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那就更恐怖一点!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九十四章 那就更恐怖一点!

筠美人,你还不变身超级美少女战士? 听到这话的朱筠,无语得像夏天里正热得不行的时候,沈非却给她弄来了一件羽绒服甩来一个烤火炉。 在她说出那些话暴露一些大概身份后,朱筠就在等着沈非的试探,可沈非一直没有动作,只是很符合她心意地大闹龙皇府,斩八部将灭四金刚毁青龙会成员,逼得龙怀义不得不出动白道力量。 谁料得,沈非试探在这里! 还探得如此凶猛! 龙怀义这个人绝对不简单,眼前的五六百警察仅仅是他白道能量的很少一部分,后面肯定还会有更大更牛的人物登场,也许就连少数一些被他腐蚀的军人也会出现。 如此能量,即便是她属于秘密机构,还有点背景,也有不少顾忌,要不然,她也不会到龙皇府以贴身秘书的身份当卧底。 但沈非现在这样说了,她要是不管不理,沈非还真有可能把自己救了然后自己走了,留下一个愤怒无比的龙怀义一个烂得不行的龙皇府摊子给她,到时扯动的东西更多引起的风浪更大。 于是,朱筠果断走了进去,掏出了一个小本本甩给黑脸局长娄义,冷道:“带着你的人立马离开!这里我来接手!” 光听到话,娄义眉毛就是一跳,再看到本子上的钢印,心脏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喷射蹦跳起来。 国安啊! 这是很秘密很牛逼的部门啊! 国安为什么盯上了龙怀义,龙怀义做的这些事好像不至于让国安出动才对啊! 娄义想不明白,他只知道眼前的女人很牛逼,一般情况下,他们警察遇到这种身份的人,只有弯腰听令马上带着手下有多远滚多远的份。 可在龙皇府在龙怀义打电话让他来的前提下,就不是一般情况啊,他要就这么带着手下走了,那他就完了。 一则,龙怀义手里有他的很多把柄,只要放出去,他必定丢官进监狱!二则,他要就这么离开龙皇府,保不准还没有回到警察局脑袋就被人家打成了花。 所以,他一定不能离开。 娄义直接将证件一撕,冷喝道:“好啊,你竟然敢假冒国安工作人员,给我带回去。” 当即有警察要铐向朱筠,虽然朱筠早就预料龙怀义将青山市经营成了铁桶江山,大有太上皇架式,如今亲眼看到娄义直接将白的说成黑的,说她假冒之时,朱筠还是怒火翻天俏脸冰冷。 沈非火上浇油,“筠美人,这条疯狗在诬蔑你鄙视你,觉得你干不过他,你不用给我面子,打个电话把他的老家给抄了,抓他到里面去坐老虎凳吃辣椒水夹他手指,这样就能逼得他把吃过的屎犯过的罪全部说出来了。” 朱筠白眼,要真这么容易,龙怀义哪里能嚣张到今天?而且,真要让娄义说出罪行,不用去逼他,沈非有的是手段让他吐出实施,余为民不就是那样落了马吗? 当然,沈非什么意思她也很清楚,朱筠面色冷峻,“我的证件货真价实,你凭什么说我假冒?” 娄义冷笑,“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是不是真的,我们会去调查,但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如果我不走呢?” “那可由不得你!” 娄义声音冰冷,朱筠眼有杀气,龙怀义却是哈哈狂笑,“沈非,这就是你说的能救你的人?在我的地盘上,她拿什么来救你?除了我,谁也救不得你!” “在这里,谁都可能救我,唯独你,永远救不了我。”沈非摇头,看着朱筠,“至于她,她能救不想救而已!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不顾一切救我的,筠美人,你相信吗?” 朱筠阵阵无语,他何来自信让她不顾一切去救她?从她出生那一天就决定不可能!再想到沈非那个要抱紫霞青霞观音大师一起给拿下的语调,朱筠觉得沈非自恋到这一步也算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了。 沈非看向龙怀义,“把你的手段一起使出来吧,这些太不够看了,打起来也没有意思。” 龙怀义眯眼,“你比我想的还要狂。” 沈非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比较老实,说不来谎话罢了。” 朱筠见状秀眉直挑,沈非搂她的腰牵她的手占的便宜时那么自然就像对待自家媳妇儿一样,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的人还会知道不好意思? 不用去猜,都知道沈非在胡言乱语。 龙怀义则认为沈非是在挑衅他,“沈非,我的怒火要全部释放出来,你受得住吗?” “小小跳虫罢了。” “跳虫!很好,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子的怒火,让你明白什么叫王者之怒!” “王者之怒?” 沈非笑了,龙怀义盯着门口,只见门口有一个人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这人正是青山市的一把手纪百城,纪百城一眼扫过,就明白了场中局势。 纪百城盯着沈非说道:“娄局长,身为人民警察,就要保一方平安,龙皇府每年为青山市上交数亿的税收,你怎么能让这些人在龙皇府里乱来,还不赶紧把他了们全都抓回去,要是不审出个公正明白,你这顶乌纱帽就别戴了。” “是,纪书记!” 娄义凛然正气地喝来,都是在官场上混的,娄义当然能领悟到纪百城所说的公正明白是什么意思。 当即,娄义亲自带手下去抓沈非,娄义想着有青山市一把手坐镇,抓一个在锦城有点跳的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可娄义离沈非还有三步距离时,沈非一耳光甩了出去,甩得娄义右脸肿如猪左脸瘦如猴,要多丑有多丑。 娄义大怒,比他怒的则是纪百城,纪百城冷喝:“攻击公安局长,你这是恐怖行为!” “那我就更恐怖一点!” 沈非一耳光甩向纪百城,直接将纪百城甩蒙当场,怎么都回不过神来,好像他的脑髓都被一巴掌打了出去,不会思维了。 陆建明、章子豪等人都惊得下巴跌在了地上怎么也捞不起来,沈非胆子太大了吧,连纪百城都敢打,虽然龙爷很牛逼,但在明面上,纪百城还是青山市的老大啊! 娄义震得差点摔倒在地,沈非甩他耳光的时候他是冲天怒火恨不得将沈非暴打一顿再撕裂成碎片。但看到沈非五指手指那么清晰地浮现在纪百城脸上,娄义的怒火不自觉消失了许多。 龙怀义照样惊涛阵阵,就是他也不敢甩纪百城的耳光,沈非比他的胆子都还要大,他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方玉寒盯着纪百城露出了嘲讽笑容,范朱公张大刀则是浑身血液沸腾,无比地兴奋。 没有人看到朱筠在听到“恐怖”两字时眼睛里一闪即逝的那抹异色,纪百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指着沈非吼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你确定要抓?” “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不管你有多大本事,今晚,我必抓你。” “那就抓吧!” 沈非说着,在纪百城脸上左右开经啪啪啪地甩出许多个节奏分明的耳光,朱筠本还在想沈非将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多半还是将主意打在她的身上,可她仔细一听却差点笑喷了。 原来,沈非甩耳光的节奏,竟然是国歌的拍子! 打脸打出国歌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牛! 周围的警察完全被巴掌声给震住,一动不敢动,沈非甩完之后,连点纪百城头部颈部等部分的十大穴位,施展了最为严重的酷刑手段。 纪百城当即痛得要命,盯着沈非露出万分震怒的目光,可震怒刚露出来就被痛苦给淹没取代。 沈非笑道:“知道余为民是怎么交代他所犯罪行从而落马进监狱的吗?和你现在一模一样,不过,我相信你能忍住这越来越剧烈的痛苦,死死咬住自己的牙齿,一个字都不会说出来。” 噗…… 纪百城吐血了,有被打脸被酷刑的原因,但最大的原因却是被吓的,他现在竟然在步余为民的后尘,要是他忍不住说了出来,那他就完了。 到这时,纪百城终于明白沈非所说“那就抓吧”四个字的真正含义,原来沈非说要抓的,是他! 不行! 一定要忍住! 拼命也得忍住! 可是,越来越痛了,怎么忍得住? 纪百城冲着龙怀义怒吼,“还愣着做什么?把他拿下来!” 龙怀义心里闪过不满,却还是将目光盯着沈非身上,沈非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王者之怒吗?” “找死!” 龙怀义冷喝,掏出手机拔打起了电话,“车镇明,我这里有人来砸场子,你赶紧带一队人马来。”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不管是谁,马上过来!” “这会儿怕是……” “我不管,十分钟内必须赶到,否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龙怀义如同发怒了老虎,直接威胁了起来,随后龙怀义挂断电话,冷冷瞪了沈非一眼,又打了第二个电话第三个电话…… 每一个电话都是干净利落的威胁! 龙怀义基本上把他的保护伞都通知了一遍,数十个电话打下来,龙怀义嘴角弯得像挂猪肉的铁钩子,“什么是王者之怒,你很快就会亲身体会到了。” 沈非淡淡一笑,掏出手机拔通了赵子秋的电话,“有几只跳虫得解决一下,车镇明!宫宏!皮辉……” 沈非说得很响亮,龙怀义听得满脸都是惊骇刮过的痕迹,虽然他刚才的语气很严厉,但是他说得很低很轻的,就连不远处的三公子都不一定能听得清楚,沈非是如何听到的? 还有他的电话是打给谁的? 龙怀义心中生出了慌乱,眼中目光却狠辣无比,冷喝道:“娄局长,你带来的人都是做样子的吗?纪书记被恐怖分子打伤,你还不把他抓起来?” 娄义被吼回了神,赶紧下了命令,“都给我上,不惜一切代价把他给我绳之以法。” 当即,警察们峰涌而上! 沈非负手而立,笑道:“问一句,你们当中还有谁的良心没被狗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