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三注皆中,小雪后悔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三注皆中,小雪后悔

牌开了! 又是对子! 一帮人目瞪口呆,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尤其是陆建明,就好像明明喝的是一口甘甜的清泉水,可喝到嘴里后却变成了冰块,冻得他浑身直哆嗦。 平日里一个对子都难出,现在却连着出了两次对子! 他的两百多万啊,就这样没了。 虽然他是土豪,他家煤矿上每天出的煤能赚很多钱,他每次来龙皇府输的钱也不少,玩个女人心血来潮花的钱更多,但是,这次他扔两百多万是为了打沈非脸的。 结果钱花了,脸没打着,他还狠狠丢了脸! 相反,沈非的一万块钱,已经变成了一百多万! 这让陆建明很不爽,心里那团熊熊大火憋不住,一下子冒了出来,“有问题,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陆建明条件反射地看向美女荷官,美女荷官冷眼一扫,“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听听,龙皇府绝不会允许有问题的赌博存在。” 听到“龙皇府”三个字,陆建明心中大惊,似被钉了一根冰锥,这可不是什么见不得面一听警察来就要躲着的小赌场,这里是龙皇府! 他怎么敢置疑龙皇府有问题? 就算龙皇府有问题,也必须没有问题! 否则,那就是自寻死路! 陆建明赶紧回道:“不是,我没有说龙皇府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说到这里,陆建明猛地转头盯着沈非,“是他!这个人有问题,他出老千!”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大义凛然,且一说出来后,陆建明就打了鸡血一般激动起来,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对付沈非的办法,借龙皇府之手对付沈非。 当下,陆建明更加盛气凛人地吼道:“穷鬼,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龙皇府里出老千!龙皇府是绝对不允许出老千的,一经发现,就要打断双手双脚!你死定了!” 得意声声中,忽地响起一个讥诮的冷声,“傻叉!人家牌都没有碰过,就连下的注都是随便扔的,怎么出老千?” “章子豪,你……” “你什么你?老子说得不对吗?真不知道你这样的猪脑子是怎么长出来的,怪不得你能看上那样的烂货,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太配了!” 章子豪说得相当狠,“烂货”两个字咬得非常重,说的时候目光还盯着小雪,其中意义再明显不过,说完后,又一脸挑衅地看着陆建明。 他要激怒陆建明,陆建明越怒越好,哪怕是大打出手都行。因为闹得越大,他维护沈非的力度也就越大,沈非对他的好感就会越浓。 就算没有好感,总归是个人情在。 之所以有如此小心思,是因为他能百分之一千的肯定,沈非不是寻常人。 两次对子啊。 前面一次可以说是巧合,那这一次呢? 绝不可能是巧合! 他没有看出沈非有出千的一丁点迹象,也不知道沈非出没有出千,但不管怎样,沈非连续两次都押中了,这就是本事。 结合之前的种种行为,这样的人怎么能不讨好? 陆建明确实很愤怒,可他又无法反驳,再厉害的老千,也要碰着牌才行,人家牌都没有碰,怎么可能出呢?再看到美女荷官那有些冷的眼神,陆建明只得压下怒火,嘀咕道:“谁知道他怎么出的,反正我敢肯定他出了。” “证据呢?拿出证据来!傻叉,以你的智商还是去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章子豪,你……” 陆建明压不住火气了,正要放狠话,第三局下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陆建明只得把嘴闭上,章子豪又道:“姓陆的,别告诉我你还是只压一百万!” “老子有的是钱!五百万!押庄!” 陆建明不信邪,还是押庄,这一次,那些土豪们没有跟着押这么多,也就押了个几十万,还有人押了对子,押完之后,大家又看着沈非,想看沈非会不会又押对子。 沈非连赌桌都没有看,边在朱筠的腰上画着圈儿,边随手将一百多万的筹码扔了出去,筹码几转,最后落在了“和”注上面。 “和?怎么不押对子了?你以为押和就能赢?”陆建明冷笑似冰锥炸裂,“你今天的运气已经用完,你别想再赢了,有种你再赢一次给我看!” 话音刚落,章子豪直接扔了一把筹码在“和”上面,大喊道:“五百一十万,押和!” “章子豪!” “叫你爷爷做什么?” 陆建明对于章子豪这种一而再、再而三针锋相对打脸的举动,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章子豪爆打一顿,可章子豪却半点不惧,就那么挑衅的看着。 “姓章的,你就等着输掉五百一十万吧。” “关你屁事?” 这两人斗着狠嘴,美女荷官的眼睛里却闪过一阵阵慌乱,因为她很清楚,这把牌开出来的结果,就是“和”,她都怀疑沈非出了千。 但是连牌都没碰,是不可能出千的。 除此之外,就是记忆! 可整整八副牌,她洗牌速度那么快,他能记得那么准吗? 她不想相信,但事实却让她不得不信。 其实,她最开始的想法,是要连开三把对子,狠狠宰这些土豪一顿,毕竟谁也不会相信能连续出三把对子,但接连两把对子被押准之后,她不敢再开对子,换了“和”。 可惜依然无用。 现在,她都不敢开牌了。 和是一赔八。 一开,就得赔他八百多万,还得赔章子豪四千多万。 赔的,比她三把所赢的钱都还要多! 看来只有用那个办法了! 美女荷官收敛起眼中的慌乱,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对面的监控探头,一眼扫过,美女荷官继续看着赌桌,继续说一些劝大家下注的话。 一个眼神,很不起眼。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沈非几人身上,美女荷官自认为没人注意到她,就算有人看到也不会知道其中深意,可美女荷官不知道,她的眼神无比清晰地被沈非透过朱筠的秀发捕捉到了。 “小君,我都不想赌了,赢再多的钱,也抵不过与你春宵一刻啊!” “我愿与你日日春,夜夜宵!” “好!”沈非猛一拍桌,“我决定了,等我离开的时候,要带着你一起走,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只能染我的味,妖我的心!” “我是你的。” 朱筠果然很妖,看得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翻雪山过草原化成了金沙江,他们这里随便一个人都是比他土豪的存在,结果他却搂了个极品女人,他们的贴身秘书与之一比,那就是蚊子与蝴蝶。 众人羡慕当中,却不知道龙皇府有一间屋子里的人却急得不行,他们对那张百乐家的机关竟然不起作用了,这是要坏大事的啊。 美女荷官同样不知道,所以,在众人催促开牌的声音中,美女荷官开牌了,当看到是“和”的结果时,美女荷官的桃花脸变成了雪花脸,白得不行。 她明明盯了监控探头一眼,明明做出了暗法,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美女荷官盯着沈非,眼里满是不解,忽地,她想到了沈非刚才拍了一下桌子。 难道就是他那一拍,坏了事? 美女荷官隐隐觉得就是这个原因,但牌已开,结果已出,她再心疼再担忧再不解也得按规矩来,赔了沈非八百多万,还有章子豪的四千多万。 周围的人傻眼了。 连押三注,三注皆中,谁也不敢说这是狗屎运,这世上就没有这么好的狗屎运。 只是,这人是怎么做到的? 章子豪被惊喜淹没,虽然他有预感跟着沈非押注一定会赢,但真正赢的时候,他还是被震到了,四千多万啊,这比他挖煤都来钱来得快。 惊喜之余,后悔更浓。 这人有如此本事,想挣钱那不是很容易?怪不得他连当小弟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看到这一幕,他发一下疯,还有那么一点可能拿出一半家产,但现在只留一亿,他却是怎么也下不了决心的。 章子豪隐隐觉得他会更后悔,却也无法。 比章子豪更后悔的是小雪,小雪眼睁睁看着她眼里的穷猪,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将一万筹码,变成了快接近一千万的筹码! 难怪他说一万足够了。 有这样的本事,别说一万,一千都够了。 这样的赚钱速度,快得吓人,恐怖得心惊! 她此刻的后悔比天高比海深比地宽,她果然是瞎了眼,沈非这样的人是绝对的超级大土豪,她是第一个靠上去的,可她却失心疯地抛了他,现在白白便宜了小君不说,她还丢了那么多的脸,失了那么多的面子。 更严重的是,她得罪了这样一个人,会是什么下场? 小雪不敢想,她的身子在发抖,心里在打颤,看向沈非的眼里,满是哀求。 相比起这两人的后悔,陆建明则是彻底愤怒了,他又输了五百万,可他想踩的人却有了近一千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看看章子豪的目光,陆建明怒火冲天起,这个耻辱,不找回来,绝对不行! 陆建明盯着沈非,冷声说道:“龙皇府里不准出千,竟然出了三次千,保安,你们快来把这个出千的人抓住,把他的手宰了。” 见陆建明终于发了火,章子豪狂喜,立马就要张口还击,可第一个字刚跑到舌尖上,沈非转过了身子,盯着陆建明,淡淡说道:“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