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青龙会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二章 青龙会

青龙会! 沈非想起了在蒋青兄弟会所中冲出来的几个自称青龙会,想要抢他五亿大洋的人,那些人渣得不行,可眼前这群人,虽然同样被他砍瓜切菜般干翻在地,但他们的实力高了好几个层次。 还有意志力,那些人也根本不能比。 在兄弟酒吧里面,沈非没有因为几个小虾米,就跑去找青龙会,可今天晚上,他又再一次撞见了青龙会。 这次,自然不会再算了。 沈非把方脸汉子拖到了一边,继续逼问他关于青龙会的事,赵子秋则问剩下的人,如果两方的人说得不一样,等着他们的就是那撕心裂肺的痛! 见识过方脸汉子的痛苦模样,剩下的人哪里还敢做半点小动作,虽说那个年轻得不像话恶魔得很离谱的人走了,但还有一个拿着锥子当银子,正孜孜不倦求学要练成什么黄帝九针第一针针法的可怕老头。 所以,根本不用赵子秋去问,他们便一五一十交待了。 十分钟后,沈非拖着方脸汉子走了回来,和赵子秋一对供词,青龙会的地点啊,人数啊等等都能对得上。 原来,这些杀手都是青龙会的精英,那晚得到消息跑来抢钱的,不过是青龙会的最外围,跟打着青龙会旗号耍威的差不多。 沈非看着一地的人,问道:“赵兄,你准备怎么办?” 赵子秋目光一冷,“十倍还之!不管幕后黑手是谁,我一定会深挖到底!” “那这些人呢?” “让警察来处理!” “那多没意思。”沈非笑来,“赵兄若是放心,这些人就交给我来处理。” “我当然放心。”赵子秋这样说着,却是摇了摇头,“只是,小兄弟,你没必要掺和这件事里来。” “没事!”沈非毫不在意,“既然我站在这里了,无论我做不做什么,都已经掺和了。而且,青龙会之前也惹过我一回,正好趁此机会打回去!” 赵子秋仍然没有同意,“小兄弟,这不是一般的事件,会牵扯很大,能向我下杀手的人,势力相当大。” “那我就更得掺和了,要不然别人整着我,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赵子秋还要说什么。 沈非拍板,“赵兄,就这么说定了!” “小兄弟……” “真把我当兄弟,就别再劝我了!而且,这件事未必就和我没关系!”沈非眼睛里有着如群星闪耀在夜空那般璀璨的杀芒。 眼前这些杀人,表面上看是来自青龙会,是来杀赵子秋的,可沈非怀疑,这只是最表面的一个局,就像那个租店事件,仅仅只是骗子骗走了十八万,是第一步而已。 幕后黑手能把他和杨伟石的恩怨查出来加以利用,自然就能知道他和赵子秋的关系,而赵子秋明显是大有身份的人,如果赵子秋因为他叫出去而死掉,赵子秋家里的人难免会迁怒于他。 这样一来,可算是帮他找了个强敌。 再加上一个古靖阳,事情就更大了,他的敌人会更大,也更多。 此外,这件事里还有很多文章可做,很多局可布置。 比如青龙会! 这是一个大杀器! 他就是要亲自去看上一看。 赵子秋觉得沈非这是在找理由插手此事,心中很是感动,千言万语化成了一个信念,正当赵子秋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电话响了,却是他保镖打来的,赵子秋说了位置,让他们立马赶来。 这时,古靖阳说道:“师父,这件事和我也有关,我想打些电话。” 沈非很是诧异,心里嘀咕这古靖阳怎么打电话也要向他报告,嘴上说道:“古大师,您尽管打电话就是。” 此刻的沈非,没有之前当师父时的严肃严厉,相反语气里有对老人家的尊重。 古靖阳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师父,您以后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在师父面前,我不是古大师,我只是您的弟子。” “……” 沈非难得地无语了一次,这古靖阳看起来不是那种榆木疙瘩啊,怎么就认了死理呢?沈非说道:“古大师,咱们……” “如果师父不应,弟子也没脸再学黄帝九针。” “没这么严重吧!” “小兄弟,你要是不应,古大师只怕以后都睡不着觉了!”赵子秋一旁劝说,“你也别纠结年龄问题,古人不是说过闻者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吗?” 沈非一想也是,不就个称谓嘛,他点头说道:“那我以后叫你老古?” “听师父的。” “好吧。” 沈非到这个时候,才终于有收了一个可以当他爷爷的人为徒弟的意识。 古靖阳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打的也不多,就三个人,说的都是同样的内容,大概意思就是遇到一群杀手,受了伤,暂时告个假,休养一段时间。 沈非反应还不是太大,赵子秋却是震惊了。 虽然他不知道古靖阳这三个电话具体是打给谁的,但古靖阳现在是很多大人物老人家身边的保健医生,那些老人家年纪大,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对中医的感官比西医好不少,而且老了之后,最需要注意的也是养生。 那些个老人家每多活一天多活一秒,对每个家族来说都是巨大的财富,所以,古靖阳在那个圈子里很受欢迎。 也因着此,古靖阳的能量不小。 现在,古靖阳告假了,还特别指出是遭了杀手刺杀,可以说这件事就上达天听了。 能拐几道弯联系上那些老人家的身体、生命,老人家们不发飙才对,而他们一发飙,就绝不是用青龙会就能够交得了差的。 只要上面想查,就没有查不出来的,肯定能把最黑的黑手挖出来,不说将真凶干掉,但出手的人肯定要大吐血。 如果他再使使力,不仅让他凶手大出血,还能挖其一块肉,取其一块骨,让对手伤筋动骨。 他和他的家族,能得到巨大的利益,甚至借此事大肆扩张都没问题! 可以说,古靖阳这样做,受益最大的就是他。 这个人情真不是一般的大! 赵子秋对古靖阳鞠了一躬,“古大师,子秋先行谢过了。” “你不用谢我,他们确实要杀我,我不发点威,别人都快以为我要老死了呢!”古靖阳眼睛发着亮光。 沈非多看了这个老徒弟一眼,还真是猛虎虽老,余威犹存!利牙仍在,还能噬人! 古靖阳弯腰对沈非说道:“这样我也有时间来练习第一针。” 沈非挑了挑眉,好吧,这老虎还是一口咬几个的! 正说着,赵子秋的保镖赶来了。 保镖头子是一个叫方玉寒的人,他们之所以没有接到赵子秋的电话,是因为他们所在位置的信号全部被屏蔽了。 也是后来有人打电话发现打不通,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他们一边派人去被屏蔽信号的机器在何处,一边带人赶出信号被屏蔽区域。 发现没有信号的那一刻,方玉寒心里就寒了,对方屏蔽他们的信号,很明显就是为了拖延一段时间。 这一段时间,已经够他们做很多的事情了! 包括杀死赵子秋。 所以,方玉寒很心急,结果还没有抵达有信号区域,他们又被伏击了,一场苦战之后,他带人冲了出来,心中觉得赵子秋凶多吉少。 而他也只有以死谢罪了! 不料,他把电话一打通,竟然听到了赵子秋的声音,还不像有事的样子。方玉寒疑惑了,对方又是屏蔽信号又是半路伏击的,不可能做无用功啊。 此刻,方玉寒明白了。 不是对方不厉害,而是这个叫沈非的赵家恩人太过厉害,这些一看手掌老茧就知道是好手的人,被沈非全部打趴了。 再看他们的伤势,无论是拳头打的,脚踢的,全部都是一招放倒,让他来做,最多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更让方玉寒意外的是,古靖阳老人家手里还拿着一根锥子,神情还那么专注,比沉思者塑像都还要沉思得厉害。 但是,古靖阳老人家目光从沈非身上扫过的时候,眼里满是尊敬、崇拜、虔诚! 古靖阳老人家拿锥子是动手杀人了? 对沈非如此尊敬,又是因为什么? 虽不知真相,但方玉寒打心眼里佩服,满怀感激地对沈非说道:“沈少,谢谢您出手相助!日后若有需要,定义不容辞!” 其他保镖也纷纷表示了感谢,每个人的感激都很浓,因为若不是沈非,赵子秋出了事,他们小命难保。 也就是说,沈非救了他们的命。 自然感激满满。 沈非救赵子秋,是出于他的角度,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意外收获,得到这些人的感恩能量,第六圈红光冲到了三分之二处! 仅差三分之一,便能形成一圈! 寒暄了几句,沈非让方玉寒他们将那些杀手一古脑儿塞进了可坐九人的车子里,然后亲自护送赵子秋与古靖阳回了住处。 随后,沈非让赵子秋派一个人给他开车,赵子秋让方玉寒去开车,等沈非上了车后,赵子秋拉住方玉寒,无比严肃认真地说道:“沈非,是我兄弟!就算你死,也不能让出事,明白吗?” 方玉寒剑眉一扬,这话就表明,赵子秋是真正的把沈非当生死兄弟,方玉寒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沈少就不会有事!” “去吧。” 赵子秋挥了挥手,他知道沈非的身手很不一般,但是,在如今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克制身手了。 而且,青龙会真不是个简单的地下势力,里面说是藏龙卧虎都不为过,光看青龙会可以整出这么多杀手,布出这样的杀局,便可见一斑! 沈非虽强,却难免有意外,让方玉寒这个实力较强的保镖跟着去以命相保,能够以防万一。 至不济,方玉寒还能当一当肉盾。 赵子秋不知,他说得小声,沈非却全都听在了耳里,沈非心中很是感动,咀嚼着“兄弟”二字! 这时,方玉寒启动了车子,往青龙会的老窝绝尘而去。 赵子秋也转身忙碌起来,有古靖阳在上面施压,有沈非闯青龙会,他要是不能让幕后黑手付出代价,他就不姓赵! 他不是那么好杀的! 赵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惹了就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