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所以,你一定要死!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二章 所以,你一定要死!

其实,在纪百城冲过来的时候,沈非就感觉到纪百城有点不对劲,他心脏跳动得太快了,比一般人快上好几倍,而以纪百城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快的跳动速度。 迟早有一刻,会如同弓箭,弦断弓毁! 果然,纪百城那句话还没有吼完,心脏跳动速度就快到了极致,下一瞬间,便戛然而止! 若非他在此,纪百城必死无疑。 而在今晚,动过纪百城打过纪百城的只有他,纪百城死之前又是抱着他还说出了那么一番话,毫无疑问,纪百城真死了,他就是杀人凶手。 杀了人,别人对付他就有充足的理由! 特别是唐铭人! 况且纪百城在没有被撤销之前,仍然是青山市的一把手。 如此一来,他的罪名瞬间狂飙冲顶,给他定个恐怖分子的罪名,还真的不算为过。 所以,纪百城绝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沈非毫不吝惜感恩能量,在纪百城身上三十处穴位施展了妙手回春,四十多秒后,纪百城心跳再一次跳动起来,呼吸也微弱传出。 慢慢的,纪百城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了沈非,顿时惊惶,“这是哪里?” “阎王殿!” “你怎么也在这里?” “因为我是阎王!” “不可能!” “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照样让你活在无尽痛苦当中,我要让你下十八层地狱,把你炸油锅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 纪百城恐惧万分,他还真的以为自己死了,可他眼珠子一转,看到了方玉寒章子豪,猛地意识到什么赶紧转头往四周看去,看到一张张熟悉却充满惊愕的面孔时,纪百城脱口说道:“我没死!” 声音里,带着惊喜! 毕竟纪百城以为自己死定了,不料还活着。 “很高兴吗?”沈非摇了摇头,“要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很失望很害怕很恐惧!” “我……” 纪百城说出一个字,猛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不该活过来的! 因为他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栽赃嫁祸沈非,这样的话,那个人才来照顾他的妻儿,反正他说出那些话做了那些事就已经完蛋了,就算法律不判他死刑,也会让他永远呆在监狱里面,比死还要惨。 生不如死,还不如死去! 所以,在一个青龙会成员带着浑身鲜血给他说完条件后,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任由对方将针扎在他身上,给他注射了一管液体。 那管液体一进入体内,纪百城就感觉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在那无穷痛苦当中还有了一点力量,也正是这点力量支撑他抱住了沈非。 他本以为自己能以死报复沈非,沈非终有一天会比他死得更惨,他死得很有价值,可是,他竟然没有死,他竟然活了过来! 想到这里,纪百城颤抖了起来。 恐惧涌心头,如洪水肆虐在体内每一处。 不行,他绝对不能这样。 纪百城条件反射要以头撞地再一次死去,沈非就那么看着纪百城并没有出手相拦,纪百城死不死与他毫无关系,只要不死在他手上,他自杀也罢也车子碾死也好都随他高兴。 然而,就在纪百城的脑袋要凶猛撞在地上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脑袋轻如鸿毛般怎么都落不下去,因为纪百城不想死了。 之前他敢死,可死过一次,经历过死亡那种绝望的体验后,纪百城不敢死了,虽然活下来他也会很惨,可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总是有希望的。 于是乎,纪百城的脑袋离地面越来越远,直到抬起头来看着沈非,沈非笑道:“怎么不撞了?是担心撞不死吗?” “我……” “纪书记,你真幸运,碰上了我这么一个爱做好事的人!有我在,你不用怕,我保证你能一下子撞死,绝不留半点后患!” “沈少,我……” 纪百城慌了,他现在不想死可沈非却要保证他死,这节奏太要命了,沈非则一本正经地说道:“首先,你要拥有一颗不怕死的心,就像你贪污数亿玩尽女人视党纪国法于不顾的不怕死精神!” “其次,你要用力,用尽你全身的力气,以不怕牺牲不怕困难的一往无前精神,干脆利落绝不拉稀摆带的撞在地上!” “记住!千万!务必!一定要用尽吃奶玩女人的所有力气!不然,你第一下没撞死,撞成了脑震荡,不知道撞第二下,那你非但死不了,还有可能变成傻子疯子或者失去记忆变成植物人,你昔日的对手仇人敌人就可以肆意的嘲笑你践踏你!” “所以,你一定要死,死了就一了百了!即使别人睡你的床玩你的老婆打你的儿子用你贪污的钱花天酒地,你也不知道,也就不用痛苦。” 沈非前面的一句句话就像被烧得通红的刀子一刀接一刀地刺在他心里还要来回转上几圈,让那种痛苦在血液中奔腾如野马疯狂如瀑布。 可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纪百城心里瞬间冰封起来,将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念头给冻得粉碎,再不见丝毫踪影,他不敢想像别人用他违法得来的钱潇洒还要玩他老婆的画面。 那画面太过于残酷! 纪百城撕声竭力地喊道:“沈少,我错了!” “那你更该死啊!以死来抵消你所犯的错,善莫大焉!” “有人让我用死来栽赃嫁祸给你!” “你骗我!” “沈少,我没有骗你,我怎么敢骗你呢?” “那你把人给我找出来。” “我……” 纪百城赶紧四处张望,却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踪迹,纪百城慌了,“沈少,我真的没有骗你,刚才他扮成被你打倒的青龙会成员的样子来给我谈的条件还给我打了一管针,也是这管针让我死的!沈少,你要相信我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他的牙齿有点黑,沈少你去找谁是黑牙齿,肯定能找出他来!” “靠!纪书记,你这人也太不厚道了,人家好心好意和你做交易让你陷害一下我,我都没说什么,你居然就把人家出卖了,我最讨厌你这样两面三刀的人!这下好了,你不仅得罪了我,还得罪了我的敌人!你说不死,还能干什么?” “沈少,救我!”纪百城彻底的慌了。 “我只救人,不救人渣!” “那我刚才本来都死了,你干嘛要把我救活过来?” “不好意思。”沈非淡淡一笑,“我只是觉得人渣到如此地步的你,就这样轻易死了,实在是太便宜了!我救你,只是为了让你活得更痛苦!” 说完,沈非再不理会纪百城,踏步往外走去,纪百城还想跪地阻拦求沈非救命,却被方玉寒一脚给踢飞了,沈非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张大刀,这是你的第一战,我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我定拼命!” 张大刀很清楚第一战是什么,也知道这才是他的第一个考验,能说动纪百城这个青山市一把手去死的人,背后的能量肯定不简单,他的难度会很大。 但是,张大刀毫不畏惧! 只因为沈非! 当即,张大刀下令寻找那个黑牙齿的人! 这个时候,沈非已经走出了龙皇府,还没有走出上百米,前面就照射过来无数道车灯光,放眼看去,车灯光排成了一条数千米的长龙。 而一道道刺眼的灯光聚集在一起,将龙皇府门口的一大片区域变成了白天,很快,这些车子就停在沈非前面十来米处,一群一接一群的人从车子上面走了下来,看到沈非之后一个个的眼睛放出比看到绝世美女还要亮的目光,争先恐后地冲了上来。 沈非剑眉一扬,对方的第二波攻击又来了? 不至于吧! 如果他们是来攻击他的,干嘛这么高兴这么喜庆,就像过年一样! 正这时,一朵烟花窜空绚烂绽放。 这朵烟花就像是信号一样,刚一绽放开来,便又有千百朵烟花嗖嗖窜向天空,如同火树银花绚烂在夜空夺了皓月之辉星光之璀璨! 天上烟花放,地上鞭炮响! 当真是在过年,不,是比过年还要热闹规模还要大! 沈非见状,想到了赵子秋打的那个电话,心里有了些猜测,方玉寒则神情紧张,密切注视着前面越来越多的人的一举一动,一不对劲,他便以身相挡以命相阻。 等烟花落幕鞭炮退潮,沈非前面已经站了黑压压的四五千人,中间有人盯着沈非问道:“小哥儿,你就是沈非吧?” “是我。” “大恩人啊!谢谢你!谢谢你毁了龙皇府,铲除了龙怀义这颗毒瘤!” “谢谢!我们又可以晚上逛街而不怕被青龙会的人随意打骂,可以不用活在龙怀义的淫威之下。” “女儿啊,看到了吧!将你逼死的龙怀义终于遭了报应,沈非帮我们报仇了,女儿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沈非大恩人,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们报了仇!” “太感谢了!你就是我们青山市的救星,是我们所有青山人的恩人,龙怀义就像青山市那黑蒙蒙的天空,他要不倒,我们就永远活在黑影之下,现在他倒了,我们才能有滋味地活着。” …… 无数感谢声此起彼伏,比刚才的鞭炮声还要爆得快爆得多比烟花更绚烂在涌入沈非耳里心里,沈非已经呆在当场! 不是惊呆! 是喜呆了,兴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