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杀机! 从沈非背后那堵封得严严实实看起来没有丝毫问题的墙壁里溢散出来,不知何时,光滑墙壁里有了一个黑洞,黑洞里面有一枪口。 子弹,无声射出! 来得如此突然,正好是在沈非干掉十二名砍刀手,整个人处于难得的松懈之时,一般人都会疏于防备,时机再好不过。 子弹速度狂暴得好似流星落地,瞬间就要钻进沈非身子里,枪手相信定能让沈非跪倒在地,只要沈非中了弹,接下来就是验证沈非骨头是否够硬的事儿。 这般念头刚在脑海中出现,枪手猛地看到有东西撞了过来,却是一把砍刀! 砍刀? 枪手一声冷笑,这刀是精钢打造,质量确实比较好,但是,也不能和他这把特制的枪特制的子弹相比,他的子弹一定能打穿砍刀。 即使退一万步,第一颗子弹被砍刀改变了弹道轨迹,也没什么。 他还有第二颗、第三颗…… 冷笑还未绽放到极致,枪手就大张开嘴将冷笑挤得无影无踪,因为他看到那把砍刀并没有被子弹打穿,相反,子弹被砍刀反挡回来,射向了他。 速度比他用枪开出去的速度更快! 更心惊的是,砍刀紧跟在子弹之后! 这…… 是怎么做到的? 不等他想出个一二三来,也没有多余的反应,子弹精准无比地射入了黑洞,枪手在千钧一发之际避了身,但子弹仍然钻进了他的手臂里。 枪手中弹,却没有松手,仍牢牢抓住枪,眼中满是阴狠,根本没将那把疾速飞来的砍刀看在眼里,这可是加了钢筋的混凝土,无比的结实,砍刀休想砍进来。 他正在做的,就是扣动扳机,要再次射出一颗子弹,结束他的嚣张! 还差一分半毫,枪手就能将板机扣到底,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哧哧哧的声音,像电光火闪一般。 然后,他五官放大,肌肉抽搐,感觉到老二处有股剧痛爆炸开来,低头看去,那砍刀刺透了他认为绝对砍不进的结实墙壁,正好刺在他的老二处。 轰! 枪手脑袋又炸了。 他没去想砍刀刺进这样的墙壁需要多大的力量多快的速度,也没去想沈非为什么会刚好刺在他的这个部位,更没去想为什么他所认定的事情在沈非身上都发生了逆转,他想的全是他当男人的本钱没了,以后他再也不是男人了。 枪手惊恐万分像抽象派画家的作品一样,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向沈非,看到沈非一抹森冷笑容,听沈非说到,“我讨厌不讲道理的人,更讨厌背后放冷枪的人!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男人,既然不想当男人,我便成全你!要知道我是个最爱做好事的男人!” 说完,沈非搂着小君从地上一帮砍刀手的身上踩过,继续往前走去,办公室里面,三公子笑容完全消失了,他看得明白,这沈非就好像知道身后有人要开枪杀他一样。 三公子本以为靠这一环布局就能拿下沈非,后面的布局已经用不上,但现在看来,他后面的布局还不够,三公子鼻子里一声冷哼,这个高人表现出来的越高,就越说明他有问题,拿下他的重要性就越大,如果不是龙爷把七个仙女叫进去戏玩,他已经将这个人这件事送到龙爷面前。 而三公子更希望的是,在龙爷爽过之后,就把这个来龙皇府别有用心的人送到龙爷面前,让龙爷再爽一把,那样他的功劳可就大了。 再看小君,似乎也不是贴身秘书那么简单,因为她太镇定了,看到一帮砍刀手的时候她一点惊慌都没有,换作小雪之类的贴身秘书早就尖叫出声,小君的神情根本就不是一个以取悦男人为生的女人所能拥有的,即使是她只是为沈非而妖。 此外,三公子怀疑小君认识沈非,因为她看到沈非打倒这么多人,一点兴奋都没有,满脸的理所当然,觉得再正常不过。再想想小君主动找上沈非,以及沈非在她身上做的动作,要说他们没有什么瓜葛都不可能! “哼!” 三公子冷哼声更重了一点,心中的欲火也更浓了一点,“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想对龙皇府不利,就是天王老子都不行,给本公子留下来吧。” 即便沈非表现出了诡异而强大的实力,三公子仍有百分之一千一万的信心将沈非拿下,一是龙皇府在建造的时候,就弄了不少可以称之为机关的东西,为的就是在有人打上门来的时候,将他们全部灭掉。 二是沈非虽然实力高强,却不敢对那些砍刀手和枪手下死手! 不敢,就说明有顾忌! 有顾忌,那不就好办多了吗? 三公子全然忽视了那些砍刀手的痛苦,不知道砍刀手现在宁愿去死也不愿再痛! 反正,三公子下了严令,一定要将沈非收拾掉,他盯着仍然后拥美在怀的沈非,冷笑道:“让我出动可以灭掉三百多人的机关来针对你,高人,你足可以自傲了。你速度很快,力量很大,不知道你防不防火呢?” 刚说完,沈非的前面,两边墙壁突然露出了数百个洞,每个洞里正喷射出非常刺鼻的汽油,汽油刚一喷出来,沈非就想到了火攻,他一把抱起朱筠,将速度发挥到极致,从每一股汽油的缝隙间穿了过去。 这段汽油喷射的位置,足有一百米。 刚刚穿过,一点火星从天而降,汽油遇上火星,立马爆燃出一条巨大的火龙! 热浪逼人! 沈非看着那张牙舞爪的火焰形状,嘴角斜扬,“这龙皇府的鬼名堂还真不少,这东西都用了出来!筠美人,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想利用我在龙皇府做些什么了吧?” “我只能说,我们有着同样的目的!” “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 朱筠回答得很认真,沈非得到了如此肯定的回答,二话不说,抱着朱筠的脸就吻了下去,朱筠没有反抗,因为她知道自己反抗不过,她的神情仍然是为沈非痴迷,齿缝间却渗出冰冷的话语。 “这,超出了我的底线!” “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何时不算话?” “你说了和我有同样目的的,而我来龙皇府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你,就是为了和你春花秋月春宵一刻春意浓浓,筠美人,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说完,沈非吻了下去,眼中目光那叫一个狂热,朱筠心里无语到升腾出杀机的地步,这该死的沈非,满嘴胡话,明明来龙皇府就是为了找回场子,却说是来找她的。 她敢打保票,如果她不出现,沈非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这里,他如何来找她? 可他吹牛不打草稿,竟然借此占了她的便宜,虽然沈非做了很多奇迹之事,实力还很厉害,一身是谜,但是,他也不能吻她? 如果有可能,朱筠想给沈非一颗子弹,让他多飞一会儿,但她却不得不配合,除了因为这是在龙皇府,有人在监视着一切,还因为沈非先前说的“利用”二字。 恼怒过后,从未与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没被男人亲过的朱筠,有种异样的感觉,有霸道有狂野还带着丝丝温柔,居然让她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奇。 可好奇刚起,沈非就分了开来,捧着她的脸说道:“筠美人,你太漂亮了,要不是有人看着,我保证就地将正法了。” “你是想让我讨厌你?” “你之前不是说了要为我而妖,要染尽我的味道吗?” 沈非一脸笑意,朱筠笑容灿烂,心里的无语就像冬天里一把燃烧了整个沙漠的火,之前说的不都是在演戏吗?沈非明知道,却还这样说,摆明就是逗她玩,真是够可恶的! 不得已,朱筠只好转移了话题。 “龙皇府不简单。” “有你在,我不怕!” 朱筠眨了眨眼睛,什么叫有她在他不怕?沈非不应该说有他在,让她不用怕吗?朱筠觉得资料上所说的沈非性子好色,还是有些不正确。 他是好色,却不会为了色付出一切,他就是一条狡猾的狐狸! 也跟她上次在蒋青地下会所接触的沈非不一样,他的变化太大,真的可以用日新月异三天不见当刮目相看来形容! 不过,朱筠明白沈非这句话的话中深意。 朱筠想了想,靠在沈非肩膀上,边往前走边低沉地说道:“有很多事情,你不能知道,那是属于机密,你知道机密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吗?” “机密?不会吧!你的身体也属于机密?你说了要给我的啊,怎么现在又变成机密了?要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去了,反正我也赚了十多亿,这一趟来得也不亏了。” “……” 朱筠真是想甩出身份,把这人强行给征召了,明明很正经很严肃的事情,他偏偏要扯到她的身体上来,这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威胁说要回去。 她都已经站了出来,暴露在龙皇府,他要回去的话,她的任务就失败了,如果让龙皇府查到一点蛛丝马迹,那会影响大局的。 后果更严重! 此刻,唯有借沈非之妖孽,强行劈开龙皇府,虽然沈非只是一个人,但她对沈非的信心还真不小,这些天沈非的表现怎样,朱筠很清楚。 她更清楚,强行征召对沈非没有用! 所以,要留下沈非,她就不得不接受威胁! 朱筠依偎得更紧,喃喃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办完事,我会给你!” “我想要的,只有你!”沈非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嘴里却依然胡扯,“来,筠美人,先吻我一下,让我有充足的动力!” 朱筠甩出一记在外人眼里温柔似人在沈非眼里杀气森然的目光,“如果你不是这么沾花惹草,也就不会有那些麻烦事!” “恩?” 沈非惊疑,捕捉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