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千钧一发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千钧一发

救命! 声音急切如大火焚屋,江河决堤! 求救声是赵子秋发出的,沈非眼里顿时杀机狂射。 赵子秋是他的盟友,绝不能出事。 更有古靖阳这么一个可爱可亲可敬的人,更加不能受伤! 古靖阳是他打电话叫来的,赵子秋是送古靖阳来的,无论他们哪一个出了事,沈非都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放过对手! 沈非问了地点,对燕南天他们说了声有急事,便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人刚出门,身影已消失! 燕南天三人立马意识到出了事,追出来要和沈非一起,可刚跨出门口,就没看见沈非的身影,再往下一看,沈非已经跑到了公寓门口,正在出门。 三人震精了,从他们回神到踏出门口,绝逼不会超出三秒钟!而他们是坐在三楼啊,三楼到门口,怎么也有上千米的距离,沈非是超人直接飞过去的吗? 他们就那么一愣神的功夫,沈非已经直接拉开上了锁的铁门,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面! 好半晌后,林乐说道:“我终于明白三哥为什么能追上苏锦瑟,还能拱到那么多颗好白菜了!” “为什么?” “你们想想,以三哥这样的速度,去拍那些爱情动作片,保证能将苍老师小泽老师吉泽明步等万千老师杀得片甲不留!” 林乐沉浸地说完,燕南天与何小秋愣愣地看着林乐,非常搞不明白林乐的脑洞是怎么开的。 看到沈非这样的速度,不应该是震惊沈非很牛逼很厉害身手很暴力之类的事吗?怎么林乐联想到的就是这么原始如此让人狼血沸腾的画面啊! 再然后,何小秋点了点头,“很有道理!” 燕南天深想,也是无言以对。 沈非当然不知道他三个室友脑洞开到如此地步,他此刻如狂风如疾雨如闪电般狂奔赵子秋处。 这会儿,赵子秋紧关车门,而车门外面围了三十多个人,他们穿得很脏很烂,脏衬衣破胶鞋烂牛仔裤,头发腻得不行,还沾着石灰,脸仿佛一个月没洗胡须满满尘土扑面,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 很像在工地上为了城市高楼大厦而辛苦劳动的农民工朋友形象! 而他们的手上,拿着的东西各种各样,有砖头卷尺锤子锥子铁锹铲子铁棍砖刀等等,也都是在工地上用的。 外人一眼看去,谁都会觉得他们就是农民工,嘴里大喊大叫,很像是喝了酒闹事! 他们现在闹的事,就是用手中的工具砸在宾利车上! 豪华宾利车的质量不错,可再不错的质量,也经不住他们如此猛力的敲打,他们的力量相当大,至少都有上百斤的力。 车窗已经被敲出裂缝了,只是还藕断丝连着,可照这样的趋势,要不了多少时间,车窗就会被敲碎,他们就能攻进来! 看着那些张牙舞爪的人,赵子秋心中充满了后悔,刚才这群农民工模样的人正在横穿马路,路上唱着笑着,一副收工回家的欢乐样子,赵子秋远远的看着不由被感染,心中的警惕有些放松,放慢了车速。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拿铁锹的人忽然倒在了地上,赵子秋条件反射刹住了车子停了下来。 听到那个人痛叫声很大,赵子秋要推门下去,古靖阳忽然说道:“这声音有古怪,没有痛苦的味道。” 中医讲的是望闻问切! 作为国手中医泰斗的古靖阳,自然不会“闻”错,他说没有痛苦味,这人就没有痛苦味。 没痛苦,那就是假的! 那这个摔倒的人就有问题,这些农民工打扮的人也有问题! 赵子秋松驰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他停止了打开车门的动作,启动车子准备往前冲去,是不是,试一下就知道了,若是真,他还能借此逃离险境。 可就在这时,那些人见假摔倒装受伤没能引得赵子秋下车,相反还要开车远离,他们立马展示出了敏捷的速度,几是眨眼间就冲到宾利车前。 原本钝钝甚至连刀刃都没有砖刀,却第一时间砍破了宾利车那极为坚韧的车胎。 还有锥子也刺破了轮胎,接着顶在了车轮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子秋根本不能开车,开出去出的问题会很大,两人的生命都没有保障。 车子熄了火,这群农民工则砸在了车子上。 赵子秋目光冰冷,车子外面这群人,显然不是真正的农民工,他们只是装扮成了农民工的模样。 对他很了解的人都知道他集团下面的农民工待遇是最好的,也从来没有拖欠工资的事情存在,所以他的敌人先用农民工形象来迷惑他,让他放松了警惕。 若不是古靖阳的提醒,他就已经下车了。 赵子秋第一时间打了保镖的电话,可保镖的电话竟然打不通,这说明敌人对他了解很深,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而且这样的农民工形象能够更好的保护他们,身份不会暴露,那他真要出了事,他们就有无数个理由借口来掩饰真相。 咚咚咚的砸窗声,让赵子秋心里愈加冰冷,他平时的各种安保措施可能都不行了,要想活命,只能另想他法。 忽地,沈非的身影窜进了脑海。 赵子秋立马拔通了沈非的电话,虽然知道了沈非在奔命赶来,可看着就快要被砸碎的车窗,赵子秋不知道沈非能否来得及。 “古大师,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是我连累了你。” “师父会赶来的,我们都会没事儿。” 古靖阳比赵子秋都还要淡定,赵子秋拔掉安全带到了车子后排,与古靖阳坐在一起,保护着古靖阳,想着一会儿他们要破窗而入,最先伤害到的也是他。 虽然他身份地位不一样,可古靖阳更重要,古靖阳不能出事,否则会引起大事件。 砰砰砰! 赵子秋看着车窗的裂缝越来越大,一下两下三下,车窗完全破裂开来,锥子都可以伸进来了。 形势越来越紧急。 锥子翘动,砖刀狂砍,不几下,车窗坏得七零八落。 一个高鼻子壮汉已经将手伸进车里要将车门打开,瘦脸汉子则用锥子不停地刺向赵子秋,阻止赵子秋破坏开车门行动。 赵子秋护着古靖阳往后退,可身后的车窗也有人在不停地敲打,同样出现了裂缝,要不了几秒钟也会被敲碎。 砰! 赵子秋扔出手机砸在对面开门的手上,却没能阻挡下来,赵子秋拿过靠枕挡住锥子,伸脚使劲踹开门的手。 开门的人毅力韧性相当好,受痛也不松手,他只要把车门打开,就能要了赵子秋的命,至于那个看起来有些老的家伙,一并杀了就是。 反正,打开车门他就是立了一个大功! 这时,拿锥子的人一把将锥子从枕头里取了出来,快疾如光般刺进了赵子秋的小腿部位。 赵子秋吃痛,腿上无力,高鼻子趁机将车门打开,然后一把能够砍破车轮的砖刀,砍向赵子秋。 身后的玻璃也被敲碎,铁锹尖尖顶在了赵子秋的背上,他们的准备很充分很仔细,不仅锥子上面有血槽口,铁锹尖上也有血槽口,一刺进赵子秋的身体,就有好多的鲜血流了出来。 这样能最大可能地保证赵子秋死去。 看到砖刀离他越来越近,赵子秋还将古靖阳护得紧紧,心里暗叹和沈非的事业还没有开始,便要就此结束。 但脸上,赵子秋没有半分懦弱表情,他笑着说道:“希望你们能跑得快一点,跑得远一点,不要被我的人抓到,也不要被你们的主子抓到,否则,你们的下场比我还要惨!” 高鼻子手一滞,下一秒,高鼻子喝道:“老子不是被吓大的,你去死吧!” 啊! 一声惨叫,惊响于天地! 不是赵子秋叫出,而是要一砖刀砍破赵子秋脑袋的高鼻子痛叫出来的。 却是沈非在最最关键的时刻赶到,一拳砸断了高鼻子的脊柱,高鼻子浑身无力。 惨叫声中,沈非一把将高鼻子拖了出去。 再然后,车子被踢动。 正奋力将铁锹刺进赵子秋身后的一帮人,直接被撞飞,不少人口吐鲜血。 “赵兄,还能撑得住吗?” “没问题。” 赵子秋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回答完之后,还大笑出声。 “古大师,您还好吗?” “师父,我没事!” 古靖阳虽然直觉沈非能赶来相救,可刚才那一幕,还是让他心惊,他见过不少死人,但这样暴力相杀的,还是第一次。 此刻沈非赶来,他是真正的放下心来! 黄帝九针那是传说中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救活的,赵子秋受伤虽重,但有师父在,赵子秋就不会有事! 这时,三十多个民工,准确一点说,三十多个杀手,将沈非给围在了中间,一个个都是杀气腾腾。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们就能取了赵子秋的命,就能得到一亿大洋,能够远离此地,吃香的喝辣的还玩漂亮的女人! 结果,所有的美好生活,全被这个人给破坏了! 还有不少人受了伤。 “小子,少他娘的多管闲事,从哪里来儿滚哪儿去,要不然,别怪我们将你一起废了。”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身后有什么背景,惹了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路!” “这是你自己找死的,坏了我们的好事,我们一定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就死去,一定会将你折磨至死。” …… 这些人放着狠话,沈非却理都不理,一脚将宾利车门踹飞,徒手将车门撕裂,将赵子秋给抱了出来。 “赵兄,对不起。” “小兄弟,你要说对不起,那我不是要切腹以谢罪吗?” 赵子秋笑着,沈非施展妙手回春给赵子秋治伤,紧跟着下车来的古靖阳,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到沈非的动作,看到赵子秋那本来汹涌如泉喷的鲜血顿时滞住,眼睛里全是亮光。 这种光,简直就像是商人发现一座黄金城,官员坐在了九五至尊的位置上,诗人创作可流芳百世的诗,女人拥有了一副倾国倾城的绝色容貌…… 这样的医术,空前绝后!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杀手觉得自己被他忽视了,怒气更甚,杀气愈浓,“小子,想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这个头发长得遮了半边脸的杀手,提着长长的铁棍,朝沈非冲来,眼睛死死地盯准了沈非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