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路,是踹出来的!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章 路,是踹出来的!

他不是在前面吗? 怎么就跑到了他们的后面? 他是鬼? 还是会飞? 不管是哪一个可能,都太他麻吓人了! 枪手们艰难痛苦地转过身,看到的却是无比香艳的一幕:小君仰着雪白如藕的颈,似天鹅引吭高歌般,沈非则低头品尝着小君锁骨的温柔,闻着山峰的味道。 这…… 太欺负人了! 他们担心又受怕,像见到鬼被千年僵尸追杀一样,人家却是在泡妞,而他们就成了人家泡妞最好的道具。 震惊恐惧之后,枪手们怒了,“麻的,敢在我们面前卿卿我我,还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没有!” 简洁干脆的两个字,从沈非正欲攀上山峰的嘴里碰出来,热气扑打在朱筠的肌肤上面,朱筠心儿一颤。 朱筠不是一个连花拳绣腿都打不来的弱女子,实力可和一般特种兵相比,但在此刻,她却有种浑身无力之感。 这让朱筠非常不爽非常警惕! 枪手们的怒火则是要冒出三丈将周围全给烧成真空,“小子,你有什么可狂的,这里是龙皇府!” “龙皇府好牛逼!” 说话之间,沈非埋首山峰里,右脚如旋风般踢了出去,看不见脚踢的轨迹,只看到一个个枪手飞进了辣烟三菱钉地带,咳嗽声刚起,痛叫声便大作起来。 眨眼间的功夫,便只剩下说话那名枪手。 沈非于春光里抬头,笑颜问来,“你想以什么样的姿势飞进去?” 这名枪手左看看右看看,看到只剩下他一人,脑袋里直接被一颗叫“恐惧”的原子弹炸得粉碎。 太折磨人了! 他都没看见对方是怎么出的手,他的同伴就全都嗝屁了! “狗啃泥怎样?” 沈非问来,枪手浑身剧颤,狗啃泥就得脸朝下,可过道下面扔满了三菱钉,他的脸亲上去,还能有脸存在吗? “不要!” “那就无敌风火轮?” 咝! 枪手倒抽了一口惊恐的冷气,无敌风火轮比狗啃泥更加痛苦百倍千倍,到时受伤的不仅有脸,还有头部背部等等,只怕他冲过去,整个人都变成了刺猬! 毫不犹豫地,枪手疯狂摇头,惊吼道:“不要!” “那就六体投地?” “六体?” 枪手听过五体投地,却还没听过六体投地,但从狗啃泥、无敌风火轮上来理解,这六体必定是更更更悲催的存在。 实际上,枪手第一时间想到的第六体,就是他老二! 老二与三菱钉狠命撞击,还能用吗? 肯定不能用了。 所以,枪手再次摇头了。 “那就虔诚的叩佛吧!” 沈非不再问枪手的意见,在枪手还没搞明白叩佛的些许含义,就是条件反射都没能将喉咙里的“不”字滚出来的时候,他就被踹飞在空,做了抛物线运动吸了一大口辣烟在嘴里鼻子里! 然后,双膝屈下,狠狠的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接着滚了五圈,整个身体趴了下去六体投地向前滑冲…… 这下子,枪手终于明白了。 原来狠狠跪地加无敌风火轮加六体投地再加超远距离的狗啃泥,就是虔诚的叩佛,这叩得实在是太虔诚了。 早知道,随便答应一个,也不至于落到如此悲催之地! 当枪手在暗自神伤之时,三公子那副游戏人间的神情态度已被沈非做出来的一件件事弄得荡然无存。 三公子认定百分之一千一万能拿下沈非的杀局,却连一丁点的抵挡作用都没有起到,到现在为止,他的那些精英手下唯一起的作用,就是送上去给人家戏弄,给他丢脸给龙皇府丢脸! 这人到底是谁?要做什么? 三公子心里再次冒出这样的疑问,依然是不知所解,他已叫手下去查两人的底,现在只查出这两个人不是青山市的,青龙会在青山市力量雄厚,但在青山市之外还是有些不足,要查出他们的真正身份还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个人来者不善,一定要将其拿下! 三公子眼中光芒凶狠得可以反咬野狗一口,既然这样的手段拿不下他们两个,那就用更狠更凶更凌厉的手段。 一声令下,更大的杀机在前面风起云涌般密布起来,可以说步步皆是杀机,三公子喉咙里滚出刀剑碰撞般的声音! “高人?乖乖沿着我给你弄好的黄泉之路走吧!你有多少本事,尽管使出来,看你是闯关快,还是我布手段快!无论你能破掉多少杀机,只要一次没有破掉,那就看我怎么折磨你吧!” 三公子冷笑似九幽狱鬼时,朱筠看着还色-眯-眯盯着她,要更进一步更深一点欺负她的沈非,“你很强。” “我能更强。” “但这是龙皇府!” “那又怎样?” “他们可以布置很多杀局,你一个人破得再多……” “我明白了。”沈非急急打断了朱筠的话,朱筠本是觉得沈非明了她的意思,可看到沈非那更加色狼的目光,朱筠懒得装出什么娇羞的笑容,恼怒地说道:“你明白什么了?” “这样一个一个杀机的破过去,肯定会浪费咱们春宵一刻的时间,所以,咱们不能走寻常路!”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谁说吐不出来象牙来,等一会儿你染我味道的时候,我会将象牙吐满你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 “……” 朱筠心里大出血了,对于一个无赖到不要脸,宁愿当小狗也要在话里面将她色得天翻地覆的人,她感觉很受伤。 她真想今晚没有碰到过沈非! 但事已至此,便不必再多想,还是要办正事要紧,朱筠甩出一句,“这里两边都是墙壁,只有一条杀路可走,你怎么走不寻常的路?” “路嘛,是踹出来的!” 话音落,狠脚踹! 脚到,墙碎! 沈非四千斤巨力踹下,如同电影里面所演的天残脚,一脚在墙壁上踹出个一人高的洞,然后笑着对朱筠说道:“筠美人,请走不寻常的路!” 朱筠一再提高对沈非的估计,可看着那结实的混凝土变成了飞扬的尘土,以及那生生被踢弯的钢筋,她觉得自己还是远远低估了沈非。 他的极限到底在何处? 心中想着,她的手已经被沈非牵着跨了进去,这个房间里面装修得非常豪华,足有三百多个平方,正中间摆着一张金光灿灿的赌桌。 沈非穿过豪间,来到另外一堵墙壁面前,二话不说,又是一脚踹出个大洞,昂然走过,进入下一个房间。 就这样,沈非一路破墙而过。 三公子已经看傻了,那两颗眼珠子都快要挂到屏幕上去,恨不得用目光斩断沈非那踢墙的脚! 这算什么? 他费尽心力在前面布置了重重杀机,结果人家踹墙造了一条新路,让他的布置全部落了空。 还有,他还是人吗? 那么结实的墙壁被他一脚就踹破了,要是这样一脚踹在他的身上,他就是有九百条命也得死个精光光啊。 三公子心里涌出浓浓的恐惧,纯粹是被沈非的强悍给吓倒的,这种近乎非人一般的力量,比枪炮更吓人,更震撼人心。 龙皇府什么时候惹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三公子想不明白,却直觉一定要将沈非给弄死,否则他就会悲剧,三公子压下恐惧,下令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沈非拿下,若是不能活抓,那就杀死。 于是乎,那些正在布置重重杀机的人,带着各种武器道具,朝着沈非追去,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沈非已经破了十多面墙壁,穿了好几个房间。 在沈非牵着朱筠的手破墙进入一个豪华房间后,眼前不再是空空如也,却是有五个人围在一起玩梭哈,桌子上堆着一大叠筹码,基本上都是白银打造,这表明他们的赌博出手至少是百万。 这五人绝对是土豪中的土豪。 沈非扫了眼,笑道:“嗨,土豪们,你们好,你们继续玩!”话音还飘在空中,沈非又踹开另外一面墙壁没了人影。 本来玩得很激烈很兴奋的五名超级土豪,听到这句话,再看向那两个墙洞,直接失魂落魄在当场,一个个都大张着嘴暴睁着眼,拿着筹码的手就停在空中忘记了丢筹码,抽烟的烟嘴都燃了却还没有松口…… 好半晌,五人回神,议论出声。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是有人进来吗?” “肯定有人进来了,我都听到他在给我们打招呼,还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可我根本没见到人。” “我看到了两个残影,也不知道是不是人!” “多半不是人,哪个人有这么厉害的本事,能将龙皇府的墙壁给撞穿,要知道这些墙壁非常的结实,两千斤的铁球撞上都不一定能撞开!你说一个人可能有两千斤力量吗?” “那声音是怎么回事儿?撞开墙的又是什么?不会是鬼吧!老天,鬼啊,快跑啊!” 这个土豪翻身就跑,其他人也给吓住了,跟着后面狂往外冲,连桌子上一大堆筹码都顾不得去拿了。 沈非不知道他的一句问话,给五个超级土豪带来如此大的恐惧,他现在还在势如破竹般狂穿墙壁。 终于从沈非巨力中回过神来的朱筠,赶紧说道:“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不知道。” “……”朱筠很晕,“不知道你跑什么跑?” “跑着玩呗!” 朱筠再晕,沈非的回答永远是那么的没心没肺毫无道理随心所欲气死人不偿命,朱筠懒得和沈非讨论这个问题,她利用极短的时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她来龙皇府,自然是对龙皇府有过深刻研究的,等她确定现在是穿越一间间的豪华包厢时,朱筠脸色大变,忙喊道:“停下!停下,快停下!” “停下做什么?” 沈非问着,又穿过了几堵墙壁,朱筠急道:“前面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