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连闯四关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连闯四关

沾花惹草? 沈非真正沾过的花惹过的草,也就只有兰姐一人,就连他的正牌女友苏锦瑟他都没有真正吃下,剩下的也就是林莎啊顾妙暄啊曹蒹葭啊柳如烟啊叶静云啊…… 等等! 叶静云! 得了那种怪病,能活这么多年,能将五百年以上的野山参都弄到手,还有个一身本事杀机盎然的哥哥叶静龙,一个很牛逼的号码! 这种种切切,无一不表明叶静云有着大身份。 紧接着,沈非想起叶静云说的那一通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有人在试,什么也许是另一个结局,什么红颜祸水,还有一句“你要是将我卖出去,我保证你会得到很多很多的东西”。 那会儿他就觉得这些话有深意,却想不出深在何处意在何点,现在朱筠这么一说,好像叶静云是在暗示他不要惹她,可他说了什么? 好像是说绝对会对她负责,让她尽管放马过来祸他! 老天,这一堆堆麻烦事,不会就是沾了叶静云惹出来的吧?这还仅仅是沾,就有这么大的麻烦,要将叶静云吃了,那岂不是麻烦到天之涯麻烦到地之角了? 再等等,还有眼前的朱筠。 朱筠能知道有人要对付他,那不是说她也极有来头? 看到沈非的神色,朱筠相信他猜测到了一些东西,心中想着沈非这回不会再对她这么流氓的时候,沈非忽地将她抱得更紧,那厚厚的唇又吻了下来。 朱筠眼神儿更加痴迷,鼻子里却冷哼出声,“你要做什么?” “亲你。” “你都猜到了,还要亲我?” “一定要亲!” 两人的唇已经沾在了一起,来回移动,看似亲得火热,实际上嘴唇之间不断有话语声冒出来。 “沾了我,也会很有麻烦的!” “所以,我一定要把你变成我的,要让你真心爱上我,愿意为我付出一切,这样有再大的麻烦我都不亏了,而且,有你和我一起,那些麻烦都不是麻烦。” “……” 朱筠真心觉得沈非脑回沟和别人长的不一样,人家看到枫叶红了会想到秋天来了想到风景好美,沈非保不准就会想到那颜色与女人的处子之血有些相似。 要不然,他怎么会有把她吃定的想法? “你觉得,我会爱上你?” “会!” “真不明白你哪里来的自信。” “你的身体给我的自信!因为你的身体有反应了!” “乱说!” 朱筠断然否定,言语间却有了丝丝慌乱,这是极不正常的反应,她执行过很多危险的任务,面对过很多危险境地,她都异常冷静,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比如现在这种情况,就应该去想怎么破掉龙皇府的种种机关,在龙皇府查出那些东西,可她却和沈非演着戏纠结着这些问题。 现在,就是白痴都知道她有问题,三公子岂会不知,龙怀义怎会不晓?换句话说,她演不演戏的作用都不大了,也就是起一些迷惑作用而已。 她完全可以翻脸,将占她便宜的沈非给废掉! 然而她心里却没有真正的这么想过,是因为破开龙皇府还要靠沈非?是因为沈非种种本事?是因为沈非和她有了接触? 似乎都有,似乎又还不只这些。 朱筠自己心都乱了一秒,她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不管是在蒋青的地下赌场,还是在龙皇府,她看到沈非的时候都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她很清楚这种感觉是因为沈非实力强大带来的,并不是什么情啊爱啊之类的事情,但就是这种依赖性很可怕,要是她对沈非成了习惯,那就更糟糕了。 朱筠很不想依靠沈非,但此时此刻,朱筠还真不能离开了沈非,不说其他,就光是刚才那一截火道,凭她一个人万万闯不过,即便烧不死,也会毁个容之类,最后再落在龙皇府的手上。 很快,朱筠有了决断,利用沈非解决事情和依靠是两回事,她是绝不会依靠一个男人,有个那么强的男人让她靠,她都不曾靠过,更何况沈非。 沈非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在那人眼中,什么都不是! 心念定下,朱筠正要咬下沈非舌头,沈非却抱着她再次狂奔起来,只是他的嘴还啃在她的嘴上面,朱筠却顾不得去计较那么多,因为她看到身后的两边墙壁里又喷出无数股冒着烟升腾着白雾的液体,一落到地上,那上好的大理石立马给腐蚀出一大块一大块的坑洞。 天啊! 那些液体有的是浓硫酸,有的是浓硝酸,有的是浓度极高的氢氧化纳,以及能够将黄金都腐蚀掉的王水! 不是强酸就是强碱! 要是沈非刚才跑慢了,有液体喷在他们的身上,她不毁容不受个重伤才怪! 情不自禁的,朱筠将沈非抱得更紧了,牙齿也松开了,沈非的舌头灵巧如蛇般游了进去,如同微风吹动池水般挑逗着她的玉舌。 这时,又有子弹破空而来。 此刻的子弹不再像之前那样是一颗一颗的,而是十多颗,一排接一排,就是一张渔网般罩向沈非,沈非边在朱筠口里攻城拔寨,边将身子扭转出一个个难以想象的角度,从渔网的漏洞间钻了过去。 站在前面开枪的十三个人,看到如此一幕,心慌慌如在无月光的漆黑之夜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双脚似立在火焰上面般呆立不稳,双手仿佛吊了千斤巨石连枪都握不牢,扳机都扣不下去。 这个人,还能算人吗? 疑问如阴云笼罩中,沈非已冲到他们面前,双脚如踏风火轮,在十三人身体的最痛苦之处踹了一脚,十三人受伤位置不同,却无一例外地丢掉了枪,倒在地上滚来滚去地吐血。 朱筠又一次被惊住,她知道有一些会枪斗术的人,拥有这样躲避子弹的身法,但他们都是经过刻苦训练经过不要命的生死之战磨练出来的,是精英中的精英! 而沈非,完全就像是身体的本能,主动做出了这些动作,身姿优美的不像是在躲避子弹,而是在跳一曲热血战舞! 有力!震心! 她的嘴又张大了一些,她的舌头不由自主跟着转了一圈。 沈非继续前行,不过三十米又转一个弯,这一次,前面的地砖上铺满了三菱钉,尖刺锋利泛着幽光,沈非要踩上去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然后,过道里涌出一阵呛人的浓烟,有着辣椒味。 与此同时,又是子弹破空射来。 这回的子弹更多更密,之前像渔网的话,现在就是弹雨! 朱筠心神大震,龙皇府比她像的还要难以攻克,如果是她和同伙们一起进来,就刚才的几关多半要损失不少的人手。 沈非虽强,面对这样的难关,能闯得过去吗? 办公室里面,三公子看着屏幕里的画面冷笑不已。 之前沈非所做的一切,简直快要把他的胃都给气炸了,那么狠辣的火攻,他居然闯过去了,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烧着他的。 闯过火关也就罢了,他竟然就和小君当场亲了起来,三公子很是怀疑,如果没有监控器,他是不是要就地把小君给吃干抹净。 这对他而言,就是天大的耻辱! 后面,还有更大的耻辱。 沈非竟然连闯火关,破网关,过王水关,这些足以将好几百人都放倒在地的东西,他在里如入无人之境,最最让三公子愤怒的是,沈非做这一切的时候,居然是亲着小君过的。 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他不找回来怎么行? 另外,沈非表现得越厉害,他就越要把沈非给拿下来,否则,必成龙皇府大患。 “这一关,你还能过吗?” 三公子认定沈非过不了,他把过道都洒满了三菱钉,又用了辣烟,再调动他所能调来的所有枪支,在沈非脚不能沾地,速度不能发挥出来,力量又没用还看不见路的情况下,他如何过得了? 正当三公子百分之百认定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沈非回过头,对着其中一个监控探头笑了一下。 这笑容很温暖。 三公子却觉得是从九幽地狱里开出来的魔鬼之花,冰冷渗骨! 他还笑! 难道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闯得过去吗? 不可能! 绝不可能! 然后,三公子看到沈非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还敢闭眼睛? 三公子难以想象! 可他不知,沈非不仅闭上了眼,还屏住了呼吸,他把他的呼吸都吸到朱筠的嘴里,任谁见到这样一幕神情,都觉得两人是在进行深情的热吻。 饶是朱筠对沈非有信心,可沈非这种做法还是让朱筠很是怀疑,弹雨伴着辣烟射来,脚不能沾地,沈非还敢趁机大占她的便宜。 他是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疑问深深,朱筠的舌头又被绕着转了好几圈! 亲吻越来越激烈的时候,沈非动了,两脚一蹬地,身轻如燕般踩在左边的墙壁上,连跑两步后又猛地一弹,弹在右边墙壁上,同时身子像没有骨头一般扭动出柔术大师都难以做出的动作。 左墙,右墙。 如此循环往复,不过三秒钟,沈非冲过辣烟地段,落在那群戴着口罩的枪手身后! 继续激吻! 朱筠在震惊,枪手们还在疯狂扣动扳机,不知沈非已到他们身后。 五秒后。 唇分。 沈非笑道:“筠美人,感觉怎样?” 朱筠收敛心神,冷道:“不好!” “那肯定是吻的姿势没有对,或者是吻的位置没有对,我们重新来过。”沈非说着就低头,往朱筠脖子下面吻去。 朱筠无语到太平洋海底,见过无赖的人,没见过如此无赖的,朱筠忙抵挡,那处是绝不能让他碰上的,更别说亲了。 这边两人在玩着暧昧与反暧昧的战斗,那些个口罩枪手却好似见到了鬼,一股冷气从脚底板直窜头顶,连骨头都冷了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