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火来土掩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七章 火来土掩

危机,不仅来自前面后面的熊熊大火,更是来自于隐藏在大火之下的种种深坑火坑水坑土坑死坑等等。 火龙刚现,便凶如猛虎洪水般扑了过来,张大刀要冲进大火里以身犯险一探虚实,沈非叫住了他,对朱筠说道:“筠美人,给你一个亲密接触我的机会,你要抓住吗?” 朱筠眼刀阵阵,明明就是要救她,沈非却说得这么痞,心里这样想着,朱筠毫不犹豫地趴在了沈非的背上,一双好似充满了水珠的云彩弹性十足的美腿,紧紧夹在了沈非的腰间。 沈非笑道:“筠美人,你干嘛跑到我背上去,在前面抱着我,让我时刻看着你的眼眸,呼吸着你的呼吸,心跳着你的心跳,这样我才能动力十足穿破一切阻碍。” 一句无节操得话,被沈非说得如此文艺范儿,朱筠扬眉淡道:“在后面,你不是可以更好的感觉到!” “感觉到什么?” 沈非身子震了震,朱筠的山峰也跟着震了震,朱筠心中恼火,嘴里冷道:“你要再耽搁下去,就得葬身大海了。” “那我们便在火焰中相濡以沫,让这场冲天大火见证我们伟大的爱莲说,岂不壮哉大千世界,媲美梁祝化蝶孟姜女哭长城?” “能说句人话吗?” “我要你……” 沈非这三个确实很人话,人话到朱筠乖乖闭嘴不再扯下去,她相信以沈非那上天入地的胡说八道能力,无论她说什么,都会让沈非解释得很没有底限。 在朱筠闭嘴之后,沈非又吐出了后面的三个字,“抱紧我!” 朱筠闻之欲吐血,可细细一思量,这也是能力的一种,至少在使用激将法的时候会很有效,能让对方很快发怒! 背上的美人儿在想什么,沈非已经不再去管,他双脚一跺地,所站之处立马裂开数十条大缝隙。 在两条火龙交汇的一瞬间,沈非一手抓住范朱公一手抓住张大刀,直接冲进了火焰中,这些火燃得很大,沈非却以极快的速度跑出数道狂风,将火焰给刮到两边,形成一个特殊保护层,把范朱公张大刀以及背上的朱筠都护在里面,让他们尽量少受到伤害。 沈非不仅跑得快,踏在地上的力量也相当大,本来龙皇府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之前的枪声刀砍声,赌厅里的人都听不见分毫,但沈非这一踏地,好似史前恐龙在狂奔,踏出一声声雷鸣般战鼓震响。 就是站在龙头之上看好戏的龙怀义都听到了,龙怀义眉头紧锁起来,他已经沈非所在的区域布下天罗地网,不管他是踹前面后面左边右边的墙壁,就算是地下,都有着杀机在等着他,他只不过是从一个危机跳到另一个危机。 龙怀义为沈非准备了四个字——困兽犹斗! 可是,听到那仿佛在心里面敲响的声音,龙怀义有些不淡定起来,那人到底在做什么? 沈非要做的也很简单,那就是——火来土掩! 别人是水来土掩火来水灭,沈非则另辟蹊径弄个火来土掩。 手上没有土,那就造! 沈非此刻就造土,造大土! 凭借着敏锐的灵觉,沈非躲过了一重又一重的致命攻击,在走廊给踩出无数裂痕,裂痕一道接一道,长达数十上百米。 此外,沈非还往两边墙壁使了不少力,他并没有直接将墙壁踹破,却是踹坏了墙壁里面的结构。 这条火龙好长,仿佛这一片区域,全都变成了大火的世界! 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得不说,龙怀义是个有大魄力之人,这一大片区域怎么也得用好几亿才能造出来,但龙怀义却毫不犹豫地舍了,用这一片区域来彻底干掉沈非,死无对证, 沈非还在裂地狂奔,当他奔到一根大柱子面前的时候,沈非眼睛一亮,毫不迟疑地甩出几记扫堂腿,生生将大柱子扫断。 咔嚓咔嚓…… 沈非听到房子的惨叫哀泣,眼中冷光暴闪,转身再次狂奔,裂地破墙,见到大柱子,便出脚踢断。 就这样沈非裂了上千米的走廊,坏了几十面墙壁结构,断了九根大柱子之后,这一片区域的房子再也支撑不住,倒塌下来。 这房子,就是沈非要造的大土! 巨大的石块砖头落下,砸在大火中,有不少火焰被砸灭,却仍有火顽强地燃烧着,且遇到大石里面有助燃物的,还燃烧得更厉害。 沈非早有预料,火来土地掩只是第一步,站在火焰之上从火焰废墟中走出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龙怀义看到楼塌的一幕,惊得好似吃了几百颗核桃却连一个核桃米都没有吐出来,他花了好几亿修的那一段区域楼,不说可以永远屹立不倒,至少不是火能烧塌的,怎么也能抗得住七级地震! 可这楼怎么就塌了? 塌的不仅是楼,还有他为沈非挖的许多坑为沈非准备的各种杀机! 他想过沈非破掉那些杀机的千百种手段,却就是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被破掉! 是那个人弄塌的? 龙怀义心里直觉出这样的答案,却根本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他一个人还能比七级大地震厉害,将楼都给弄塌? 不会是这样! 绝对不会是他! 龙怀义心心碎念,眼里露出阴冷目光,这楼塌掉砸坏了他的火坑和杀机人,也能砸死那个人! 本来,这楼塌就是威力最大的攻击! 龙怀义不信,沈非还能从里面活着出来,他就是狗屎运超级大爆发,逃出死劫,也会身受重伤,到时他可以慢慢折磨这个人。 三公子也抖着他脑袋上的三条公路说道:“龙爷,那个人死定了!” “是的,死定了,不死也得死定!” 龙怀义给沈非判定死刑的时候,沈非却在不断坠落的巨石之间如鱼得水般闪避,二品灵觉在身,三百六十码速度狂飙出来,没有一块石头能砸在沈非身上。 就算是有一次被巨石十面埋伏无论往哪处狂奔都要被砸中的一瞬间,沈非也一脚踢飞巨石安然脱身,甚至还借巨石之力往上狂奔。 沈非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在了塌楼的废墟之上,下面的还是火焰处处,只不过那些火焰根本烧不到沈非他们的身上。 相反,那些火焰成了沈非背景的一部分! 他从火中出,于焰中行! 沈非放下了张大刀和范朱公,对背上的朱筠说道:“筠美人,舍不得下来吗?” “哼!” 朱筠不是舍不得下来,而是被震惊得忘记了下来,她很相信沈非,却也没想过能完好无损地走出来。 可如今,她这般安好! 朱筠从来没有过如此惊心动魄的经历,她的出身她所做的事她有过的种种艰难危险的处境,在这火焰楼榻面前,似乎都黯然失色了。 范朱公看着眼前的画面想着刚才的经历盯着他将要跟着的沈非,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还能思考什么? 是思怎样从烈火包围中一根头发都没有被烧掉安全无比地逃出生天,还是考沈非怎么以一己之力弄垮了一大片面积的楼? 思来考去的结果,只有两字——强大! 此外,还有保护! 换作其他人,可能早就将他扔了,只顾自己逃生,哪管他的死活,但沈非却没有抛弃,一路救他出来。 得遇如此明主,是他之幸! 张大刀同样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震惊的不仅有范朱公想的那一切,更有钻进他身体里面的钢针不知何时被取了出来,他身上所受的伤也被治得完好无损。 本能反应的,张大刀单膝跪地,跪在了废墟当中,跪在了火焰之上,左手抱胸,右手伫地,“老大!” 张大刀只喊出了两字,便再也说不出话,沈非明其意,说道:“我叫沈非,以后你就是沈非的刀!” “生是老大的刀,死是老大的刀魂!” “起来吧,戏还没有演完呢!” 沈非当先走去,旁边如莲红颜筠美人,范朱公、张大刀一文一武,随在其后,落后一步,随着沈非踏步向前。 其实,沈非的组合很有些不伦不类,可看到的人却感觉到一股翻江倒海的气势铺天盖地般袭来,他们呼吸不得心跳不能眼珠不动弹。 这一片区域垮了之后,赌厅里面的人都能看到沈非一行人,一大帮正在围攻方玉寒的保安,不由自主地住了手,看到在踏火行来的他们,眼里的震惊浓郁到快变成膜拜的地步。 方玉寒踩着一名保安的脸,每一颗细胞都在兴奋的跳跃着,沈少太强大了,强大到他难以想象的地步! 震楼塌,踏火行! 这简直就是神迹! 秋少有如此强大还讲义气的朋友,实在是上天的眷顾女神的青睐! 这般心念一闪,方玉寒更是将临行之前赵子秋说的话刻在了骨子里,这样的人怎能毁灭在这里? 他纵身死骨灭,也要护得沈非这安然! 龙头之上,三公子在打颤,龙怀义心里涌起惊涛骇浪般的愤怒,大火没有烧死他,楼塌没有砸死他,他甚至一点伤都没有受,还以如此装逼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眼里,耍尽了风头。 而他出的威风越大,他龙怀义丢的脸就越大。 不说别的,光是那座楼塌就能龙皇府的颜面扫地到长江黄河水倒流! 龙怀义怎能不怒? 赵子秋派来的这个人,竟然牛到了这步田地! 可这么牛的人,怎会声名不显? 该死的,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手下怎么还没有查出他的身份? 龙怀义正要喝问出声,三公子的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