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危机滔天而来 - 妖孽狂医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危机滔天而来

箭似秋月行天! 来得悄无声息,把握的时机好到若行走在沙漠里要渴死的前一瞬间忽然天降大雨,此刻已将大砍刀砍向那个一马当先的人。 虽然在箭出之刻张大刀便感觉到危机来临,可箭速太快他抽刀去挡或闪身躲避都来之不及,张大刀只能尽全力让箭不要射在他的胸口,同时悍然对一马当先之人斩倒于地。 就在冷箭要射进张大刀心脏的那一刻,箭被抓住了,停在空中半丝半毫不得进,与此同时,青龙会那个一马当先成员被劈去一条手臂,当即痛在地上滚来滚去。 抓箭之人,毫无疑问是沈非! 张大刀朝沈非重重点头,持刀砍了出去,沈非看向箭来方向,见到一名留着长发赤着胳膊穿着皮甲背负箭支手握大弓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便是青龙会八部将之箭将! 以一弓一箭行走天下,凭超强箭法于无声无息间干掉数十名龙怀义之敌人而屹立于青龙会八部将之位,无人能悍动。 除了箭法之外,箭将还能冷静出名,就刚才,箭将早就到了,甚至比刀将来得更早,他也接到了要报复张大刀的指令。 但他眼看着刀将被一刀刀削去了双手斩去了双腿却没有引箭而出,不是因为他和刀将有仇隙要争地位,相反他和刀将的关系一向很好。 箭将不出手,只因为那个时候不是最佳时机。 箭将冷静到为了等张大刀最无防备之刻悍然出箭,可以漠视好友双手双脚被砍被废,足以证明这样的冷静刻骨铭心到了何种地步! 可此刻箭将再也冷静不下来,明明他射出箭的时候,沈非还站在那里手指在他身边女人来回滑动着,箭都要射中了他才动,结果还抓住了箭。 这是什么速度? 比箭还要快的速度,沈非完全可以把自己当成箭射出去了。 箭将如何还冷静得下来? 看到沈非的目光飘了过来,箭将冷道:“我还有九只箭!” “再也无用!” 沈非淡淡一语,让箭将更不冷静了,箭将冷道:“那就试试!” “箭来!” 箭将取箭搭弓行云流水,只一瞬间弦上便有三箭凛然杀机深深,就在箭将要把三支精钢打造的铁箭以品字形射出去分取沈非三大致命位置时,沈非挥手甩箭。 箭无影无形! 众人只觉箭还在沈非手中之时,那把差点夺了张大刀小命的箭已经射到箭将面前,箭将大惊,慌忙松手让箭离弦而射。 就在这时,“崩”地一声锃响,弦断了。 三箭散成落地,弦如钢鞭抽身破衣溅血缠丝入肉,断弦之箭更是直接射进他的身体穿过血肉钻进脊骨里。 箭上所携带的庞大力量让箭将暴带向后,直到刺在了墙壁上面。 就这样,箭将被挂了起来。 看热闹的土豪们五脏移位六腑冒烟,陆建明的则直接被冰冻住;和张大刀杀在一起的青龙会成员眼睛都似飞了出来挂在了箭将的身上,张大刀则毫不客气将他们一个个砍倒在地。 远处的龙怀义使劲眯了眯眼睛,盯眼再看,希望刚才所看到的都是一场梦幻泡影,可惜他失望了。 无人不惊! 包括朱筠、方玉寒,以及范朱公。 范朱公一直觉得他的商业头脑有些恐怖,可这一箭扔出之后,他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怖。 那是箭啊,不是长枪! 不说他甩箭之速比人家用弓射还要快出许多倍,也不说他射得那般精准断弦入胸刺脊骨,单说那暴强的力量就让人惊心惊魄还惊魂。 一只小小的箭上,怎能携带上这么大的力量? 众人不解。 而不解,心里就越觉得沈非神秘,心中越怕沈非。 最怕的却是箭将。 那支随手挥出的箭就像一颗原子弹般把箭将所有的冷静都摧毁得干干净净,留下来的全是恐惧核辐射。 到这时,箭将才终于明白沈非所说“再也没用”四个字的真正含义,不是他之前认为的九只箭都射不中,而是他根本没有将箭射出去的机会。 而沈非射箭的速度、力量,都让他心中发寒,难以望其项背,毫无来由的,箭将觉得之前在他心里强大无比的龙爷,今晚可能会折戟沉沙。 刀将废,箭将折。 八部将已去其二,剩下六将之剑将枪将拳将腿将火将车将接连赶来,沈非想着早点赶回锦城,他还要和苏锦瑟一起回家见父母。 所以,沈非二话不说,剽悍出手。 拳打剑将,夺剑将之剑,剑挡子弹,弹射拳将之胸,再以剑作箭,奋力扔出刺枪将之身;脚踢腿将,抓腿将为武器,横扫青龙会成员,砸飞一身是火的火将。 最后,一脚踢飞骑个摩托车将摩托车当玩具一样碾人压人嚣张无比的车将,轰隆沉重的摩托车砸在车将身上,滚烫无比的烟管亲密无间隙地贴在车将脸上,升腾起阵阵烟雾弥漫出一股烧焦的味道。 八部将,就此完结。 众人见状都不震惊了,因为震惊太多他们都给震得麻木了。 沈非剽悍得他们无法想象,而张大刀和方玉寒同样强势无比,在他们眼中身手都特别厉害的青龙会成员却近不得两人之身。 所不同的是,方玉寒一直紧紧跟随沈非。 龙怀义火了,八部将俱废,力金刚身受重伤,只剩下大金刚威金刚和智金刚,三公子便是智金刚,不能打。 能打的也就是大金刚和威金刚。 两人也在赶来。 可龙怀义心里已经有了那么一些不妙的感觉,因为大金刚和威金刚也做不到如此轻松地干掉八部将。 但不管怎样,这个沈非必须要收服或者杀掉。 精英路线走不通,那就来人海战术! 龙怀义一令传下,青龙会的数千成员不断从龙皇府涌进来,全都将涌着浓浓杀机的目光锁定沈非,不管张大刀和方玉寒,就往沈非杀去。 沈非仿若是杀机之海中的一叶小舟,一个不小心,那些滔天杀机就能将他淹没,沈非却毫无陷入杀机的反应,他让张大刀退回去护住范朱公,范朱公这样的聚宝盆可不能有失,至于朱筠,关他何事? 再说了,有大身份行事还诡秘的朱筠,自会有的护身之法,用不着他去操心,他要做的就是干趴这些人,毁掉龙怀义最后的希望,得到他该得到的东西,知道在背后对付他的那个神秘人是何方神圣。 然后转身走人。 数千青龙会成员在青山市确实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可在能量充足速度暴快力如金刚的沈非面前,还是不够看。 在沈非又一脚铲倒一大片青龙会成员时,沈非忽然感觉一股危机从背后袭来,他转身看到一个瘦弱似猴子的人,正出拳砸向他的脊骨。 人很瘦很小还很不引人注意,谁都不会多看一眼,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放在心里面,但是,沈非却凝起了神戒起了心。 能让他二品灵觉感应到的,绝不简单。 人不可貌相! 所以,沈非毫不犹豫涌起全身之力抓向瘦猴子,瘦猴子猛然变招,化拳为爪,身子矮下,抓向沈非老二。 本来是重拳出击,可转眼间就成了猴子偷桃。 差距变得太快太狠了。 可沈非更快更狠,在瘦猴子没有偷倒桃之前,就抢先一瞬间踹到瘦猴子的老二,就在这一刻,旁边又有浓郁危机袭来。 沈非没有收脚,不顾旁边之危机,踹爆瘦猴子的老二让瘦猴子做了抛物线运动,这时,旁边的危机已然袭到,一把染了剧毒之物的刀子就要刺在沈非皮肤上,沈非却消失了。 能比箭快,当然就能比刀快。 “人呢?” “后面。” 沈非很老实地说来,拿刀的大个子立马转身,利刀再次刺向沈非,沈非眉头紧皱,按理说此人最大的危机便是手中所握利刃,可沈非却敏锐感觉到危机不是来自于刀子。 不是刀,又是什么? 难道他身上还藏了炸弹不成? 沈非出手控制住速度抓向大个子的刀子,大个子明显一愣,似没想到沈非居然送上门,旋即,大个子眼里闪过一抹阴冷,刀子刺得更快。 沈非感觉到的危机愈加浓郁,就在他手心要被刀子刺中的瞬间,大个子忽然将刀刺向自己的左肩,速度好快,虽然赶不上箭速,却也相差不远。 沈非速度虽快,但还是慢了一拍,大个子成功将刀子刺进了他的血肉里,刚刺进去,他的左臂就像藏着一条雾龙,吐出一大股浓雾。 浓雾扑鼻而来。 刚闻到一点点,沈非就有种头晕目眩之感。 显然这浓雾具有使人昏迷,反应迟缓的功效。 在大个子刺臂吐雾之时,沈非身边的人全都释放出一股股浓雾,包括一些被沈非打倒在地的人。 来得非常突然。 浓雾瞬间将沈非包围,沈非昏迷感更浓。 而大个子却狂声笑道:“沈非,我大金刚岂是你能伤的,你死定了!” 大个子杀向沈非。 沈非感觉到了来自大个子的危机,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一大波危机潮水般涌来,沈非的二品灵觉就像开水般滚动起来。 这不是一件好事! 当即,沈非刺激自己的穴位,妙手回春和酷刑同时施展,用痛苦刺激驱散昏迷之感,用妙手回春激发更多的潜力。 紧接着,沈非闭上眼睛,听声辨位。 大个子的刀子还没有到,一颗颗子弹便破空射来,这些子弹将沈非所有的闪避轨迹都钉死,哪怕是身子细微的扭动缝隙都给堵死了。 就是以沈非的速度,也避不开。 沈非杀机浓郁,对方能做到这一步,除了对方是超级恐怖天才外,剩下就是对他很有研究的人。 否则,难以设计出如此周密的子弹围杀。 虽如此,沈非不惧,冷笑凛然中,沈非伸出根手指,以四两拔千斤的手法,要拔动正前方一颗子弹,弹向旁边一颗不惹眼的子弹。 干掉这两颗子弹,沈非就能破掉对方的暗弹围杀。 可沈非刚刚碰上子弹,子弹竟然爆出无数液滴,这些液没落到沈非皮肤上,立马渗透进血肉之中。 瞬间,一股冰寒气息,似光照般蔓延到所有血管。 就在这时,沈非感觉到一滔天危机,悍然如泰山砸下如长江滚滚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笼罩在沈非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