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那就痛吧!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章 那就痛吧!

陆建明一点都不想吞! 此刻的他,倒不是因为面子不是黄金而不吞,确实是他吞不下去。 这毕竟是牌,不是蛋糕巧克力。 而龙皇府里面的牌,质量更是好,换句话来说,就是很难咬碎,更别说吞下,陆建明很怀疑把这些牌吞下之后,他的小命还在不在。 陆建明万分后悔了,后悔像熬出来的糖一样又浓又黏怎么都扯不断,为什么会惹上如此一个煞神,后悔凶了,陆建明心里又冲出了怒火。 他发誓,等过了这一关,一定要报复回来! 他打不赢沈非,但是他比沈非有钱! 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花点钱找点人把他解决了,再简单不过! 就在陆建明想当龟孙子又想当熊大爷的时候,沈非说道:“你的沉默,是让我帮你,对吗?” “呜……” 陆建明本能觉得不对劲,他说不出话,连头都摇不了,根本不能拒绝,他只是拼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还不停地摇头。 “我这人最爱做的事就是助人为乐!虽然这些牌有些难吃,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保证让你吃下!吃完!” 话音落下,沈非一拳打在陆建明的肚子上。 陆建明受此剧痛,眼睛暴睁似驼铃,肚子里翻江倒海,一些东西条件反射要涌上来,要将嘴里的牌吐出去。 沈非冷道:“我帮你,你还吐,你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是觉得我好欺负?还是觉得吐着好玩?忘了告诉你,我这人,还有个性子,做好事绝不半途而废,说要帮你吃下去,就要帮你吃到底!” 砰! 沈非一掌拍下,陆建明嘴里刚要吐出来的牌,竟然生生被拍了进来,在喉咙处顶出一个大大的包。 紧接着,沈非抓住他的喉咙一捏一顺,那些质量超硬超好的纸,就钻进了陆建明那还在如开水般滚荡不停的肚子里面。 周围不少人齐齐打了个冷颤! 这还真的是助人为乐! 只不过,这个成语在此刻的含义是,看到你如此痛苦,我就快乐多了! 而且,他出手太狠了! 先一拳打得陆建明想吐,接着又说陆建明不给面子,生生将牌拍进他的喉咙,弄进他的肚子里。 不说亲自去体会,光是看着,一帮人就蛋痛胃痛吓尿了,胆颤心寒了! 他们先前嘲笑的讥讽的看不起的竭力鄙视以取笑其为乐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凶人,想到这里,不少土豪双腿抽了起来,就像很久以前从早忙到晚劳累一天后回到家里腿脚不听使唤一样! 这看的不是戏,这看的是折磨是受罪啊! 小雪不仅花容失色,还吓得小便失禁了,这个人哪里是什么穷猪,他是真老虎啊,还是要噬人的老虎。 章子豪虽然一直站在沈非那边,没有惹过沈非,还预感到陆建明会悲剧,但他也没有想到陆建明会悲剧到这般地步。 陆建明的下场已经不是悲剧,简直就是积《哈姆雷特》、《巴黎圣母院》、《红与黑》等等小说汇合成的一部《悲惨世界》! 三公子笑容越来越浓,眼睛眯的缝越来越小,里面透露出来的光芒却越来越欣赏,还越来越冷,捉摸不透! 陆建明难受到了极点,看到沈非又抓了一把牌要往他嘴里塞,陆建明剧烈挣扎起来,双脚不停地绊动。 崩!崩! 两声脆响,却是沈非干脆利落地敲断了他的两条膝盖。 陆建明挣扎不动,被无数恐惧给包围湮没渗透,身上所有的血管都变成了恐惧的河流,所有的骨头都由恐惧而凝聚。 “先前骂我骂得很爽吧?嘲笑得很痛快吧?” 沈非说着,用同样的方式让陆建明吃了一大把牌,周围的人听到这话,感觉那不仅仅是对陆建明说的,还有他们! “你想当苍蝇,我不拦你!你想送死,我也不阻你!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跑来我面前来飞!” “我不甩你,不是怕你惧你,是觉得你太弱,我没必要和你动手!可惜你却觉得自己很牛逼很了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炫耀你有钱!” “既然你喜欢炫耀,那我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炫耀个够!相信今天这件事传出去,你会有天大的名声!” 呜…… 陆建明摇头,他不想要名声,也不想将沈非踩在地上随意践踏,甚至是不想报仇了,他只想不要再痛不要再吃牌。 况且,这名声也不是什么好名声,更不是土豪们争相要做到可以装逼耍威风的名声,在这件事里,他就是一只鳖,是一只猪! 然而,他没有办法表达出他的意思,他只能是眼睁睁看着一把接一把的牌被沈非塞到他的肚子里,感觉到越来越剧烈的痛楚。 “不过,你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不能觉得他是一只苍蝇就不要理他,让他乱飞乱叫,应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一掌拍死,简单方便干净利落!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让我多明白了一些道理,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沈非的感谢,蕴含在一张又一张牌里,隐藏在哪处有挣扎就打碎哪一处骨头的动作里,体现在陆建明那越来越痛的感觉里、越来越白的脸色里、越来越大的肚子上…… 如此感谢,感谢得众人三魂七魄都不在! 陆建明也终于明白,之前让他更加看不起沈非觉得可以随意折腾的那句淡淡的话,不是溪水不是水滴,而是岩浆! 能够将他焚烧掉的岩浆。 如果早能体会到,陆建明就是花两亿三亿,也不想受这个罪!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周围一帮人就唱着《忐忑》神曲,目瞪口呆目不转睛地看着沈非将桌子上的扑克全部塞进了陆建明的肚子里。 然后,随意一扔。 陆建明趴在地上,来了个狗啃泥。 拍掉了一只苍蝇,沈非目光从小雪身上扫过,小雪像被雷霆闪电抽了一鞭,浑身僵直,心里反复闪现着一个念头,“他收拾了陆建明,是要收拾我了吗?肯定是这样的,我该怎么才能逃过一劫?” 想到这里,小雪“咚”地一声跪在地上,“高人,我错了,我是瞎子,我脑子抽了筋,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求求你,饶过我这一回,我再也不敢了。” “你先前说你肚子痛?” “不是,我是骗您的,高人,你就饶了我吧。” “那你是想骗我,还是想肚子痛?” 沈非就像一个智者给迷途的恙羊解决难以抉择的问题,小雪看到沈非脸上的表情,如坠冰窖,刚才沈非收拾陆建明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神情。 小雪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最讨厌……” 这三个字就像三把剑一样在小雪心里刺出了三个洞,沈非最讨厌被骗,那她当然不能骗沈非,也就是说,她得肚子痛! 不得也得痛! 晃了一眼陆建明的惨状,小雪还是觉得肚子痛比较好。 于是,小雪以冰块炸裂般的气势说道:“肚子痛,我想肚子痛!” “那就痛吧。” “……” 小雪又迷茫了,她的肚子怎样才能痛?她也就大姨妈来的时候或者被男人压的时候肚子痛过,现在怎么去痛? “要我帮你吗?” 沈非一脸善意地问来,小雪顿时噤若寒蝉,陆建明的悲惨就是沈非助人为乐帮出来的,她如何敢让沈非相帮? 小雪将头摇得像拔浪鼓! “唉,这年头,好事难做,好人难当啊!”沈非叹息着,对吓得不行的小雪说道:“对了,我觉得肚子怎么也要痛三五天才能好,你说呢?” “是的。”小雪点着头,心里更痛了。 “还有,我的耐心很有限,三十秒,你的肚子能痛起来吗?” “我……” 小雪不敢再说话,生怕沈非一会儿的要求又更高了,她可不想变成陆建明那样,心一狠,小雪用拳头砸起了肚子。 可她的粉嫩小拳头,要是用在某个地方那是威力无穷,可要用来砸肚子却是一点威力都没有。 这时,三公子对沈非说道:“高人,我陪你玩几把?” “行啊。” “那咱们就别耽误时间了?” “你的地盘!” 沈非搂上了朱筠,似无意间滑过她浑圆臀部,朱筠眼神愈发的妖精,众人愣神羡慕之余,却不知朱筠心里是剑光四射。 三公子一挥手,“帮帮她!” 立马,两个保安走了上去,一个保安抱住了小雪,捂住了小雪的嘴,浓眉保安一棍子砸在小雪的肚子上。 紧接着,将她和陆建民拉了出去。 三公子让苗小美闪到一边,站在了发牌位置,崭新的八副牌摆在了牌桌上,三公子没有展示牛逼的洗牌技术,就用手指从头到尾划过,随后说道:“你来切牌!” “不用了,就这样吧。” “我喜欢痛快人。” “我不喜欢男人!” “有意思。” 三公子将牌装了进去,开始发起了牌,这次发牌只发了一个闲家牌,很明显这是属于三公子与沈非的战斗,其他人都不得参与,更不敢押注。 这让那些好跟风押注的土豪们,心中大为遗憾,个个都羡慕地看着章子豪,只有章子豪赚一笔。 发牌完毕。 沈非又是一甩,筹码滚到了对子注上面。 众人大惊。 又是对子注! 已经开出了两个,这会还是对子吗? 这可是三公子亲自出马的啊! 饶是经过陆建明事件,大家还是觉得沈非想钱想疯了,要不然怎会押出这样的注? 近一千万,要赢了的话,那就是一亿多啊! 众人屏气凝神,等着开牌。 可三公子直接将牌扔了,打了个响指。 大家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三公子这是要做什么?连牌都不开了吗? 正当他们疑惑不解的时候,他们看到跟在三公子身后的了人,拿出了一个黄金打造的筹码,还有一些零碎筹码,放在沈非面前。 看到黄金筹码,一帮人猛然悟了! 一枚黄金筹码就代表一亿! 也就是说,不用去开牌,这一把,沈非又赢了! 就这样,他成亿万富豪了? 众人心惊,三公子伸出拇指赞道:“果然是高人!” 确实是高人,虽然刚才洗牌的时候,他只是普普通通寻寻常常的一划,但那却是一种返朴归真的洗牌技术,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他那一划,将牌的顺序全部打乱不说,还换了好几张牌,他发牌也是从中间最容易遗忘的那一段发的。 可沈非仍然准确的押中了。 确实很高! 沈非听到这样的话,淡淡回道:“才一亿多,算什么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