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别磨蹭了,一起上吧!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别磨蹭了,一起上吧!

确实没花上三秒! 果然是一招干掉! 当真是飞了出去! 只是,被干掉的飞出去的,不是那个自不量力上门找死的新手高人,而是打黑拳经验无比丰富赢了几百场取了四十多人之命在他们心中威风无比的将军子龙! 一瞬间的震惊之后,赌客们愤怒了! 先前,在他们心中,子龙就是上天的宠儿,大家将三千厚爱全部宠在他身上,把他捧在手心含在嘴里赞扬到上天入地龙翔九天都没有丝毫问题。 因为子龙赢,他们就能得到难以想象的巨款,子龙是他们摇钱树,他们怎能不宠! 更因为子龙能给他们带来热血兴奋刺激让血液沸腾的视觉盛宴! 可现在,子龙败了! 且败得如此干净利落,被人一脚踹飞,这样的不堪对于他们的赞扬宠爱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耻辱,是欺骗了他们的热血欺骗了他们的心他们的爱,是骗子更是叛徒! 叛徒的下场,自然是不好的! 之前爱得越深,现在的恨就越浓。 “麻的,狗屁子龙,简直就是一头猪,不,比猪还要猪,一脚都挡不住,吃屎长大的吗?” “老子草你祖宗十八代,输了一百万不算什么,可你娘的给老子弄一场热血的战斗出来啊,你爷爷的一脚就趴下去了,算什么?” “给老子站起来,子龙,你是男人的话,就给老子站起来,给老子冲上去,干掉那个高人!你没听到吗?老子让你站起来,站起来!” …… “站起来”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龙虎拳台上的子龙听到了,他也很不甘,也很愤怒,也想爬起来,一拳将沈非打趴在地,扭转局势反败为胜,赢得一大片欢呼,再次成为众人的宠儿。 可是,他搜刮着体内的每一丝力量,却是找不到足迹,搜刮到的只有痛苦!他用尽了全力想要站起来,结果却是吐出更多的血! 血呈黑色! 浑身无一处不被痛苦包围,任何一点点细微的动作都会带来滔天痛楚,哪怕是头发丝丝的颤动也会引得他身上痉挛颤抖。 如同四两拔千斤,拔出来的都是痛! 子龙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否则也不会走到将军这一步,无数的挫折危险他都闯了过来,一步一步血战成将,可在这一刻,子龙不得不承认,他输了。 输得彻彻底底毫无生机死境森然! 他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接受。眼前这个新人真的是个高人,还很高很高,高到珠穆朗玛峰高到他永远也看不到永远也难以忘其项背的地方! 就连做梦也不会做到。 再想到之前他所说的那些豪言壮语,把沈非当成是蚂蚁是可以随便踩的存在,说他很狂会死得很惨,这一切都应验了,只不过全都应验在他的身上。 狂的是他,蚂蚁也是他,惨的更是他。 这些,是让他无地自容的讽刺! 确实是他抢了人家的台词! 子龙没有站起来,与他同列将军级的其余九人,却腾地站了起来。 不管之前是冷漠的,是不理会的,还是冷笑讥笑讽刺的,在这一刻,他们眼睛里射出的一道道目光,全都散发出如同烈日当空时炽热到刺眼生痛刺体燃烧的震惊光辉,他们和子龙一样,都没将一个新人放在眼里。 他们也觉得一比一百的赔率是对子龙的污辱,是对同为将军的他们的污辱!他们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幕幕子龙怎样收拾这个所谓高人的画面,结果,却是如此让他们心碎胆裂肝炸! 那些赌客们是外行,外行看热闹,而身为内行的他们,看的却是门道!那一脚,却不仅仅是赌客们眼中那般惊艳一下而已! 子龙的实力多强,他们再清楚不过。 毫不夸张地说,就是一头大象踹他一脚,都不能将子龙伤到如此严重爬不起来的地步! 而一个新人轻飘飘的一脚,却让子龙吐出了黑血,这一脚里面的力量,至少也有两千斤。 两千斤,这是一个让人心惊胆战到做噩梦的数字。 他完全可以不管什么招式,任你是猴拳螳螂拳还是打狗棍独孤九剑,直接用两千斤的一掌拍下一拳轰碎一脚踢飞! 以力破之! 所谓一力降十会,便是如此。 此外,他们总觉得这个高人踢的部位,不是随意选的,而是有一定的讲究!若说子龙是蛇,那他中脚之处就是蛇之七寸。 七寸被毁,岂能不悲惨? 最让他们心惊的,还不是这一脚,而是这一脚后面蕴藏着的含义。 子龙是将军级拳手,他们也是将军级拳手,身手与子龙不相上下,低不到哪里去,却也高不到哪里去。 换句话说,这人能一脚踹飞子龙,也就能一脚踹飞他们。 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惊得站立起来? 他们清楚,这个新人,只怕将是龙皇府地下黑拳建立以来最厉害最恐怖的新人,他们今天不是来看戏不是来戏耍新人的。 他们是来度劫的。 和仙侠小说里一样,度不过就得魂飞魄散,即便不死,也将成为废人一个。 一同震惊之后,他们又一同变得无比凝重起来,看着负手而立在龙虎拳台上的沈非,好像看到他的身后有着电闪雷鸣烈火冲天水漫大地金光灿灿等等画面。 与此同时,站在他们身旁不远处的三公子,菊花盛开般的笑容里也多了些寒意,似有本来该在冬日里绽放的梅花,凭空开在他的菊花从中,绽放出阵阵如同宝剑出鞘般的凛烈之意。 他早预料过子龙不是沈非的对手,却从未料过沈非如此轻松惬意地解决了子龙,仅仅一脚就干掉了一名将军,那剩下的九名将军只怕也难了。 虽然三公子很希望沈非能够战到最后,坚持到挑战第十人,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沈非必须得受伤,一次受一点伤,赢得越来越困难,等打第十场的时候,沈非已经快不行了。 然而,看眼前局势,他的这个计划是甭想实现了,只怕沈非打到第十场,他也不会受上什么伤,毕竟这只是踢十脚的问题。 赌术高超,身手恐怖。 这样一个人,怎么也不应该是无名之辈才对,为何江湖上没有他的传言? 还有,他来龙皇府到底有什么目的? 踢场子吗? 心中浮出这个念头,三公子立马将其毁灭,无他,这里是青山市,是龙皇府,是龙爷的地盘。 他哪里来的胆子? 就算有胆子,他有那份实力吗? 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龙皇府有多少人,青龙会有多少人,龙爷一声令下又能招来多少人?这都是难以想象之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么多人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将这人给淹死当场! 这些都是事实是很条例逻辑的,可三公子心里却没来由地有些不踏实,有种计划不在掌握当中的感觉,但事已至此,他骑虎难下,这挑战这计划必须进行下去。 而且,三公子相信,能够将沈非威逼利诱住,哪怕他很能赢钱! 就在这时,接受不了如此惊天大失败的子龙,喉咙里滚出一声野兽被杀死时的嚎叫,喷出一大股鲜血,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沈非淡淡说道:“谁第二场?赶紧的,别耽搁我去陪美风花雪月的时间!” 拳台下九人听得此言,浑身一颤。九个将军你看我我看你,却没人看豪气冲云天、星星参北斗地站出去,他们不知道第三场第五场是什么样子,但是,第二个上台去的,必定是子龙那般悲惨结局,威名尽毁不说,从此还将成废人。 于是,局面僵持起来。 赌客们对于将军们的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胆小如鼠的行为,十分地生气,不少人已经怒骂出声,迟了一两步错过刚才那幕好戏的章子豪一进来就听到轰天的骂声。 章子豪条件反射以为是骂他心中的高人,可盯眼一看倾耳一听,骂的却是那些个将军,章子豪蒙了,这些将军平时可是非常受宠的存在,今天怎么被骂了? 看到拳台上晕迷在地的子龙,章子豪明白了过来,子龙都被高人打倒了!看这架式,只怕高人又做出了让人震惊得不能用词语形容的事。 “高人啊,你到底有多高啊!” 章子豪心里感叹着,三公子的目光已是不善,因为那些个将军太丢脸了,土豪们在这里大把大把赌钱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刺激吗? 可这样的将军们,又如何刺激得起来? 这很影响龙皇府的声誉。 正当三公子要点将出战时,沈非挥一挥衣袖,甩出了一句,“天都快要亮了,别磨蹭了,一起上吧,不然我的春宵一刻就要浪费掉了。” 这话一出,全场皆静! 怒骂的赌客们噤声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沈非,这人是疯了吗?竟然敢一起挑战剩下的九个将军!就是他再强,那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至于那九个将军,则是完全蒙了,他们也觉得沈非狂妄,却又觉得沈非的话语里,透着一定的自信,只是他到底有多强的实力才能衍生出如此自信。 章子豪晕了,刚还在感叹沈非的高,现在他发现,拳台上的那个人已经不是用高可以形容的了,章子豪莫名觉得沈非能赢,越是有这样的感觉,就越是后悔之前没有果断。 三公子眼睛眯了一张红桃A,杀气四溢,如此挑战绝对是在污辱那些将军级拳手,更是在打龙皇府的脸,三公子恨不得出狠手,立马让这人消失。 正这时,赌客们又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