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陈强挖坑 - 妖孽狂医

第十七章 陈强挖坑

听到沈非又是亲爱的,又是做坏事的话,苏锦瑟很是无语,可她没有反驳沈非,急急说道:“陈强放出了风声,要对付你,你小心一点。” “就这事儿?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害得我连一千万都没有挣,就急急跑了回来!” “不吹牛你会死啊!还一千万!” “亲爱的,要不我们打个赌,我挣上一千万,你就当我女朋友?”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打赌!”苏锦瑟见沈非不以为然的样子,恨恨地说道:“你别以为昨天把陈强打退了,陈强就不敢再来惹你!陈强能量很大的,黑道白道都有关系,当年那么大的事他家都能摆平,更别说你了!” “你担心我?” 沈非嘴角上扬,苏锦瑟确实很担心,这件事是她惹出来的,若不是她拉沈非当挡箭牌,也不会引来陈强的报复,要是沈非出了事,她心里肯定很过不去。 可是,看到沈非满不在乎的样子,苏锦瑟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一得到消息就来找沈非商量,但沈非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苏锦瑟气鼓鼓地说道:“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为什么要担心你。” “那你敢和我打赌吗?” 听沈非又把话题扯到了打赌上面,苏锦瑟感觉要气爆了一样,“打就打,三天之内你要挣到一千万,我就做你女朋友!” “好!咱们说定了!” 沈非一脸坏笑,伸手便去搂苏锦瑟的小蛮腰,苏锦瑟吼道:“你想做什么?” “抱你啊!” “拿开,你凭什么抱我?” “就凭你是我女朋友啊!” “你还真以为你能在三天之内挣到一千万吗?”苏锦瑟根本不信,一千万哪是那么好挣的,沈非不过一个大二学生,就算能治点痛经、肚痛之类的病,也别想在三天之内挣上一千万! “要挣一千万,何须三天?反正你输定了,这一辈子,注定是我的女朋友!” “还在吹!” 苏锦瑟无语到极致,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不要命的流氓,都大难临头了,还在想着占她的便宜。 突地,苏锦瑟眼睛暴睁,她看到陈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苏锦瑟没想到陈强来得这么快,苏锦瑟慌道:“沈非,陈强来了,你快走。” 沈非不仅没有走,还搂住了苏锦瑟的小细腰,慢悠悠地说道:“来就来呗,我干嘛要走?” “他要报复你!” “亲爱的,别担心,不管他什么报复,都没有用!你只需要安心当我女朋友就行了。”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很正经啊!你看我现在,不是很正经地搂着你吗?” 苏锦瑟要疯了,她不知道沈非哪里来的自信,那个人是陈强啊,不等苏锦瑟想出办法来劝沈非离开,陈强已经走到两人面前。 这会儿正是出来吃晚饭的高峰期,校门口来往的人非常多,而陈强本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很多人都认识。苏锦瑟更是排名第三的校花,认识的人更多。 看到这一幕,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事儿,大部分的人都停住了脚步,准备看一场好戏,嘴里还议论不已。 “抱着苏锦瑟的人就是沈非吧!他还真大胆,敢当着陈强的面抱,陈强不削了他才怪!” “沈非就是一个白痴,他也不想想为什么学校里没有人去追苏锦瑟,因为敢追苏锦瑟的,都被陈强给打了。他可倒好,不仅追了,还抱了,更是弄得人尽皆知。” “是啊,这纯粹就是在扫陈强的面子,陈强不报复才怪,看着吧,沈非马上就要被打成猪头了。” …… 陈强看到沈非的手放在苏锦瑟腰上,眼里涌出无限的愤怒,陈强想着他的计划,冷笑不已,“沈非,把你的手放开!” “陈强,你昨晚没睡好吧?趁着太阳还没有落山,你还是赶紧回家再睡一觉,做个白日梦!” 陈强想到昨晚的事,恨意更浓,“姓沈的,和我做对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的,你也不例外!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离开苏锦瑟,苏锦瑟是我看上的女人!” 啪! 声音清脆无比! 却是沈非出手,甩了陈强一耳光,甩得陈强脸上出现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甩完耳光后,沈非一字一句地说道:“苏锦瑟,是我的女人!” 轰! 沈非一巴掌、一句话,好似滚滚天雷炸响在众人的脑海里,所有人都认为沈非会被陈强暴打一顿,可结果却完全相反。 “靠,我刚才看到什么了?沈非出手打了陈强的耳光?还说苏锦瑟是他的女人!” “完了!沈非这回彻底完了!陈强一直把苏锦瑟当成禁脔的,沈非这句话可以说是向陈强宣战啊!陈强肯定会找回场子来!” “是啊,听说陈强认识很多社会上的人,说不定他会让那些人来把沈非砍了!” …… 苏锦瑟也被惊到了,随后苏锦瑟又觉得沈非那记耳光甩得太霸气了,她早就想这样打陈强了,现在沈非帮他实现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的! 只是沈非那句话让苏锦瑟很不爽,她昨天才认识沈非,今天就成了他的女人?虽说不爽,但苏锦瑟却没有出声辩驳,昨天她才当着陈强的面说了沈非是她男朋友! 紧接着,苏锦瑟眉头皱了起来,昨天陈强三人都被沈非打倒在地,陈强明明知道不是沈非的对手,那他今天为什么敢一个人来,看他那样子,好像是故意激怒沈非,让沈非打他的。 陈强更是愤怒到骨子里,虽说他的计划里本来就有让沈非打他的步骤,可是,他想的是自己先出手,再让沈非打他,但现在却是沈非主动出手打他,还是扇他的耳光,这里面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沈非,你敢打我,你再打我试试!” 啪! 沈非反手又给了陈强一个耳光,“你这么真心实意的求我打你,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你……老子跟你拼了!” 叫喊着,陈强冲了上来,一拳就往沈非脸上打去,沈非抓住陈强的手腕一捏一折,就把陈强的右手腕骨头弄脱臼了。 陈强不甘心,又一脚踢向沈非,沈非一声冷笑,踹在他的膝盖骨上,只听得咔嚓一声,毫无疑问,陈强膝盖处骨头也脱掉了。陈强痛叫着往后退出一步,倒在了地上。 众人眼睛都惊得一动不动,这个沈非太狠了吧,直接把陈强的手和脚都给弄断了,难道他就不怕陈强的报复吗? 在众人震惊之时,陈强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我被打了,你们快点来!” 挂完电话,陈强忍痛狂笑出声,“沈非,你知道我刚才给谁打的电话吗?我告诉你,我刚才是给警察打的电话!” “什么?警察!” 苏锦瑟脸色大变,她想明白陈强为什么敢一个人来了,原来陈强激怒沈非的目的,就是让沈非打他,他再叫警察来把沈非抓起来。 一瞬间,苏锦瑟想到沈非被抓到警察局的各种后果,一张俏脸儿变是惨白,不由紧紧抓住沈非,想让沈非快逃。 就在这时,沈非将她搂得更紧,笑道:“亲爱的,你说他是不是很像一条疯狗!” 苏锦瑟抬头看去,看到的是沈非一脸笑容,半分害怕都没有,苏锦瑟实在是想不明白,沈非的自信到底从何处而来。 陈强听到沈非说他是疯狗,再次怒吼出声,“姓沈的,你装什么装?你以为你能打就了不起吗?你再能打,以后都完了!老子就是故意来让你打,然后再报警抓你的!你把我打成了重伤,你一定会坐牢的!而你坐牢,只是刚开始,我会让你很惨很惨!” 听到陈强的话,周围的人都大惊失色。 “陈强好狠的手段,凭他家的关系,肯定会给沈非判最重的刑,沈非坐牢坐定了!” “还有,陈强家里那么有钱,买通一些人,沈非在牢里面铁定会很悲催,说不定会被弄成残废!” “陈强果然不能惹啊!可惜,沈非刚刚泡上苏锦瑟,就被送进牢里面,以后肯定不会有人再去追苏锦瑟了。” 这些议论声传进了陈强的耳朵里,陈强笑得更狂,“沈非,这就是抢我看上的女人的下场!警察马上就要来了,你打我的,我会十倍、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苏锦瑟惊慌无比,“沈非,你快走吧。” 沈非还没有说话,陈强便吼道:“走?他往哪里走?他要走了,就等着被全国通缉吧!哈哈哈哈!无论怎样,他都死定了!苏锦瑟,你是不是很心痛啊!” “陈强,你太过份了!” “老子就是这么过份,你又要怎样?妈的,苏锦瑟,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份,可你却不识抬举,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苏锦瑟满脸怒气,陈强却是冷笑不已,“苏锦瑟,你是不是想救沈非?你求我啊,求着当我的女人,求着让我上了你,我就放沈非一马,怎样?” “你去死吧!” 苏锦瑟气得浑身直哆嗦,周围的人听来心中也很不爽,陈强太嚣张了,可他们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人家陈强有嚣张的本钱,他们可不想步沈非的后尘。 就在众人都觉得苏锦瑟完了,苏锦瑟自己也忐忑不安之时,沈非往前踏出一步,站在了陈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