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俯身救命,起身杀人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章 俯身救命,起身杀人

铁棍带起了呼啸风声,挟着满腔怒火满眼杀气凶神恶煞地砸来! 沈非视若不见,只一心给赵子秋治病! 古靖阳也没有看到铁棍,没有感觉到杀机,他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沈非那神鬼莫测的按摩,以及赵子秋身上那已经在开始愈合的伤口。 这一切,是那么的神奇! 古靖阳从内心深处被沈非给震撼了,心里对沈非五体投地到极致,不,是对师父由衷的佩服。 师父连银针都没有用,就光是按摩就能立马止血,让伤口瞬间愈合,如果师父用上银针,那又将是如何的惊天动地? 佩服之余,古靖阳也想着,师父能做到这一步,肯定和师父按的穴位,以及按摩手法有关系! 他一定要学会黄帝九针,要学到这些身体处处是穴位的宝藏! 也就在这一瞬间,铁棍砸下来了。 沈非出手,一把抓住铁棍,铁棍再也不能动弹分毫,这个长发男感觉他的棍子就像被两座巍峨大山给夹住。 “这人的力气好大。”长发男心里惊讶着,嘴里条件反射地吼道:“小子,快放开,不然……” 长发男说着,发现手空了,他紧紧抓住的铁棍到了沈非手里,他的心里刚刚如火山喷发般喷出震惊,铁棍就直接朝他撞来。 他想闪避。 可念头刚起,铁棍就撞,不,是刺进了他的小腹! 刺了个通透! 靠的不是尖刺,而是狂暴的力量! 痛苦瞬间传达到浑身所有的神经,长发男痛疯了。 沈非松手,长发男倒地,鲜血一汩汩的冒出来,铁棍成血棍! 剩下的杀手,看得眼珠暴突喉咙干渴心脏加速血液停止身子僵滞,他们杀过不少的人,也折磨过很多目标。 但是,如此直接、简单、干脆的暴力伤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特别是沈非的那种随意、漠视,让他们透心凉! 这样的人最危险。 如果有选择,他们想远离这个人,可是,他们必须要杀掉赵子秋,他们不能离开。 在大家惊慌之时,一个方脸汉子嚎出声来,“大家别怕,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我们一起上!钢管,你带五个人去杀那个老头子,牵扯住他!剩下的人跟我一起去杀那小子,若有机会,全力杀了目标,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这一番话将慌乱的人群安定下来,觉得方脸汉子说得很对,那人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他们也不是弱者,哪个不是能一打三一打五的好手?这么多人一起上,必能杀了那小子! 自我鼓励完毕,一帮人又杀了上来。 沈非照样没去看,他治好了赵子秋的腿伤,正在治他背上的伤,在沈非大肆消耗能量的情况下,他伤口快快地愈合。 就像那被刀砍过的水,刀过水愈,毫无损伤! 在杀手们离沈非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沈非治好了赵子秋的伤,他站了起来,杀手们情不自禁地浑身一颤。 方脸汉子见状,又喝道:“兄弟他们不要怕,他先前都没有站起来就伤了我们的人,现在他站了起来,说明他怕了,我们一起上,必能杀他!想想那一亿大洋,兄弟们,拼啊!” 没有看到赵子秋鄙夷,古靖阳无视的钢管等人,用二百五的脑子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他们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于是,他们杀气更是浓! 钢管还吼道:“小子,你怕也没有用,坏了我们的好事,你就得死,死无葬身之地。” “我确实很怕!我怕得不仅要站起来,还要冲出来!” “冲出来?” 杀手们忽然觉得这三个字带有煞气,可他们还没有完全理解到里面的意思,便看到沈非朝他们冲来。 明明是刚起步,却已经到他们的眼前。 拳头如巨石砸来,鼻血暴溅中,痛苦加身似火刀在切!脚似铁鞭,一鞭抽下,骨头俱碎! 没有人能看得清楚那是拳头还是脚,甚至就连沈非的身影都看不清楚,他们只能听到自己的痛叫,看到自己溅在空中的鲜血,感觉到身上那无与伦比的痛苦。 完全是砍瓜切菜碎豆腐! 一分钟时间都没花上,所有的杀手全都倒在了地上,鲜血遍地,痛叫声彻耳,杀手眼睛里面所有目光都被“恐惧”感染,所有的细胞都中了“颤抖”的毒。 沈非像踩死了一群小蚂蚁,手都懒得拍一下,便走了回去。 赵子秋脸上还挂惊讶,见到沈非走到,赵子秋捏了捏自己的脸,将震惊给捏散,笑道:“小兄弟,你就是传说中的高人吧?” “我才一米七五,哪是高人。” “古有关公下棋刮骨疗伤,电影有星爷看A片取子弹,你这是俯身治伤救命起身杀人如屠狗,你比高人高多了。” “那我是不是要拍拍赵兄十指拔动,千金万钱随心来的马屁?” 两人哈哈大笑。 然后,赵子秋猛地抱住了沈非,“小兄弟,虽然想用千言万语来表达我的感激,但现在我觉得说再多的话,都表达不出我对你的谢意。” “赵兄这就说错了,我这人最爱听的就是谢谢,做了好事,别人要不说谢谢,我会很不爽的!” “既然兄弟想听,那我就说个够!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赵子秋一张嘴,气都不喘一口就说出了一大通的谢谢,“兄弟,只要你喜欢,我可以说上一整晚!” “赵兄对我说一声谢谢,便已经是真情满满!” 沈非笑着,赵子秋的谢意如秋意染枫叶,红了天下枫,他刚才消耗的能量全部恢复不说,第六圈红光还多了好一截,快接近到三分之二。 可想而知,赵子秋的感激,浓到多深! 赵子秋看着沈非,想起了沈非救他儿子的那一幕,想到了刚才沈非对他的担忧对敌人冰冷的杀机,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这是他兄弟! 从沈非将他儿子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对沈非充满了感激,意识到沈非定非常人。 后来沈非所做的一件件事情,无疑都证明了他的猜测,他对沈非确实更加上心,不管是从生命还是从利益上来讲,沈非都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和沈非拉好关系绝对没有错,所以他今晚来了。 不过,那也仅仅是合作者,是盟友! 但今晚之后,在他心里,沈非就是兄弟,可以将背后交付,可以托之以生死的兄弟! 虽然赵子秋如此认定了,但他不打算对沈非细说。 一来,他的敌人可不少,真要把关系传出去了,那些人肯定会对付沈非。 二来,他觉得这些事做比说更重要! 赵子秋转头看向那些杀手,“我说过你们要跑快一点,可惜,你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我可以给你们另外一个机会,谁先说出下命令的人,谁的下场就可以痛快一点!” “你少嚣张,要不是这人救你,你已经死了!你想从我们嘴里知道答案,那是不可能的,有种你就杀了我们!”方脸汉子很强硬,似乎一点都不怕。 “杀你?不,那对你们来说,是一种解脱!我不会杀你们,我会让你们活着,看着我把你们的家人、兄弟、朋友一个个找出来,再让他们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 赵子秋这番话仍然说得很儒雅,可里面的味道却是冬季里能将大地冻成冰土的刺骨寒意,这些杀手眼里涌出一阵阵慌乱,他们可能一时之间不怕死,但看到家人被折磨得生不如死,那是比死还要难受一千倍一万倍的痛苦。 有人意动,有人张嘴欲说。 可就在这时,方脸汉子冷道:“你这样吓不住我们的,上面的人比你更清楚我们的家人朋友是谁,我们要说了,根本不用等你动手,他们就会遭秧!” 听得这话,意动的人心乱了,张嘴的赶紧闭上了嘴。 无人再敢说。 赵子秋冷厉无比地盯着方脸汉子,方脸汉子竟然露出满口带血的牙齿,笑道:“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来啊,杀我啊,杀了我,你说不定吓吓他们,就能让他们说出来了。” “我这一生,最佩服的就是硬汉子!” 声音,从后面传来。 方脸汉子一听,笑容如被刺破的气泡,瞬间消失无影踪,眼里浮出惧色身子颤个不停,这个人,太狠太凶了,特别是说的佩服,他能听出“佩服”下面的刺骨冰冷。 但方脸汉子强行压抑住了心中的惧意,张嘴大喊道:“你的实力是很强,可你也别想从我嘴里掏出一句话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死也不会说。” “我让你说了吗?只是想借你的身体当一当教学用具。”沈非淡淡一笑,转头对古靖阳说道:“想学新的穴位吗?” “想!” 古靖阳回答得无比干脆! “还有多的银针吗?” “没了!不过,我可以让人马上带来!” “不用了!针灸在一定程度上,和武侠小说里面的功夫是一样的,比如独孤求败,刚出道他用的是重剑,到最后他眼中所见,不管是草是发,皆可成剑!” 古靖阳认真想了起来,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沈非什么东西都没用,就按摩便能止血让伤口愈合的画面,很肃穆地点了点头。 沈非又道:“看到那根锥子了吗?” “恩。” “从这一刻起,那就是你的银针!” “……” 古靖阳看着那根有拇指大小,两尺长,还带着血的锥子,脑子有些发蒙,这锥子是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