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坑了自己 - 妖孽狂医

第十九章 坑了自己

陈强从手机屏幕里,看到了一张干干净净的脸,不由双手一颤,手机掉在地上摔成两半,嘴里不停念道:“为什么没有手指印,为什么?明明有的才对……” “我只是帮你打苍蝇而已,当然就没有手指印了!”沈非双眼盯住程永新,“程警官,他这么蔑视法律的诽谤我,难道你就不把他铐起来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帮他打苍蝇也触犯了法律?” 程永新心里微微有些发慌,现在的局势与陈强计划的完全不一样,嘴里敷衍道:“打苍蝇当然不犯法。” “既然不犯法,那程警官为什么要用枪指着我?还说要开枪把我击毙?程警官,枪是用来保护老百姓安全的,可你现在却把枪指着一名无辜的学生!我相信,法律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你说呢?” 程永新脸色一变,赶紧将枪收了起来,“你可别胡说八道!”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倒是程警官很值得怀疑啊!平时老百姓报个警,一两个小时都不见人,陈强报个警,你连半分钟的时间都不到就赶来了!程警官,你不会是和陈强串通好了来整我的吧!” 沈非冷冷说来,程永新心中激灵,沈非居然说中了,他有种不妙的感觉,嘴上却大义凛然地说道:“我刚好就在附近巡逻,所以才能来得这么快,我身为人民警察,怎么可能故意整你?” “程警官巡逻得真是巧啊!希望别人有危险的时候,程警官也能去得这么快!”沈非讥讽了一句,“不过,我相信程警官!这样的话,那陈强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用枪指着我,就是故意要害你了!” 说到这,沈非看向仍失魂落魄的陈强,“陈强,想不到你这么狠,不但要坑我,还要坑程警官!程警官,这样的犯人,难道你就不给他戴个手铐,把他带回局子里审问审问吗?” 程永新脸显愠色,他已经收了陈强一部分钱,怎么可能给陈强戴上手铐,而且陈强家里也有些能量,要真给陈强戴了,他就惨了。 “沈非,你不要得理不饶人!” “程警官,你的意思是说,陈强设计陷害我,要让你开枪把我打死,我不但不能怨他,还得对他说声谢谢吗?程警官,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啊!你刚才用枪举着我的画面,只怕已经传到网上去了,你现在要不给大家一个交待,只怕你这一身警皮……” 沈非没有再说下去,可所有的人都知道后面的话是什么,程永新满脸慌乱,现在的局势,对他很不利。所有证据都表明陈强没受伤,而陈强没受伤,就说明沈非就是无辜的。 他拿枪指着一个无辜的学生,这绝对是一个大事件,一旦曝光,上了什么头条之类,他就惨了。在网上被曝光而出事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就连市长都抗不住,更不用说他一个小小的警察。 更严重的是,如果他收了陈强的钱,与陈强合谋陷害沈非的事情再被调查出来,那他就不是做不成警察,而是要坐牢的节奏了。 想到这些,程永新不敢再与沈非多说,说得越多错得越多,麻烦就越大,他决定先把陈强带走。程永新走到陈强面前,“陈强,先跟我去警局一趟!” 陈强也回过神来了,他肯定是沈非做了手脚,要不然他的伤绝不会一下子就好得干干净净,可是他又没证据证明。陈强盯着沈非,“沈非,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很惨的!” “程警官,陈强还在恐吓我,你要不把他铐走,我绝对不会罢休,我一定要讨回公道!”沈非声音无比严肃,一副追究到底的样子。 程永新骑虎难下了,他觉得陈强就是一头猪,明明落到了下风,还要说这种话,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程永新本来是不想铐陈强的,但是,现在不铐不行了,沈非要继续追究下去,这件事一定会变得很大,到时他就悲剧了。 没办法,程永新摸出了手铐,陈强见状,立马厉声喝道:“你敢铐我?” “先走再说!” 程永新皱眉说来,陈强浑身一颤,看到校门口这么多人,要是他被警察给铐走了,那他面子就丢尽了,以后他就会成为中医药大学的笑柄,陈强吼道:“妈的,你敢铐我,我让你当不成警察!” “陈强,你好嚣张,你竟然敢威胁警察,你是警察局长吗?你竟然敢让程警官当不成警察!程警官,和这样的猪头合作是没有好下场的,我建议你好好查一查他,看他有没有犯什么罪,要是犯了,早点把他送进监狱得了!” 沈非一语双关,程永新心慌之余,对陈强也很不爽,不就家里有点钱嘛,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程永新毫不客气地抓过陈强的手,陈强为了保住面子,剧烈反抗起来,程永新一时铐不上。 就在这时,沈非走了上来,说道:“陈强,你竟然敢拒捕!还殴打警察,这回你的罪可犯大了!” 随后,沈非一把抓住了陈强的手,陈强怒吼道:“沈非,你想做什么?” “帮助警察抓罪犯!”沈非一笑,用力一扯,直接将陈强的手臂骨头给扯脱,陈强惨叫出声,再也挣扎不了。“程警官,你快把陈强给铐上,不然他就要抢你的枪了,到时出了事,你会很惨的!” 程永新眼睛一眯,其实再给他三秒钟,他就能制住陈强,可沈非却在这个时候扯断了陈强的手,当着他的面弄伤了陈强,而他还不能怪沈非。 再想一想,从开始到现在,沈非完全是步步为营,将陈强逼得失去理智,也将他逼得如此田地。而且,沈非的力量也好大,程永新隐隐觉得这个沈非惹不得,心里想着,程永新把陈强双手给铐住了。 陈强见自己真被铐了,再次大骂出声,程永新瞪了陈强一眼,将陈强拖着往外走。刚走出一步,耳边传来沈非的声音,“等一下!” 程永新回过头看着沈非,“你还有什么事?” “程警官,我协助你抓了坏人,你都不感谢我一声吗?” 听到这话,程永新真有股拔枪的冲动,虽然他不爽陈强威胁他,但他更不爽沈非坏了他的好事,要是沈非乖乖让他抓了,他就能挣上十多万,现在钱没有挣着不说,还惹了一身的麻烦,而沈非竟然还要让他感谢! 不过,程永新没像陈强那么白痴,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冷声说道:“谢谢!” “一点诚意都没有。”沈非没有感觉到脑海里半点红光闪烁,挥了挥手,“算了,你快把坏人带走吧,我要和我女朋友看电影去了。” 陈强心里还是怒火冲天,他精心给沈非挖了一个坑,要让沈非被警察抓走,被关在监狱,还要让苏锦瑟来救他。可结果却是他叫来的警察,把手铐带在了他的手上,苏锦瑟半点事都没有,他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现在,再听到沈非说苏锦瑟是他的女朋友,陈强立马就炸了,“沈非,苏锦瑟是我看上的女人,你要敢动她,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沈非走到苏锦瑟身边,牵住了苏锦瑟的手,笑着对陈强说道:“好走,不送!” “沈非,你等着,这事儿没完!” “当然不会完。” 陈强还想继续吼,却被程永新拉出了人群,程永新不敢让陈强再说下去,谁知道陈强这个猪头,会不会发疯说出他们的勾当。 围观的学生们,全都蒙了,本以为看到的是陈强暴虐沈非的画面,却不料沈非大发神威,来了个神转折,陈强被打了,被骂了,最后还被戴上手铐给铐走了。 “沈非太猛了,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打脸!” “陈强在学校里肯定抬不起头来了,沈非也算帮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啊,早就看陈强不爽了。” “沈非能泡上苏锦瑟,果然不简单!不仅打了陈强的脸,还让那个警察屁都放不出一个来,那警察一看就是和陈强有勾结的!” …… 一众议论声中,沈非牵着苏锦瑟的手往外走去,围观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道,有的人还拍起了手,说着他们两人真是天作之合一类的话。 苏锦瑟也有些羞涩,她想挣脱沈非的手,可根本挣脱不了,挣了两下,她就任由沈非牵了,而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刚刚沈非打退陈强的一幕幕画面,越想,她心中的“沈非痕迹”就越深。 忽地,苏锦瑟看到沈非带着她走到了街道另一面,还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猛地回过神来,“沈非,你要带我去哪里?” “看电影啊!” “真要去看啊?” “当然!我一直都是说到做到的,就像我说你是我女朋友,最后你就会是我女朋友一样。” “我才不是你女朋友。” “很快就是了。” 沈非不由分说,拉着苏锦瑟坐进了出租车里,苏锦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沈非太霸道了,她都没答应,沈非就要拖她去看电影,她还没有单独和一个男人去看过电影呢,在她心里,能牵她手去看电影的,只能是她的男朋友。 可现在沈非根本不是啊! 忽然,苏锦瑟又想到,刚才她确实没有答应,可她也没有强烈拒绝啊,反倒是有种半推半就的味道,想到这,苏锦瑟蒙了。 “难道我真的对他有感觉了?不能啊,这人明明就是个流氓,怎么能对他有感觉呢?”苏锦瑟心里念着,却不由想到了陈强让她求他,沈非毫不犹豫冲出去的画面。 就这样,苏锦瑟带着无比纠结的心情,跟着沈非到了电影院,影院刚好有星爷大话西游的影片,沈非直接买了两张票,拉着苏锦瑟的手走了进去。 沈非按票号找到了座位,而这座位刚好就在最后一排的黑暗角落里,沈非一见,笑道:“亲爱的,这是老天要成全你对我做坏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