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怎敢狂吠杀无赦?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四章 怎敢狂吠杀无赦?

见到沈非打电话的动作,龙怀义条件反射地想到沈非是不是在通知早已开到周围的军队进来。 不是龙怀义胆子小,实在他有顾忌,虽然他用钱铺路,找到一大批保护伞,但他那个秘密要是被查出来,再大的保护伞也保不住。 国家机器一出动,他这个能在青山市称王称霸的青龙会,就是一堆蚂蚁,一段早被蚁穴掏空的千里长堤岸,除了土崩瓦解之外,别无他路。 而且,沈非若不是有什么依仗,凭什么敢一个人独闯龙皇府? 不过,龙怀义慌而不乱,好歹他在龙皇府经历了这么久,就算是军队围攻,他也有脱身之路。 反正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会放弃的! 再说,现在还不一定就是军队来。 但龙怀义心有顾忌,已经不再像刚才那么无所谓,他熄灭了继续戏玩仙女的心思,坐了下来目光落在屏幕上,嘴里吩咐三公子仔细打探周围的情况,若有大规模的行动,立马通知他。 另外将青龙会成员聚集起来,若真是国家机器出动,也可以稍微抵挡一下下,起一点迷惑的作用,给他争取时间。 在外面的方玉寒,早就等得心中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一得到消息,立马加大油门开着车子冲出了藏身之地,风驰电掣般冲向龙皇府。 方玉寒开的车子外表看起来并不怎么样,龙皇府的迎宾秘书们一点鄙视都没有,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今晚小雪的悲催还血淋淋的赤果果的残酷的驻扎在她们心里。 本来是找了个天大的土豪若小雪抓住了就能变成凤凰今晚之后就能衣食无忧成为大富婆,结果却甩了金主踩了金主现在被扫地出门再无出头之日不说,肚子还一直痛着,据说要痛三天才能好。 所以,这种外面不怎么样的车,更得小心接待,秘书们已经一拥而上,准备车门一打开她们就使出浑身解数讨好里面的人,就算里面走出来的是一头猪,她们也会拼命讨好。 然而,车子离龙皇府门口仅剩几百米了,还没有半点减速的样子,仍然那么快,秘书们要冲出去的脚步不由往后退了。 还剩下一百米的时候,车子仍没停下,秘书们慌了,再没有半分想要上去接待讨好的想法,纷纷作鸟兽状向四面八方闪去。 同时,她们心里还冒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问号,这辆车子是什么来头,竟然敢往龙皇府里面闯? 方玉寒控制住车速,左弯右拐,等秘书们全部散开后,方玉寒再无顾忌,径直冲了进去,冲进大厅后,方玉寒眼睛一扫,盘子一打,往赌厅那边狂冲过去。 这会儿,赌厅里面的人并不多,有一大多半都跑到赌拳的地方看沈非还能不能耍威风,还有一些也各寻乐子。 所以,方玉寒几乎没遇到什么阻碍就开了进去,龙皇府的保安看到有车子敢冲进来,本要上前拦下,可见到车子那一往无前不敢有什么在前面都要撞飞的气势,也不敢用身体去挡,翻滚着逃到一边。 方玉寒撞翻了几张赌桌一路前冲,被顶死之后方向盘再一转,又往穿着制服的人撞去,对于这种要对付赵子秋的人,方玉寒毫不留情。 左冲右撞前顶后压! 直到将赌厅周围一圈全都扫空之后,方玉寒将车子停在了正中央,嘴角满是冷意,眼珠滚动四处搜寻着沈非的踪迹。 车子停下之后,龙皇府的保安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爬起来围上去指着方玉寒厉声喝道:“你是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在龙皇府撒野,老子看你是活够了。” “活够了的是你们!” 方玉寒脚了一踩,车子冲了出去,立马将两个保安撞飞出去,没有要他们的命,却让他身受重伤,比死还难受。 紧接着,车子打转如同神龙摆尾,围在车子四周的保安大部分被甩飞,只有少数几个避了开去。 赌客秘书们看到这一幕,大气都不敢出,车子里面的人太牛逼了,竟然敢当众冲进来在龙皇府闹事扫龙爷的面子打龙爷的脸。 一刹那的震惊后,大家摇头不已鄙视不停,这人胆子倒是大,可惜命不长了,他撞飞撞伤几个保安根本无济于事,龙爷的青龙会都还没有动呢,这人不悲剧才怪,只怕比之前那个小雪更惨。 更多的保安围了过来,死里逃生的保安怒火冲天,“小子,有种就给我们下来,我们单挑!” “我不是正在单挑你们吗?” 方玉寒冷笑,打开了车门,那些保安看到车子动了,条件反射地以为方玉寒又要开车子来撞,赶紧扑到滚到一边,姿势优美动作难看。 等了两秒,发现没有车子压过来,忙抬头看去,然后,一个个目瞪了口呆了人傻了,只见车子里滚下来一个又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绝大部分的保安并不认识这些人,他们的级别太低了,可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惊讶,敢带着一车受伤染血的人跑到龙皇府来,这是在示威下挑战书吗? 更多的震惊,来自办公室里的三公子,更来自龙怀义的心里! 那辆车子冲进来的一瞬间,龙怀义确实很愤怒,龙皇府就是他的脸面,有人这样做就是打他的脸,他恨不得冲上去大发神威就像那个人踢破墙一样将车子给踢飞出去。 但他看到车牌号码,愤怒压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他最担心的就是那个人一个电话召来国家机器,现在他唤来的只是一辆车。 一辆车,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 即便是那车子装满了高能效炸药,他也不惧! 所以,龙怀义看着车子撞桌撞墙再撞人,他仍老神在在地看着,看这人这车能嚣张到几时。 可是等车门打开里面的人滚出来之后,龙怀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赌厅里的保安不认识那些人,他却认识,不仅认识,而且还深刻。 那些人,就正是他派去刺杀赵子秋的人,第一个滚出来的,就是他手下的力金刚! 本来力金刚这许久没回话,他就觉得里面有问题,可他没想到问题大到这一步,力金刚他们竟然全军覆没!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问题! 力金刚在动手之前给他打过电话,算算时间,从动手开始到人家开车冲进来,不,到那个人踏进龙皇府,并不是太久。 基本上就是从锦城市到青山市所消耗的时间。 也就是说,力金刚他们在动手没多久就被制服了,随后,他们就打上门来。 赵子秋的反击来得如此之快如此凶猛,让龙怀义心惊,能让那个大人物惦记上的人,多半也是大人物。 这样一来,他不仅没有完成粗大腿交待的任务,还往死里得罪了一个大人物,那个大人物全力对他出手,那些个保护伞会不会提供助力将是一个疑问,那个粗大腿也不一定会让他抱,这些于他而言绝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龙怀义没有慌乱,事情已经往最坏的一面发展了,他再心惊也没用,现在要紧的就是解决问题。 龙怀义眼里闪过杀机,他不管赵子秋派到龙皇府的两个人有厉害,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干掉这两个人,要来个死无对证。 然后,再来清场。 青山市是他的地盘他的铁桶江山之地,龙怀义有信心消息不露出去,无论是官面上的还是地下势力当中的。 此外,就是那些保护伞,无论他们出不出手,他们得必须出手,吃他那么多年的贡品,他手里有着他们一大把的证据,敢不听话就让他们丢帽子坐监狱生不如死,青山市的监狱都有他的人。 还有便是那根粗大腿了,祸事是他提出来引起的,他别想置身事外,龙怀义准备先礼先敬酒先利诱。 若不行,他便来兵来罚酒来威逼了! 他手中所掌握的利益绝对不算少,只要是人都会心动,他可以分出一大部分利益给赵子秋,赎罪讨好再合作对付那根粗大腿! 龙怀义相信那个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心里念头闪过,龙怀义又是神采飞扬,三公子本还在惊慌中,可看到龙怀义的神情,心中立马有了底,龙爷的这般神情他见过很多,每一次都说明事情在龙爷的掌握之中。 龙怀义说道:“既然他们要玩,就陪他们玩个高兴玩个痛快玩到他们跪地求饶手脚被斩身子被废被烧焦!先让这里面的人当开胃菜吧!” “是,龙爷。” 三公子立马让龙皇府里面的人动了起来,这回动的可就不仅仅是拳手,还有保安等所有能打的人了。 “三儿,陪我去看戏!” 龙怀义哼着不知名的戏曲,往龙头走去,三公子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脸带喜色,能站在龙头上面是非常荣幸的事。 赌厅里面,龙皇府保安被一地的染血身子震住,方玉寒走下来时,他们都不由自主往后退,可退出不到两步,耳朵里就传来冰冷的声音。 当即,保安们止住步子,像看生死仇人看百无大钞看别墅看豪车看美女一样看着方玉寒,随后有人一马当先冲了上去。 “在龙皇府闹事,杀无赦!” “小小龙皇府,怎敢狂吠杀无赦?” 方玉寒迎面冲上,一记冲拳上去,只听得咔嚓脆响,骨断人飞。 但这一拳并没有镇住保安,或者说比不过龙怀爷的威信,比不过三公子开车的千万重赏,更多的保安冲了上来。 方玉寒凛然不惧,以一己之身挑之! 他想得很简单,赵子秋给的命令是保护沈非,可现在他根本不知道沈非在哪里,但是,如果他能在这里吸引更多的保安,那沈非的压力肯定就会小。 因此,方玉寒打得很拼! 与此同时,张大刀已经放倒了七八十人,外面还不断有人涌进来,张大刀没有感觉到累,还是那么勇猛有劲。 沈非对朱筠笑道:“君美人,我们是不是该节约点时间了?” 朱筠白眼。 沈非一笑,“既然有人要看戏,那我们就快点把戏演完,然后去演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