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全都关机了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全都关机了

绝望了吗? 娄义想把绝望当成蚂蚁一般踩得稀烂捏得粉碎,可此刻的绝望却不是蚂蚁而是绿巨人! 那么的强大刺眼! 娄义将奢望的目光落在了纪百城身上,此刻的纪百城比娄义还要绝望,他本来就痛到了深深太平洋底,用他养了无数年的狠气威严支撑着说出那句话后,痛苦更是穿过太平洋底来到了地球的另外一面。 现在又看到如此吓人一幕,纪百城体内的痛苦到了崩溃边缘,这时,徐伟盯着纪百城一声怒喝:“身为一方父母官,不好好为守一方土为人民谋幸福,只想着捞自己的利益,与蛇蚁虫蝇勾结,你这样的坏官贪官,有多少就该杀多少!” 徐伟是师长,级别不低,他还打过越战,是军中猛将,身上杀气浓郁,这会儿再带着处理掉车镇明等一帮军人的威势与狠劲儿以及冲天怒火喝出该杀之言,纪百城的痛苦轰然爆发,将他所有的忍耐、心理防线全都炸得干干净净一丝不存。 纪百城撕吼道:“我有罪!我每个月都能从龙皇府拿到一千万,我的妻儿在美国所有的消费都是龙怀义给的,青山市无论大矿小矿我都有分成……” 纪百城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他想拼命地扣住自己,可就是控制不住,一控制就痛得如坠地狱生不如死,纪百城只有说出他心底所藏着的一件件一桩桩罪恶之事,才感觉痛得要稍微轻松一点。 陆建明章子豪听得傻眼儿怒火丛生,他们知道纪百城肯定和龙怀义勾结在了一起,要不然他也坐不稳青山市一把手的位置,但他们没想到了纪百城吃了这么多钱。 虽说他们已经足够土豪了,可人心都是不足的,钱都是赚不够的,纪百城吃得不这么狠的话,他们还能赚更多的钱豪得更厉害。 娄义面若土灰,他把希望放在纪百城身上,纪百城却给了他一个狠狠的耳光,把他的希望打得粉碎,让他彻底跌落绝望深渊。 警察们心脏被针针扎当中也露出了震惊表情,青龙会成员都像看史前怪物般看着纪百城,徐伟更是听得直接拔出了腰间枪对准了纪百城的脑袋,“混账!蛀虫!硕鼠!垃圾!狗屎!” 徐伟嘴里每蹦出的一个词都显示着他的冲天怒火,他使劲克制着自己不将扳机一扣到底,虽然这人犯了很大的错,有很多事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可他毕竟是青山市一把手,要惩罚也由国家由政府来处理,要是他这个军人开枪取了他的命,事情就会变了性质。 费了好大的劲,徐伟喝道:“如果你是老子的兵,老子早把你毙了!这件事,我会观注到底,一定会讨个说法讨个公道!” 说完之后,徐伟收枪看着沈非,“小子,你很不错,良心还在!” “我只想做点好事!” “做好事不难,难的是一直做好事。” “我做事从不半途而废!” “很好!这里垃圾遍地,需要我帮你清理吗?” “不用了,马上就要清理完了。” “有股子狠劲儿,我喜欢,有机会一定找你喝酒。” “乐意之至!” 沈非笑着答来,不卑不亢,徐伟不再废话,大手一挥,带着军人撤了,若无上级命令,军队过多参与地方事件确实影响很不好,他本来很欣赏沈非一个人挑龙皇府想出手帮一把,既然这小子有豪气自己解决,那就看他的表现,他还得赶回去处理车镇明一帮人,以及比车镇明更大的苍蝇。 章子豪一大票土豪愤怒震惊之余又觉得沈非脑子抽了筋,人家徐伟师长都说要留下来帮他清理垃圾,凭着那三百硬汉军人,扫灭龙皇府还真不是什么事儿,这样一来,沈非便百分之百处于必胜之地,可沈非竟然拒绝了,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朱筠秀眉上挑,沈非的选择也让她有些意外,不过,她倒是相信,势力被打得七零八落的龙怀义,不是沈非的对手。 张大刀目光灼灼,范朱公精光阵阵,沈非的能量比他们想的都要大,张大刀觉得自己跟着能碰上沈非做沈非手上一把刀是这辈子最最准确的选择,范朱公脑子已经加足马力开动起来,背靠如此大树他要还不能做出什么成就的话,那他就不叫范朱公也不配当沈非的聚宝盆。 娄义和纪百城看到徐伟带兵离去,长长出了一口气,气还没出完,沈非笑道:“看你们的样子,还没有完全绝望,对吗?” 两人脸色一滞就像喝水呛到了气管里一样难受无比,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盯向了龙怀义,龙怀义就是他们最后最后的奢望,虽说龙怀义的势力之手被沈非斩了不少,但龙爷的势力又岂只有这一些?龙爷势力还多着呢!刚才那些电话不就是证明吗? 也许下一秒,龙怀义就能扭转局势反败为胜来个大翻盘了! 然而,此时的龙怀义已是热锅上的蚂蚁是沙漠里的鱼慌得不行,徐伟跟在车镇明身后赶来将他带走,说明他在军队长的触手已经被斩得干干净净。 更触目惊心的是,沈非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对方的动作就如此迅速,足以说明沈非的能量或者说赵子秋的能量很吓人。 且,车镇明只是沈非所说名字中的一个。 车镇明悲剧了,其他人会不会也悲剧了? 龙怀义觉得不太可能,一来那些保护伞的能量不小,二来他们涉及很多领域分布在各个位置,以他们为中心散发出去的又是一张庞大的网,毫不夸张的说,一层层的连上去,就是省里面部里面京城里面的人都会成为网中一格。 如此强大的能量网,可不容易动。 龙怀义安慰好了自己的心灵,坚信他威逼利诱出来的能量网很牛逼,沈非难以撼动! 沈非则一步一步走向龙怀义,嘴里问道:“龙怀义,你猜一猜,要是把你干掉了,他们两个会不会绝望!” 看到沈非那副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的表情,龙怀义怒眉直竖,“沈非,我自问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 “我是好人,你是坏人!” “哈哈哈哈……”龙怀义放声狂笑,“好人?这年头还有好人吗?现在,有钱就是爷!沈非,跟着我干,我们可以平起平坐,所有利益我都分你一半,怎样?” “我有钱。” “是的,你有十几亿,对于别人来说,十几亿是天文数字,但对于我来说,对于你一答应就能得到的利益来说,那根本就是很小的一部分,不说是九牛一毛,但最多就是一个零头。” “打倒你,我得到的更多。” 龙怀义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透出无比阴沉的目光,“龙皇府就是一只能下金蛋的鸡,难道你想杀鸡取蛋,难道你就不想细水长流。” “我可以占了你的地盘,再建一个新的。” “沈非,你一定要和我不死不休吗?” “不。”沈非摇了摇头,“你还不够和我不死不休的资格,倒是你身后叫你出手的人,还有那么一点。” “你……” 龙怀义及时咬住了牙齿,但他心里仍然很惊讶,那条粗大腿和他联系得那么隐秘,这沈非是怎么知道的?是赵子秋告诉沈非的?还是说沈非和那根粗大腿之间有什么? 虽然龙怀义只说了一个字,但他的眼神等细微表情全都被沈非收之于眼底,沈非证实了心中猜测,今晚刺杀赵子秋行动果然是身后有人,且他直觉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人物。 龙怀义压住心中思绪,冷冷说道:“资格?你马上就要废了,还讲什么资格?” “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些人还没有半点行动,你怎么让我废?” “……” 龙怀义眉毛胡子都快皱在了一起,那些人到现在都没有动作确实很奇怪,龙怀义忍耐不住,打出了一个电话,可得到的回应却是“您拔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机? 这个时候关机肯定不正常。 龙怀义心中生出不妙感,却仍安慰自己这只是巧合,他赶紧又拔打了第二个电话,还是关机。 第三个,关机! 第四个。 第五个。 …… 十多个电话打了开来,同样全都是关机。 一个关机还能说是巧合,两个甚至三个都能说是偶然,但十多个电话全都关机就绝不是用巧合、偶然能够解决的。 那他们为什么关机? 是阻力太大,他们不想理他不再管他的事? 但这不太可能啊,他手里可握着他们的把柄啊,他一放出去保证能让他们丢官出事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关机的,即使是阻力太大,他们也会留个信息之类。 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剩下最大的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已经栽了! 可按逻辑来说,这个更不可能啊! 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他们全部都一网打尽呢? 没有人! 除非有几个大佬同时出手,但这也不怎么可能,毕竟大佬们也有着各自的利益阵营,说不准那张网上某个人就是他们阵营里面的,他们断然不会联手。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龙怀义慌乱万分地拔出最后一个号码,这个号码是能联系上那根粗大腿的,这一切诡异也只能那个大人物能说清楚,局势是否还有转机就看这个电话了。 这一次,不再是关机。 龙怀义心里那块巨石落了地,只要大人物没有出事,前面所有的败都不算真正的败,大人物一出手,立马就能反败为胜。 正想得开心,电话接通,龙怀义还来不及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冷冷的两个字,“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