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火攻又见火攻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六章 火攻又见火攻

李靖! 唐朝的猛将,文武双全,不仅是元帅,更是做过宰相,是凌烟阁中的大功臣。 虽然还未见其人,可他敢用“李靖”这个做为代号,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过,张大刀嘴里喊着的“李靖元帅”却是有着不屑的味道。 张大刀厉喝之后,一个满头白发看起来却不怎么老长得还有点高大威猛的男人走了出来,白发男便是传说中的李靖元帅。 李靖看都没看张大刀一眼,他盯着沈非说道:“小子,听说你在找我,要和我比拳?” 沈非冷笑,他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闷傻小子,听不懂话中之话,李靖直接向他说话就是没有把张大刀放在眼里,就是觉得张大刀还没有资格和他说话,李靖跟他才是平级的。 冷笑一闪而逝,沈非拥着朱筠说道:“筠美人,想不想知道我的棍子是什么样的?” 朱筠保证这句话里剑气十足! 可他偏偏弄出一副正经又神秘的样子来! 朱筠没有接话,同样也没有打开沈非的手,任由沈非搂着,知道沈非此举之意的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不会拆沈非的台。 李靖见沈非不仅不甩他还和女人调情,眼中涌出浓浓的戾气,张大刀狂笑道:“李靖大元帅,想和我老大对话,你还不够资格!” “那我就先宰了你!” 李靖盯着张大刀冷声说来,话声还在随风飘,李靖已经暴起出手,做出狮子搏兔般的战斗姿态。 与此同时,十三太保的铁甲内流出一大股一大股的液体,不是鲜血,液体呈透明色,气味浓郁刺鼻万分恶心难受闻之欲吐。 实际上,范朱公已经在吐了。 朱筠强忍着。 全力冲向李靖的张大刀,眉头都不由皱了一下,李靖嘴角冷笑更浓,他从来就没想过靠十三太保干掉张大刀和那个更厉害的人。 十三太保只是诱饵是导火索罢了。 后面要爆炸的还很多很多。 李靖和张大刀两者之间仅差三米之距,眼看就要零距离接触贴身肉战之时,李靖忽地拳头一甩,竟甩出好几十根细细的泛着幽光的钢针。 旋即,拳头正面轰上。 在李靖的认为当中,这几十根带着他浩大之力肯定能钻进血肉的钢针必然能逼得张大刀闪避后退,只要张大刀一退,铁定就会踩到那些从十三太保身上流出来的液体。 这一踩,便会有好戏看了。 他的拳头,就能在第一时间废了张大刀! 想象是美好的! 现实却是残酷得老鼠要把大象扑倒还要让大象怀孕一般! 张大刀一丝一毫都没有闪开,任由那些钢针射到他的身上钻进他的血肉使得鲜血暴溅,他则抱住李靖拳头往后一折,再压在李靖身上猛力往前冲去,将李靖推到在那股透明液体上面,往前滑行出一大段距离。 原来,这些透明液体,跟润滑剂差不多,让地板光滑无比。 李靖滑在地上还有些发蒙,心里好像有一万只蚊子在嗡嗡嗡回响着张大刀为什么不躲避钢针这个天大的疑问! 就是因为这个失误,所以他现在处于下风! 不过,到了这液体里面,他有的是机会扭转局势,处于上风。 李靖翻身夹腿要甩开张大刀,只有分开才能让他的优势更大,可张大刀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无论李靖怎么打他,他双手双脚将李靖扣得死死。 “张大山……” “老子叫张大刀!” “不管你叫什么,你现在双手双脚也动不了,你把我抱得再紧又能我何,而且你还中了钢针,你又坚持得了多久?” “你当元帅当得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能杀人不仅是手和脚!” 张大刀冷声说来,一脑袋撞向李靖的头,砰砰砰连撞三下,撞得李靖头晕止眩额头出血,等得李靖发狠,也要以头相撞之时,张大刀不顾脑袋出血,张开獠牙大嘴一口咬在了李靖的脖子上。 剧痛,从脖子处瞬间漫延到全身! 李靖拼命挣脱一只手,拳头狠砸在张大刀头上,张大刀不管不顾,只是拼命地咬不要命地扯。 “你属狗的啊!” 李靖忍不住,狂骂出声,张大刀牙齿间发出一声凶吼,猛力一抬头,却是咬下了李靖脖子上的一块肉。 “呸!” 张大刀吐出血肉,笑道:“我在罪牢里的每一天,都想着脱困,想着我要是没了手没了脚又该怎么杀人,我想到了脑袋可以撞人牙齿可以咬人身体里的每一块骨头都能够刺人!” 李靖生寒。 张大刀继续说道:“大元帅,我甚至无数次想过用牙齿咬断穿在我身上的铁链,所以,我每一秒钟都在磨自己的牙齿,为的就是咬人的时候能够更锋利!今天看来,我磨得还不够锋利,还要继续磨!” 这话,让人感觉冷到了骨子里。 李靖心中冒出的冷气渗透到了身体每一处血肉,想想那种被铁链加身还在磨牙齿的画面,李靖就颤栗不已。 他果然是当大元帅当得太久了,已经忘了以前的拼命岁月忘了每一个细节都可能致命的真理,所以,他在钢针之局上错了一步。 结果一步踏错步步错。 地面上的液体也没起到多大作用,他的拳法脚法也没派得上用场,反像不懂拳脚的街头混混一样跟张大刀扭杀在一起。 李靖似乎受到了刺激,面相也凶残起来。 “张大刀,拼命,我也会。” “但你没有我拼。” “我有。” “我拼了还有命活,你拼了却没有命活!” 张大刀残忍地笑着,他不躲钢针不避拳击,就是因为有老大的后盾做为依靠,李靖也想到张大刀的异常反应,边出拳击打张大刀的面部,边冷吼道:“中了钢针,再闻到这股刺鼻味道,我倒要看你能坚持多长的时间!” “大元帅,难道你不知道,鲜血的味道比这股狗屁液体的味道更好闻吗?” 张大刀狂笑着,一鼻子狠狠撞在李靖的拳头上,张大刀鼻子暴溅出大股鲜血,他能闻到的只是鲜血之味,透明液体的刺鼻之味被鲜血给屏蔽了。 李靖被张大刀的疯狂震住,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和一个人战斗,而是在和一只凶猛发狂的野兽厮杀。 “大元帅,我上一口咬掉你的一块肉,你猜我下一口会不会咬掉你的大血管,会不会咬掉你的命?” 张大刀根本没有等李靖回答出声,便又是一口咬了下去,同样进入拼命状态的李靖感觉到脖子处的血管一紧,心中大凛,挥起的拳头滞在了空中,一往无前的拼命状态也跑到九宵云外不见踪影! “张大刀,杀了我,你也逃不了!” “那我就先杀了你。” 张大刀从牙齿缝中挤出这句带血的话,一双血眼大如驼铃般盯住近在咫尺的李靖,李靖心中泛起恐慌,对于这种连死不怕对自己比对敌人更狠的人,还能怎么办? 李靖语气情不自禁地弱了下来,“这些液体不仅滑得让人站不住脚,刺鼻难闻让人昏迷中,还能燃烧!如果燃烧起来……” “那我就先咬断你的血管,再看你被烧死!” “张大刀,你到底要怎样?” “当我的小刀!” “做梦!” 李靖想都不想便回绝出口,张大刀更是毫不犹豫干脆利落地咬断了李靖的血管,鲜血立马像涌泉一样喷发出来。 刚刚还硬气得比金刚石还要坚硬的李靖,看到鲜血从他的血管里喷出来在空中形成比烟花还灿烂的画面,顿时像气球漏了气一般萎缩下来,眼睛里血丝密布,根根显露恐惧。 李靖怎么都没想到张大刀如此直接地咬断他的血管,脖子处的可是大血管,要是大血管破了,要不了几分钟,他就会血流而尽死得不能再死。 现在要想活命,就得求张大刀当张大刀的小刀。 可是,张大刀以前还是他的阶下囚,他怎么能低下高昂的头颅当他的小刀呢?他是大元帅,元帅两个字赋予他的是无上荣誉无上利益。 再看到张大刀松了手那咧开大嘴的血笑,李靖觉得更不能救张大刀,要不然他会一辈子被张大刀压住。 但血流得这么狠,再不求,小命就没了。 他不想死! 李靖准备服软,可他眼睛一转,猛地想到求张大刀还不如求沈非,张大刀就是沈非救出来且完全医治好的,如果沈非救他,那他和张大刀就是平等的,凭借他的威势说不定还能压张大刀一头。 心念闪过,李靖爬起来转身对沈非说道:“救我一命,我可以成为你的人,为你办事!” 沈非充耳不闻,只嗅着朱筠的发。 李靖心中暗恨却不敢发怒,只在嘴里说道:“我是龙皇府的大元帅,我知道很多关于龙怀义的事,我很有利用价值。” 沈非直接搂着朱筠走了。 李靖彻底慌了,沈非怎么不救他?难道他不是来对付龙皇府灭了龙怀义的?李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沈非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他不利用却直接走人,但他知道沈非不出手,那他就死定了? 到得这一步,李靖不敢再自恃身份,猛然跪倒在地,“求求你救救我,再不救我,我就死定了,我还很有用的。” 沈非渐行渐远,走出了罪牢,不管李靖身手有多强知道多少秘密,他都不会理李靖,李靖是张大刀的猎物,张大刀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况且,李靖脑袋已经不行了,比如张大刀,不管是身手力量,还是智谋狠劲拼劲,李靖都差了老远。 为了这样一个人而舍了张大刀,那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得不偿失到了极致,从这一战,沈非看出张大刀这把刀,比他预想的还要锋利。 张大刀对于沈非的做法心里充满了感激,这样的人就是明主,能够让他士为知己者死的明主。 李靖对沈非彻底死了心,不想死的他只能向张大刀求饶了,“张大刀,我愿意当你的小刀,以后……” “可是我不愿意了。” 张大刀带着满脸血笑说来,李靖渗得慌怕得慌,忙道:“张大刀,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之前我错了,求求你让我当你的小刀。” “如果你能够继续硬下去,我还能饶你那么一命,可你当元帅已经当成白痴了,真以为自己是元帅而不是一个拳手不是一条狗,所以,你就等在这里,闻着你喜欢的味道吧。” 张大刀甩完话,狂冲了出去,他是老大手中之刀,不在前面开路怎么行?张大刀冲到走廊上,当先往前杀去。 就在这时,走廊前后各窜出一条大大的火龙,直扑沈非等人而来,沈非眉头一皱,这已经是龙皇府第三次用火攻。 对方明知他的速度很快,已经破了他两次火攻,却还要用火,这里面没有问题才是怪事,这是从逻辑上判断来的,而他的二品灵觉,也嗅到了危险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