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的棍,能顶天,亦能破天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的棍,能顶天,亦能破天

沈非往前走去,并没有牵朱筠的手,戏演到这一步,朱筠那个贴身秘书的身份已经没有用。 可是,朱筠却往前一步,主动牵上了沈非的手。 沈非心头一愣,嘴里笑道:“筠美人,你这是……” “你不是说要演属于我们两人的戏吗?现在就是戏的开场部分!”朱筠声音不再像之前那般娇柔,恢复了蒋青地下赌场的那种语气。 “我明白了。”沈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想对我用美人计?” “那你中计吗?”朱筠竟没有否认。 “白痴才不中计!”沈非回答得理所当然,朱筠秀眉挑了一下,“看你神情,似乎还有什么说法?” “那是。”沈非搂上朱筠的腰,捏着她的下巴,“一看你就是很牛的人,虽然比不上什么观音大师,但青霞仙子还能可以胜任的,等我将计就计,让你中我的美男计,对我死心塌地为我笑为我哭为我奋不顾身为我负天下人,那我不就是拥有一个大助力了?” 朱筠长了颗玲珑心窍,虽然沈非胡扯得毫无头绪千奇百怪的,但她还是听出了这是来自大话西游里面的,朱筠微微一笑,看不出讥讽嘲笑也看不出认真严肃,“你的意思是说你是至尊宝。” “不是。”沈非摇了摇头。 “那你脸皮厚得还算有点节操。” “至尊宝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是我所痴的情的爱的入心的都要饮!”沈非说得很深情。 朱筠一愣,三秒钟后回道:“算我之前没有说,也当我没有问过你!不过,我很好奇,紫霞仙子是谁?” “你居然不知道?”沈非惊讶出声,朱筠本是不知道,可听沈非一说,朱筠脑海里闪现了叶静云的身影。 朱筠眉毛再扬,“你的心,不是一般的大!” “不大,又如何能……” 沈非边说着,已经走到了前面的打杀区域,张大刀竭力拦住每一个人,但还是有漏网之鱼闯过他的封锁,杀向沈非。 这些人都不知道沈非破墙而入的壮举,所以无知者无畏,他们觉得体格瘦小年纪不大的沈非肯定好欺负,想将沈非拿下再来对付张大刀。 两个人气势汹汹杀到沈非面前,沈非直接两脚踹飞,继续说道:“装下那么多的爱,那么重的情?” “我不得不承认,你已经人剑合一了!” “不不,我练的不是剑,我练的是棍,棍扫千军!” “色……” 朱筠直觉认为沈非所说棍是那种意思,正要鄙视之,沈非却冲了出去,脚似狂风卷黄沙拔大树,眨眼间的功夫便秋风扫落叶将堵在门面的上百人解决掉了。 张大刀愣在当场,眼露狂热,他跟的这个老大,好强! 范朱公更是激动,虽然他不像张大刀那样痴迷武道,也不懂什么拳脚,可他知道老板身手越厉害,他的安全就越有保障,以后能走的路就更远! 朱筠本不应该惊讶的,但她仍是吃了惊,虽然沈非只放倒了眼前的百人,可在她眼里,沈非扫的又何止是千军! 沈非转头盯着她,笑道:“我的棍,能顶天能立地,还能破天能裂地!” 朱筠看到沈非的笑容,脑海里毫无来由的冒出“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诗句,只不过媚的不是沈非而是她自己。 她所媚的也不仅仅是沈非的笑,而是沈非笑容下面的那股子让人觉得狂妄嚣张她却觉得是很认真的自信! 好吧,这个男人很妖孽。 看看他这个人棍,到底能在这天地间折腾出什么样的画面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冷冷的声音,“破天裂地,好大的口气!”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有十三个人走了过来,这十三个人那是全副武装,身上穿着的不是防弹服这样的玩意儿,而是铁甲! 真正的钢铁打造的甲衣! 每走一步,如大象踏地,地板震摇,声似战鼓震心! 张大刀见状,眼里闪过一抹冷光,“十三太保,龙怀义还真把你们给弄出来了!” 正中间一个甲衣上刻有龙爪的汉子冷笑道:“张大山,龙爷说了,你要杀了那个小子,龙爷就饶你一命,宽恕你犯下的罪行!” “龙爷是什么东西?是臭屁还是狗屎?” “张大山,你这是在找死?” “找死?不错,老子就是在找死,老子几年前就找过了,今晚老子还要找一回!”张大刀冲了出去,满脸青筋暴绽。 龙爪男冷哼,“张大山,你想死,我们就来成全你!老七、十一,上!” 七太保和十一太保立马冲了出去,这两人长得很粗很壮很野兽,他们跑出两步猛地扑向张大刀,要一左一右将张大刀给扑倒在地。 龙爪男等人也在狂奔,他们脸上全是森然无比的鬼面冷笑,老七和十一两人本身就重,加上那些钢铁衣甲,每个人至少有四百斤,两人就是八百多斤。 八百多斤压下,张大山还动得了吗? 张大山不能动,他们一杀到,一人一脚就能将张大山踩碎! 实际上,十三太保根本没有将张大刀放在眼里,他们的目标是沈非! 电光火石之间,七太保和十一太保已经是泰山压顶般往张大刀压去,两人嘴里喝来,“张大山,去死吧!” 话音刚落,张大刀两手如猛虎掏心般死死掏住了他们的脖子,“老子不叫张大山,老子叫张大刀,是老大手中的一把刀!” 吼声中,张大刀将两个壮汉扔了出去,如摔死鸡。 十三太保都没料到张大刀剧烈拼杀了这么久,能量还如此充足,当七太保和十一太保砸出去的时候,张大刀仍在往前狂冲! 七太保和十一太保落下,阻挡住了八个人,张大刀神勇无比地杀向龙爪男,龙爪男第一时间回过神来,一记铁拳砸向张大刀! 龙爪男嘴角划过一丝阴冷笑容,他这气势十足的铁拳,只是一个圈套,他要让张大刀退后或者闪过他的铁拳,然后他趁机将张大刀抱住困住,等那些兄弟缓过一口气,就能要了张大刀的命。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可张大刀却不闪不避,直接与他对轰了一拳,张大刀退后半步,龙爪男没有丝毫感觉,阴笑更甚,有铁甲相护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受伤的。 既然张大刀没有中他的圈套,那他就继续对轰,轰得张大刀倒地。龙爪男趁机欺上,铁拳赫赫生威,龙大刀变拳为爪,抓向龙爪男的脖子。 龙爪男冷笑,“还来这一招,没有用的!” “你说没用就没用吗?” 张大刀反问,继续抓去,龙爪男右拳还在轰向张大刀的胸口,左手横挡在前,就在这一刻,张大刀猛地变招,爪又化拳,轰在了龙爪男被铁甲护住的心脏部位。 龙爪男反应非常敏捷,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有铁甲保护,张大刀伤不了他,刚才那一拳已经证明了,只要不是抓他没有铁甲保护的脖子,龙爪男就半点顾忌都没有。 所以,龙爪男立马将左拳一起轰出,砸向张大刀的脑袋! 刚有动作,张大刀拳头落在他的胸口。 砰! 响声沉闷。 张大刀手上皮开肉绽,鲜血暴溅。 而龙爪男也是张口吐出一大滩鲜血,那就要轰在张大刀胸口的右拳都软弱无力地垂了下来,龙爪男惊讶地盯着张大刀,“你……” “想问我为什么能打痛你打伤你对吗?”张大刀喝问之时,已经一拳砸向龙爪男的眼睛,“因为老子用的是隔山打牛,有铁甲就了不起吗?不就是一层乌龟壳罢了!还真以为老子打不过你吗?老子不过是示弱给你挖了一个坑,没想到你就这么听话地跳了下来。” 砰砰砰! 张大刀出拳如电,连轰三拳,打得龙爪男往后退出好几步,龙爪男为打不过张大刀气愤,更为反中了张大刀圈套而怒火冲天。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先解决了张大刀!” 龙爪男咽血喝来,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太保抢先轰来,张大刀一个贴山靠,将左边的二太保靠飞在空摔落在地吐血不已,接着又来个翻背摔,摔得右边的三太保背部骨头节节断裂。 “四百来斤,太轻了。” 张大刀说来,又是一记横拳甩在龙爪男脸上,旋即轰向其他的太保,张大刀打得很热血很干脆,实际上张大刀是完全不留余力不管受伤不顾付出多大的代价,他只要干倒对方。 哪怕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他是一把刀,自然就得发挥出刀的作用,刀不锋利不能砍人不能开路还能做什么? 至于刀损了坏了,张大刀根本不用担心,老大有那么神奇的医术,他受的伤再重也没事,有如此保障,张大刀根本毫无顾忌,只管向前冲杀,这样也能让他的得到很好的磨练,可以快快增长实力。 在张大刀的拼命狠砸下,剩下的太保也当了死狗被打趴在地,张大刀走上前一脚踩在龙爪男脸上,看向远处,“十三太保都出来了,李靖元帅还不露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