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帮你打苍蝇 - 妖孽狂医

第十八章 帮你打苍蝇

看到沈非居高临下的样子,陈强十万分的不爽,冷笑道:“沈非,你是来求我的吗?来啊,跪在地上,跪在老子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求……” “求你麻痹!” 沈非抬脚,重重踩在陈强的另外一条腿上,陈强痛得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沈非冷声说道:“苏锦瑟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欺负了,无论是谁,都要负出惨重的代价!” “你……” 陈强想不明白,沈非明明知道落入了他的圈套,会被他整进监狱里面,可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还继续踩他,难道沈非就不知道把他踩得越狠,他的结局就越惨吗? 周围的人也被沈非这一动作惊得不行,不就一个女人吗?就算长得再漂亮,也不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啊,沈非这样做不是嫌自己死得慢吗? 苏锦瑟心里满是感激,还烙下了一道属于沈非的痕迹,她看向沈非的目光里,有了异样情愫。 陈强却在厉声吼道:“沈非,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敢踩我!” “对啊!反正都死到临头了,为什么不敢踩你呢?你要把我弄进监狱,再用其他手段把我给弄死,那我为什么不现在就把你弄死!有你陪我去死,我也不寂寞啊!” 沈非一边说,一边狂踩,陈强眼里的得意之色半点都没有了,有的只是痛苦,还是害怕,“我不信你真的敢打死我!” “那就试试呗!” 沈非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陈强见到,心里万分恐惧,因为沈非的架式,完全就是在把他往死里弄,陈强万万没想到沈非竟然要弄死他,他不想死,他还没有活够,还没有玩够呢! 陈强想反抗,却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就在这时,陈强看到他勾搭好的警察正在跑过来,大声喊道:“程警官,救命啊,这人要杀死我,快救我!” 众人回头看去,一个长得比较胖的警察,离他们只有五十米的距离,苏锦瑟娇躯一颤,忙走上前拉住沈非,“沈非,警察来了,你别打了。” 陈强也冷笑道:“沈非,你不怕我,难道你还不怕警察吗?警察一来,就会把你抓起来的!” “白痴!老子连死都不怕,还怕警察?”沈非一声冷笑,再次踩脱了陈强脚上的一块骨头。 “啊!” 陈强叫声无比的凄惨,对着跑上来的警察说道:“程警官,他要杀我!快把他抓起来,判他死刑!” 程永新跑上来,拔出枪,指着沈非吼道:“赶紧住手,不然我开枪了!” 陈强看到这一幕,再次狂笑起来。周围的人看向沈非的目光,充满怜悯,都觉得沈非这回死定了,警察都拔枪了,沈非再能打也只能悲催! 苏锦瑟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条件反射要站到沈非前面,却被沈非拉在身后。旋即,沈非对程永新说道:“警察同志,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要朝我开枪?” 话音刚落,陈强就狂吼道:“你把我打成重伤了,还说要取了我的命,这不是犯法是什么?我要告你,告你谋杀罪!” 程永新冷声说道:“我亲眼看到你打人了,如果你再继续打下去,我就以危害他人完全罪将你击毙!” “警察同志,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我什么时候打他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他了?” “你不要狡辩!再狡辩都没用的,大家都看见了!”陈强厉声喝来,沈非蹲下来,笑着问道:“那我打你哪里了?” “你把我的手打骨折了,我抬都抬不起来了!还有,你踢断了我的腿,我现在根本不能站立!”陈强满脸得意笑容,沈非伸出了手,陈强吼道:“沈非,你想做什么?你还想打我吗?程警官,你看,他又要打我了。” “别激动!”沈非一手搭在陈强的手上,一手放在陈强的腿上,分别按住上面的穴位在,“陈强,你说我打了你这里?还把你打骨折了,让你抬不起手,站不起来?” “不错!” “你骗人!” 沈非大声喊来,同时施展妙手回春,将第二圈红光的能量全部用上,顿时沈非所按穴位处,生出浪涛般的汹涌热流,瞬间传到陈强手上、脚上的骨折部位。 眨眼间,骨折部位全部好了,脱臼的骨头也复了原。同时,还有一小股热流涌到陈强的脸上,将他脸上的手指印都给消掉了。 当然,沈非并没有就此放过陈强,陈强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他,不给他一点惩罚怎么行呢? 沈非对陈强施展了“酷刑”,这个“酷刑”部位,不是他处,正是陈强的老二部位,要不了几天,陈强的老二就废了,还会痛得死去活来,却又查不出一点原因。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也就在一秒钟的时间里,陈强听沈非说他骗人,立马反驳道:“我没有骗人!” 沈非冷笑,“你就是骗人的,刚才我不过是看你身上有苍蝇,所以出手帮你拍掉,结果你不但不领情,还要诬蔑我打你,想让警察同志枪毙我!” 听到沈非辩驳,陈强觉得出了一口恶气,“沈非,你刚才不是很牛吗?现在怎么不牛了?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你不怕你敢说是打苍蝇呢?可笑,你以为胡言乱语,程警官就会相信吗?我的伤是实实在在的,你逃不了!” “我当然不怕啊!我帮你打苍蝇有什么好怕的?至于我是不是胡言乱语,你自己站起来,抬抬手,不就知道了吗?” “沈非,我会让你死心的!你看我,我根本站……”陈强用手撑地,嘴里想说“站不起来”,可刚说到“站”字,陈强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可能的!” 陈强大惊,跳了跳,完全没有事,陈强赶紧又抬抬手,原本痛得不行的手也轻松抬了起来,他想怎么抬就怎么抬,一点事都没有,之前的剧痛也消失不见。 周围一大帮人都傻了眼,他们亲眼所见,沈非把陈强踩得双腿骨折,那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声绝不是假的,还有陈强的痛叫声也不是装的,陈强明明就是受了重伤,可他现在居然站了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苏锦瑟眼睛里闪过一抹亮光,陈强的伤不是假的,只不过被沈非给治好了。这样一来,陈强受到了惩罚却没有证据,沈非根本不会有事! 想到沈非之前毫不在意的样子,苏锦瑟终于明白到沈非早就是胸有成竹,不自觉的,苏锦瑟心里的“沈非痕迹”又深了一点。 沈非对程永新说道:“警察同志,你来评评理,我要把他的手和脚打骨折了,那他还能站起来又跳又动的吗?还有他的手,能够有这么灵活吗?” 程永新眼里也充满了疑惑,他和陈强早就商量好了,陈强来的时候他就藏在附近,等陈强给他电话,他就立马出来。程永新相信陈强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肯定受了较重的伤。 可现在,陈强好得不得了,哪里有受伤的样子?程永新不知道该怎么说,陈强却吼道:“程警官,你相信我,他真的把我打成了重伤,他还说过要杀死我的!” “陈强,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你这是受伤的样子吗?我要杀死的是苍蝇,难道你是苍蝇吗?如果你是苍蝇的话,好吧,我承认,我说过要杀死你!” 沈非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苏锦瑟嘴角露出了笑容,陈强瞪着沈非,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现在确实没有伤啊。 此刻的陈强,无比希望自己受了伤,就是身上多两道伤口他都愿意,这样他就有了证据,可惜这只能是希望,而不会是现实。 忽地,陈强想起沈非还打了他的脸,以沈非打的程度来说,脸上肯定会留有痕迹,他忙对程永新说道:“程警官,你看我的脸,还有手指印,这手指印就是沈非打的。” 程永新直皱眉头,陈强脸上要多干净有多干净,看起来比女人的皮肤都还要光嫩,哪里有半点指印。 陈强看不见自己的脸,还在说着,“程警察,你要不信,把沈非的手拿过来比一比就知道了,他打我,你把他给铐起来!” 沈非听来,冷声说道:“不错,一定要铐起来。” “对,你看他们也说要铐……”陈强说到这里,猛地意识到刚才那句话是沈非说的,他转过头对沈非吼道:“沈非,你不要嚣张,你别以为两个巴掌是小事,就凭这两个巴掌,我也能让你进局子。” “白痴!”沈非吐出两字,看向程永新,“程警官,他在诽谤我,你还不把他铐起来吗?” “什么?铐我!沈非,你别做梦了!我脸上还有你的……”陈强还要说下去,程永新打断了他的话,“你脸上根本没有手指印!” “不可能!”陈强再次震惊,“他打了我那么重的两巴掌,不可能没有手指印的,程警官,你是不是看错了?你看清楚一点啊!”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程永新很无语,陈强赶紧拿出手机,用照相模式看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