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现在,你绝望了吗?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九十五章 现在,你绝望了吗?

谁的良心没有被狗吃掉? 沈非问出这一句,却无人能回答,倒是脸都被打得变形的娄义火山爆发般怒吼道:“良心?多少钱一斤?” “很贵,贵到你用命都买不起!” “老子何必要买!麻的,你以为你是圣人吗?老子今天就要把你抓起来,看看你的良心多少钱一斤!” “那你会绝望的。” “绝望?呵呵!”娄义的冷笑绽放在一凸一凹的脸上,再加上那黑不溜秋的颜色,就像一坨被踩烂的牛粪,恶心难看得紧,但他却不自知,盯着那些警察吼道:“你们呆着做什么?要买良心吗?还不赶紧给老子上,将打纪书记的恐怖分子给抓起来。” 一大帮警察狂冲上来,沈非说道:“既然都没有了良心,那心拿来也没有用了。”沈非慢悠悠走了上去,似云中漫步,以比柔拳还柔比太极还慢的动作出拳。 虽然出拳速度慢,却没有一个警察能近他之身,没有一把枪能瞄准他,没有一颗子弹能击中他,沈非每一拳都准确无比地落在他们的心脏部位上面。 饶是沈非只动用了很小的一点力道,但是他们无一不感觉到心脏上插了千万根针,每一次跳动每一口呼吸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不致命,却比死还要难受。 张大刀和方玉寒紧随其后,两人的攻击则是雷霆万钧是野火燎原激烈无比,来自左右两边的攻击都不能越过他们。 不管是刚的还是柔的,都异常吓人,有些警察明明手中拿着枪却不知道该如何做出曾经千百次扣动扳机的动作,还有的面色惊惶欲抽身逃跑或者想要大声吼出他们还有良心。 但是,想逃的逃不了,想吼的也迟了。 那些想着以多欺少用人海战术取胜的娄义纪百城等人,就像一只只被拔毛要拿去儆猴的鸡,在血雨腥风中瑟瑟颤抖不已。 章子豪、陆建明等土豪再一次充当了必不可少的惊讶背景,这些人的惊讶已经刻进了骨子里灵魂里,散发到脸上,使得每一道皱纹每一次张嘴呼吸都了充满震惊的味道。 大约十分钟的样子,五六百警察全部倒在了地上,痛苦万分似待宰之猪羊! 沈非盯着娄义说道:“现在绝望了吗?” 娄义连半个字都回答不出来,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大片整齐如一比先前娄义等人来的时候都还要震耳的脚步声,从外面轰隆进来。 十秒钟后,龙皇府里面就像海水般涌进来一片穿着绿色军装持着机枪的军人,心中怕到了极致的娄义看到这些军人,猛地激动起来,底气十足地吼道:“我没有绝望,绝望的将是你!” 旋即,娄义对着正中间那名军官说道:“车营长,这个人是恐怖分子,不仅打了我袭击了青山市五百多名警察,更是要杀纪书记,快把他抓起来,不然他会危害更多人的生命。” 车镇明甩了龙怀义一眼,看向沈非,额上青筋绽出个面目可憎的架式来,就是这个小子惊扰了他的好梦让他火烧眉毛一般跑到这里来。 虽然地上倒了一大片的警察和青龙会成员,但车营长照样没将沈非放在心上,拿手枪的怎能和拿机枪的相比?车镇明大手一挥,“把他们抓起来,统统带回去。” 咔咔咔…… 一阵机枪上膛声,七八十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沈非几人的脑袋,另外还有几人上前要抓捕他们。 娄义、纪百城满嘴冷笑残笑,龙怀义念道:“刚才打了警察,还敢打军人吗?我还真希望你能够大打出手,打得越狠越好。” 龙怀义非常清楚军人的作为,基本上都是很护犊子的,要是车镇明等人在这里被收拾了,就算车镇明等人违反了纪律,军队惩罚了车镇明,也会出面对付沈非把场子找回来。 反正,事情闹得越大,沈非的后果就越惨重! 所以,龙怀义期待沈非嚣张下去。 沈非摇头说道:“军人的热血不应该撒在这里!” 娄义急急吼道:“你是恐怖分子,抓的就是你!” 沈非盯着娄义,“我有个疑问,你怎么不把我家筠美人是国安人员的事情说出来?莫非你是想坑他?” “恩?” 车镇明冷眼如毒蛇吐信般盯着娄义,如果只是一些闹事的,他把这些人带走,稍后再移交给警察,不会引起什么波动,可要是牵涉到了国安,那事情就很不一般了。 而且,国安不会随随便便子虚乌有地调查一个人一个地方,有国安进入龙皇府,那就说明龙皇府必定有问题,到时他不小心卷入了什么事,那比龙怀义手中握的把柄更让他悲剧。 娄义迎着车镇明的目光,心里一颤,忙说道:“车营长,没有的事,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人是假冒的,纪书记可以作证。” “是的,我可以作证。” 纪百城是忍着无尽痛苦咬牙切齿说出来的,他一说出来,浑身痛苦立马像见了水的生石灰,剧烈沸腾起来,他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脚以免自己忍不住招供。 娄义和纪百城都是要一条路走到黑,车镇明眼里还有疑惑之色,但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先把沈非等人抓回去再说。 所以,车镇明点了点头,那些军人继续上前抓去。 沈非拍手说道:“恭喜你们,把他坑到了!” 娄义冷道:“少嚣张,马上有你哭的时候!我让你到时哭都哭不出来!” “我拭目以待。” 沈非没有暴起伤人,张大刀、方玉寒见状也就没有反抗,朱筠还是没有打电话,她的目光盯在沈非身上,不是在想沈非能不能解决眼前的麻烦,而是在想沈非将会怎么解决。 就在其中一个军人要抓住沈非手臂的时候,外面又响了整齐的脚步声,车镇明一听这脚步声便是脸色大变,他是军人,对这声音非常熟悉。 这脚步声,是军人特有的,这说明又有军队来了。 而他只带了这八十几个人来,怎么会又有军队来呢?且听这声音响亮如战鼓擂动,说明来的人不少,至少有三百人。 出动三百军队,那绝对是大事件了。 难道这后面来的军人,也是龙怀义找来的? 车镇明心里莫明慌乱起来就像一个没开过车的人却开了一辆能“带我装B带我飞”的宾利豪车狂奔在车来车往的高速道上,一不小心,便是车毁人亡。 心慌之时,军队已经冲了进来。 看着那一片迷彩闪耀的服装,章子豪等人又发出了震震惊呼声,感叹着龙怀义的势力真不是盖的,军人都能拉来一批又一批,章子豪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沈非,觉得沈非这一关多半是过不了了。 陆建明重新燃起了冷笑,这个沈非再厉害还能和国家机器做对吗?他打定主意,等沈非悲剧的时候,他一定要冲出去好好嘲笑沈非一番踩沈非几脚。 这样既可以发泄心中的不爽怨恨,还能卖好于龙怀义,以后得到更多的好处,可陆建明没有看到,此刻龙怀义的眼睛里,涌动着的是惊涛骇浪。 下一秒。 军人们机枪上膛,持枪在怀。 然后,对准了车镇明等人! “把枪放下!” “把枪放下!” “把枪放下!” 冰冷的声音从三百军人嘴里喝吼出来,瞬间传到车镇明、纪百城、陆建明等人的耳朵里,似几百颗炸弹同时被引爆。 众人又一次傻了。 不,是疯了。 这后来的军人,竟然不是来对付沈非,而是对付车镇明等人! 车镇明脸黑如炭,他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针对他,更想不明白抓沈非这几人怎会闹出这么大的阵仗,但他十万分地清楚,他完了! 之前来的八十多名军人更是浑身不自在满脸不安,特别是去抓沈非的那一个,手就停在离沈非只有三厘米的地方,一动不敢动。 这时,一个单独的脚步声从外面响起,三百军人让出一条道,车镇明看到来人,身子差点软得跪倒在地,来的既然是徐伟师长! 师长亲自出动,这事儿,这事儿…… 车镇明不敢再想下去,徐伟黑着一张脸走到车镇明的面前,车镇明哆嗦着说道:“师长,我……” 啪! 徐伟直接给了车镇明一记耳光,“混账东西,军队是国家利器,你竟然为了利益将他变成别人的私器,军人是用来保家卫国的,不是用来保护地痞流氓保护邪恶势力的!” “师长,我错了。” “迟了!把他枪给我下了,送到军事法庭!” “师长……” 车镇明心胆俱碎,上了军事法庭,那他就真的完了,要是再送入军队的监狱,那他这一辈子都将在地狱里度过,车镇明想出手拉住徐伟求情,可刚刚伸出手,徐伟身后一名军人直接一掌将车镇明击倒在地,然后拎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随着这人的出声,其他军人也是将车镇明带来的人的枪全部给下了反绑起来,这些军人心里也慌得不行,车镇明要上军事法庭,他们的下场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特别是那个去抓沈非,直接被人一枪托放倒在地拖了出去! 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车镇明带来的人就全军覆没了。 这一幕画面,何止惊心动魄。 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陆建明被吓得尿了裤子,章子豪后悔得肠子都发了青,其他的土豪也是心跳如蹦极仿佛从雪山上滚到了油锅里面,实在是太震撼太恐怖了。 娄义像得了败血症一样浑身直打颤,沈非淡淡问道:“现在,你绝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