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痛穴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一章 痛穴

锥子! 银针! 虽然古靖阳觉得沈非师父所说的独孤求败那一套很有些哲理,但是,真实要做起来,古靖阳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锥子比银针大了千百倍不止,比人身上的穴位都还要大,锥子入肉那不是刺穴,完全就是要人命。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古靖阳早就一句“无知”扔过去然后甩手走人,可说这话的是沈非,是他的师父。 所以,古靖阳将锥子捡了起来,跟着沈非走到了方脸汉子的面前,方脸汉子已经被“教学用具”几个字给弄得不知所以了,再看到那带血的锥子,心脏不争气地恐惧跳动。 “你们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们,无论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说的,你们趁早死了那份心,我……是……死也不会说的!” 方脸汉子大声说话来安慰着自己,沈非理都没理,蹲下来扯掉方脸汉子的衣服,指着他背上一处,对古靖阳说道:“这里有个穴位,可以将人体受到的痛苦放大十倍,可以称之为痛穴!” “痛穴!” 古靖阳瞬间想到他所知道的普通穴位有不少处是具有刺痛作用的,但是能放大十倍的,他还从未听说过。 下一瞬间,古靖阳赶紧将这个穴位给记住! 中医穴位发展到如今,每新增加一个穴位,都是开天劈地的一步,当然,古靖阳也知道这个开天辟地是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的,对师父来说,完全是信手拈来。 沈非说道:“你用黄帝九针的第一针针法往痛穴刺!” 古靖阳傻了眼,这两天他都拼命在学第一针,可是,他还没有完全掌握其中要领。 用银针都施展不出来,更别说用这根锥子了。 古靖阳看着沈非,“师父……” 沈非只说了一个字,“刺!” 师父都这么说了,做徒弟的当然要听命行事,于是古靖阳双手握着锥子,往沈非所说痛穴处刺了下去。 噗! 鲜血直溅! 锋锐的锥尖一下子就刺进了方脸汉子的血肉里面,本来用来刺杀赵子秋的利器,结果刺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方脸汉拼命咬住牙齿,不发出一点声音,生怕一松口他就控制不住地要求饶! 而他看向沈非的眼神,恐惧越来越浓。 先前杀赵子秋的时候,赵子秋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护住这个老头。 现在,这老头称沈非为师父! 年纪这么大的人,称这么年轻的人为师父,里面要没有故事那才叫怪,这种未知让他更加害怕。 而古靖阳手有些发抖,虽然师父说的是教学,但这毕竟不是真的教学,是在伤害人,在一定程度上算是行凶啊。 倒不是古靖阳迂腐,眼前这人刚才还想要他的命,他也不是下不去手,实在是活这么老,还真没有做过这种事! 赵子秋更是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个沈非,行事也太出人意料了,竟然让古靖阳这样的大国师去逼供。 沈非一脸严肃,好像真正进入了老师的角色,“你扎针的时候,有见过两只手一起扎针的吗?” 听到这话,古靖阳一时竟有回到十几岁当学徒面对师父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古靖阳松开了一只手。 “再刺!” 古靖阳再一次刺下,单手握锥,古靖阳更是把握不好方向,这回刺偏了,虽然没有刺在痛穴上面,但加诸在方脸汉子身上的痛苦一点都不少。 “这两天你练习第一针,是不是觉得总差了一点东西,让你过其门而不得入。” “是的,师父。”古靖阳老实地回答,神情尊敬。 “那是因为你力量不够!黄帝九针有别于一般的针灸之法,力量必须得大,这样才能让针灸效果发挥到最好,所谓重病还须猛药医,便是这么一个道理!” 古靖阳深思了十秒钟,单手重重刺下! 这次入肉三分! 方脸汉子痛得一张脸像出了车祸,惨不忍睹! “再重一点!” 古靖阳犹豫了一下,用尽他所有的力气刺下。 啊! 方脸汉子发出了惨叫声,古靖阳不由又多看了一眼,沈非却像没有听到一般,仍有那般无比严肃的神情。 “除了力量,还得有一股气势,一往无前的气势,若无气势,又岂能配得上黄帝二字?” 这番话已经很玄了,赵子秋都怀疑沈非是不是在忽悠古靖阳,而古靖阳第一时间想到了中医上说的五行阴阳。 三十秒后,古靖阳点了点头。 然后,古靖阳目射精光,似老牛冲天狂奔,挟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重重刺下! 有了气势,有了力量,加上古靖阳已经有些熟悉,这次准头非常精确,不偏不倚地刺在了痛穴上面! 方脸汉子痛嚎出声,似被人用刀子剖开了肚子! 古靖阳这一刺之后,心里真有了不少的感悟,他有把握在三个月内,学会黄帝九针第一针。 他的眼神,更加尊敬了! 沈非似乎知道了古靖阳心中的想法,摇了摇头,严厉地说道:“在你眼里,锥子还是锥子,跟银针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这样下去,你一辈子也别想学会第一针!” “师父,这锥子……” “我知道,你想说锥子与银针本就是不同的东西,锥子的面积很大,一锥下去,可能影响到的并不仅仅是痛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让周围的穴位以痛穴为中心,发挥出更大的效果!” 古靖阳被沈非的言论给震惊住了,“师父,如果痛穴旁边恰好有可以阻止痛苦的穴位呢?” “那就让不痛的也痛!” “这怎么可能?” “人的生命即将终结,唯一的结局便是死!可黄帝九针练到极致却能让其生还,延续其更长的生命!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黄帝九针的针法精髓就是要化不可能为可能!就是要与天地相争,是逆天针法!” 古靖阳浑身上下,从外到里,每一块血肉,每一截骨头,每一颗细胞都被震惊淹没! 他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他以前想的就是用黄帝九针来发挥更大的效果,比如感冒,用普通的针法要针一天才能好,用黄帝九针三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就能好。 现在沈非的话,如同醍醐灌顶般,让他茅塞顿开,思维之门彻底打了开来! 是的,他现在学的是黄帝九针。 传说中的黄帝九针,那可是能肉白骨,活死人的! 又岂是能用普通针法的概念去看待? 沈非说道:“锥子给我。” 古靖阳递了过去。 “我只示范一次,你看清楚了,看锥子是怎么当银针用的!” “是,师父。” 古靖阳无比的认真、肃穆,如同沈非的信徒,眼里充满了虔诚! 沈非拿锥,一锥刺下。 气势凛然,如同后羿箭射烈日! 直击痛穴! 方脸汉子惨叫声连绵不绝地响起,他只感觉那股痛楚似潮水,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 沈非不理,用第一针针法转动锥子! 震颤似波纹一样涌荡出去,每涌荡一圈,方脸汉子感受到的痛苦就暴增十倍,痛到后来,他都不想痛叫。 因为痛叫也会让他处于要命的痛苦当中。 可是,不痛叫,他又无法发泄。 要发泄,他就会更痛。 就这样方脸汉子陷入恶性循环,沈非却仍震颤不停,方脸汉子痛得受不了了,他忘了上面人对他家人的威胁,忘了所有的一切,只想不再这样痛下去。 “我说,你快停手,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方脸汉子求饶了,赵子秋神情凛重,他不懂针灸,但从方脸汉子的反应来看,他明白到沈非刚才所说的一切不是小说,不是玄幻,都是真的! 太不可思议了! 古靖阳完全是一副被九天神雷劈中的样子,沈非,不,师父真的用锥子施展出了第一针! 这绝对是中医界的一次大革命! 前所未有的革命! 将轰破原有的一切束缚! 震惊之后,古靖阳兴奋得颤抖了,他何其有幸,能够见证这样的变革,还能亲自练习! 方脸汉子见沈非没理他,也管不了得到沈非的同意,他准备说出答案,只求一死,方脸汉子张口,“我们是……” 才说了一个,沈非冷道:“撑着!死也要撑着!千万别说出来,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听到沈非的鼓励,方脸汉子哭了。 他后悔了。 不是后悔来杀赵子秋,而是后悔刚才没有识时务,现在他想说都不行了。 其他杀手更是忐忑不安到了极点。 沈非拔出了锥子,递到古靖阳面前,“你要忘掉这是一根锥子,你要记得,这就是银针!只不过是一根大号的银针!你来试一试!” 古靖阳双手接过锥子,闭上了眼睛,心里告诉自己,手里握着的不是锥子,是银针银针银针…… 脑海里浮现着师父刚才的一举一动,一丝一毫的神情都没有放过,还有锥子的震颤。 足足三分钟后,古靖阳睁眼,盯准痛穴,单手持锥,若猛虎下山般一锥刺下,锥子刚一入血肉,立马施展针法,锥子颤动起来。 仅仅颤动了五下,古靖阳便感觉到脱力,力不从心。 这时,他真正明白了师父所说的力量与气势,若无强势,若无大力,根本不能将针法施展完,更别说去改变周围穴位的用途。 沈非赞道:“不错,努力坚持,就算你不能用锥子施展出来,半月之后,你也能用银针施展出第一针针法。” “谢谢师父!” 古靖阳的尊敬是前所未有的,是刻在了骨子里烙在了灵魂里的,是从内心深处将沈非当成了师父。 赵子秋是人精,看到古靖阳的表情,哪里还不知道他对沈非是真正的心悦诚服,而以他对古靖阳的了解,只怕以后沈非对他说的话,就跟圣旨差不多了。 不过,赵子秋对沈非也是服得不能再服了,能折服古靖阳这样的中医国手,没有真本事是不行的。 这边在震惊、佩服,旁边的方脸汉子痛得快要爆炸开来,虽然古靖阳并没有完全施展出第一针,却也加重了他的痛苦。 他再也顾不得了,放声吼道:“我们是青龙会的人!是奉了会长之命来杀赵子秋的!是……” 方脸汉子丝毫停顿都没有,一口气说了出来。 沈非眼睛一眯,“青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