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铁链加身,蜜蜂筑巢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一章 铁链加身,蜜蜂筑巢

“前面是罪……” 朱筠确定前面是什么地方,正要提醒沈非止步的时候,沈非已经破墙而过,停在了一个宽大到近乎可以用“空旷”来形容的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超乎寻常的豪华,比之前超级土豪们所呆的房间还要豪华数百倍,最豪的地方在于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刷了金箔的,包括四面的墙壁,包括脚下的地板! 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黄金世界! 只是,在这个奢华房间里,吸引人的绝不是金光灿灿的黄金,而是那些个由三十六根拳头粗镀了金铁棒所组的牢笼。 牢笼! 黄金打造的房间里放着十多个牢笼,这是什么品味? 而且,其中两个牢笼里面还有人。 但这两个人都看不出本来面目,一个人浑身上下包括脸上全都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身上还绑了足足十八根三指宽的黄金链子。 不对! 准确一点说,不是绑! 而是穿! 链子穿在血肉里面,勾在骨头上,锁骨两根链子更大! 整个人看起来比待宰的猪都还要惨还要猪! 另外一个人虽然没有铁链加身,牢笼里还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香甜味道,但他的悲惨处境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身上,爬满了蚂蚁和蜜蜂。 蚂蚁和蜜蜂是非常普遍的昆虫,蚂蚁弱得可怜,蜜蜂也强不到哪里去,但眼前的蚂蚁与蜜蜂却是恐怖得紧! 成群结队的蚂蚁和蜜蜂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蚂蚁在他身上觅食搬运东西,蜜蜂将他当成了蜂巢,不断飞进飞出,两种昆虫组成了一道道移动的黑黄相间的斑马线! 饶是见惯生死的朱筠,都不由娇身一颤,但她强行止住了抓紧沈非手心的冲动,沈非则是无所谓的样子,连神针那么诡异的事都亲身经历了,这样的蚂蚁搬家和蜜蜂筑巢又算得了什么? 沈非问道:“筠美人,你刚才说罪什么?” “罪牢!” “什么玩意儿?” “可以理解为私人监狱,能被关在龙皇府罪牢里面的人都很厉害。” “比如说?” 朱筠目光飘到那个浑身穿满链子的男人身上,“虽然做不到像你那样秒杀十大将军,却也能在三分钟之内将他们解决!” 随后,又落在蚂蚁蜜蜂人身上,继续说道:“或者有能够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的商业天才!” 沈非有了兴趣,“听起来好像很牛逼,那罪牢在哪里?我们去见识见识!” 朱筠白了一眼,“用不着了。” “为毛?” “因为我们现在站的地方就是罪牢!” “靠!”沈非骂了一句,“这么豪的地方,用来当罪牢?有钱人的世界,真心看不懂啊!这龙怀义的脑回沟长得不对吧!” “龙皇府的建筑造型是一条龙,罪牢所在之地就是龙爪所踏之地!个人意见,龙怀义此举寓意着顺者昌逆者亡,把不服他的人和与他做对的人全都踩在脚下!至于修建得这么豪华,应该是要让他的敌人看得见天堂,却身在地狱当中受重重折磨!” “有病!” 沈非话音刚落,耳朵便是一凛,他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呻吟,沈非回头看着铁链男,那声痛吟很低很低,朱筠根本没有听见,若不是沈非经过好几次的脱胎换骨后,听力敏锐,他也不会听见。 “救……” 声音比蚊子嗡嗡声都还要小,却充满了一种刀锯在骨头上的味道,仿佛那声音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而是从那些铁链当中发出来的。 沈非往黄金牢笼走去的同时,办公室里面的三公子在震惊之后发出了来自侏罗纪年代的恐龙之笑,笑声似要将楼顶给掀翻。 “小子啊小子,你好死不死的,竟然跑到罪牢里面去了!罪牢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奢华的黄金下面,藏着的死神的镰刀!” “既然你都进去了,我要不把你留下来,那多不好意思!” “进去了,就当一个罪人吧!” 三公子发出指令,立马有无数人往罪牢赶去。 同一时间,罪牢里面风云突变。 本来还感觉有些闷热的空气透出了一股寒气,温度在快速降低;那铺满了金箔的地板猛地陷了下去,有一些带着尖刺的东西要升上来! 铁链男感觉到这些,睁大了眼睛,却没有再发出一丁点声音,不知打着什么主意,沈非却像是没看到一样,可当他右脚踏下之后,所踏之处爆出数条裂痕,附近那些尖刺被卡住,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响声,却再也升不起来! 随后,左脚踏下,裂痕出,尖刺止。 就这样一步一步,沈非走到了铁链男的牢笼面前。 沈非所过之处,尖刺俱伏! 其他地方却是尖刺横行,正散发着幽寒银光。 眼前的牢笼也正随着地板在下坠,沈非没有立马出手相救,只看着铁链男。 铁链男早被刺耳响声惊醒,看向沈非的眼神不再如黑云压城般黯淡无光,却是仿若烈日当空的炽阳刺眼万分,且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血眼中,满是期待! 沈非问道:“想让我救你?” 铁链男挣得脸红脖子粗,忍着巨大的痛苦,拼命地点了点头。 “理由!” 沈非淡淡吐出两字,目光却分毫不散地落在铁链男身上,他可以救铁链男,毕竟这也是一件好事,能得到一些感恩能量。 但是,这个男人的作用,不仅仅是这一点! 他需要人! 他也能让眼前这男人新生! 但能不能把握住,就得看他的毅力了! 虽然铁链男受得铁链穿身之痛,还能忍受这么久,毅力已经算是坚韧无比了,可沈非仍希望他毅力再强一点,更强一点。 铁链男眼中血色更浓,这么久了,到罪牢来的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龙怀义的人,一种是所谓的罪人,从来还没有一个外人能闯进龙皇府的罪牢中! 今天,有人破墙而来! 这将是他唯一的机会! 他绝不能放过! 所以,他要说出理由。 但是,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连呼吸都是痛,发出一点点声响都是痛,更别提说话这种平常极为容易此刻却生不如死难于上青天的事情。 可再难,他也要说出来! 牢笼还在缓缓下降,他要说不出来,就得死!但,小玉的仇还未报,他的仇还未报,龙怀义还潇洒的活着,他绝不能死! 铁链男开始拼命,搜刮着身体里每一寸角落的力量,随着他的用力,身上所穿铁链渗出了乌黑的鲜血,眼中的血色成云! 痛入骨子,铁链男撑着! 痛得要晕过去,铁链男用咬舌,用更大的痛苦刺激自己醒了过来! 当眼中血色浓郁到极点,眼角滴下一滴血泪之时,铁链男嚎了出来,“我与龙怀义不死不休!若我复仇之后还未死,我就是你手中的一把刀!” 话音刚落,铁链男暴吐出鲜血,血色发黑。同时,牢笼离地面仅有三寸,眼看就要陷下去,再也不得脱身,沈非出手抓住了牢笼。 三公子看到这一幕画面,嘴角冷笑张扬,“都这样了还想救人,真是狂妄到以为自己就是天王老子!高人,这一次你的对手不是人,而是机械,足可以产生三千多斤力的机器,你怎么救得出来?你就是用劲吃奶的力气,也甭想救出来!” 当三公子言之凿凿地说出这句话时,沈非一把将牢笼抓了起来,如同抓住一只小鸡,直接抓飞在空拍打在地,砰地一声炸响,惊得三公子浑身一颤,脑海里条件反射地想起一句诗词。 力拔山兮气盖世! 他是项羽转世不成? 不然怎能有如此巨力? 三公子再一次被震撼住了,但他好像被震惊了太多次,身体心理都产生了免疫力,他很快回过神来,疯狂地吼道:“你抓出来又能怎样?那牢笼是用精钢打造的,就是用电锯也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锯断,你锯不断的!你救不出来,没有用的!” 沈非确实锯不断镀金钢棍,可是他能掰弯,他掰出了一个能让人随意进出的洞,踏步走进牢笼里,抓住铁链扯了起来! 砰砰砰…… 一根根的铁链被沈非轻松扯断。 铁链男血泪如雨般滑过脸庞。 三公子往后退出两步却又冲上去吼道:“快,给我快一点,趁着他在牢笼里,杀了他!” 这边话刚说完,沈非已经将铁链男浑身铁链都扯完了,将铁链男提了出来,铁链男喉咙已在渗血,可他仍拼命说出两字,“谢谢。” 带血的感激,很浓,还很纯! 沈非第六层红色光圈只差十分之一就能得完全形成,这让沈非对他的感觉更好,懂得感恩的人不会坏到哪里去,他笑道:“你很不错!” 铁链男艰难地摇头,想要说话。 沈非阻止了他,“先别忙着说话,等我把你的伤治好,你再慢慢说!” “治好伤?” “恩,很快就能完全治好,比你以前巅峰状态更好!” “很快!巅峰!” 铁链男心里闪过这些字眼儿,血眼里精光阵阵,本能的有些不信,可他却不知为什么,直觉这个年轻人能说到做到。 沈非已经施展出妙手回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