宾利,还是叫沈非小兄弟的人,亦或者是古靖阳那一口一个师父的话,无一不证明,沈非说的是真的! 沈非,太神奇了! 这种神奇,将她心里的委屈埋怨全都冲刷得干干净净,一片空山清雨! 完全是不知不觉中,林莎心里烙下了沈非深深的印迹。 忽地,林莎又想到一件事。 既然沈非说他是古靖阳师父一事是真的,那沈非说能够买锦绣庄园的别墅也是真的?她打赌已经输了也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那她,不就是他的金丝雀了? 想到这些,林莎不知该如何面对沈非了,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好烫,脸好红,思维好混乱,心跳好快,脑海里的“沈非”身影好多好多。 这边,沈非在说道:“古大师,我准备开一个会所,会所里面弄一个专门治疑难杂病的诊所,想请你过来帮我坐诊,借你的名气赚一笔钱。” “师父,谢谢你。” 古靖阳不是那种为了医术而不明事理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借给大人物看病的机会,拥有那么大的能量。 他一听,就知道这件事对他极有好处。 沈非确实是利用了他的名气,但是,他去坐诊,专治疑难杂病,如果碰上治不好的,沈非就会出面治,他就能跟着学。 说穿了,这就是师父要带徒弟。 以前不用考证,没有这么多学校的时候,中医不就是这样一个带一个带过来的吗?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当过学徒的,他的医术也是在学徒的时候学到的。 后来他有名了,医术厉害了,想当学徒都没人带他。 现在,又有了当学徒的机会。 古靖阳欣喜若狂,他还焦急地说道:“师父,什么时候开始?” “会所还在装修,应该还要等一段时间。” “好的,我等着师父的召唤,我随叫随到!”古靖阳表了态。 “古大师,还有一点小事。” “师父请说。” 沈非看向林莎,林莎瞬间紧张万分,就像没有坐飞机,人却从平地升到三万八千里的高空一样,紧张之余还晕得不行,这古靖阳对沈非的态度,实在是太尊敬了。 “她叫林莎,是我的同学,恩,还跟我打了个赌,说我只要买得起锦绣山庄的别墅,她就当我的金丝雀!” “……” 林莎疯了,沈非怎么就如此直白地说了出来,不等她向沈非甩出一记眼刀,赵子秋便笑道:“林莎小姐,那你输定了!小兄弟的钱够在锦绣庄园买好几套了!不过现在买起来有点麻烦,这样,小兄弟,反正我也不经常住锦绣庄园,我那一套送给你。” “……” 林莎真心不明白这些人的世界,锦绣庄园的一套房子,几千万啊,甚至可能上亿啊,不是一千一万,就这样随随便便说送就送了,真的好吗? 还有,他说沈非能买好几套,那沈非到底是怎样一只土豪金? 这时,沈非摇了摇头,“赵兄好意我心领了,房子嘛,哪里不是住,等以后挣得钱多了,再买吧!” “小兄弟这是在暗示我快点把沈氏集团弄出来赚钱吗?” “知我者,赵兄矣。” “你还真不客气!”赵子秋脸上满是笑意,“还在找公司的地址,这两天就能找好,一找好就能注册好,现在就可以着手招人了。” “谢谢赵兄,那我就不劳而获了。” 沈非与赵子秋相视一笑,林莎却被“沈氏集团”四个字给惊得目瞪口呆,能够把锦绣庄园一套别墅随便送人的土豪,整出来的“沈氏集团”会小得了吗? 而且,沈非姓沈。 沈氏集团也姓沈。 这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沈非的沈氏集团? 林莎真的不敢相信,沈非已经在对古靖阳说道:“现在出了一点状况,林莎在学校里不方便,我想请古大师教她一些东西。” 听到关系她自己的事,林莎又紧张起来,盯着古靖阳,就像她小的时候第一次到学校看到老师一样。 “没问题!”古靖阳答应得很干脆,看了眼林莎,又说道:“孩子看着就有股灵气!” 林莎兴奋了,兴奋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虽然她心里有预感,沈非说了,古靖阳一定会答应,但是,她没想到古靖阳答应得这么干脆。 当古靖阳的徒弟! 这是以前做梦都没有做到过的事情,此刻真正的发生了实现了,林莎激动到了极点。 不过,林莎也很清楚。 古靖阳会答应收她做徒弟,还夸她有灵性,全都是看在沈非的面子。 沈非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林莎彻底迷糊了,她只觉得,她这只金丝雀怕是跑不了了! 不过,她心里深处,觉得当如此沈非的金丝雀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况且,她不算是真的那种只花钱的金丝雀,她可以向古靖阳学习更深的医术。 “师父,谢谢您。” 林莎向古靖阳深深鞠了一躬,看到林莎这样的态度,古靖阳也很满意,虽然因为沈非的关系,他是必须要收下林莎这个徒弟的,但真心想学或者混名气还是很有关系的。 想了一下,古靖阳拿出随身带的那盒银针,递给林莎,“这盒银针,就送给你了,希望你能将它发扬光大!” 林莎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