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高人啊!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四章 高人啊!

沈非心里很无语,随便一扯也能说中根本之处,这也太巧了吧。 无语归无语,沈非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半点,手指从雪峰上一滑而过,色眯眯的笑道:“因为我有透视眼,所以看到了。” “透视眼!那帅哥今晚你不是要赢发了?” “那是当然,你准备好怒放了吗?” “随时随地为您怒放,争香吐艳!” 听到这些话儿,沈非不得不佩服龙皇府,不仅硬件牛逼,软件更牛逼,试问有多少男人抵挡得住如此软玉温香?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门口的其他美女,看到挽着沈非手臂走进去的小雪,眼里闪现出嫉妒的光芒,丝毫没有觉得穿一身地摊货的沈非与高贵奢华的龙皇府不和谐。 沈非走进了龙皇府,大厅里面宛如白昼,就像挂了太阳一样,沈非抬头一看,还真有太阳,悬挂在客厅中央,四周全是黄金灿灿的鳞片,将那个“太阳”的光芒一层一层地散发张扬出来。 身在其中,仿佛被阳光沐浴! 当真好牛逼的设计! 不仅装饰能亮瞎眼,还能进一步刺激赌客的欲望,忘掉了时间流逝。 小雪吐着好闻的气儿说道:“帅哥,那是龙皇府体内的龙珠,四周的鳞片,全都是镀金的!这些龙珠共有九十九颗,连成一起就是条龙骨!鳞片有一千零八片,片片皆镀金!” “靠,好大的手笔。” 沈非心里念着,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了,这说明龙皇府是土豪中的战斗机,他要不多赚点路费钱,老天都会惩罚他! “大雪,在我眼里,你比那些鳞片更亮,比龙珠更让人有欲望!我都快等不及了,走吧,咱们先去兑换一点钱!” “帅哥,我真喜欢上你了。” “等一会儿,你将更喜欢我,准确一点说,你会更爱上我!” “那我到底是先爱还是先上呢?” “爱上爱上,就是爱着一起上。” “你好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沈非张口就来,游刃有余,比起叶倾城同学来,小雪同学的演技和功力差了好几条街,刚才的场景要换成是叶倾城,保证会让你占不到半点便宜,心里还痒得不行,她走到哪你就会跟到哪,让你欲罢不能欲罢不休。 不过,小雪的演技对于大多数赌客来说,已经足够了。 来到兑换筹码的地方,小雪问道:“帅哥,你换多少?” “一万!” “一万?” 小雪听来变了脸色,刚刚脸上那妩媚勾人的神情不见了,好像下了一层厚厚的雪,连每一根眉毛都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看到小雪这样,沈非哪里还不明白,但他仍笑着问道:“大雪,是不是太多了?” 这话,就像狂风,刮了一大朵黑云在小雪脸上,黑得就像外面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的夜,小雪现在敢确定,眼前这人是真的吊丝,而不是平常所见的土豪大爷们。 原来,青山市的好一部分土豪,觉得开着豪车,戴着硕大的项链戒指,穿着一身名牌来玩,实在是太俗太平常了,因为青山市随处可见各种豪车,虽然没有达到迪拜那种程度,但谁要有一辆Q6,都不敢开出去见人。 忽然有一次,一个身家好几亿的土豪,穿着以前没挖矿没钱时穿的破衣服,夹着一双拖鞋,戴着一顶草帽,拎着一个麻布口袋去了龙皇府,扮猪吃了一回老虎,那个鄙视他的贴身秘书差点没被抽死不说,还免费贴了好几天的身。 这个人狠狠装逼大大出名后,青山市便掀起了这样一股“穷风”! 没有最穷,只有更穷。 龙皇府的贴身秘书们也学聪明了,不管穿得多穷,全都笑着迎接,细心伺候。 另外,那些土豪们没有发迹之前,都是一些大老粗,没几个是高中毕业的,而他们又喜欢那种知识分子的调调,所以,秘书们也学了不少的优美词句,哄得土豪们喜笑颜开,大把大把地洒钱。 这便是她们素质高的原因。 也因为此,小雪看到沈非的第一眼,觉得沈非也是个土豪,故意穿成这样来玩她们,因此,她使出浑身懈数接待了沈非。 谁知,这人不是故意的,而是真的地摊货物品。 一万? 到龙皇府换一万筹码,这不叫丢脸,这叫穷到了姥姥家! 平常那些土豪顺手打赏她们的小费都不只一万,这人竟然竟然只换一万,特别可气的是,他还说一万太多了! 若不是想到得罪了顾客会很惨,小雪已经将“草泥马”之类的国骂骂出来了。 忽地,小雪看到沈非那别有意味的笑,猛然醒悟过来,这是不是土豪们的又一种玩法?如果是的话,那她不又惨了? 小雪觉得自己好聪明,赶紧露出笑容,“帅哥,一万怕是有些不够,这里面最低的出价都得一万。你看,是不是多换一些?” “为什么要多换?一万足够了!” 沈非一本正经地说着,小雪见沈非真的只换了一万筹码,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她再也不想给沈非当贴身秘书了,跟着这样的一个穷鬼,那她今天晚上一毛钱都赚不了不说,还得被姐妹们嘲笑。 她必须赶紧撤退,不能错过那些真正的土豪。 于是,小雪做出痛苦的表情,“帅哥,我肚子忽然有点痛,先离开一下,等一会儿我再回来陪您,好不好?”小雪征嘴里是问沈非的意见,可她没等沈非回答,便弯着腰捂住肚子撅着屁股走了。 沈非没有阻拦她,看着小雪离去的背影,笑着念道:“拒绝得不自然,笑容太虚伪,屁股撅得不好看,最重要的是脑子不行,演技最多十分!” 念着,沈非不由怀念起叶倾城来,要是叶倾城在这里,棋逢对手,绝不会如此无聊,沈非转着面值一万的筹码,旁若无人地走在赌厅里面。 赌厅里人很多,各色各样的人都有。 有十四五岁的小孩儿却像个身经百战的勇士嘴里叼着烟,一手拿着扑克搓一手却在旁边贴身秘书的衣服里面摸啊摸。 也有五六十岁的老大爷却精力十足得如同二十岁小伙子,左拥右抱左手攀宏伟山峰右手探神秘峡谷,两个贴身秘书莺莺燕燕地笑着吟着,伸手为老大爷看牌。 还有漂亮的少妇放浪形骸,丝毫不建议其他男人猛盯在她胸口的目光,豪气冲云天地扔出一把筹码,吼上一声“先来个三百万”,然后勾着身边的男人吐出一口烟圈亲上一口。 …… 所见之处,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画面,看到那些美丽的贴身秘书,沈非觉得小雪离开是一件很庆幸的事情,要不然,那戏演得很会痛苦,而且就算是演戏,他也不愿找那被无数人摸过的演。 “还是纯的好。” 沈非心里念着,目光看似在猎艳,实际上已经将赌厅里的保安给扫了一遍,从保安那高壮的身子精悍的模样,以及对大厅纸醉金迷画面熟视无睹的目光来看,这些保安也不是弱者,虽然比不上方脸汉子那群杀手,却也是能一打二打三的主。 再加上他们手上的电棍,战斗力着实不弱。 而这仅仅是摆在表面上的,暗地里的实力肯定更强。 一眼扫到这些信息后,沈非准备找个赌台玩一把,有神针在手,他对于赚路费钱有着十足的信心,刚走出不到两步,忽然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有洞的短裤,不知道穿了多久已经变成灰色的白T恤儿,整一副农民形象的男人,搂着两个贴身秘书拦在了沈非面前。 这哥们儿将沈非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说道:“小兄弟,你这衣服不错。” “地摊货。” “地摊货?” 这哥们儿品味了好一番,大声说道:“高人啊!” “高人?” 沈非嘴角扬出了弧度,猜测着这人是否认出了他,有着什么样的目的,心里还没有结论,这哥们儿就用一副老朋友的口吻说道:“地摊货不像我这一身玩意儿如此拉风,也不像那些世界名牌庸俗,所谓大隐隐于市……” 说到这儿,他又看到了沈非手里拿着的那块仅仅只有一万的筹码,皱眉一沉思,然后兴奋了起来,连女人也不去摸了,拍手赞道:“妙!太妙了!穿一身地摊货,再去换一万筹码,保证能骗过那些女人,然后就可以狠狠地装逼一把!” “你想多了。” “对,就是这种语气,在没有装逼成功之前,一定要保持平静,小兄弟,我简直服你服到青山市的一千多个煤矿里面去了。” “……” 沈非很无语,这人拦住他就是为了研究穿成怎样才能装逼吗? 土豪的世界,果然不是凡人能懂的! 就在这时,刚刚弃沈非而去的小雪,搂着一个穿得很“穷”的男人走了过来,见到对沈非佩服不已的哥们儿,小雪说道:“豪哥,这回你真看走眼了,他不是扮猪吃老虎,他就是一只猪,一只真猪,还瘦得不行的猪。” 章子豪听来,横眉怒目地看了小雪一眼,冷道:“你知道个屁!这小兄弟一看就是个气势非凡的人,你娘的才是一只猪!哦,我明白了,刚才就是你甩了这位小兄弟的?” 说到这里,章子豪笑了起来,“小雪,你就等着悲剧吧!陆建明,小爷劝你赶紧把这不长眼的女人给扔了,要不然,一会儿有得你出丑的!” 叫陆建明的男人,扫了沈非一眼,不屑之色浓如炭,冷冷回道:“章子豪,老子要什么样的女人,关你屁事!这样的男人,哪里配拥有小雪这样的美人?” “明哥,小雪今晚一定会变成大雪,将你从头到脚的覆盖。”小雪媚眼如丝,话语勾人,陆建明心中大爽,傲然说道:“不是每一个穿得穷的人都是隐藏的土豪,就这样的,和小雪说的一样,就是只猪。” 小雪得意看了沈非一眼,附和道:“明哥说的对,就他还想让我悲剧,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做梦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敢打赌,今晚肯定不会有美女陪他的,因为他是一个穷鬼,一只真猪!” 话音刚落,旁边想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哥哥,您还需要贴身秘书吗?” 众人回头一看,说话这女的穿一身长裙,一点都不暴露,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女人很漂亮,用美若天仙来形容都不为过,最重要的是,这女人有一股气质,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 来这里面玩的男人,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调调。 可以说,这女人是极品中的极品。 章子豪和陆建明都直愣愣地盯着这女人,沈非也盯得发直,整一副猪哥样,心里却荡漾出惊讶的波纹,“她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