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学过拳打镇关西吗?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六章 学过拳打镇关西吗?

看着近在眼前的沈非,马超已经傻了。 几乎是在他刚刚说完“马超在此,岂容你嚣张”这句话的同时,沈非便站了他的面前,甩出一句“我就嚣张了,你又待怎办”的冰冷之言。 沈非刚才明明就还在三十米开外啊,怎么一下子就到他的身前? 这是什么速度? 瞬移吗? 不等他想明白以及想出怎么灭了沈非的嚣张之时,他的手就被抓住了,他拼力去扯都扯不动分毫,且他感觉有千万根针扎,针刺之痛,痛到麻木,麻木到他感觉不到手的存在,好像那只手已经不属于他,天生残废一般。 身体其他部分也痛得不行,就连脑袋都像要炸了一样。 这又是什么? 马超快要哭了,这根本不是在战斗,这是在虐杀,如同狮子搏兔般的虐杀! 手被抓了,身体动不了了,一分力量都提不起来了。 他还能怎办? 只能任人家嚣张! 第一次,他觉得“马超”这个名号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有这样不堪一击的马超吗? 心念未落,他已经倒在了地上,吐着血看着沈非离去。 沈非一转身,又站到了程咬金的面前,“你要用三把斧将我打趴在地?” “我……” 程咬金如同真的咬住了金子,连话都说不出来。 沈非问道:“学过拳打镇关西吗?” 明明程咬金是该怒吼反驳的,却不知为什么,这个以“程咬金”为名的将军,很奇怪的很老实的摇了摇头。 “那我教你。” 沈非好为人师,提拳便教,程咬金都没回过神来,沈非便三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的脸开花开朵开起了酱油铺开起了染坊。 “学会了吗?” 沈非轻声问来,神情无比地认真,程咬金一犹豫,沈非便说道:“看你样子,肯定是没学会了,没关系,我再教便是!” 啊? 程咬金张大了嘴巴,明显是没料到沈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沈非说教便教,又是三拳轰在了程咬金的脸上,程咬金那张宽大的脸,硬生生被砸成了一张血色肉饼。 “会了吗?” “会……” “还不会?” 又是三拳,三拳再三拳,程咬金脸都被打得凹了下去,沈非不再管他会不会,转身轰向其他将军,沈非处理得很简单,基本上那些将军之前放了什么狠话,沈非都在他们自己的身上变成了事实。 只听得砰砰砰一阵如同西瓜被拍碎的声音,除了黑旋风之外的将军们,都步了子龙的下场趴在地上当了一条死狗吐血不已,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也就是不到十秒钟的功夫。 这段时间里,黑旋风还在发愣,还万分的不爽,他怀着满腔怒火用尽全力的一击,结果却击在空处,这让他无比的难受。 黑旋风怒吼道:“小子,有种你别躲,跟我面对面,像个男人一样战斗!” “如你所愿!” 平淡如风的声音吹进耳里,黑旋风猛地睁眼看去,只见沈非正拍着手从前面走来,就像刚给花草松了土,走在自家后院一样。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已将沈非视为最大仇人的黑旋风,再次像野兽般冲去,嘴里怒吼道:“小子,这次你别想逃,你死定了!”黑旋风吼得很爽,信心十足。 又跑出两步后,黑旋风眼角余光看到了四周的土豪赌客们,忽然觉得不对劲。 这些土豪们的样子太奇怪了。 有的目瞪口呆像被施了魔法,有的失魂落魄像变成了穷光蛋,有的目光惊恐似看到了僵尸,有的肌肉抽搐似被剥了皮抽了筋…… 要多怪有多怪! 黑旋风顺着这些人的眼光,向左向右向前向后看了看。 顿时,他似被高压电击中一般,浑身汗毛直立,整个身子抽搐不已! 倒了。 马超倒了。 程咬金倒了。 加上之前倒下的子龙,十大将军倒了九个,只剩他一个。 这种事情,如果他能够力挽狂澜,毫无疑问,他黑旋风李逵将成为龙皇府的英雄,成为赌客们心中的拳王,但是,如此奢望他却一点都兴不起来。 他不敢! 仅仅几秒钟,沈非就放倒了他们,他算什么?他是有一把子力气,却根本不能和人家相比,而人家还有无比快的速度,他连衣角都沾不上。 黑旋风都佩服自己那比二百四十九都还要多一点的智商,竟然敢朝人家大吼,让人家不要逃,还说人家死定了,眼下这情况,要逃的人是他,死定了的人也是他啊! 看着沈非离他越来越近,黑旋风身子抽搐得越来越厉害! 七步! 五步! 三步! 黑旋风不敢正面沈非的气势,倒退了一步两步三步。 然而,距离并没有拉开,反而更近。 他离沈非仅仅只有一步。 沈非又提起了脚,黑旋风脸色大变,毫无疑问,只要沈非这一脚踏下,那他就得和其他九个将军一样,黑旋风不要那样的悲惨结果。 所以,黑旋风想拼。 不管怎样,只要能让沈非倒退一步,那他就不丢面子。 于是,黑旋风再一次搜刮尽身上每一丝力气,朝沈非心脏砸去,可他刚出拳,整个人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黑旋风只觉得心脏部位好痛,低头看去,只见心脏所在的胸口,已经陷了下去,身上雪白的衣服,瞬间有了一圈红色,转眼扩大到整个身子。 黑旋风眼珠子暴睁到极致,他本来是要去砸沈非心脏要逼退沈非的,可最后他的心脏被撞击了,而他竟然没有看到沈非是如何出的拳! 噗…… 黑旋风吐血倒地了。 到此为止,十大将军全部洗白,沈非以前所未有的强悍姿态,把十大将军踩在脚下。 土豪赌客们还没有回过神来,脑海里仍然是十大将军吐血的画面。 章子豪激动莫名却又后悔万分。 三公子笑容愈加灿烂,却灿烂得有些苦。 他原本预想的是,沈非一个一个将军车轮战下来,既耗时间又费精力体力还要受很重的伤,谁知道沈非几分钟就解决了,还好得不得了。 朱筠那崇拜、敬佩、爱慕、欣赏的目光下面,是一股股的精光,这个沈非比资料上所说的更加强悍,这十大将军绝对不弱,换作黑榜当中的花豹来,即使花豹能将十大将军都解决掉,但万万做不到如此轻松。 而这,还只是沈非的冰山一角。 他怎会如此强? 还强得毫无来由毫无道理,想想他二十岁之前与二十岁之后的这几天,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他身上,秘密太多! 绝对是一个异数! 偏偏他又还卷入了一个大大的漩涡,他就像一只蝴蝶在锦城市小小地扇动了一下翅膀,就刮了一阵狂风,而这只是刚开始,天知道以后这狂风还会变成什么。 她今晚在龙皇府…… 朱筠想到这里的时候,沈非已经走了下来,摇着头对三公子说道:“这些所谓的将军,太没意思了,还有更厉害的吗?没有的话,那我就要……” 沈非一把搂过朱筠,要拥着美人往外走,三公子眼睛一亮,旋即又闪过一阵疑惑,随后想到这是龙皇府,便恢复了那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果然是高人,十大将军在你面前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不过,将军只是将军嘛,上面还有元帅嘛,高人想不想玩一玩。” “元帅?” “是的!” “有多帅?比我还帅吗?” “……” 三公子觉得自己的脑回沟有点不够旋转了,明明说的是级别,怎么就扯到了“帅”上面,换作一般人早就是瞠目结舌或者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三公子不是一般人。 三公子笑道:“高人说笑了,在这里,帅不帅靠的不是长相,而是实力,如果高人能打赢他,那当然就是你帅,反之,就是他帅了。” “我最讨厌别人比我帅了,叫他出来,我要把他打成猪头!” “……”三公子都快忍不住了,他觉得沈非比他都还不要脸,心里腹诽着,嘴里却说道:“高人,那您先休息一下,我去找元帅!” “你的意思是让我等他?他有资格让我等吗?” “高人,他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这……” “我跟你一起去就行了。” “高人,龙皇府有规矩,和拳手比试必须在龙虎台上进行,这样也让大家下注!” “在哪里不是下注?”沈非大手一挥,“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们,我去和元帅打拳了,因为情况特殊,元帅不能出现在大家面前,半个小时之内,我要没出来,就算我输,我要出来了,那自然就说明元帅输了。” 这话,像用峨眉山做锤,以青山市为鼓,狠狠地敲响在三公子心间,敲得他心跳不已,似有嗡嗡声狂响! 不出现在大家面前! 以半个小时为限! 出来由赢,不出则败! 如此条件,龙皇府绝对是占尽了便宜,要知道,这是龙皇府的地盘,只要沈非进去了,那和他比的可就不止元帅一个人,也不仅仅只是拳脚了! 只是,他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