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讲道理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讲道理

三公子万分疑惑,他不相信眼前这人不知道进去比的危险! 他可是高人! 岂能不知? 既知,却又提出如此白痴傻逼对他百般不利的条件,那里面肯定有阴谋! 他从踏入龙皇府,就一路在惹风波,抱小君踩小雪以一万赢十三亿多,两场拳台挑战就干倒了十名将军! 怎么想都有问题! 如果说踢馆,他也赢了自己这个龙皇府里面最厉害的荷官,也打败了十大将军,他算是明正言顺的踢了,扫了龙皇府的面子。 他还想做什么? 总不至于他要灭了龙皇府吧! 他再牛逼,也只是一个人,想以一己之力挑翻龙皇府,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明知有问题却找不出什么地方有问题,这让三公子心里非常不痛快,但对于沈非的这个建议,他并没有拒绝。 不管怎样,就像他所说的一样,这是他的地盘,是龙爷的地盘,是龙皇府,他能打倒一个人十个人,难不成还能打倒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甚至更多的人? 他速度再快,还能快得过子弹? 这,是三公子的底牌。 无论这个高人高到何处,要出什么高招,三公子都接了,他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高人拿下,他要识相的话就利诱,他要不识相就威逼。 龙皇府有的是手段。 威逼不出来,就把他丢进罪牢当中。 罪牢里面,前前后后住过十多个人,每个人都是牛逼人物! 比如商场精英,一个能在青山市煤矿蛋糕基本上被分光的情况下,仍然能纵横捭阖弄出一大摊子生意,年赚几十亿。 只可惜,他的生意挡住了龙爷的路,而他又不臣服龙爷。 自然,就得悲催了。 再比如,一个实力高强的人,用龙皇府的拳手级别来划分的话,只怕比元帅级拳手还要强,可他却得罪了龙爷,上了龙爷看上的女人,所以,他必须要悲剧,现在仍生不如死。 还有什么来卧底的警察,不合作的官员,青龙会的敌人等等,都有牛逼的本事或者身份,可一旦进了罪牢,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要被活活折磨而死。 现在罪牢里面还有两个人,就是那个商场精英与高手,据说那个商场精英还知道个秘密,他的骨头很硬,再加上他知道说出来之后必然是被灭口的结局,所以他撑着不说。 至于那个高手,纯粹就是骨头硬了,怎么折磨都不说! 而今晚,罪牢当中又将多一个住客,不知道这个高人的骨头又硬不硬! 除此之外,这又是一个新的赌博方式,龙皇府可以借此赚很多钱,怎么能不答应呢?心念瞬间闪过,三公子说道:“既然高人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就按高人说的来办!” 接着,三公子看着小君,“高人,只怕这位美女要在这里呆一下。” “不用了,反正又花不了多少时间,再说了,我打败元帅的威风,当然要让她看到,这样她才会更加地崇拜我,一会儿我们才能玩更多的姿势。” 沈非色色地说着,三公子心里直冒杀气,他想将小君和沈非分开,就是想用小君来威胁住沈非,虽然小君是龙皇府的贴身秘书,但看沈非对她的态度真的很在意,威胁一下说不定会有用。 即便没有用,也方便他把沈非打倒后,再在他的面前玩小君! 可他用如此一个理由拒绝了! 三公子心中冷笑,嘴上却说道:“高!实在是高!” “带路吧。” “高人,这边请!” 三公子带着沈非往里面走了进去,夜莺的声音则又响荡在土豪们的耳朵里,土豪们听完赌博方式,都觉得很有意思,虽然他们刚才两把赌注都输了,但并没有输多少,总的金额虽大,分担到每个人的头上,也没两个钱,连伤筋动骨还差得老远! 所以,土豪们觉得很有意思。 更有意思的是,那个高人的赔率不再是零点零零一,而是一赔十了!而那个元帅的赔率,倒是降低到一赔零点一的地步! 不说其他,光看赔率就能知道其中的蹊跷。 有脑子不是太灵光的土豪觉得机会来了,虽然他们都没有见过龙皇府的元帅级拳手,但显然元帅是很厉害的存在,所以才有这样的赔率。 不过,之前那个画面在他们脑海里太过深刻,让他们觉得沈非也不弱,怎么说也是秒杀十大将军的存在,说不定就能将元帅给灭了,押他还是有很大概率赢的,一赔十的赔率也很诱惑。 因此,他们押了沈非,一押就是上百万! 而脑子多几道弯的人却立马意识到,这个赌注里面很有猫腻,谁知道进去是和一个元帅比还是十个元帅,是拳脚还是刀枪。 这些不能肯定,可以肯定的就是,三公子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让他丢脸,让龙皇府失了面子的人出来,别说半个小时,就是半天半年,这个高人也别想出来。 高人再高也必死无疑。 所以,他们押了沈非出不来,押的注更多,都是上千万的来,零点一的赔率也能赔个上百万,金额虽少,但这钱几乎是白捡稳赢的。 外面押注押翻了天,里面三公子对沈非说道:“高人,推开这道门,你就能看见元帅了!我就不陪你进去了,半个小时后见分晓!” “毛病多。” 沈非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以入洞房的急切和速度,抱起朱筠一脚将门踹开,再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本想目送沈非走进黄泉路的三公子,都给弄得一蒙一蒙的。 随后,三公子嘴角冷笑森然,“这么急着去死?高人?再高的人,在里面也得变成低人,要怎么低才对呢?恩,没了腿,肯定就会低了。” 于是乎,一个指令发了出去。 沈非走了约有六十米,刚刚转过一个弯,就看到十二个人,这些人将厚重不发亮却让人觉得冰冷的砍刀拖在地上,排成前中后三队,踏着整齐的步伐。 一步一声,气势森然,他们嘴角扬出鄙夷的笑容,杀气腾腾的砍来,要以势压人摧人。 看到这些人这些刀这些做法,沈非惊呼一声,“你们想做什么?” 十二名砍刀手笑容更加地讽刺,前排中间名叫谢华的壮汉冷笑道:“你说我们要做什么?” “我是进来跟打趴元帅的,你们是元帅吗?” “当然。” “啊!这么多的元帅!” “白痴!”谢华吐出这个词的时候,心里痛快极了,觉得报了之前沈非在拳台上说“白痴”的仇,旋即,谢华鄙夷道:“元帅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身为元帅,当然得有兵!我们就是元帅的兵!” “你们不讲道理!” “哈哈哈哈哈……”一群人狂笑起来,“道理?我们说的就是道理,我们手中的砍刀就是道理,我们的龙皇府就是道理!” “我最讨厌不讲道理的人!” “你死了,就不用讨厌了!” “这样不好。” 沈非摇了摇头,谢华笑得更狂了,“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死一个人吗?我觉得好得不得了!小子,你不是很牛逼吗?现在怕了?” “而且死也太便宜你们了。” “便宜我们?” “对啊!我觉得还是让你们生不如死,活在痛苦当中比较好!” “你要让我们生不如死?”谢华无比惊讶,就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你一个人,还带着一个女人累赘,我们十二个人,我们可不是那些拳手只动拳动脚,我们还有十二把砍刀!你用什么来让我们生不如死?” “用手啊!” “别装了,你再装也没有用,马上你就会悲剧了!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让你生死不如比让你死好多了!我们就如你所愿!杀!” 谢华十二人扬起了砍刀,他们虽然排成三排是有目的的,只要前面一排有人倒下,后面一排就能补上,并且,三排人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连续砍出九记猛刀,前面一排砍完立马退后,第二排再砍,然后再退让第三排的人砍,第三排砍完,第一排又蓄势完毕,继续砍下! 如此循环反复三次,九记猛刀,能让人防不胜防。 凭着这个小小的滚刀阵,他们已经放翻了很多的高手,在煤矿资源的争夺战中,立下了无数功劳! 谢华觉得,沈非又将是他们滚刀阵下的一个新亡魂! 五步! 三步! 一步! “砍!” 谢华喊出一字,砍刀伴着声音砍下,可刚砍在空中,他忽然觉得肩膀一痛,旋即握不住砍刀,砍刀从手中跌落在地,他还没明白过来,肩膀的痛苦就像光芒一样瞬间弥漫在体内每一处角落里,痛得他受不了,当即瘫倒在地。 紧接着,谢华看到他的同伙,也都和他一样,砍刀脱落,身子颤抖着倒在地上抽搐不停。谢华艰难地转过身朝后面看去,后面八人也是如此,满脸都是痛苦表情。 到这个时候,谢华才明白沈非刚才的惊讶是装出来的,而他说的话也不是笑话,而是再简单不过再真实不过的真理! 原来,道理握在人家手里! 通过屏幕看到这一幕的三公子,头上的三条公路都变得冰冷起来,“果然有些身手,但仅仅靠这一些,还远远不够!这只是刚开始!这可是一条真正的黄泉路,通向阎王府!” 三公子话音刚落,走道里面,风云突变。 沈非放倒十二名刀客,拍拍手说道:“不讲道理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记住了,以后做人一定要讲道理!知道吗?” 正说着,沈非目光一凛。 有杀机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