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对子胜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对子胜

“对子,居然是对子!” “笑死我了,一比十一的对子,你就是踩了五百万堆狗屎,这一把也不会是对子赢!” “那可说不定,人家可是用了一万筹码押的,说不定人家狗屎运逆天到极致就赢了呢?要知道人家赢了那就是十一万啊!” “十一万,好多啊,我从来没有见过十一万块钱啊!堆在一起会不会装满满一卡车?会不会将车轮都给压趴?” “当然会啦!一百块钱就能换一百个一元硬币,一千个一角硬币,一万个一分硬币!我学习不好,都不知道十一万块钱到底能换多少个一分硬币了!是十一亿个吗?还是一百一十亿个?” “哈哈哈哈!” …… 一群人狂笑起来,笑声似无数把冲天之剑,似要把龙皇府的楼顶都给捅个窟窿,再把沈非给塞进去,好让赌客们一起来嘲笑。 笑沈非下的注只有仅仅一万,笑沈非运气超级不佳,随便一丢,都能丢到“对子”的注上去;笑沈非就算赢了十一万,在他们的眼里也跟一毛钱差不多。 是名副其实的穷人! 况且,沈非还不可能赢! 章子豪没有说什么,看着被嘲笑声给包围的沈非,半点事都没有,只与小君亲昵着,而小君一改往日离男人半丈远的态度,搂着沈非的姿势亲密得就像陷入热恋中随时随地都想做做某些事的酸男辣女。 小雪在旁冷笑不已,就这样子,还想让他后悔,真是阿Q自欺欺人可笑至极。 陆建明觉得奚落的机会来了,放声大笑道:“穷猪,这一把,可能是庄赢,可能是闲赢,甚至有可能是和赢,但绝不可能是对子赢。所以,你输定了!与其留下来输,还不如有多远滚多远!” 沈非头也不回,只看着朱筠,色色地说道:“输了正好,我们好回去染彼此的味道,妖进我们的身里、心里!” 听到这话,陆建明张开的嘴像吃了骨头被卡住一样,难受得紧,他本来是想狠狠丢沈非的面子,好好羞辱沈非一番,谁知沈非整出个回家闻香玩美人,丝毫不在乎输不输钱,陆建明这一击就像使劲了全力却打在空气里! 陆建明忍不下这口气,心里不相信沈非真的不在意,嘴上冷笑道:“乡巴佬,不要以为像驼鸟一样把脑袋埋进沙子里把屁股露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不知道屁股露出来大家都会去踹两脚吗?” “踹两脚有什么意思?要换成是我的话,肯定要拿根棍子去捅两下。” “我带狗去,前两天我刚弄了一条什么德国牧羊犬回来,公的,那东西看着不小。” “大家都带家伙去,我花一千万请个专业摄像的团队,全程全方位的拍摄下来,然后再放到网上,我相信,这样的人兽大战视频只要一上传,立马火爆了。” …… 听到一大堆人的附和嘲笑,陆建明底气更足也更傲娇了,继续说道:“穷猪,没事儿,不要慌,你输了还可以借嘛!给我借,我借十万给你?你还能下十次对子注呢!万一有一次压中了,那你就能赢十三万,不仅可以还我的钱,还能赚一万呢!” 此刻,沈非已经咬上了朱筠的耳朵。 陆建明恨得牙痒痒,满含欲望之光地盯着朱筠,说道:“就算你输了,也不打紧,只要把这个贴身秘书献出来让我染一染味道就行了。” 这话,带着绝对的污辱了。 沈非看了过来,目光算不上冰冷,也没有阴狠,嘴角还有着笑意,众人根本不放在心上,仍然嬉笑嘲讽不已,陆建明更是挑衅地回盯了过去。 “小君,你想看到他是什么下场?” “用你最喜欢的方式。” “好。” 周围的人不知道陈强、郑凯等人成为穷光蛋、身无分文的故事,所以他们听不懂沈非与朱筠的对话,不知道沈非最喜欢的方式是什么。 章子豪眉头挑了一下,他觉得沈非的话里大有深意,陆建明却冷笑道:“装什么装,还最喜欢的方式,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方式是什么吗?麻的,等你输了,我会让你知道的……” 这时,牌开了。 庄开出来的牌,还真是对子,众人还是毫不在意,这只是一方,没什么用的,陆建明趁机奚笑道:“哇,真的是对子,穷猪,你要赢了!哈哈哈哈……你赢个鬼啊!你以为庄是对,闲就是对吗?闲要是对,我就把牌给吃了!” 话音落下,闲家的牌也开了。 正好就是对子,还和庄的对子一模一样。 对子赢! 也就是说,这一把赌注,沈非赢了! 当美女荷官的声音响起之时,这台百家乐桌子旁的一用土豪全都愣住了,嘴张得大就像吃了一口沙却吐不出来的土鳖。 陆建明更是惊呆了。 他刚刚放了狠话,结果就翻出了对子来。 这简直就是在打耳光啊,不,是踩脸,往淤泥里踩的那一种。 陆建明看着那牌,喉咙干了一下,他当然不想吃,他这么金贵的人,他这么有钱,要吃的也该是黄金,而不是什么纸牌。 于是,陆建明先下手为强,满脸不屑地说道:“狗屎运还真好,不知道你踩了多么大一堆,竟然真的押中了,恭喜你,赢了这么多钱,美女,快点把钱给人家,人家还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钱呢!” 沈非看都不看陆建明,只是将十一万的筹码拿在了手里,陆建明本来还有些惧的,可见沈非这样,本来还有一点点的顾忌都完全消失了。 陆建明再次和大家对沈非进行了语言攻击,讥笑更甚,特别是小雪,本以为这一把过后就能看着沈非灰溜溜滚开的狼狈模样,她也能看到小君那看错了人,被人丢掉,被她踩在地上的画面。 可惜,现在全都落空了,小雪恨恨念着,看来又得等好一会儿了。 章子豪看到一模一样的对子牌,不由想起了沈非所说的一半家产与只剩一亿的话,似乎沈非的每一个毫不在意,每一个笑容,甚至是与小君的每一个亲昵动作,都像是在他的心里磨墨,磨出来越来越多的不安。 还有后悔! 他就随便扔了下筹码,筹码滚落到了对子处,结果开出来的就是对子胜。 这真的是巧合吗? 按理来说,这确实就是一个巧合,章子豪就应该相信的,可他心里总觉得不对劲不踏实,觉得这不是巧合。 弄到最后,章子豪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了,或者是该相信什么,但不管怎样,都足以证明他是个高人了。 土豪们还在极尽所能的嘲讽,美女荷官却是不管,将牌洗得飞快,对她来说,沈非赢了十一万根本不是事儿,相比起这群土豪的押注,十一万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所以,他快快的洗好牌,开始了第二轮的下注。 陆建明又是一马当先,再次将注下在了“庄”上,“我钱不多了,就押个一百一十万吧。” 这样的话,这样的注,分明就是针对着沈非来的。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土豪都下了一百一十万的注,只有章子豪没有下注。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沈非,想看沈非怎样下注,嘴里还不停的刺激着沈非。 “你们说,这个大富豪会下多少的注?”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又是一万了,人家好不容易赚了十一万,那不得留点钱去开房啊,总不可能是打野战吧?” “这你们就说错了,要知道咱们青山市最好的酒店最好的房间不是外面什么超五星酒店里面的豪华总统套房,而是龙皇府的天子楼,里面最普通的一间房,住一夜最少都要花一百万!他这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不会带女人到里面去玩才怪,而他的钱不够,怎么办?” “没得说,肯定是继续赌啊,再下个对子注,又能翻十一倍,那就有钱去天子楼里面玩了。” …… 这些人明里暗里都是要让沈非将剩下的筹码全部给押了,沈非充耳不闻,吻着朱筠的秀发说道:“我的小阿莲,你说这次下什么?” “扔吧。” “好。” 沈非一应,手一松,那些筹码转了几圈,最后还是倒在了“对子”旁边。 众人见到,狂笑声再起。 “哇塞,居然真的是对子注!” “穷鬼,你又要发财了,这次你要赢了,那就是一百多万了。” 这些话的嘲讽意味要多浓有多浓,但所有的土豪,包括在思索着沈非这次下注是否又是巧合的章子豪,都没有看到美女荷官的眼神在沈非身上转了一圈,带着些许好奇。 陆建明狂笑之后,冷笑道:“一百万?你做梦去吧!上一把就已经开了对子,你觉得这把还会开对子吗?你一辈子就是个穷鬼命,这辈子都别想拥有一百万!” 章子豪看得清楚,这番在陆建明看来气势十足的话,再一次被沈非无视了,不仅是他的话,就是他的人,都被当成了空气。 这样的无视,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装出来的,就像那种人类对苍蝇的漠视,没有人看见苍蝇会跑过去问他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但苍蝇要是不自觉,非得在人面前飞得个嗡嗡响,那就是自取灭亡。 陆建明却和章子豪的感觉完全相反,他觉得是沈非怕了,所以才假装不理他,陆建明脸上露出狠色,对美女荷官说道:“快点开牌吧,老子迫不及待要看他输个精光的样子!” 然后,牌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