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好刀,我喜欢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好刀,我喜欢

锦城沈非? 龙怀义听到三公子所转述手下查到的名字时,眉头皱得三江春水都冲不散流不通,这个名字好像也不怎么响亮啊! 可等龙怀义听完关于沈非废陈家干郑家灭钱军毁蒋青等等大事件之后,似有无数黑云自四面八方飘来瞬间汇聚在他的心间,酝酿着电闪雷鸣。 沈非能在几天时间里踩着这些有身份有地位甚至有势力之人的鲜血和身体声名鹊起,足以说明他的本事非同一般,龙怀义绝不能让他的龙皇府、青龙会以及他自己成为沈非向上爬的台阶。 不过,在知道沈非的丰功伟绩之后,龙怀义对沈非有了新的想法,曾有人说过,对付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敌人自己的朋友。 而他要做的,就是将沈非变成他的手下。 沈非能成为赵子秋的手下,自然就能成为他的手下,他能得到有如此大本事的沈非相助,绝对是如虎添翼,他能做的事更多更大还能爬得更高。 但龙怀义并没有立马招安,这个时候正是沈非占了上风嚣张狂妄之际,他招安的成功概率太低,他要等沈非陷入重重包围插翅也难飞的危急时刻再收服沈非。 对此,龙怀义有着绝对的信心! 龙皇府只是他的一小部分势力,他还有青龙会呢! 而沈非刚从大火、塌楼当中走出来,多多少少也受了一点伤,他不靠别的,就是靠人海战术他也能将沈非逼到绝路上去。 当沈非一行人与方玉寒会合在一起后,青龙会的人冲了进来,冲在最前面的人倒拖着一把大砍刀走了进来,刀尖滑在坚硬的大理石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刀痕。 由此便可看出,这把刀很重很沉还很锋利! “青龙会办事,不相关的人,赶紧滚!” 砍刀男冰冷的声音里满含杀气,周围赌客们从沈非踏火而行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往外跑,虽然他们很想看看这里的热闹。 毕竟这样的热闹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 对于拿钱买刺激的他们来说,今晚所发生的事,就是刺激无比之事,比挑战将军级拳头还要刺激。 因为这挑战的龙皇府的皇。 这里面最不想走的是陆建明和章子豪,陆建明已经被沈非几分钟时间赚出十几亿的事实狠狠地打脸,现在青龙会的人来了,他想看到沈非被青龙会折磨的悲剧下场。 章子豪的心情则是很复杂的,他直觉沈非很牛逼,可按逻辑来说,沈非又不是青龙会不是龙怀义的对手,他就是想知道接下来沈非会怎样做。 可是,青龙会办事,哪一件不是办得血流成河人命一条条,他们可不想当神仙打架时被殃及到的池鱼,不想被青龙会给办了。 就在他们峰涌向外跑去的时候,龙怀义眉毛一挑,又有新的想法,立马通过扩音设备说道:“都留下来,好好看戏。” 听到龙怀义的声音,奔跑的众人一惊,旋即立马止步,这回倒不是因为他们特别想看,而是龙爷说了留下来,他们就要留下来。 看到一个个身价至少好几亿甩出去都是无数人羡慕的土豪有钱人,却如此听他的话把他的话当圣旨一样,龙怀义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里,是他的王国。 沈非怎能是他的对手?沈非只能臣服! 他让众人留下,为的就是让他的“臣民”更加敬畏于他,沈非可以算是近两年来最强大的一个挑战者,那些土豪心里未免没有其他想法。 他要让这些人眼睁睁看着他怎样收服沈非让沈非成为他的手下跪倒在他的面前,他要杀鸡儆猴,让那些人心里的其他想法全部消散得干干净净,不敢再东想西想,让他的威势扎根在他们的心里。 龙怀义都说了,砍刀男不再去管,反正这里是龙爷的地盘,这些人看到了也不敢说半个字,他瞪着饿狼般的目光从沈非等人身上扫过,冷道:“青龙会八部将之刀将!你们,想怎么死?” “断手断脚而死!” 张大刀冷喝,身影冲了出去,方玉寒没有动,他的眼里没有其他,只有沈非的安危,他得防备暗中的子弹,龙皇府这地方难免就没有狙击手。 刀将见到张大刀冲来,冷笑如猛虎咧嘴,“那我就成全你!”刀将挥刀砍向张大刀的手臂,他身后的人没有上前助阵,却是一窝蜂朝沈非他们冲去,绝大部分的人是奔着沈非杀去,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要沈非陷入危险的生死一刻之境地。 至于砍刀男,他们都有着无比的自信,相信张大刀不是刀将的对手! 这些青龙会的成员还没有全部围过去,刀将的牛逼大砍刀就划出惊艳如秋月流星的弧线带着呼啸似绝谷之底的刀风,瞬间砍到离张大刀肩膀仅有半厘米的距离。 张大刀没有躲! 哧! 砍刀斩入血肉深达骨头,张大刀不仅没有退,反而如蛇随棍上一般,手臂缠在砍刀上抓在了刀把上,而他的左拳头却狠狠击在了刀将的心脏部位。 张大刀能击破十三太保的钢铁防御,力量足有五六百斤,这个刀将虽然有点本事却还不能承受住六百斤之力而不受伤。 实际上,刀将感觉就像一把大锤子重重砸在他的胸口上,砸得他浑身震动气息不稳血气上涌嘴角渗血手指发麻再也握不住刀。 刀刚松,张大刀夺刀,反手砍去,血溅三尺,刀将右臂飞空。 众人惊呼。 龙怀义眯眼,刀将愣神。 就在这时,张大刀第二刀又猛砍而至,骨断血喷手臂落地,厚重砍刀并没有停止挥舞,又砍向了刀将的双腿。 刀将反应过来,立马上跳。 可张大刀直接用脑袋猛力一撞,再次撞在了刀将刚刚受震还没有缓得过来的心脏部位,径直将刀将撞倒在地,在刀将刚刚倒在地上,张大刀手中砍刀便如影随形而至斩在了刀将的双腿上面。 齐刷刷斩掉! 刀将惨叫痛嚎出来,凄厉的声音响在赌厅里,闻者俱颤,跟他来的一大帮手下也止住了冲向沈非他们的脚步,惊呆当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一副悲惨画面。 张大刀无惊亦无喜,平淡得似乎只是往池塘里扔了一块石头,他提起大砍刀吹了吹刀锋上面正在滚动的一滴血,赞道:“好刀!我很喜欢!” 没有嚣张,没有狂妄! 语气也很平淡。 可是,配上他刚做的事,那话简直狂妄到了极致装逼到了极点。 刀是人家的刀,他不仅抢了过来,还用事实来阐述了他之前说的断手断脚而死是替对手说的。 而且,对手还是青龙会八部将之刀将! 四金刚、八部将,都是龙爷手下青龙会里面鼎鼎大名的人物,实力都非常强悍,比如刀将就能把一把大砍刀甩得虎虎生威砍人如砍瓜。 可今天,对上这个沈非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人,竟然一照面就被砍了双手双脚,刀将之名,从此废掉! 陆建明都不敢大声呼吸,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明明是沈非一帮人被青龙会成员围杀被一大帮人狠狠折磨才对,结果沈非动都没有动,他一个手下冲出去,就把刀将砍了。 这状况太吓人了吧! 章子豪一双眼睛正瞪得大大,他觉得张大刀有些熟悉,却就是想不起来。 惊讶的人,还有方玉寒。 沈非是一个人进去的,可他再出现时身后却多了两男一女,他的第一眼感觉,女的漂亮得很有味道,两个男的也不是一般人。 一般的也没资格跟在沈非身后。 但,方玉寒万万没想到张大刀不一般到如此地步,刀将之名他也听过,实力确实不弱,虽然他也能干掉,却做不到如此干脆如此之狠。 以伤换伤。 拼的就是狠,且张大刀狠得毫不在意! 其中一个就如此牛了,那另外一个,又是怎样的牛? 方玉寒这个大男人也对沈非无比好奇起来,这种见证奇迹经历奇迹的感觉,很爽! 这边的人爽了,龙头之上的龙怀义却十万个非常不爽了,他没想过仅凭刀将就能将沈非逼到绝路,甚至没想凭刀将就干掉张大刀。 但他同样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堂堂青龙会八部将之刀将就这么一个照面就倒在地上永远地成为了废人,龙怀义似乎感觉到有无数个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 这脸,丢得太大了。 龙怀义冷冷下令,“告诉他们,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把张大刀的双手双脚给我砍了,再给我挂起来,乱刀砍死!” “是,龙爷。” 三公子腰弯得很低很低,如此冰冷的语气已经预示着龙爷心里是乌云密布狂风暴雨怒火如洪水滔天,他非常清楚将龙爷惹怒到这种程度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赌厅里! 张大刀咧开嘴对周围的青龙会成员说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不为他报仇吗?来啊,把你们手中的刀子朝老子砍来。” “狂妄!得罪了青龙会,天涯海角,你就等着死吧!”一平头甩刀指着张大刀喝来,张大刀露齿笑来,“不用天涯海角了,老子就在你的面前,来,让我死!” 说话间,张大刀一刀砍下,平头猝不及防,手中砍刀直接被砍断,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痕从他的肩膀拉至腹部,平头成了个洒水壶。 只是洒出来的,全是血。 青龙会成员被这一刀镇住了,但他们很快回神,又有人吼道:“杂种,在龙皇府,没有你嚣张的份,兄弟们,一起上,杀了他!” 这人一马当先杀向张大刀。 然而,攻向张大刀的第一波杀击,却不是这人砍出,有一只箭,抢先了一步。 箭,从远处,离弦! 以他之心为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