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没兴趣知道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二章 没兴趣知道

龙皇府的逼格很高! 地下黑拳的阵势、格调自然不会低到哪里去,黑拳有四个等级:小兵级,大兵级,校官级,将军级! 没有所谓的实力层次分类,有的只是以胜败定等级。 上台的,只有打赢一场,才能成为小兵! 小兵总计要赢上一百场,或者连赢十八场,再或者主动挑战大兵以及大兵以上等级的拳手且能打赢,自动成为大兵! 大兵则要赢上三十场,连赢九场,打赢校官或将军级拳手,即能成为校官! 校官总计赢十场,连赢五场,或者把将军放倒在地,就能站上将军台! 赢的场数越来越少,可升级难度却越来越高,有小兵级拳手能连续战败二十个小兵,进入大兵级却连三场都赢不了! 小兵、大兵、校官、将军,每一级的厮杀都会成倍暴增,惨烈程度难以想象,同样的,死亡率也大大增加! 越级挑战的难度更大,有人狂妄自以为能越级挑战,结果却被一招干掉。一般来说,十个去越级挑战的,有那么一个可能成功。 从小兵一路厮杀到将军,用身经百战来形容绝不为过,而且还都是生死之间的血战命战! 虽然厮杀很惨烈,死亡率很高,但是,成为龙皇府拳手并且前仆后继不畏生死往上爬的人却一年更比一年多。 无他,只因待遇极高。 小兵级战斗,赢一场至少都能得十万,龙皇府还可以根据外围赢的钱,以一定比率分红给拳手,再加上龙皇府允许拳手自己参与下注,当然只能是下自己。 曾经有小兵一场赢过五百万! 五百万的诱惑有多大,看看买彩票的就知道了,虽说不至于有那么吓人,但人数绝对不会少。 更别提到了将军级战斗,随随便便上一下场就有上百万了,加上分红自己押注之类,挣上千万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如此土豪级的重赏,怎能少得了勇夫? 此外,还有一些天生喜欢热血刺激享受死里逃生生死一线的乐趣,这些人不为了钱,也不怕死,他们在拳台上更是能够豁出去。 拳手里面,小兵级的最多,有好几百人,往上依次减少,将军级的也就那么十几个!普遍来说,将军级拳手是龙皇府地下黑拳的最高等级,按理说再往上就已经没有了。 不过,有小道消息说将军之上还有元帅,非常厉害的元帅! 只是没有人见过。 饶是如此,这样的地下黑拳,这样的拳手,已经足以让很多男人女人为之而疯狂尖叫咆哮! 沈非听得这些,眼睛一眯,条件反射想起了不久之前那批刺杀赵子秋的杀手,怪不得那些人能这么厉害,只怕里面不少都是出身这个地下黑拳。 龙怀义这人,不知比蒋青高了多少个层次。 这个地下黑拳绝对是个暴利场所,龙怀义用一点点钱就能赚很多钱不说,还能趁机为青龙会培养战斗人员,能够在地下黑拳杀出来的人,绝不是一般的社团成员所能比的。 有大量的钱,有实力高强的人,还有青山市这样一个地盘,龙怀义想做什么? 沈非隐隐觉得,这个龙怀义比传说中的还要不简单。 想想朱筠也会出现在这里,就可见一斑了! 沈非很清楚三公子劝他打黑拳,还是打将军级黑拳的目的,不就是想趁机干掉他,或者废了他,让他把刚才赢的钱全部留在龙皇府,一分钱都带不走不说,还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三公子想借黑拳削弱他,他何尝又不是借黑拳削弱青龙会的实力呢? 地下黑拳在龙皇府中,龙皇府是龙怀义的,一旦他大打出手,龙怀义发现他的实力不一般之后,说上一句话,那些地下黑拳拳手不冲上来才怪。 对那些拳手来说,打谁不是打,龙怀义重赏一下,有的是人冲上来! 虽然沈非不惧,但能够削弱一些再玩上一玩赚点钱,又何乐而不为呢? 心念涌动间,三公子止住了步子,转身对沈非笑道:“高人,赌拳的地方到了。” 沈非放眼看去,他的目光从和古西方那种角斗场的布置闪过,从座椅上面各种雕刻、拳场浩大如足球场、四周还有各种器具上闪过,最后落在了地下黑拳正中间的标语上面。 上有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这话,让沈非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可是拿破仑的名言,现在却被龙怀义弄成了地下黑拳的广告语,这到底是用来激励那些拳手的,还是龙怀义在表明自己的志向? 真是有意思! 就在这时,拳场里回荡起一个悦耳动听似夜莺歌唱的声音,“今晚,我们的地下拳场迎来了一个高人!虽然这个高人很年轻,仅仅只有二十岁,也是第一次来打黑拳,但是,高人出手非同一般,他将要挑战的是将军级拳手!” 切! 场内响起的不是惊呼声,而是嘘声,从一千多名赌拳客人嘴里发出来的嘘声。 “二十岁!第一次打黑拳,挑战将军级拳手?他是想找死吗?” “不是找死是什么?估计不知听谁说龙皇府的拳手很挣钱,便仗着自己有几把力气,就跑来挑战了。” “哼,他也不想想这里的地下黑拳和别处是不一样的,钱是多,但他也得看自己有没有命拿,就这样的冒失鬼,来打黑拳无非就是送死而已。” …… 赌客人“切”了一声,几句话“判定”了沈非的生死之后,就再也不理会沈非,倒是拳台下方有十双目光,猛地落在沈非身上。 目光如刀似剑,要将沈非刺穿看透! 打量完后,这些人神情各异,有的冷漠似霜,有的嘴角上扬讥讽浓郁如同神看凡人一般,有的伸出舌头在沿着嘴舔了一圈再露出个嗜血无比的神情,还有一人伸出手指指着沈非接着用小指朝地下点了点,轻蔑之意再明显不过…… 什么样的表情都有,但就是没有凝重! 一个瘦不啦叽的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看着就像小白脸一样的人,怎么可能和他们这些从生死一线血战过来的硬汉子相比? 沈非当然注意到了这十双目光,虽然相隔数百米,但他感觉这些人比那帮杀手又要厉害不少,应该就是所谓的将军级拳手了。 从大厅到拳场,不过几分钟而已,龙皇府就把十名将军级拳头聚合在一起,这看起来是一件小事,但实际上却不是小事那么简单。 “将军”们不是真正的将军,但在龙皇府的黑拳手里面,还是属于金字塔比较高的那一层,是那些拳手里的将军。 到了这样的高度,一般来说都会有傲气,架子嘛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不是那种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人物,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十个都来齐了。 这说明,龙怀义的手段不是一般的强! 越强,越有意思! 沈非笑着,跟在三公子身后往前走去,同时旁若无人地和朱筠亲亲我我,那个夜莺般的声音又回荡起来,“这位高人是真的高人,身手相当厉害,他今天不是挑战一个将军级的拳手,而是要挑战十个,且要连赢十场!” 啊! 这一回,响起的是惊呼声,只不过惊呼的是沈非太不知死活。 “我敢打赌,这人不是来挑战的,他是来送死的!挑战十名将军级黑拳手,还想打赢,他在做梦吧!” “可不是做梦,龙皇府的将军级黑拳手比大家常说的什么特种兵都厉害多了,人家不是练出来的,而是一拳一脚杀出来的,身上的每一个伤痕都是一场生死!” “这样的人,还是高人?就算他这个新手的赔率有一比一百,我都不会押他的注!高到这种狗屁程度,多半一上场就被人一拳放倒了!” “讨论一个死人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多听听夜莺的声音,这声音真是听不够啊,每听一次,我晚上必定要玩两个以上的女人,真想听夜莺在床上的声音啊,那肯定是销魂入骨。” 这些人还真对夜莺想入非非地讨论起来,议论声中,三公子带着沈非走到了十名将军级拳手前面,十个人不管之前是鄙夷的,还是冷漠的,全都将沈非给无视了,看都没看沈非一眼。 有人说无视就是最大的嘲讽,很显然,这十人都学到了。 三公子看在眼里,一点表示都没有,眼里却对十人的做法赞许不已,这个人甩了他那么多的面子,不找回来怎么行呢?三公子介绍道:“高人,这就是龙皇府的十名将军级拳手,他们的名号分别是……” “没兴趣知道。” 沈非这话一说出来,十个人猛地齐刷刷回头看着沈非,眼睛里杀气无比浓郁,个个恨不得冲上来一把将沈非给抓死在当场。 “好狂的小子!” “年轻人,太狂了会死得早!” “我名号叫子龙,我与你打第一场,看我怎样将你杀一个七生七死!” 这个子龙五官长得还真有些秀气,只是加上两道伤口,秀气生生变成了戾气,他名号子龙,自然是取赵子龙能在大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勇猛锋锐。 子龙挑衅地看着沈非,沈非却对朱筠说道:“小君,我除了比较会赢钱会打人之外,还会一手神奇的医术,等会儿,我帮你好好全身检查一番,保证你肌肤水嫩,宛如洛神在水中央!” “那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仔细的认真的检查,一处都不能错过。” “当然。” 沈非与朱筠旁若无人地甜蜜着,子龙却是怒火冲天,面对他的挑衅,这小子竟然只是去调戏女人,这样的做法,比他们的无视更加嘲讽,甚至可以说是污辱。 “找死!” 子龙怒吼,就要动手,三公子一眼甩去,抢先说道:“高人,你看子龙发出了挑战,你要不要应战呢?不过,我得提醒一下高人,子龙是一名非常厉害的将军级拳手,我建议你……” “无所谓,谁上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