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忘了吃牌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忘了吃牌

“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沈非的声音,没有瀑布般的狂野万马奔腾,也没大海那样的波涛汹涌怒海滔天,只是淡淡若溪水,从山间流淌下来。 也是因为此,陆建明更加不觉得沈非有什么了不起,他冰冷着脸狰狞着嘴角喝道:“我忘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忘!你别想转移话题,你就是出了老千!” “你忘了吃牌!” “吃牌?” 陆建明猛然想起,第一把的时候,他说要能开出对子来,他就把牌吃了,结果真开出了对子,但沈非没有追究,他也就忘在了九宵云外。 没想到,沈非在这个时候提了起来。 如果之前沈非当场深究到底让他兑现的话,他可能会很恼怒还会有些不安,可这会儿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要定死沈非出千的罪,借龙皇府的手做了沈非。 所以,陆建明很嚣张地说道:“我说过吗?” “你说过!” 沈非三字铿锵,似溪水里溅出了三滴水。 章子豪赶紧说道:“我证明,你说过!” 陆建明脸色阴沉,“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 “陆建明,你比我想的还要烂,自己拉出来的屎,还能吞回去,你真行!” 章子豪使劲地落井下石,其他和陆建明有恩怨的,或者有事要靠着章子豪的,纷纷出声附和,就是之前帮着陆建明对付沈非的那些人,也转变了态度,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一时之间,陆建明就像落水的老鼠。 陆建明对章子豪恨得要死,正要反驳,要竭力否认时,却见沈非走了过来,顿时,陆建明将他的满腔怒火朝沈非喷了出来。 “穷鬼,你要做什么?” “让你吃牌!” “我忘记了,我没说过。” “没关系,我记着就行!” “你记着有屁用,臭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龙皇府,你要敢对我动手,我就死定了,你就……” 陆建明话未说完,沈非就抓住了他的脖子,陆建明不仅吐不出一个字,就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呼吸也停止了。 他万万没想到沈非会在龙皇府就对他动手,还出手如此狠辣,恐惧似决了堤岸肆虐大地的洪水,淹没他的所有身体和心魂。 章子豪看着陆建明的脸色瞬间变白,接着转黑,心惊肉跳得不行,他一直和陆建明对着干,之前也放了很多的狠话。 但是,在这一刻,章子豪发现他所有的狠话,所有的语言,都比不上沈非这一抓! 本就在浑身颤抖的小雪,更是花容失色,她本能想离开这里,可两条腿却不听使,提都提不起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建明被沈非拖到赌桌上。 是的,沈非将陆建明扔在了赌桌上面。 众人惊住。 沈非却对荷官说道:“美女,把里面的牌借我用一用,怎样?” 美女荷官苗小美眉头皱得紧紧,她原本是不将沈非放在眼里的,可三注押下来,再加上此刻沈非的所作所为,她对沈非捉摸不透了,觉得沈非很神秘。 不过,苗小美并没有花容失色,因为她的后台是龙皇府。所以,苗小美没有回答沈非的问题,只将目光甩到了赶来的龙皇府保安身上。 龙皇府的保安,都是青龙会成员! 两个穿着黑色西服,长得极为精悍,脸也挺刚硬的保安,站在了沈非面前,其中一个浓眉保安以一副执法者的态度,高冷地说道:“龙皇府严禁打架,违犯者,轰出去!” 沈非头也不回,却盯着苗小美,“赌场禁止出千,违者,斩手,要命!” 没来由地,苗小美心里一颤,感觉她的手已经被斩了一样,苗小美更加确定,赌桌里的机关是让沈非破坏了的。 这让她心惊不已。 浓眉保安眉毛一挑,这个人说得太平淡了,平淡得就像是在说吃饭之前要洗手一样,虽然觉得沈非有些不一般,可浓眉保安威严不减,冷道:“出千是要斩手要受惩罚,但是,这也由不得你来惩罚,要惩罚也得由我们龙皇府的人来!” “出千的不是他!” “那是谁?” “你确定要我说出来吗?” 沈非看向苗小美的笑容浓了不少,苗小美感觉这话就像是一条蛇钻进了她的心里,要把她的心给吃掉一样。 更让苗小美心惊的是,这人能看出她有问题,还能毁掉赌桌里的机关,那他要说出来,那肯定就会把证据摆在大家的面前。 虽然大家都知道龙皇府是青龙会的,知道青龙会在青山市的势力相当大,但摆在大家面前,还是会给龙皇府带来很大的影响。 这些土豪脑子再发抽,也不至于明知有陷阱,还要将钱以万为单位,几个零几个零地往龙皇府送! 苗小美担忧的时候,周围一大帮人已将沈非惊为天人了,他居然敢和龙皇府的人对着说,他们这么有钱,也不敢在龙皇府放半个屁,哪怕是龙皇府的保安。 他怎么敢? 他是要找死吗? 章子豪都不敢说话,虽然他知道这会儿站在沈非一边,沈非会对他另眼相看,可他不想为了一个另眼相看就得罪了龙皇府,得罪了龙爷。 在他心里,沈非这个高人再高,也高不过龙爷! 他相信,如果他得罪了龙爷,今天晚上,他就会一无所用,甚至连小命都难保!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 以前就有一个身家足有二十亿的煤老板,得罪了龙爷,不过三个小时,这个人一家就出了车祸,他的煤矿也成了龙爷的产业。 想着龙爷的威名,章子豪将嘴闭得紧紧,甚至不敢去看沈非! 小雪心中倒是有了底,只要龙皇府要针对这个人,那她就没事儿,小雪心里不停祈祷龙皇府的保安把沈非给抓起来。 比小雪更兴奋的是陆建明,他之前说沈非出老千是没有证据的,不一定能弄得了沈非,但现在沈非自寻死路和龙皇府对着干,龙皇府的两个保安肯定很不爽,只要他们不爽了,那沈非就死定了。 确实,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两保安真的是万分不爽,一个陌生的新面孔,第一次来龙皇府,就敢破坏龙皇府的规矩,抓了陆建明这个常客! 结果陆建明还不是出千的。 再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在解释,更像是在威胁! 威胁? 威胁谁? 威胁他们吗? 他们可是龙皇府的人! 两保安觉得这很荒谬,在龙皇府的地盘上威胁龙皇府的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吃了虎胆龙胆! “那你说……” 浓眉保安本是要让沈非说出老千是谁,但刚说出来五个字,浓眉保安就看到了苗小美微微摇头,眼里还满是担忧。 这让浓眉保安很是不解,龙皇府地盘上,还有什么可担忧的?不过,浓眉保安也知道其中有蹊跷,便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转而说道:“那你说为什么对他出手?” “因为他说过,出了对子就把牌吃了,现在,我在帮他实现诺言!两位,难道你们要让他当不成男人吗?” 沈非声音依然云淡风轻,浓眉保安眉间紧锁,他不能让沈非破坏龙皇府的规矩,也不能让沈非说谁出了老千。 正当浓眉保安前后为难之时,一个笑声响了起来,“男人嘛,说出去的话就是沷出去的水,不能收回来,一定要说到做到!” 众人闻声望去,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人,样子长得还过得去,只是这人不修边幅,发型也极其特别,从额头到后脑勺有三道槽口,就像三条公路一样。 这样一个人,却让大家心中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这人,是龙皇府的三公子。 三公子,赌技高超,就他们所知,还没有人能在龙皇府赢过三公子! 此外,三公子也极得龙爷信任,龙皇府的不少事情,三公子都可以拍板决定! 这人是谁? 竟然能让三公子站出来替他说话,让陆建明履行诺言! 章子豪嘴巴张得大大,后悔更浓了,要是他刚才出声帮忙,那不就是可以通过这人抱上三公子的大腿吗? 不说赚更多的钱,至少生命是很有保障的。 只可惜…… 章子豪更深刻地理解到沈非所说他没资格当他小弟的话! 小雪又开始了颤抖。 陆建明抽了起来,连龙皇府都不帮他,那他不是死定了? 他怕了。 他想求饶,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两个保安唤了声三公子,三公子挥了挥手,两保安乖乖让到了一边,深看了沈非一眼,沈非却还盯着苗小美,“美女,我的耐心很有限!” 苗小美一颤,忙看向三公子,三公子点了点头,苗小美忙取出了扑克,沈非捏住陆建明的嘴巴,抓过一把扑克,就往陆建明嘴里塞! 陆建明两眼暴睁,双手抓个不停。 沈非抓过陆建明的手,随意一折。 咔嚓! 陆建明右手被折断了! 众人眼睛一跳,这人真够狠的,直接就废了陆建明的手,那些刚才讽刺过沈非的人,脸色一片苍白,仿佛那个咔嚓声是从他们的手腕里响出来的一样。 小雪直接瘫倒在地,她终于明白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眼力不行也就算了,居然还踩了人家,想起以前得罪那些土豪的同行的结局,小雪心跳急剧加速,眼前这个人比那些土豪猛多了啊,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 三公子的眼睛也眯了一眯,弄断人家的手没什么,但在龙皇府里面,如此平静地折断,那就很有什么了。 陆建明痛得浑身僵直,眼里尽是不可置信,似乎不相信沈非敢折他的手,足足三秒钟后,陆建明回过神来,想要痛叫却被扑克给卡住喉咙,一点都叫不出来。 沈非淡淡说道:“你是自己吞,还是我帮你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