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干嘛要等?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九十七章 干嘛要等?

蠢货! 龙怀义瞬间蒙了,这声音冷若六月飘雪这话伤人似千刀万剐,他一直想抱的大腿,怎么就骂他是蠢货? 是说他嚣张吗? 可他本就是这样,对方找他的时候也从未提过这一点,龙怀义疑惑之时,冷冷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自杀吧!” 自杀? 龙怀义的心跌落到了万丈深渊之底,第一句骂他是蠢货,第二句就让他自杀,他拥有难以想象的金钱,还拥有那庞大的势力,为什么要自杀? 就算今晚沈非毁了他不少势力,给他造成了不少打击,但只要他活着,迟早都能东山再起。 要死了的话,金钱、女人、权势等等一切都没有了。 他绝不可能自杀。 龙怀义咬牙恨道:“你凭什么要我自杀?” “你自己做的好事。” “我做了什么事?我要做的事不都是你吩咐的吗?是你让我去杀的赵子秋,是你让我……” 龙怀义怒了,在没有认识这个大人物之前,他是青山市的龙皇,而做了那件事,一夜还未过,他就沦落到了孤家寡人之地,对方居然还要责怪他! “可我让你杀古靖阳了吗?” “古靖阳是谁?” “白痴!不想死,就等着比死还难受吧!” “什么意思?” 龙怀义刚问出声,电话便已经挂断了,等他再打过去,已经说此号是空号了。 空号,那就是再也打不通。 而他之前的梦想,也是镜中花水中月,到头来全是一场空。 砰! 龙怀义将手机摔在地上砸得稀烂,大腿没有抱到,青山市下面的宝藏也不再属于他,他在青山市打拼的基业还毁于一旦,如今得到的是空号! “比死还难受?”龙怀义脸上露出残忍狰狞的笑容,“谁敢让老子难受?谁能让老子难受?老子还没有输!老子有那么大一笔财富,想翻身容易得很!” 正念着,沈非已经走到龙头之下,淡淡说道:“我不喜欢仰着头说话。” “你不喜欢又能怎样?难道你还能飞起来吗?” “飞倒是飞不起来,但我能将你踩在脚下。” “白痴,这么高,你踩给我看看。” 龙怀义被各种打击弄得再无半分气势,就像街头混混一样喝着骂着,但言语当中却是有着十足自信,就算他是孤家寡人,他也能逃出生天。 他的脚下,便是逃生之路! 这也是他敢呆下来且一直呆在龙头处的原因! 嘴角冷笑正森然如树叶重叠遮住阳光阴沉一片之时,龙怀义神情猛然一凛,原本还站在他脚下被他居高临下看着的沈非消失了不见了,下面空空如也。 沈非去哪了? 龙怀义左看右看,脑袋转了几圈都没有看到沈非的踪影,正觉奇怪时,龙怀义猛地想到沈非说的话,沈非说要把他踩在脚下,那他不管去了哪里,都是奔着他来的。 如此的话,那他肯定就是到龙头上来了。 龙怀义心中大慌,虽然通往龙头的路上还有着一些阻碍,不说其他,就是那重达千斤的钢铁之门就不是那么容易破掉的。 但看一看想一想那如同地震般倒塌的建筑,龙怀义的信心就大为不足,他敢那般放肆的原因就是他相信能够逃掉,可如果沈非站在他的面前,他还真的很危险。 砰! 龙怀义刚想到这里,身后就传来暴烈如野牛发狂奔跑的声音,龙怀义脸色瞬间变得比纸还苍白,肯定是沈非上来了。 回头一看,果然是这样,沈非身影已出现在十米之外还在向他快速靠近,毫不犹豫地,龙怀义将旁边的三公子抓到他的前面,再一把将三公子推向沈非。 龙怀义力量也不小,身子瘦弱的三公子根本止不住,一个劲儿地窜向沈非,三公子是亲眼见识了沈非从进龙皇府以来的各种剽悍行为,更是亲身体验过沈非的厉害,他比龙怀义都还要怕。 龙怀义将他推向沈非,跟把他推向死神没有什么区别,三公子恨死了龙怀义,不甘心地问道:“龙爷,我对你忠心耿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养你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大金刚威金刚力金刚都因尽忠而倒地,身为四大金刚的智金刚,也该是你尽忠的时候了!” “龙怀义,我好恨。” “如果你能杀了沈非,你就是青龙会的副会长,我给你龙皇府一半的股份。” 龙怀义像没有听到三公子那充满恨意的语气,反而说出了重赏,同时他的手已经放在胸口上面。 三公子听到这般重赏,怒极反笑,一来他根本不相信龙怀义的话,龙皇府一半的股份那可是笔天文数字,就算他杀了沈非,遇到危险便毫不迟疑拿他当挡箭牌的龙怀义怎么可能真的给他? 二来,他能杀掉沈非吗? 答案是毫无疑问的不能! 可想归想恨归恨,三公子毕竟不想就这么死去,即便知道沈非很厉害,三公子也得拼一拼。 所以,几乎是在被龙怀义推出去的一瞬间,三公子手中就多了一副扑克,这副扑克是用薄如纸张的合金特意制作而成。 毫不夸张地说,这副扑克比刀子还要锋利! 在三公子怒吼之时,他便五指一翻一转,用尽全身力气将牌给飞了出去。 刹那间,五十四张扑克如急急弦雨暴射向沈非,又似披乱狂风卷向沈非,威势十足。 但三公子仍没有停下,还在继续往前冲,他的手中还有一张牌。 这牌,闪着金黄光芒。 扑克袭来,沈非速度未减,双手划出无数道看不清的残影,如同秋风扫落叶帘卷西风风吹狂沙般将抓着一只只飞翔的扑克。 待残影落下,五十四张牌被沈非一张不落地抓到手中,三公子持着黄金牌杀到,沈非手一挥,三公子只觉得手上一麻,盯眼看去,手中已空,黄金扑克牌被沈非夺到手中。 三公子之前的计划,就是趁着沈非抓牌之际,再用那张黄金扑克刺进沈非的心脏,可此刻,计划失败。 虽然三公子早早就预料到自己不是沈非的对手,可沈非如此快破了他的杀局,还是让他觉得很震惊很残酷。 也许下一秒,他的小命就没了。 三公子心碎自觉要死,却见沈非笑着说道:“你可以不用死!” “恩?” 三公子眼睛猛睁,他就像航天飞机冲向外太空一样,瞬间想到了前来刺杀沈非却臣服于沈非的骷髅。 “沈少,你想收我当小弟?” “你想多了。”沈非摇了摇头,将他的扑克递到三公子面前,“不过,你可以用龙怀义的命还代替你的命,用他的悲剧来代替你的悲剧。” 听到这个提议,三公子第一反应是畏惧是要拒绝,龙怀义长久以来的心狠手辣在他心中已是根深蒂固,对龙怀义出手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转眼间,三公子又想到龙怀义刚才推他出来当挡箭牌让他来送死,还想到龙怀义的势力差不多土崩瓦解,三公子的怒气和豪气同时像热血般冲向天空。 当即,三公子一把抓过五十四张扑克和黄金牌,转身盯着龙怀义,抬起了手,龙怀义青筋暴绽似蛇涌,他丝毫不觉得之前推三公子出去有什么错,他有的只是三公子要对他出手的愤怒。 “老三,你要背叛我?” “龙怀义,这是你逼我的,我不想死。” 三公子扔出了牌,这一次扔的比刚才扔向沈非的还要凶猛还要杀气凛烈,龙怀义冷道:“老三,想要我的命,你还差远了。” 龙怀义猛地一拍胸口,只见龙怀义所站位置猛地升高三米,还出现了一张椅子,龙怀义坐在椅子上,双手握住雕刻有龙的椅把一扣,那椅把最外端也就是龙首,居然张开了口,随着龙怀义的动作吐出了一颗又一颗的子弹! 三公子没料到龙怀义还有这么一招,他的扑克牌飞了出去已经不能再控制,所以那些扑克牌都撞在那坚硬无比的大柱子上面跌落在地。 扑克落地,子弹袭来。 第一波子弹飞来,三公子就中了两颗子弹,身上飙溅出了一大滩血,三公子痛叫之时恨意更浓,忍着痛楚甩出了最后一张黄金扑克。 龙怀义见状,立马射出子弹去击打黄金扑克,眼看就要打中,黄金扑克却是拐了个弯,偏离了之前的飞射轨迹。 下一瞬间,黄金扑克扎在他的臂膀上面,深及入骨! “老三,你竟然敢对我下死手,那就别怪我了!” “我不会怪你,我只恨你!” 三公子狂吼着,数颗子弹钻进了他的身体,三公子瘫倒在地离死不远,龙怀义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三公子,目光落在沈非身上时又是惊涛阵阵。 虽然刚才的子弹都是针对三公子发射,但沈非离三公子并不远,也算是处在射击范围内,可他却一颗子弹都没有中。 沈非的身手实在太可怕。 龙怀义本还想着搏一把扫死沈非,可现在这样子他不敢扫,他怕将自己的小命给扫了进去。 所以,龙怀义的脚猛地一跺,高台迅速往下落,他的嘴里厉喝道:“沈非,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 “干嘛要等?” 沈非问来,右脚猛地踏在龙头的地板上,连踏三下,地板当即被震裂,里面还传来咔嚓不已的破碎声,那已经下落到龙头进里面的椅子,卡在了半中央,再也落不下去。 龙怀义渐身僵住,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沈非,却见沈非笑着说道:“你现在可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