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骷髅,欢迎你来杀我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九十章 骷髅,欢迎你来杀我

危机如此浓郁! 比金一上次给苏锦瑟身上绑了炸弹都还要浓,浓过了他前面每一次所遇到的危机。 以危机浓郁程度来判断,若被此危机袭中,沈非纵不死也得重伤。 危机笼罩而来之时,那些个子弹还在迅速逼近沈非,一只骨头手同样如闪电般刺向沈非。 骨头手没有刺沈非的致命部位,为的就是让沈非感觉不到强烈浓郁的杀机危机,虽只是不重要的背部,但只要一刺进,骨头手的主人有信心撕裂了沈非的身子。 龙怀义无比清楚地看到了沈非所处的危机,若沈非被那些子弹袭中,他浑身血液立马就会被冻成血块凝结成血冰,到时沈非血液就不能流动,血都不动了,身子当然动不了。 如此一来,沈非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 只是,龙怀义还有些疑惑,那个瘦猴子是威金刚,大个子是大金刚,但那只骨头手又是怎么回事儿? 龙怀义眼睛不瞎,正是这个人给沈非带来了最大的危机! 但这个如鬼魅般的人,他却从来没有见过! 龙怀义直觉大金刚和威金刚所做的事,多半也和这个人有关,他自认为他的龙皇府青龙会是藏龙卧虎之所,可今晚却跑过来两个人过江大猛龙。 一个叫沈非能败龙皇府赌技最高的三公子能败十大将军级拳手闯无数杀关死关,还能毁楼从大火中重生。 一个不知名,却能将如此强大的沈非逼到死地。 要是他拥有这两个人,势力将会迎来急剧膨胀之机,龙怀义心里激情澎湃了,恨不得立马看到那两个臣服跪拜于他身前。 杀吧! 把沈非陷入死地! 反抗吧! 两败俱伤! 这样他就能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龙怀义双眼盯得直直,他要看到沈非悲剧看到沈非绝地反击看到两虎相争两虎皆伤,下一秒,龙怀义眼珠凝住,好似那些特殊子弹的冰冻之力发挥在他身上一样。 只见被迷醉烟雾冰冻血液子弹包围的沈非,十指如飞般连在脑袋、胸口、腹部等位置连点了数十余穴位。 刺激穴位之时,沈非还悍然冲向那些冰冻子弹,不闪不避地撞了上去,子弹炸开液体暴溅融于血肉当中。 当即,沈非身子僵硬如同冰雕。 大金刚看到沈非冲向子弹的一瞬间都愣住了,沈非明知道子弹有问题还要冲过去,难道他有十足的自信。 下一秒,大金刚看见沈非僵了,心里大石头终于落了回去,持刀边冲边冷笑道:“姓沈的,你是以为你的速度能够快过高速飞行的子弹,还是你强大的力量能够打飞子弹,或者说你觉得自己是刀枪不入?” “不管你怎么样,今天你都死定了!” “拿命来吧!” 大金刚威风八面气势凶悍,刀子持向了沈非的心脏,身后那只骨头手更是鬼魅般刺来,骨头手脸上没有半点得意,甚至还露出畏缩之情,可他的心里却颇不平静,主要是沈非的举动太让人觉得意外了。 这种自投罗网自寻死路的做法让他心中波澜出不安感,但事到如今,已经不能退缩半分,这是他这么几天来碰到的最好时机。 能否成功,便在这一刺之中。 他觉得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大,毕竟他刺的不是沈非的致命位置,沈非就算能动能反击,也应该是对要将刀子刺进他心脏的大金刚下手。 下一瞬间。 在刀子、骨头手皆要刺进沈非血肉的时候,沈非忽然动了,动若雷霆,一把抓住了骨头手,往前一送,将那些骨指刺向大金刚。 大金刚手中的刀子比刀将用的那把大砍刀都还要坚硬,可是,与那只骨头手一碰,刀子竟然折断了。 紧接着,骨头手插入了大金刚的身体里面,遇肉破肉遇骨断骨,直接来了对穿对过! 大金刚凝住,他的刀子怎断了?他的身体怎破了?沈非为什么没有被冰冻住,还能动若脱兔? 龙怀义没有愣,他心中愤怒似黄沙漫天要将一条清澈透明的大河瞬息间变成黄河,本以为沈非已经到了死地,他就要看到一场两败俱伤的好戏,结果沈非就那么朝着子弹撞了过去还撞出了一条生路将大金刚给撞进了死地。 事情,怎会如此发展? 他恨! 痛恨深恨苦大仇恨! 骨头手不恨却惊,不是因为沈非能动,甚至不是因为沈非对他出手,这些他都有所预料,他惊讶的是为什么沈非的手不是冰的冷的,而是火热滚烫似岩浆! 人的温度怎会高到这种地步还不出事? 还有,那些子弹可是花大价钱专门特制的冰冻弹,一接触皮肤就能渗进体内冰冻血液,那些子弹的冰冻威能全部爆炸开来,可以将十头猛玛都冰冻住。 为什么,沈非不受影响? 反热到如此地步! 骨头男不知,这是沈非对自己下了狠手,用了酷刑里面的烈火焚天之火刑,刺激得血液翻滚如岩浆,那些冰冻液体渗进血液不仅没能冰冻得住血液,还仿佛火上浇油般让血液更沸腾。 沈非这是以痛止冻杀冻! 痛上加痛,他受了! 虽然骨头男不知道这些,但骨头男知道他不会就此认输! 他还有底牌! 只见骨头男猛地一脚不顾其是死是活地踹飞大金刚,解放了他的手掌,然后他的五指做出了违反常理违反人类的动作,就那么弯向后面抓住沈非的手,好像他朝着天的不是手背而是手心。 那种反转也不是练了柔术的反转,而是一种极端到要折断的反转,就像一颗本来朝北的树枝猛地被掰来朝南。 树枝被如此掰动,早被掰断,可骨头男的手指,却灵活无比,抓得那么紧不说,五指上还涌出越来越猛越来越强的力量! 一百斤! 三百斤! 一千斤! 还在往上涨! 沈非剑眉一扬,手中的骨头根本不是骨头而是钢铁,那越来越凶猛的力量也不是人体发出而是…… 而是有发动机! 沈非全身心一听,甚至隐约听到骨头男体内机器转动的声音! 不在别处,正在骨头男的右边胸口位置上! 沈非更在意的,却是这个人给他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曾接触过。 沈非任由骨头男手指上的力量越来越强,他嘴角笑意似风雪飘下带着阵阵寒意,“我们见过面!” “为何如此说?” “感觉!” “感觉?” “那晚的狙击手是你?”不等骨头男回答,沈非便肯定地说道:“是了,就是你!你那晚的最终目的不是杀我,而是试探我,你知道我有很强的直觉,很快的速度,很强的力量,所以……” “所以你精心设计后,混在人群当中,用那个瘦猴子和大金刚试探我,再用迷醉烟雾麻醉我的感觉,射出你严密计算后的全方位的封死我能闪避的每一条轨迹的冰冻弹,降低我的速度和力量,再行真正的刺杀。” “能布下如此精密杀局,绝不是一次狙击就足够的,你除了得到我很详细的资料外,定然还近距离的观察过我,了解过我的性子。” “近距离!”沈非脑海里瞬间闪现出无数画面,忽然定格在敲庄狂手打光头脸震黑玫瑰的那一晚,“是了,那一晚的烧烤街对面的清洁工是你!” “兄弟酒吧里也有你吧?” “我到省城来青山,一路上你都跟随着吧?” “能这么心急要杀我什么都不问也不管的,净化组织的杀手,对吧?” 沈非一句句说来,每一句都像是一声惊雷响在骨头男的心里,骨头男对自己的化装很有信心,他化装改变的不仅仅是身形面孔,还有被称作心灵窗户的眼睛,以及一种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 反正他扮什么就像什么,扮清洁工就是清洁工,扮小混混就是小混混,扮富二代就比富二代都还富二代。 绝不会有什么不违和。 绝不会出差错。 可沈非一个感觉就将他的苦心孤诣学习的化装术给击破了,而感觉又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人家就是感觉到了,他能说什么做什么? 最厉害的是,沈非仅凭一个感觉,就能将整个事件全部推测出来,甚至将他的身份都肯定出来。 一丝不差,一毫不少。 精准到仿佛那晚的清洁工是他装的小混混也是他扮的狙击枪也是他开的,这一路都是他跟随的一样。 谁要说沈非就是一个好色男一个凭着狗屎运一飞冲天一鸣惊人的白痴二百五,骨头男绝对会吐他一脸口水,有如此聪明的白痴二百五吗? 沈非短短数天时间能走到这一步,不是偶然也不是侥幸! “说吧,比金一还厉害的杀手,你的代号是什么?” “骷髅!” 人家都猜到这一步了,骷髅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报出了自己的代号,“沈非,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足以和我见过的那些强者有得一拼,如果是当年的我遇到你,相信我的右臂照样会被斩下,我的小命还会丢掉,但今天不一样了。” “一样的一样的。”沈非热情地回答,反握住了骷髅的五根太空手指,绽放出比烟花还灿烂比焰火还明亮的笑容,“骷髅,欢迎你来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