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就嚣张了,你又待怎办?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就嚣张了,你又待怎办?

“九个打一个都不敢吗?你们还是将军吗?” “狗屎,九坨狗屎,去死吧!你们以后别再说自己是将军,在脑门上贴一个‘屎’字吧!” “不敢打,就给我们每个人磕一个头,再围着龙皇府转三圈,然后滚出青山市,去别的地方耀武扬威吧!” …… 赌客们愤怒地骂着,骂声似夏天里的青蛙鸣叫,前一声还没有骂完,后一声又骂着来了,而且一个比一个骂得难听。 九个将军好歹是从生死血战中冲出来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血性汉子,怎经得住这样的喝骂激怒,并且他们也深知,这样都不敢上去与之一战的话,那他们就彻底的废了,别想再抬起头来。 被逼到绝境了,不战不行。 唯有一战,才可能战出一条活路出来。 当先,一个浑身伤痕伤痕连天如火烧过树干的魁梧汉子站了出来,横眉怒眼地喝道:“你到底有什么狂的?你的脚是厉害,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废话这么多,上来,战!” “……” 魁梧汉子还想放狠话的,可被沈非这么一说,气势不由自主就弱了下去,鼻子里哼了一声,大步走上了龙虎拳台,瞪着沈非又来了一句,“我是黑旋风!” “没听说过。” 沈非回答得很认真,黑旋风却很忧伤,他自报家门的目的就是想挽回一点气势,因为他深知气势在战斗当中的重要性。 即便是一般的势均力敌的战斗,没有气势都只有输字一路,更别说这种天差地别的战斗,本来就是死路一条,要再没有气势,那岂不是要落到生不如死的悲惨境地。 可惜,他的目的被他沈非一句“没听说过”击得粉碎,他很愤怒,非常想冲上去给沈非一个狠厉的反击,将沈非干倒在地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但是这只能是在想象当中,沈非站在那里一动未动,他就已经感觉呼吸都困难,身子止不住的要颤抖,黑旋风看向他的同伴,想从他同伴身上汲取一些信心的力量。 剩下八名将军像上战场一样,怀着无比沉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势陆续走上龙虎拳台,将沈非围在了正中心,冷声报着自己的名号。 “程咬金!” “林冲!” “马超!” …… 九个名号全都是猛将的名字,有三国的有梁山的有隋朝的等等,他们说得极有气势似要威震四方吞吐八荒将军战天下。 在往常,他们九人随便报出一个名号来,对手都会如临天敌呼吸不顺身子颤抖觉得处于险境当中,能够以势压人。 可此刻,他们九个将军用最冷的声音最强的威势齐齐报出名号,换来的却是无动于衷,人家看他们就像看九只蚂蚁伸出触角在耀武扬威一样。 不对,沈非张嘴了,他要说什么? 沈非冷冷吐出两字,“白痴!” 白痴? 这人居然说他们是白痴,他们怒了,佛都生气的时候,更别说是他们这些脾性本就不好的人。 当即,将军们反驳出声。 “高人?哼,你确实有几分实力,但是,山外有山,人上有人,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你以为在我们九将联手震压下,你还赢得了吗?” “小子,嚣张了这么长的时间,出尽了风头,也该结束了!你要跪下给我们求求饶,我们还能给你一条活路,让你再去玩玩女人,要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以一敌九,你也真敢说!你的身手是厉害,但是,很快你就会感受到我们像暴熊一般的力量,豹子一般的速度,老虎一般的凶猛!我们不是白痴!” …… 九个人说得气势汹汹杀气腾腾,沈非一声嗤笑,“名号代表特点,黑旋风的力量大,程咬金的三把斧,这些我本不知道,可现在我知道了,我能根据你们的特点来攻击,不是白痴又是什么?” 噗! 似油灯湮灭的声音,虽然轻微,可响在他们的心里却犹如万钧雷霆炸起,刚刚凝聚起来的气势给炸得丝毫不存,心里满是慌乱。 因为他们所取名号,确实是跟各自的特点相对应的,他们只想到用名号来吓人震慑对方,哪里到名号会暴露自己的特点。 真是要人命! 三公子眼睛眯了又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一个小小的细节,就成功摧毁了九名将军级拳手的心理防线,这人确实很高! “既然你这么高,那就让你再高一点。”三公子一个指令发出去,夜莺的声音如同实质化的美女蛇一般钻进了男人的心里。 “高人的表现,大家已经看到了,他一脚败了子龙,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确实是个高人,完全配得上那样的赔率!” “现在,高人又将以一己之身,独战九大将军,这是龙皇府前所未有的盛举!这一战,高人若是赢了,便能成为超越将军级的拳手!这一战,高人若是败了,他便会跌落神坛!” “高人是更上一层楼,还是跌入泥泞,就看这一战!我们能看到如此精彩刺激的一战,那是何等的幸事!相信我们的九大将军定会不负众望,为大家呈现一场酣畅淋漓的血战,用鲜血与汗水来捍卫他们的尊严!” “是群虎噬龙,还是龙降众虎,即将揭晓!大家赶紧押注,对了,赔率如下,押高人赢一赔零点零零一!押九大将军胜,仍然是一赔一百!若是押中谁给高人最后的致命一击,一赔一千!赶紧下注吧,错过这一次,错过这个村就不再有这个店了!” …… 夜莺的声音很诱人,说的话就像是放了一包包的春药,让人欲火焚身,还有那一赔一千的赔率,更是让赌客们彻底燃烧了起来。 “一赔零点零零一,押了有什么意思?完全没有意思!肯定要押九大将军,老子就不信了,九个人还打不过一个人,压都能把他给压死!” “我也押九大将军,我还押程咬金,赌他第三把斧把那个高人给干掉,一赔一千,我押十万都赢海了,况且,我要押的是一百万!” “押一个有什么意思!要押就一起押了,不就是九百万嘛,我每个都押一百万,随便哪一个赢,我都赢到一座金库!龙爷的赌场就是爽,想怎么押就怎么押!” …… 一千多土豪赌客押注就像是无数台超强印钱机般,眨眼间的功夫,下注金额就达到了近八亿,三公子玩味地盯着沈非,他弄出零点零零一,不就是为了绝这些人把注下在沈非身上的念头么? 此外,他也想看沈非的好戏,这么低的赔率,就算他赢了,就算他押上之前的十三亿以及刚刚赢那一场所赚的一亿多大洋,也没有几个钱。 三公子又发出一个指令,让夜莺多拖延一段时间,这样既能让那些土豪多下点注,又能给九大将军拖延一段时间,让他们能恢复一些信心调整一下状态,在输之前给沈非一个重创,这样有利于他接下来的计划。 在夜莺竭尽所能的诱惑下,土豪将下注金额推到了十一亿!如此数字,在作为吸金窟日进斗金的龙皇府里面,也是极少的。 这足以成为三公子又一笔丰功伟绩。 只可惜,如此大功在沈非以一万筹码赢到十四亿多筹码面前,黯然失色。 三公子想要声名震天,在龙怀义心里再加重一笔,就得踩下沈非,让沈非把吃进去的钱全部吐出来。 对此,三公子极有信心。 这时,他又想到了沈非的贴身秘书,他将目光甩过去落在朱筠曲线玲珑的身上,本来是在用禽兽般的目光非礼着小君的身子,却不小心看到了朱筠眼里那抹崇拜的神色。 崇拜? 她就那么相信? 三公子心中很不爽,下定决心一会儿定要让小君看到沈非的失败下场,再当着沈非的面将她给吃掉。 咚! 沉重似古钟般的声音响起。 龙虎之战,开始了。 九大将军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抢先冲上去,沈非说道:“你们不来,那我就来了。” 话音落下,沈非踏步走出,看似很慢,九大将军心中却是起了地震般,因为以他们的眼力劲,竟然看不清楚沈非的身影,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这代表着速度,超快的速度。 两千斤的力量就将他狠狠吓了一跳,再有着这样的速度,他们还有活路吗? 九大将军拼了,厉喝声震响于台。 “妈的,老子拼上命,也要扯你一条腿。” “就算你知道老子的名号是程咬金又能怎样?老子的三把斧,总有一把能将你打趴在地!” “马超在此,岂容你嚣张!” …… “将军”们的吼声,就像是奏响了胜利的乐曲,将那群赌客的热血全部点燃,土豪们也扯着喉咙狂叫起来,还站起来挥舞着捏得紧紧的拳头。 “将军威武!将军必胜!” “程咬金,一拳打爆他的头!” “林冲,上!马超,上!干掉他,老子额外给你五百万!” 一个个扔出了重赏,台上的拳手更是热血沸腾动力十足,特别是黑旋风,他仿佛真的化成了一阵狂风,刮向沈非。 黑旋风将自己的狠劲全部泄露出来,他要不管不顾的以命相拼,无论受多重的伤,他都要将沈非扑倒在地,给其他人创造机会。 然而,等黑旋风狂奔到上一瞬间他还看到的沈非所在位置,却发现空空如也! 此刻,沈非却站在马超面前,“我就嚣张了,你又待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