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人姓唐 - 妖孽狂医

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人姓唐

等一下! 清脆冷冽的三个字,从朱筠的嘴里传出来! 众人再次愣住,这是什么神转折? 虽然他们已经看出朱筠不是真正的贴身秘书,好像有点来头的样子,但他们也看出了朱筠是和沈非一伙的,朱筠对沈非也是站在同一条船上。 可现在沈非要杀龙怀义,朱筠为什么要阻止呢? 龙怀义也有着同样的疑问,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沈非住手了。 要知道之前沈非的一句句话一个个动作都是在赶着他往黄泉路上奔往阎王河里跳,眼看就要踏入鬼门关龙怀义自己都觉得必死无疑了,却有个完全意想不到的人救了他。 无数想不明白的人当中,却有两个明白人。 第一个当然就是沈非。 沈非不是个嗜杀狂,而且他一向奉行的是让对手生不如死痛苦万分,他刚才的所说所做完全是说给朱筠听的做给朱筠看的。 一是因为他觉得朱筠来龙皇府的目的绝不是调查龙怀义有多少手下玩了多少女人贿赂了多少当官的,肯定还另有紧要事。 二是因为之前龙怀义要借机关逃离之时,朱筠眼里闪过了紧张慌乱的目光,虽然是一闪即逝,却还是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这更是说明朱筠找上龙怀义的目的不简单。 沈非不需要知道朱筠找龙怀义做什么调查什么,他只要知道那个在背后对他一而再再而三出手的神秘人到底是谁,所以,杀死龙怀义就成了沈非手里的一张牌。 听到朱筠喊出“等一下”,沈非扭头,铁青着脸说道:“为什么?” 朱筠心中暗恨不已,她敢打保票沈非刚才所做的一切是故意的,不就是为了那个对他出手的人么?朱筠走上前来低声说道:“留他一条命,我告诉你那个人是谁!” “你骗我!”沈非大声喝来,一脸的痛恨不已,“先前你就说过我要亲了你摸了你,你就给我一千亿,现在你还要让我留下他的命才给我一千亿,你到底想怎样?” 饶是朱筠神经粗大遇事较多,可听到沈非大吼出来的话看到沈非的表情时她还是蒙了怒了火了,如果她手里有一把刀,她一定毫不犹豫刺进沈非的心脏里面。 一千亿? 沈非也真敢说得出口,就是她整个家族的财产加起来也没有一千亿。 而且,还说什么她让他亲她摸她! 怒归怒,朱筠倒也想起了之前确实答应过沈非事后会告诉他,沈非大吼的原因就在这里,可他吼的话实在是太让人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了。 不等朱筠开口,沈非又吼道:“你明明知道他想要杀我,我不杀他难道还要留着他东山再起找人来杀我吗?筠美人,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吗?我拿不到钱,还不许我杀他泄愤吗?” “我能拿出钱来,虽然我凑不起三百亿,但我还是能立马拿出七十亿的!”龙怀义被沈非演的戏骗着了,还真以为沈非要杀他,赶紧拿出他目前所能拿出的钱。 七十亿相对于三百亿来说只是一小部分,可做生意的都知道,七十亿的流动资金那绝对是很吓人的一笔数目,可以做很多事。 沈非心中大动,有了这七十亿,沈氏集团初期的资金就全部到位了,但他嘴上却毫不犹豫地冷道:“打的好算盘,七十亿就想买你的命,你是在做梦呢还是在做梦呢?” “我还有其他的不动产,我在青山市的所有煤矿股份、地产、公司等等,我全都转送给你!这些也能值好几十亿……” “这些本就是你应该赔给我的,买命钱呢!” “我……” 龙怀义该说的都说了,面对一心想要杀他取他小命的沈非,龙怀义毫无丁点办法。这时,朱筠说道:“行了沈非,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我说过便会做到。” “我想要的,就是你为我七情六欲!” “沈非!” “恩哼?” 朱筠要暴强冷喝,可在喊出沈非的名字后看到沈非一副等着她发怒的模样,朱筠生生将怒火吞了回去控制住了情绪,用低冷的语气说道:“那人姓唐!” “什么?你说你不愿意!你都让我摸了亲了还抱了那么久,你为什么不愿意?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满意,才能与我坦诚相见?” 沈非还是吼得满大厅的人都听得见,手中的扑克牌却是旋转起来,随时有可能旋转出去在龙怀义脖子上溜达一圈,朱筠只得恨恨说道:“唐铭人!号称唐王!” “啊!”沈非心中思索,嘴巴却大大张开眼睛里满是惊讶,“你还要我再去找一个美女,要一起你才答应?靠,筠美人,你的口味也太重太独特了!” “去死吧!” “好的。” 沈非伸手就要甩出扑克牌,朱筠忙伸手拉住沈非说道:“京城唐家第三代长孙,在军政商三路都有一定的能量,唐铭人可不是龙怀义这么好对付!” 这话让沈非心里大起波澜,京城两字就足以看出唐家的能量不小,能在京城排得上号称之为家的更是不简单,惹上这样一个人确实很麻烦,但沈非嘴里却大吼道:“不要吧,筠美人,另外找一个还不够,还要找两个?” “你……” 朱筠的耐心都快被消耗完了,要不是那个任务,朱筠早就转身走人,现在她只得继续说下来,“你应该想得到,他对你出手是因为你惹了叶静云!” “那我惹了你,会不会有人对我出手?”沈非说惹就惹,一把将朱筠抱住,朱筠横眉冷对,沈非笑颜相迎,“要没有的话,你就便宜我得了,你看我这能打人能赚钱力量足体力好能暖床还一天到晚做好事的,绝世好男人啊!” “叶静云是唐铭人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约定来自他们各自的爷爷!现在说婚约很可笑大家也很不以为然,但在那个圈子,这说出去的话就是钉下的钉子,并且两家有着利益纠葛。” “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你要敢去招惹别的男人,或者是有别的男人来惹你,我一定会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沈非搂得更紧,朱筠又一次涌起想劈开沈非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的冲动,他说的跟她说的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好比她在讲死神来了的故事,他却在说超级美少女战士,永远不搭调。 “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些,剩下的你自己去找吧!踏进了那趟浑水,你要不能爬起来做搅水之人就会被踩到泥泞里,永远不得翻身。” “筠美人,你被我感动了,所以关心我吗?”沈非一脸的受宠若惊,朱筠白眼,“真没见过像你这么厚脸皮的人。” “那你现在见到了,你真的是太荣幸了。” “……”朱筠无力再斗嘴,对于这种思维模式永远处于“2B”状态的人,朱筠甘败下风,直接说正事,“沈非,放了他赶紧走吧。” “为毛要走?你说好要去染我的味道为我而妖的!” “你确定接下来的事,你要掺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举双手欢迎!” “不不不……”沈非将头摇得像拔浪鼓,“费尽心力让你爽了你却给钱的亏本事,我可做不出来。不过,在走之前嘛,我还得把账收一收。” “沈非,那些钱你最好不要碰!” “你的意思是你玩了我不给我钱不说还要让我倒给你钱?”沈非目光冰冷逼近朱筠眼睛三毫米处,朱筠眼睛不眨地说道:“碰了,会有很多的麻烦。” “我不偷不抢,光自己本事吃饭,凭什么不碰?没听说过断人钱财等于谋人性命吗?谁不让我拿钱,我就跟谁拼命,谁他娘的找我麻烦,我就把他打成猪头让他变成穷光蛋。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件事……” 沈非转头盯着陆建明,陆建明浑身一颤,可怕的事情终于要来临了,沈非说道:“我最喜欢的方式就是让人变成穷光蛋,相信你会满足我这点可怜的愿望吧?” 陆建明听来,感觉有千万柄重锤砸到他的脑袋上,瞬间砸得他头重脚轻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晕倒在地,沈非说道:“真是个好人,都高兴得晕了,你放心,我一定让你穷得连西北风都喝不起。” 一众土豪倒吸了一口冷气,生怕沈非将他最喜欢的方式用在他们的身上,沈非不再甩他们一眼,转过头来盯着朱筠,“你最好不要来找我麻烦,不然我发起火连我自己都要怕。” 朱筠开口还要说,耳朵里却响起细微的声音,然后朱筠叹了一口气,“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出了什么事你就自己去承担吧。” “放心吧,筠美人,我们还要相染相妖,我不会出事的,就算是出了事,我也一定会来到你的面前,把健壮的身子留给你。” “你还是留给她们吧。” 朱筠甩了一句,沈非看向张大刀,“留他一条命,剩下的随你折腾!”又看向范朱公,“这是你要做的第一件,除了现金,能挖出多少都由你操作。” “是,沈少。” 两人的声音都无比激动,张大刀激动的是能够报仇雪恨,范朱公激动的是可以扬眉吐气大展宏图了,张大刀来到龙头之上,毫不犹豫跳了下去,一拳打在龙怀义的脑袋上。 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章子豪冲到前面来说道:“高人,我愿意献出所有的家产,请你收我当小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