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要抢我的台词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要抢我的台词

“无所谓,谁上都一样。” 沈非说话的感觉好像不是马上要去挑战将军级的拳手,而是随便找了一家饭馆,服务生问吃什么菜的时候,说随便来几盘一样。 而这样如风过无痕般的语气,让那些将军级拳手们非常非常地不爽,对于上面的集合,他们没有任何脾气,很听话地来了,可对于沈非这种无名小辈,他们没有脾气才怪! 十个人都面目狰狞起来,一副等不及上台,马上就要冲上前把沈非打趴在地的架式,三公子横移了一步,别有意味地笑道:“既然高人都这样说了,那第一战就子龙上吧。” 子龙冷笑一声,做了个割喉的动作,“我在台上等着你!” 说完,子龙大步走到了拳台上! 沈非视若未见,仍亲昵搂着朱筠,“亲爱的,我去踩几只小蚂蚁,踩完了,咱们好好的检查,保证不漏过一点,就连一根头发都不会漏掉!” “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朱筠说了一句诗,而这诗的意思,和停车坐爱枫亭晚一样,赋予了很有风花雪月春意浓浓的意思。 为君开! 还是今始! 周围的人听来那是怒火重重却又嫉妒深深! 沈非吻了一下朱筠的秀发,转身走上了拳台,子龙冷笑似刀子一般刻进了血肉里再散发出一股股浓浓的寒意和杀气。 “小子,你想怎么死?” “我最讨厌别人抢我的台词!” “还在狂!” “踩一只蚂蚁,有什么好狂的?” “你……”子龙怒眉横扫,这话太伤人了,表面上说没有什么好狂的,实际上还有一个意思,他没有资格让他狂,这就是天大的耻辱! 子龙火气冲了出来,“蚂蚁?你何来资格说老子是蚂蚁?你知道老子是怎么走到这一步,又是怎么得到子龙这个名号且让大家为老子欢呼的吗?你知道老子在这拳台上流了多少汗水流了多少鲜血吗?老子又何止是七进七出七生七死,老子是百战之将军,比子龙都还子龙!” 说到这里,子龙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到今天,老子已经在这龙虎拳台上打倒了三百六十一人,失手打死了四十八人!今晚,此时,此刻,我相信我将再一次失手,你将成为老子战绩榜上第四十九人!”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沈非笑着,负手而立,眼睛是盯着对面五米处子龙的,可目光却没有一丝落在他的身上。 子龙怒眉成山成川成河成冰成火山喷发,这种态度太让人不爽了,怒火冲天之余,子龙心中还闪过一丝疑惑,他放心什么? 他那么厉害那么牛逼,战绩那么吓人杀威那般慑人,这人居然还放心! 真是个让人恨不得一脚踩成肉泥的家伙! 子龙杀气横溢当中,夜莺那勾得男人心魂不存的声音又回荡开来,“高人第一战对子龙!为了表示对高人的尊重,我们开出如下赔率!押高人胜,一赔零点一!押子龙赢,一赔一百!” 哗! 拳场内响起一片似天幕被划开暴雨倾盆倒进来的哗然声! “我的天!一赔零点一,这是赔率吗?这能算赔率吗?这个狗屁高人真有这么牛逼吗?我不信!” “我也不信!我要押子龙!一赔一百,我押一万,就能赢一百万,押一百万就能赢一亿啊!简直是抢钱啊!” “我也押子龙!上次那个据说是其他地下黑拳的拳霸,一拳能打出五百斤力量,可结果怎样?被子龙一拳打穿了肚子,整场战斗没花上三十秒!看这个高人的样子,就一只蚂蚁,连那个拳霸的十分之一都当不了,又如何和猛虎般存在的子龙相比?” “就是,我敢保证,这人连十秒都坚持不了!” “哪里用得着十秒,三秒足矣!” …… 上千人哈哈大笑着,纷纷用龙皇府专门配备的仪器下了注,无一例外,所有人押的都是有着赫赫杀威威风八面的子龙! 三公子看着那些押注金额在三秒钟的功夫里面,就从零飙升到了九位数字,打头的还不是一,而是二!也就是说,现在有两亿金额押在子龙身上。 而数字,还在继续飙升。 三公子的嘴角没有上场,但笑意却非常地浓。 两亿,听起来很多。 普通人别说一辈子,就是三辈子、十辈子都别想赚这么多钱,他们做梦做得最多的也就是中个五百万,也没想过中个两亿,有内幕的另算。 但是,对于这上千土豪来说,每人也就是凑了那么二十万而已。 二十万,真的是九牛一毛的毛毛雨。 他弄出那样的赔率,冒了那么大的险,为的可不仅仅是两亿! 一赔一百是用来诱惑他们的,一赔零点一则是为了杜绝那些想要投机取巧的! 如此处心积虑,两亿如何能够? 这只是刚开始! 三公子盯着沈非的背影,他相信沈非不会让他失望,有那样的速度与力量,子龙多半不是他的对手,这第一场沈非肯定能赢。 沈非一赢,那些人的钱就落进了龙皇府的口袋。 这第一场赢了,后面就会降低赔率,最后甚至提高沈非的赔率,反正对于这个人这件事,三公子心中有一大盘子计划。 他不仅要弄死沈非,还要借沈非赚多多的钱! 退一万步说,沈非不是子龙的对手,或者沈非故意放水,最后子龙赢了,那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因为龙皇府绝不会赔出几百亿! 三公子笑容满面的像看自家绵羊一般看着那些赌客,给他们熊胆虎胆龙胆,他们也不敢问龙皇府要钱,就算他们不怕死地要了,他们还能不能活过今晚还得打个问号! 这些绵羊,就是用来宰的。 就在这个时候,三公子又得到一个消息,有人押了高人,这个数额特别大,足有十三亿多,就算是赔零点一,那也要赔出一亿多。 真的是一笔巨款,无比土豪的做法! 传递消息的夜莺声音都有些波动,可三公子的笑容又灿烂了好几分,似乎一整座山上的菊花都开到了他的脸上,他敢断定,这钱是沈非押的。 因为押注数目与他进龙皇府之所拥有的筹码,一分不多一分不差。 他押自己,当然就不会放水,更说明他对自己极有信心,换句话说,这一战他赢定了! “希望你能一直赢下去,最好赢到第十局!高人啊高人,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三公子心里念着,念到“高人”两字的时候,却没有半点以为沈非是高人的感觉,相反他觉得沈非就是一个实力高深能够演一出好戏的戏子,与那些贴身秘书没什么区别。 想到贴身秘书,三公子看了眼朱筠,头上三条公路再一次抖动起伏,莫名的他心中有了一种欲望,要把这个女人推倒,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有气质,仅仅因为她是那个高人的女人,而那个高人让他吃了两次亏,他把他弄死还不够报复,得把他看中的女人一起吃了才行。 “那就这样吧。” 三公子心里有了主意,等处理掉沈非后,就把朱筠给吃掉,折磨到天明。 此时此刻,龙虎拳台上,挑战开始的鼓声已经敲响。 子龙的不爽浓到了极点,他血战那么多场,终于成了将军,结果却被开出一个一比一百的赔率,而眼前这小子竟然是一赔零点一。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如此大辱,必须用他的血用他的命才能洗刷! 子龙怒喝道:“蚂蚁,拿命来!” 吼声似雷,子龙如同猛虎下山,杀向沈非,击拳在空,空中立马传出如黄豆般爆裂的响声,噼噼啪啪的混合在呼啸风声中,就像一张催命符,威势极为吓人! 离拳台近的人也听到了那些声音,远的也看到了子龙的冲势杀威,一个个兴奋地吼叫起来,“子龙威武,子龙必胜!一拳打倒他!打倒他!” 声音如浪,涌进子龙耳里心里,子龙气势再次暴涨冲天起,脑海里已经浮现出沈非被他一拳打爆,身死当场的凄惨画面。 子龙都快要击中了,沈非还没有动,子龙得意更甚,他觉得沈非肯定是被吓傻了,所以愣在了当场,没反应过来。 “蚂蚁,你没有资格当我的对手。” “不要抢我的台词!” 沈非淡淡语气似一条水中的鱼儿游到前面再轻轻一跃! 与此同时,沈非出脚! 脚似奔雷钢鞭,抢在子龙要击中沈非脑袋的前一瞬间,踢在子龙的肚子上! 崩!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沈非收脚,子龙倒飞出去,飞到数十米开外,像死蛤蟆一样趴在地上,嘴角渗出大股大股的鲜血,淋漓到触目惊心! …… 耶! 赢了! 我就说过,打倒他绝不会超过三秒嘛! 欢呼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可下一瞬间,欢呼声像被突袭而来的零下四十九度空气给冻结,再发不出半点声来,他们眼里涌出的是震惊! 飞出去的人,不是那个狗屁高人。 竟是子龙!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