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废物利用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一章 废物利用

当唐铭人听到手下所说的那点消息后,浑身如坠冰窖般一个颤栗,龙怀义身后竟然还藏着那样的势力,那不是自寻死路,而是自我毁灭! 那股势力,谁碰都得完蛋! 可恨他早没有调查出这个事实,否则,他绝不会轻易的选择龙怀义当棋子如此粗暴的去对付沈非,他肯定会有更充分的计划,就算是出了意外也查不到他的身上。 只可惜,世上没有“早”字! 唐铭人知道唐家这次付出的代价将会比他想的更大,换作一般人早就惊慌失措找老子找爷爷求救了,但唐铭人不是一般人,他不仅没有去找老子,还在最短的时间里冷静了下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再恨都没有用,有用的是解决问题,将损失降到最低! 一冷静,唐铭人心中就有了头绪。 那股势力是碰不得,却不可否认的疯狂且残暴,沈非毁了龙怀义断了他们的一大财路,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沈非。 而他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立马知道沈非所做之事。 他当然不会去联系那股势力,那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找死,想让他们知道有无数种办法,最好的一种办法就是帮沈非扬名。 沈非不是号称爱做好事吗? 那就好好帮他宣扬宣扬这件好事,宣扬到青山市每一个角落,宣扬到瞬间登上各大媒体的头牌头钉,宣扬到无论是电视报纸网上手机上只要一打开就能看到,宣扬到…… 人尽皆知! 天下皆可闻! 并且毫无难度,这是正能量,是帮沈非树立好名声,即便是赵子秋知道,也不会鼓动赵家出手阻止,只会推波助澜,将沈非的好名声推得更高。 他要的,就是越高越好! 唐铭人相信,只要一传出去,那股势力肯定就会有所行动! 在此之前,唐铭人也不会让沈非好过。 他想到了那个纪百城,纪百城注定要悲催了,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废物一个,但在此时此刻,还是可以废物利用一下的。 当即,唐铭人打出了两个电话。 半分钟后,唐铭人打倒了一瓶正宗窖藏三十年的五粮液,浓郁酒香散发在空中的时候,唐铭人点燃了一只没有名字没有生产厂家却绝对很牛逼有价无市的烟。 深深吸了一口,让烟前面红彤彤亮着的时候,一个弹指,香烟划过一道如同女人玲珑身子般的曲线,最后落在了酒上。 轰! 火起! 纸燃衣烧! 火焰熊熊起来的时候,唐铭人往外走去,等他走到外面,火焰已经他所在的房间、院子完全笼罩,唐铭人转身看着冲天大火,冷声念道:“沈非,游戏才刚刚开始,我倒要看你是多么的小强,看你怎么应对这一股危机!我远走他乡,你就水深火热吧!” 唐铭人转身没入黑夜当中,这一走,再回来将不知是何年何月,但他敢肯定的是,他一定能回来,且他回来之时,他会变得很强很强。 对于这一次远走他乡,他觉得更应该是龙翔九天,唐铭人要在外面打出一片天地,他要让唐王之名,动天!震地!惊人心! 当唐铭人坐上一辆外表破得不行的捷达车以两百码的速度离去时,沈非夜闯龙皇府勇斗龙怀义这个恶势力头子的消息已经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各个论坛、贴吧还有着真实的图片,电视媒体也在插播报道。 消息在黑夜中广为人知。 在青山市犹为厉害,有人在欢呼有人在放喇叭有人在放鞭炮甚至有人在敲锣打鼓地宣传着,睡得再熟的人都醒了,然后得到消息的他们呆住了。 再然后,青山市这座城沸腾了,上到九十岁下到五六岁的娃,都没有人能再睡着。 仿佛他们正在经历一场地震! 实际上,对于他们来说龙怀义的倒下就是一场地震! 正当人们找不到方式来发泄心中那股欢喜沸腾之时,又有消息传来,有人正聚集赶往龙皇府,他们要亲眼看到龙皇府的倒下看到龙怀义的悲剧,他们还要感谢打倒龙怀义的英勇斗士沈非。 这一消息来得太是时候了,不少人穿起衣服甚至连衣服都不穿买上鞭炮往龙皇府赶去,不多时,城市里的一条条街道就挤满了车子到处都是人。 青山市的变化,身在龙皇府里面搂着朱筠小蛮腰的沈非并不清楚,他正问着,“筠美人,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胎记之类的?” “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有事,你说给我听了,以后要是有人冒充你骗我上床,我就好撕掉她的衣服揭穿她的真面目。” “无聊!” “不告诉我就算了,反正我已经把你的骨头都记下来了,就算有人想要冒充,我将她上上下下摸一遍,就能确认是不是真正的筠美人。” 朱筠当机! 沈非笑意盈盈,这时他的手机传出短信声,他掏出来一看,却是龙怀义将他现在能控制的七十亿现金全都转到了他的账户上。 “筠美人,我有钱了,走,我请你吃麻辣烫!” “麻辣烫?” “对啊,一碗六块,一夜十三次!” 朱筠听到这,俏脸上满是黑线,她也想到了网上那个“名动天下”的帖子,朱筠不搭理,直接走向了被张大刀折磨到浑身是触目惊心伤口惨不忍睹画面的龙怀义。 对沈非来说,打倒龙怀义就是结束,可对她来说,这才只是刚开始,她要把龙怀义心中最大的秘密给掏出来,其实,朱筠想过要不要让沈非用那个神奇的手段让龙怀义乖乖地吐出来,但那个秘密牵连甚大,不能让沈非知道更不能暴露出去。 最重要的是,朱筠相信以她的手段,能让龙怀义乖乖说出来! 张大刀来到沈非面前,重重说道:“老大,谢谢你让我报了仇!” 感恩能量的红光于脑海闪现,沈非说道:“那就好好干活吧,这里,就交给你了!” “我必不让老大失望!” “另外还有件事……”沈非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尽全力找一些有本事却伤了残了废了或者处在艰难处境的人,不管是文是武!” 张大刀眼睛一亮,他想到了自己,他不就是伤了废了处在无比艰难的环境么?他瞬间明白了沈非要做什么,而这也是他乐于做的。 “老大,我会全力去做!” 沈非笑着拍了拍张大刀肩膀,看向范朱公,范朱公正满脸喜气,因为他已经拿到了所有的产权,除了大量的煤矿股权诸多公司之外,还有龙怀义在青山市购的地皮,这些地皮可以减少他将地下宝藏开出来的很多障碍! “老大,一会儿我给你一份计划蓝图。” “不用了,在不违背良心不伤天害理的情况下,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最好多做好事!” “是,老大。” “不要惹麻烦,不要怕麻烦,有麻烦找我!” “恩!” 范朱公浑身血液都在沸腾,可以说他现在拥有最好的平台,有了用武之地,他要不能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那他就是超级大狗熊了! 钱赚了,人收了,龙怀义倒了,神秘人的身份也知道了,还得了不少感恩能量,沈非这一趟已经是大获得丰收,他准备打道回府。 “筠美人,我要走了,你需不需要我再亲你一下?” “有多远闪多远。” “筠美人,想我了,给我打电话,我能告诉你一些你调查不到的资料,保证绝密到亲身体验过到才能知道。” 朱筠翻白眼,沈非的这个秘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将龙怀义抓拿好,就在这时,她耳朵里又传来一个命令,这个命令让她惊讶万分心中惊涛阵阵,差点脱口问出为什么。 沈非不让范朱公张大刀一帮人相送,和方玉寒往外走去,纪百城此刻正痛得生不如死在地上打滚,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就连他第一次收受贿赂第一次玩女人都说得清清楚楚却还是止不住痛。 纪百城的耳朵里脑海里正反复不停地回响着一句话,这话让他的眼睛里除了浓浓的痛苦之外,还涌出了一些无比复杂的目光,这目光带着眷恋,涌着绝然的恨。 眼看沈非就要踏步走过,纪百城身体里猛然爆发出一股潜力猛地滚到沈非前面,伸手抱住沈非大腿哀喊道:“我错了,你放过……” 正说到这里,纪百城忽然发出一阵杀猪般嚎叫,紧接着双手放开了沈非的腿,嘴里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指着沈非厉声喝道:“沈非,你好恨,你得到了所有的一切,为什么还要杀死我?为什么还要取我的命?为什……” 最后一个“么”字还没有吐出口,纪百城的眼睛便闭上了,呼吸也只有出的没有进的,明显就是马上要死了,一大帮土豪听到纪百城的声音再看向沈非时眼睛里满是恐惧。 纪百城确实完蛋了,他说出来的那一件件事让他死上千百次都足足有余,但他现在毕竟还是青山市的一把手,沈非怎么就敢杀了他? 这样一个意外,不仅朱筠张大刀等人没有预料到,就连沈非都被弄了个措手不及,沈非闻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目光冰冷无比。 恰这时,赵子秋打来电话,沈非刚一接通,赵子秋便急急说道:“兄弟,现在网上都在传你夜闯龙皇府打倒龙怀义为民除害的大好事迹,我觉得里面有问题,你小心一点,我正往青山市赶来。” “问题已经来了!” 沈非挂了电话,伸手按在了纪百城的心脏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