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起要了! - 妖孽狂医

第二十章 一起要了!

苏锦瑟见座位在角落里,有种转身离开的冲动,这地方实在是太适合干坏事了,可她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被沈非拉着坐了下来,“亲爱的,你是不是担心会忍不住对我做坏事?” “是你想对我做坏事吧?” “你放心,我绝不会将第一次交待在这里,要做也得去孤男寡女的地方!所以,就算你对我做坏事,我也会反抗让你得不逞的!” “……” 苏锦瑟欲哭无泪,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放开我的手。” “嘘!电影开始了,好好看电影!” 沈非摩挲着苏锦瑟的小手,看起了电影,苏锦瑟恨得牙痒痒,她用力将手往外抽,却根本抽不出来,试了好几次都没用,苏锦瑟气鼓鼓地说道:“无赖!” “如果能抓住你的手,我宁愿无赖一辈子!” 沈非说得那叫一个深情,苏锦瑟快要崩溃了,怎么就碰见这样一个家伙,不能再和他说下去了,苏锦瑟转头看电影,她已经看过很多遍大话西游,对里面的情节是十万分的熟悉,可每一次看起来仍然觉得很精彩。 要是能和她心仪的人一起看,苏锦瑟感觉会很好,可以和他十指相扣,靠在他的肩上,一起笑,一起感动,一起忧伤。 可现在和她看电影的,是可恶的沈非,流氓、无赖不说,还爱吹牛,苏锦瑟想着沈非的各种不好,脑海里却是情不自禁地浮出沈非为她冲出去的画面。 当电影放了一多半的时候,苏锦瑟发现沈非除了牵她的手外,没有对她动手动脚的,心里松了一口气,气还没有松完,便听沈非说道:“至尊宝应该霸道一点,把白晶晶牢牢抓住!” 苏锦瑟挑眉,脱口说道:“那紫霞仙子呢?” “一起抓住啊!” “流氓!” “才两个算什么流氓?”沈非淡淡说来,“怎么也得把青霞啊,观音大师一起给要了,才勉强算是流氓吧!” “还想要观音大师?你要得了吗?”苏锦瑟语带不屑,她真想把沈非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除了流氓两字,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努力要啊!要了观音大师,唐僧就不能用紧箍咒控制至尊宝了,而且还能有个强大的帮手,再遇到妖精,至尊宝只要说一句,‘老婆,上!’那妖精就灰飞烟灭了!想想都很爽!亲爱的,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头!” 苏锦瑟搞不明白沈非为什么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她真想把电影里的金箍抓出来,套在沈非头上,狠狠地折磨他。 当然,这只能想想。苏锦瑟转头继续看电影,没看两分钟,她忽然听到一阵阵喘息声,循声看去,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女的整个身子都扑在男的身上,女的身体一动一动的,喘息声正是从那女的嘴里传出来。 苏锦瑟脸色刷地通红,没想到真有人在电影院里做那种坏事,她正害羞得紧,耳边传来沈非的声音,“亲爱的,那女的是不是生病了?” “我怎么知道。” “那你为什么心跳加快,身体发热,脸上发烫,鼻息加重,两条腿还并得那么紧呢?”沈非一脸疑惑,“难道你也生病了?” 苏锦瑟真想给沈非一巴掌,沈非那么流氓,会不知道那两人在做什么吗?沈非肯定知道,他就是故意这么说,好借此调戏她。更让她羞涩的是,她身子真的热了起来,“该死的沈非!” 就在这时,沈非将手放在了苏锦瑟的大腿上,苏锦瑟条件反射地抓住沈非的手,双眼怒视沈非,“流氓,你想做什么?” “帮你治病!” 苏锦瑟直想吐血,明明就想占她的便宜,居然还说帮她治病,苏锦瑟恨恨说道:“我没病,用不着你治,把你的手拿开!” “你有病!”沈非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有欲火燃烧、欲罢不能、欲望难消之病!虽然这种病可以压制下去,但长久的压制对你身体不好,会让你肌肤变差,皱纹增多,提前衰老!我可以释放你的欲火,让你舒舒服服的!” “我没有欲火燃烧,没有欲罢不能,没有……”苏锦瑟要疯了,还想说下去时,沈非抚摸的大腿部位猛地传出一股热流,瞬间汹涌到她身体每一个部位,特别是她的心里,让她舒服得不行。 舒服感如同波浪,一浪接一浪,拍打着她的每一根兴奋神经,不过几秒钟,苏锦瑟就兴奋到了极致,浑身上下,颤抖不已,还止不住的想大叫出声。 眼看就要叫出来,苏锦瑟猛然想到前面还有很多人,她要叫了出来,那就没脸见人了。忽地,苏锦瑟转头看到沈非的嘴唇,纯粹是本能反应地,苏锦瑟吻了上去,将她的黄鹂鸣叫送进了沈非的嘴里。 兴奋完后,苏锦瑟松了一口气,气还没有松完,便意识到她的舌头还在沈非的嘴里,与沈非追逐嬉戏,苏锦瑟赶紧退了出来,脸色红得就像天边云彩。 这时,沈非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了!现在是不是感觉舒服多了?我保证你明天一早起来,肌肤水嫩,白里透红。” “臭——流——氓!” 苏锦瑟真想挖个地缝钻下去,虽然是在黑暗的角落里,别人不怎么看得见,可毕竟有那么多人啊。而她又再一次吻了沈非,还被沈非给弄成那副模样,实在是太羞人了! “俺承认俺是流氓,可俺不臭!再说了,是你主动吻我的。” “要不是你那样对我,我怎么可能……” “哪样对你?” 沈非一副追根问底的架式,苏锦瑟怎么说得出口,可要不说,她又不甘心,苏锦瑟眼珠一转,猛地咬在沈非肩膀上。 “喂,轻点啊!” 听到这话,苏锦瑟不仅没轻点咬,反而咬得更重了。 “亲爱的,你再咬,我就叫了啊!” 苏锦瑟一颤,真要让沈非叫出声来,她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得已,苏锦瑟只好松口,恨恨说道:“沈非,你要再敢对我使坏,我就咬死你!” 沈非将放在她大腿上的手往上移了一点,坏坏一笑,“亲爱的,你继续咬吧!如果你还怕我叫出来,那我们就换个地方,比如酒店之类的。” “做梦!” 苏锦瑟起身往外走去,她不敢再和沈非将电影看下去,她怕再看下去沈非的手就伸到她的禁忌区域了,沈非跟着走到外面路上,苏锦瑟娇喝道:“你干嘛跟着我?” “你是我女朋友,当然要跟着你了。” “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女朋友,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苏锦瑟大声吼着,以此来掩饰心里对沈非的那种悸动感,吼完之后,就往路对面跑去。 刚跑到路中间,猛地有一道车灯光射来,苏锦瑟回头一看,只见一辆黑色小轿车朝她疾速冲来,苏锦瑟浑身僵滞,惊慌到极致,感觉陷入了死亡深渊。 这一瞬间,苏锦瑟无比的后悔,她不应该对沈非那么吼的,她想告诉沈非,虽然才认识两天,可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他。她还想说,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可惜,没有机会了。 车子冲来的第一时间,沈非便动了,毫不犹豫地调动起庞大的神针能量,全力奔出,速度远超六十码,划出了一道残影。 在车子要撞上苏锦瑟的千钧一发时刻,沈非抱住苏锦瑟冲到了对面,那辆黑色车子一冲而过,没有半分停顿,转眼间消失。 三秒钟后,苏锦瑟回过神来,猛地将沈非抱得紧紧,呜咽出声,“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再也见不到你了!沈非,我……” “你都还没有对我做坏事呢,我不准你死!” 这话还是那么的流氓,可苏锦瑟听起来却有了别样的感觉,心里的惊慌也消散了不少,沈非抚着她的背,给她按着某些穴位,安慰着她,可他的眼里却有着凝重。 这车子来得太诡异了! 明明灯光已经照到苏锦瑟身上了,看到苏锦瑟了,那黑色车子竟然没有减速,反而越来越快,他冲出去救苏锦瑟的时候,车头朝他的方向偏了一点。还有,车子停都没有停就跑了出去。 这一切,是偶然还是醉酒驾驶? 沈非直觉里面有问题。 苏锦瑟在沈非的妙手回春和安慰下,状态好了许多,看到自己将沈非还抱得那么紧,脸上一红,“流氓,又让你占便宜了!” “那咱们找个地方,我让你把便宜占回去?” “想得美!”苏锦瑟啐了一口,收拾心情,认真地说道:“沈非,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就被车子撞……” 不等苏锦瑟将“死”字说出口,沈非就吻了上去,堵住了她后面的话,“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我会护你一生平安!” 话音落下,沈非舌头叩开了苏锦瑟的贝齿。 苏锦瑟眼睛大睁,又和他亲吻了! 这是第三次了! 而且,这一次是沈非主动吻上来的,可苏锦瑟却没有前面两次那么抗拒了,脑海里闪过沈非的点点滴滴,她闭上了眼,全身心地与沈非相吻! 一吻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