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的地盘!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的地盘!

才一亿多? 周围的人惊了一地,他们赚钱算是简单轻松的了,往地下一挖,厂子一建,钱就滚滚而来。 可和沈非一比,他们赚钱的速度与轻松程度,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沈非走进龙皇府,只怕还没有十分钟吧,他就将手中的一万筹码,变成了一亿筹码,从万元户变成了身家上亿的土豪。 而他所做的,就是扔了四次筹码! 都这样了,他的语气里还全是不满意! 他还想怎样? 他这样说,不就是摆明了在挑衅吗? 在龙皇府里挑衅三公子,那不是找死又是什么?众人看向三公子,觉得以三公子的脾性,多半会一巴掌甩过去,再叫保安将他暴打一顿扔出去。 然而,事实和他们想的完全相反。 三公子一点都不生气,还笑容满面地说道:“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你就能拥有更多的一亿!” “是这么个理。” “总这样玩,实在没意思,我们换一种玩法?” “你的地盘!” 听到这四个字,三公子眼中的欣赏更浓,甚至压过了冷光,旁边的人又换了新牌,三公子直接不洗了,一古脑儿装进了发牌机。 不分庄闲,三公子发出了八队牌,说道:“咱们任意抓一队,谁大谁赢!” “赔率怎么算?” “相差多少,赔多少!” “有意思。” 沈非笑着说来,三公子已经先行出手,一把抓向了最中间的一队牌,这队牌最大,相加就是九点。 剩下七队牌,都是一点! 三公子如此作法再明显不过,就是要让沈非先吐出一大部分来,同时还要试探试探沈非的身手。 只是,三公子还有些疑惑,沈非眼力记忆力那么好,肯定知道中间一把牌是最大的,那他刚才为什么不阻拦他抢牌?让他如此轻易将牌抓在了手里。 虽然想不通透,但三公子底气十足,不管怎样,他抓到了最大的牌,这人再有本事,也不会比他大! 这一局,他赢定了! 三公子嘴角上扬,头上的三条公路都抖动起来,笑道:“高人,你不选牌吗?” “那就选吧。” 沈非懒洋洋地说来,直接往三公子的手抓去,三公子心中冷笑,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想抢他手中的牌。 可他手里的牌,又岂是那么好抢的? 三公子手似游蛇,在沈非要抓住他的那一刻,忽然游了出去,三公子笑容更加灿烂,就这么一点本事,又怎么能将一亿多筹码从龙皇府带得走? 念头刚落下,三公子忽然觉得不对劲,低头一看,却是沈非抓住了他的手! 被抓住了? 刚刚不是闪开了吗? 怎么会被抓住? 他是如何抓住的?为什么我没有看到? 三公子想不明白,他也没去多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不然他就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大地丢脸。 用力一扯,没有扯得动。 三公子感觉到沈非的力气很大,却不觉得惊讶,他的厉害又不是在力量上面,三公子手腕又一转,如同泥鳅往外滑去。 以三公子千百次的经验来看,他这一滑,就能轻轻松松地滑出去。可他拼命地滑,却感觉被无数根钉子钉住,不仅钉住了七寸,还将泥鳅身上那条骨头全部钉得死死! 一丝一毫也动不得! 三公子终于变了脸色,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跟那群土豪一样的惊讶! 他不得不惊讶! 要知道,他这一双手,自小就是泡牛奶长大的,可以说比女人的手还柔软无骨,还要嫩滑,极为敏感,任何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是一根头发丝丝跑动,他也能感觉到! 此外,他的速度还相当快。 他自信,在一米之距内,他的速度可跟离弦之箭相比。 如果有一张牌在他的五指之间,他能耍得那牌不见踪影,换无数次牌别人都不知道。 若不是如此,他的赌技也不会如此高,不会在龙皇府坐镇,不会成为龙爷手下的三公子! 然则,此时此刻,他被锁死了。 速度没有发挥出来,原本嫩滑的手被他一握,也似长了无数老茧,他怎能不惊? 他会来到赌厅,与沈非对赌,是因为听到刚来的挺有意思的贴身秘书小君要为一个地摊货而妖,让他有了些兴趣,再后来手下人又向他报告沈非毁了桌底机关,他这才来试沈非的斤两。 三公子来时认为,他一出手,怎么也能称出沈非的重量,现在才发现,不是他在称沈非,是人家在称他。 而他的重量,明显不够称。 不过,三公子也是见惯了场面的人,即便最得意的手段被制住,三公子也在半分钟之内回过神来,说道:“高人,你抓得再紧,牌还是在我手中。” “现在不在了。” 沈非最后一个音调弥漫在空中时,三公子猛地感觉手上一痛,这股痛似千万根银钉在扎,扎中他手上每一根血管每一颗细胞…… 手越敏感,就越痛! 三公子的手不由一松。 然后,牌掉了下来。 三公子眼珠暴睁,头发都惊得怒得颤抖起来,有点怒发冲冠的味道,粗略看去,就好像有无数车辆在他三条公路上狂奔一样。 沈非淡淡道:“如果抓到的牌为零,如果你没有抓到牌,那赔率又是多少?” 镗! 三公子眼中冷光似剑! 一个是零,一个则是九,赔率则是无穷大! 没抓到牌也是如此! 这人,可以说就是来捣乱,来踢馆的! 换作一般人,早就将龙皇府青龙会龙怀义这样的后台抬了出来,或者叫上一众保安,以多欺少。 但三公子却收敛了犀利光芒,忍住痛楚,笑道:“我们玩的是百家乐,虽然改了玩法,但还是在百家乐的台子上,就依百家乐的最大赔率,一赔十一如何?” “你的地盘!” 沈非轻松惬意将三公子手中的牌捡了起来,三公子也没有去随便抓一把减少一下赔的筹码,到了这个地步,一比八与一比十一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他去抓不一定抓得到,还会丢脸! 所以,三公子干脆利落地让人赔了筹码,当又有十一个金光灿灿的黄金筹码和一些白银筹码放在沈非面前时,所有人惊呆了。 原以为沈非几分钟就从一万筹码到一亿筹码是天底下最最震惊的事,现在才发现,一亿算个屁啊! 看看人家面前的筹码,加上之前的一亿多筹码,合起来都快接近十三亿了! 一会儿的功夫,就十三亿了。 他们平时最最自傲的赚钱功夫,在沈非面前,简直就是屁都不如。他们好歹要花时间花功夫,沈非这根本不叫花时间,就像玩一样就玩出了十三亿。 这下子,大家看向沈非的目光,震惊更厉害了,再也不敢讥讽沈非是什么穷猪穷鬼乡巴佬,他们这里面还有人身家连十亿都没达到呢! 沈非是穷鬼,那他们又算什么? 章子豪后悔浓得堆成狂风暴雨之前天空中的黑云,看着那堆筹码,想着沈非之前的话,什么一半家产、只剩一亿的话,一点都不吃惊了。 他确实没有资格啊! 本来,他还拥有那么一点的,可惜他不够果断不够更长远不敢下大赌注,这一点资格也没了。 不说别的,就凭这一手赌术,献出十多亿当他小弟也亏不了! 不过,章子豪的眼角余光无意中看到三公子后,心里打了个冷颤,没吃过猪还见过猪跑呢,龙皇府怎么可能允许一个人赢十多亿走人呢? 别说十多亿,就是一亿,甚至是他的四千万都不一定能走得出去啊! 怪不得三公子如此豪爽,他们肯定想把沈非永远留下来了。 章子豪想了个明白通透,再看着沈非一脸毫无所觉的样子,章子豪不由有些担忧起来,沈非再强,也不会是龙皇府的对手。 龙皇府是龙爷的,龙爷还有扎根在青山市每一个角落的青龙会,沈非一个人能翻起多大的浪?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 何况龙爷还不是地头蛇,而是一条青龙! 这人多半完了。 章子豪低下了头,不敢有半分示意,他还要在青山市生活呢! 事实上,三公子就是这么打算的! 想带着十三亿出龙皇府,这怎么可能? 三公子仍没有翻脸,还笑道:“高人,你的身手好像很不错。” “还行吧。” “我们龙皇府不仅可以赌牌,还可以赌黑拳,甚至可以自己上去打,打将军级的黑拳,赢一场一百万,连赢两场三百万,连赢五场两千万,连赢十场就是一亿!非常热血,高人要不去打上两场?” 三公子说的是打,而不是赌! 此时,三公子看着沈非的眼睛,完全眯成了一条线,里面已然没了半点欣赏之意,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机。 他总觉得这个人不好控制。 既然不能控制,那就毁去灭掉弄成血饼。 而劝他去打黑拳,就是杀机第一步! 在龙皇府里面打黑拳的,绝不是弱者,不仅有平常所说的特种兵,还有出身拳术门派的人,什么空手道截拳道八极拳泰拳的都有! 只要沈非一下场,那他的命几乎都没了! 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然后,他这一辈子,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只是怎么让他去打黑拳,还会是一个难题,三公子正在搜肠刮肚想着词儿去劝沈非的时候,沈非说道:“那就打两场吧!” “恩?” 三公子无比意外,就像苦苦追寻一个漂亮女人,还没有发动攻势的时候,那个漂亮女人就主动送上门来送到了床上。 赶紧的,三公子说道:“那咱们往这边走。” 沈非没动,开口道:“我还有个问题。” “高人请说!” “我自己可以下注吗?” “当然可以!” 三公子一点都没有犹豫,别说龙皇府本就有可以的规矩,就算不可以,此刻也是必须可以的! “那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