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是神医吗? - 妖孽狂医

第十六章 他是神医吗?

“能不能治好,三分钟后就分晓!现在,给我闭嘴!” 沈非毫不客气地喝出声,赵文虎的病很难治,他必须要集中精力,不能浪费一丁点的能量。否则,他将神针能量耗尽,都不一定能阻止赵文虎的死亡,这次的治疗是系统性的,若是一个穴位没按好,都将功败垂成。 张庆杰一愣,随后大怒,他是人民医院的院长,这里是他的地盘,可眼前这个小子,竟然敢吼他,张庆杰厉声喝道:“别说三分钟,一分钟都不行,你给我立马住手!不然,出了事你就要负全责!还有……” “张院长,请你出去!” 赵子秋打断了张庆杰的话,现在沈非是他唯一的希望,他绝不能让沈非受到打扰,张庆杰滞了一下,“赵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他根本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他在那里乱按一通,说不定你们连五分钟的说话机会都没了。” “出去!” 赵子秋冷声喝来,这张庆杰简直就是在咒他儿子去死,张庆杰还想再说,可看到赵子秋一脸威严且凶狠的模样,张庆杰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惧意,扫一眼沈非,愤愤然走了出去。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赵子秋夫妇每一秒都是度日如年,如果这个人不能将儿子救活,那剩下的日子对他来说,就是地狱。 沈非额头已是汗珠密布,他已经按摩了赵文虎身上的一百多个穴位,虽然红光能量快消耗干净,可沈非仍然镇定无比。 很快,三分钟就要到了。 赵子秋和林晓玉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沈非两只手按在了赵文虎的心脏部位,同时按摩三个穴位。 妙手回春! 沈非收手,赵文虎睁开了眼睛,接着一下子从病床上跳了下来,边跳边喊,“爸爸,妈妈,我好舒服,我不用死了,我……” “虎子!” 林晓玉一把抱住儿子,喜极而泣,赵子秋也是欣喜万分,接着走到沈非面前,“小兄弟,谢谢你救活我儿子,你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随着赵子秋说出的这一声“谢谢”,沈非虚弱感完全消失,脑海里红光暴闪,那一半圆弧,瞬间形成了整个红光圆圈。不仅如此,还露出了第二层红光,形成了五分之一圆圈。 沈非心中狂喜,这件好事做得太值了,感恩之能比他想的还要多得多,有了这么多红光,他离透视梦想近了许多。 这时,林晓玉带着赵文虎走了过来,表示感谢之后,又对儿子说道:“虎子,快谢谢这位叔叔。” “大哥哥,谢谢你把我救活,让我爸妈不再伤心!”赵文虎觉得沈非很年轻,没有叫叔叔,说的话也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沈非再喜,这一家人真是太可爱了,林晓玉和赵文虎母子俩的谢意,让他脑海里多了一大团红光,比赵子秋之前的感恩之能都还要多,不过意外的是,这么多的红光,却只让第二层的红光形成了一半圆圈。 赵子秋又说道:“小兄弟,我儿子的病是完全好了吗?” 沈非摇了摇头,“还没有!不过,我能治好他!三个月后你再带他来找我,我再给他进行一次治疗!” 如果别的人对赵子秋说能治好他儿子的病,赵文秋肯定不信,因为他儿子得的可是先天性心脏病衰竭,连古大师都只能尽量维持。但是,刚才儿子都要死了,沈非却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对于沈非说的话,赵子秋是无比相信。 想到儿子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自己的根不会断,赵子秋高兴万分,忙问了沈非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赵子秋刚把号码记下,准备向沈非付酬劳时,沈非手机响了,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焦急的声音,“沈非,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外面,锦瑟,怎么了?” “你快回学校,我在校门口等你,有急事给你说。” “好,我马上赶回来。” 沈非挂下电话,对赵子秋说道:“我有点急事,先走了,虎子有什么问题,你给我打电话就行。” 赵子秋说道:“沈非兄弟,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沈非大步往外走去,赵子秋追上沈非,“沈非兄弟,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给我说。” “行。” 沈非接过名片,这名片是黑色,有一种玉质感,上面刻着赵子秋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用说,这个赵子秋肯定不简单。 沈非没有在意,随手将黑色卡片装进口袋,他心里想的只有苏锦瑟,苏锦瑟会有什么急事找他呢? 病房外面,张庆杰与一帮人正议论不已。 “张院长,那个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们都治不好的病,他竟然敢说三分钟就治好。” “哼,三分钟?给他三百年,他都治不好!没有吃药、打针,没有输液、做手术,就在他身上乱按,怎么也不可能治好!他以为他是神医,能够起死回生吗?” “是啊,到时出了问题,一定不能放过他!” “恩,先打电话,让保安上来,以防那小子逃脱!” 张庆杰话音刚落,沈非便打开手术室大门走了出来,张庆杰一见,冷笑道:“小子,你让病人活过来了。” “对啊!” “哼,还敢说对啊!先天性心脏衰竭到晚期,就凭你也想治得好?你以为我会信吗?”张庆杰一脸不屑,根本不信沈非的话。 “你信不信关我屁事!”沈非懒得和他多说话,“让开!” “让开?你要搞清楚,这是在人民医院,还敢叫我让开!看你一脸焦急的样子,你是想逃吧!我告诉你,你逃不了!”张庆杰大手一挥,“钱进,快抓住他,不要让他逃掉。” 旁边一个医生赶紧拦在沈非面前,“小子,你给我老实点,出了事就想逃,没那么容易!这件事,你必须负责到底!” 沈非冷笑,“就凭你们,想拦得住我?”沈非正要动手,虎子跑了出来,“大哥哥,我以后可以找你玩吗?” “可以啊!” “大哥哥再见!” “再见!” 沈非笑着说来,一把推开钱进,狂奔而去。 张庆杰与钱进看着活蹦乱跳的虎子,愣在了当场,按照时间,五分钟已经过了,赵文虎应该死了才对,可现在他竟然活得好好的。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那个小子在赵文虎手上随便按按,就把他给救回来了? 张庆杰心里翻江倒海,能够将一个被确诊在五分钟后必死的人救活,还能治愈其心脏病衰竭功能,让病人能喊能跳,他是华佗再生吗? 不,这种事绝不可能! 张庆杰转身对赵子秋说道:“赵先生,能让我们再给令子检查一下吗?” “我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不就是不相信我兄弟的医术吗?”赵子秋声音冷漠,对张庆杰没有半分客气,“那就让你们检查一个够!” 赵子秋完全相信沈非,肯定张庆杰这帮人检查不出什么问题,这样一来,也能够给沈非扬扬名。 张庆杰立马去安排,各项检查做下来,张庆杰没发现一点毛病,就是虎子那要衰竭的心脏,都再正常不过,跳动极为有力,根本就不像一个有心脏病的人。 “他是怎么做到的?”张庆杰拿着检查报告,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天方夜谭,“莫非他真的是神医不成?” 这时,赵子秋接了一个电话,却是古大师已经从京城赶到了锦城,赵子秋没给张庆杰打招呼,直接带着妻儿到了锦绣庄园。 锦绣庄园,是锦城市最顶级最豪华的别墅区,依山傍水,没有数亿身家,根本别想住在里面。庄园里九号别墅,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正在给赵文虎把脉,这老者正是古大师。 古大师足足把了半个小时的脉才松手,喃喃自语,“太不可思议了,这人肯定扁鹊重生,不,比扁鹊还要厉害。仅仅靠按摩穴位就能治好先天性的心脏衰竭,说此人是神医也不为过!” 赵子秋与林晓玉相视一笑,古大师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他说这话就表明儿子真的没事,两人看向儿子,平时连走路都不能超过十分钟的儿子,正欢乐地跳个不停,两夫妇对沈非的感激更浓了。 古大师继续念着,“昨天在京城才见到一个奇迹,今天在锦城又见到一个。若是将这两个人都找出来,那中医就能在全世界发扬光大,无人敢说中医比不过西医,也不敢说中医治病毫无依据。” 说到这里,古大师已是激动不已,他转头对赵子秋说道:“你有神医的联系方式吗?我想见一见他……” 赵子秋正想说,古大师又摇头说道:“不行!不能随便就去见他,我得以赤诚之心相见。子秋,你帮我安排一间房,我要写点东西。” “好的,古大师这边走。” 赵子秋带着古大师往楼上走去,心里极不平,之前他对沈非只有感恩之情,没有其他的心思,可看到古大师的神情,他意识到沈非不是一个普通人,他觉得不能仅仅将沈非当成恩人看。 沈非可不知道一位中医界的泰斗已经对他敬仰不已,他此刻正站在苏锦瑟的面前,“亲爱的,是不是急着找我看电影做坏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