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刀与财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刀与财

“他能一脚将上好大理石地板踏出裂缝!” “他能踩坏地板附近的尖刺机关!” “他能抓住黄金牢笼!” “他能扯断铁链!” “那他说的应该是真的,是真的能治好我的伤!” …… 当铁链男心里不断回响出这些话语时,感觉到沈非所按之处涌过一阵阵好像喝了窖藏几十年的女儿红一样舒爽的热流,浸进了每一个细胞里面。 热流涌过,痛楚减弱、消失,铁链男感觉到越来越舒服,心脏的跳动越来越有力,血液的流动也快了起来,更有活力。 三分钟之后,沈非收手,脸上浮出苍白之色,却是铁链男身上伤势太重,沈非为了让他伤势全复,身体机能处于最佳状态,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感觉怎样?” “好爽!” 铁链男条件反射地回答到,说完之后,铁链男愣在当场,他之前说出一句话差点都老命都没了,现在才过了三分钟的样子,他竟然能和以前一样随意地说出话来,没有一丝痛苦。 这是在做梦吗? 铁链男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把他再一次掐呆了!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很有力,比他记忆中在大山里一拳打倒发狂的野猪都还要有力,而且,他感觉体内有使不完的劲,只要他想,便能击出更大的力量。 他眨眼呼吸挺胸收腹甩手踢腿,毫无阻碍,也不再流血,想做出什么动作都可以,这些足以证明他身上的伤全都被治好了,还好得不得了,完全是获得了新生! 铁链男今天最大的希望和心愿就是逃出龙皇府,再慢慢筹谋准备报仇一事,至于伤好之类的事,他在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因为他受的伤太重太重,近乎废掉,若不是他靠大毅力撑着,早就死了。 如此重伤,眼下的医学手段根本不可能治好,退一步说就算能治好,他也没有钱去治。即便是在沈非说能治好他的伤,让他变得更好时,他仍觉得那是一种奢望,所以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沈非能说到做到。 然而,奢望却这般真实的降临在他的身上! 让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就是神迹! 铁链男转头看到沈非苍白的脸色,眼神一凛,他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又用了什么样的神仙手段治好了他,但这苍白的脸色说明他付出的代价肯定不会少。 “我叫张大山!”张大山将腰弯到了九十度,“谢谢两个字不能表达我的感激,从今以后,我叫张大刀,我就是你的一把刀,你所指之处,便是我刀锋所向之地!” 张大山,不,张大刀的感激比之前更浓,沈非能量尽复不说,第六层红光完全成圈,沈非脸色恢复红润,淡淡一笑,“不等报完仇再成刀?” “我相信,这个仇,今晚,我报定了!” 张大刀对自己很有信心,对沈非更有信心,虽然他长得五大三粗呆头木脑的,非常像一般人口中所说的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可他的头脑并不简单。 他看得分明,这样一个有着种种神奇手段的强大男人,比龙怀义不知强了多少倍,这人敢闯龙皇府敢入罪牢敢救出他,不就是冲着龙怀义来的吗? 龙怀义是地头蛇,但这人更是过江猛龙! 女人崇拜强者,可男人更是崇拜,不说他被人家亲手救了赋予了新生,就算是以前,遇到如此强者,他张大刀也是心悦诚服的。 换句话说,能当他的刀,是他张大刀的荣幸! 岂能延后? 沈非点头,还不曾言语出声,罪牢里又炸响出一记带着痛苦更有激动的嘶喊声,“我叫范朱公,救我!我的命便是你的,我愿为您聚天下财富!” 随着范朱公的嘶喊,他身上蚂蚁疯爬,蜜蜂乱飞,他的血肉似翻滚开水起伏动荡不已,显然正在经历着非人般的天大痛苦。 但范朱公的目光却炯炯有神似穿透了一切痛苦迷雾黑暗落到沈非的身上,沈非听着“范朱公”三字,隐约想起历史上那个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男人范蠡在帮助越王复仇立国功成身退后又号陶朱公。 取名范朱公,是自比范蠡? 朱筠之前说的话又如闪电般在沈非脑海里闪过,沈非看向朱筠,“这个范朱公,就是那个有恐怖头脑的商业天才?” 朱筠点了点头。 沈非二话不说,如龙旋风般席卷而去。朱筠不是普通人,能让她做出“恐怖”评价的绝不是一般人,能赚钱聚天下财的商业天才正是他所急需的。 虽然他自己也能赚不少钱,出手便是百万千万上亿的,但是,他是用神针给的妙手回春来赚的钱,不是用钱来生钱,他在商业上面的天赋很有限,跟范朱公这种在青山市煤矿蛋糕已经被分割完毕却仍能空手套白狼弄出年赚几十亿的人,简直不能比。 而钱,对他做好事有着很大很大的帮助,苏锦瑟想的那些点子,可都是要用巨额的金钱来支撑,所以,这个范朱公,必定要收入帐下。 心中念头闪过,沈非好似于狂风中探出一只手,抓住牢笼,一提一砸一掰,便将范朱公从黄金牢笼里救了出来,接着抓住范朱公的手臂抖动,带动他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 颤动一起,范朱公身上的蚂蚁、蜜蜂纷纷脱落,等虫子落尽,范朱公身上满是坑坑洼洼肿包随处,这两种不同的症状,让人看得心寒,朱筠眼睛眯得紧紧,张大刀也是一凛。 这样的伤势,比他铁链穿身都还要痛苦,光是想一想那些肿包都是蜜蜂蜇出来、坑洼是蚂蚁咬出来的,就足以深刻体会到胆战心惊的深刻含义。 难以想象,范朱公是怎么忍过来的! 范朱公看着沈非,眼中期望更浓,张大刀那么重的伤都给治好了,他这种伤能好吗? 疑问刚出,便有热流涌身! 沈非要收服他,当然不会让他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范朱公的伤不是什么难治绝症,只要心理不出问题就非常好治,只是那些肿包、坑洼太多了,需要的时间比较久。 整整五分钟的妙手回春,沈非才让范朱公身上肿包消散坑洼结疤,过上一段时间便能完好如初,范朱公激动地看着他的手脚身体,刹那间泪如泉涌。 泪流两行,一行辛酸,一行欣喜。 忍了这么久,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 范朱公鞠躬说道:“救命之恩,新生之赐,无以为报,只此余生,任凭驱使!” 感激一出,沈非第七层红色光圈多了上百个光点,看着那些光点,沈非欣喜之余又惊讶十足,早就知第七层红色光圈所需要能量很足,但范朱公刚才比张大刀过之而无不及的感激,却只生出了百来个光点,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形成。 可想而知,第七层光圈要需要多少感恩之能。 好在这会儿有了一个会赚钱的范朱公,有了足够多的钱,他做好事的速度和质量都能快上不少,沈非笑道:“以后能站多高,由你自己决定!” 这话本没有多少意思,可细想却是心思极多,范朱公眼神一凛,虽然他还不知沈非是什么人有什么身份,但敢和龙怀义如此刀对刀枪对枪的人,身份岂能简单得了? 还有,这人有如此神奇医术,不仅可以赚很多钱的,还能够积累到深厚的人脉,范朱公在一瞬间就想出了许多赚钱的法子。 反正,跟着这个人,他以后做生意将是如鱼得水。 而刚才沈非所说的,更是给了他足够的自由。 凭这些,已是他的明主! 心中决定已下,范朱公再不犹豫,上前一步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对沈非说道:“青山市城市下面,有一个铁矿!而正中心,不出意外,是一个铜矿!” “恩?” 沈非眉毛一挑,这青山市是怎么了?遍地煤矿不说,现在那座城下面还有铁矿和铜矿,那些东西要开发出来,土豪不是更多? 看到范朱公的凝重,沈非明了,这个铁矿和铜矿还没有暴露出来,还是一个秘密,范朱公能活到今天,不出意外,也和这个秘密有关。 这一趟,本是为赵子秋向龙怀义讨点便宜,顺便再试探试探龙怀义的出手会不会另有文章,谁知道先赢了不少钱不说,还得了一武一财两个人,更是知道如此大秘密。 这个秘密,可是能换成无数金钱的! 由此看来,这龙皇府这青龙会这龙怀义,不灭是不行的了! 心念刚刚落下,外面便冲进来一群人,却是龙皇府里面的打手杀到,这些打手最弱的都有着大兵级拳手的实力,校官级拳手也不少。 并且,这些人手中都有家伙,有刀有棍有枪的,一冲进来便狂声吼道:“敢在龙皇府闹事,不管你们是谁,都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就永远呆在罪牢里面吧!” “拿命来!” 一帮人狂冲上来,沈非没动,张大刀已若下山猛虎冲了出去,猛虎战群狼,拳打头锤胸脚踢腹断腿,身手果然不凡,不过几个呼吸间,冲在最前面的十多个打手便被放倒在地。 被折磨了许久痛了很久恨了长长久久的张大刀,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他用拳头描绘着血雨腥风的画面,越战越勇越打越疯,笑声若饮血之刀起枪响! 沈非看着张大刀那以一敌百的血战身影,突地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