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你就是我的敌人!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四章 你就是我的敌人!

沈非踏步秋月行天,七百二十码速度狂飙到了极致,从密布人群中瞬间穿梭到说话那人面前。 这人正准备引爆炸弹,却看到远在五十米之外的沈非,突然杀到了他的面前,神情滞住仿佛亲身经历恐怖片电锯惊魂里面的一个个可怕场景。 不等他回过神来,沈非已经一拳击打在他的胸口上面,胸骨尽碎心脏破裂七窍流血! 这人痛苦万分,眼里却露出了疯狂之色嘴角裂出残忍之笑,仿佛在说即便他死掉炸弹也会爆炸,没人能够阻止。 “你们都死不了!因为我不许!” 沈非冷笑森然如同魔鬼花开,凭借三品灵觉的强大危机感应,精准地将此人绑在身上的炸弹拆了个干干净净,就算是还有人遥控炸弹爆炸都不可能! 紧接着抓着此人的下巴一捏,将他的牙齿全部捏掉颊骨粉碎,扣掉他嘴里所含毒药,再也自杀不得。 就在这人震惊恐慌似被恐龙追杀当中,沈非已经废掉了剩下的七个人拆除了七人身上所绑的炸弹! 速度快到难以想象,无法用语言描述,就是用一个呼吸间一个刹那间电光火石等等词语来形容都有些苍白空洞。 若非得要描述的话,倒是可以将八个人想象成八面可以反射光的镜子,而沈非最开始所站之处就是一支激光笔。 当沈非闪身而出的那一刻,就相当于激光笔射出了一道激光,激光照到第一面镜子上,立马反射到第二面镜子上,接着又由第二面镜子反射到第三面镜子…… 就这样接力反射到第八面镜子,一蹴而就! 虽然沈非之速还远远比不上激光之速,但在五十米的距离范围内,即便不足亦不远矣! 沈非拖着八个人走了回来,在场七千人都万分疑惑地看着拖着八个人就像拎着八只小鸡的沈非,这是怎么了,沈非为什么对他们出手? “各位,这里出了一点事,大家赶紧离开这里。”沈非劝说着,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随便出点状况都会演变成大事件。 虽然他揪出了这八个人体炸弹,但他也不能保证唐铭人后面还有没有手段,连炸死几千人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沈少,出了什么事?您说出来,看我们能否帮得上忙。”中年汉子积极说来,其他人也纷纷询问且表达了帮助之意。 沈非正要回答,朱筠忽然从龙皇府冲出来大声喊道:“沈非,龙怀义逃了!” “什么?”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夜间坟墓,人群里弥漫出一股恐慌的味道。 在他们心中,龙怀义就是一头凶残的猛虎,他们极为害怕,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在听说龙怀义被打倒之后,大放鞭炮烟花以示庆祝心情比过年都还要高兴,还专门连夜开车来感谢沈非。 反过来说,就是他们之前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怕!龙怀义逃脱,他肯定会回来报复,到时他们所处的环境会更加恶劣下场会更惨。 当大家闻龙怀义而色惊心慌时,沈非却是怒似惊涛如一道龙卷风瞬息间刮到了朱筠的面前,冷声问道:“你刚才说龙怀义逃了?” “有人救走了……” 朱筠话还没有说完,沈非便一把掐住了朱筠的脖子,将她举在空中让她双脚离地,朱筠面色霎间苍白,半点都不得呼吸,沈非视若不见,冷声吼道:“你不知道龙怀义是什么人吗?你不知道龙怀义逃跑会给青山市的老百姓带来多大的伤害吗?” 咳…… 朱筠的咳嗽只咳出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被沈非给捏了回去,朱筠就像一条离了水还被太阳爆晒的鱼难受至极,还不能呼吸似要窒息。 不管是从资料上还是亲身接触,沈非给她的印象就是永远一脸笑嘻嘻,没有什么架子,人不犯他他不犯人,除了做好事斗恶人装逼玩暧昧之外,还想尽办法抓住字眼嘴上手上占便宜。 但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沈非如此暴虐愤怒的一面,并且对他之前恨不得捧在手心骗在床上的美女毫不犹豫下了如此狠手! 朱筠惊住了,像不认识沈非一样看着他,看到沈非眼里毫不掩饰的鄙夷,仿佛看她就像看一块垃圾似的,立马,朱筠惊讶变愤怒杏眼怒瞪,她从小到大还没有遭受过如此眼神,朱筠伸手砸向沈非的眼脚也踢向沈非的老二。 沈非一把抓住朱筠的手往后一折,直接折断了朱筠的五指,手掌紧接着大力斩下,击碎了朱筠的膝盖骨,朱筠美眸大睁里面尽是不可思议。 即使是被沈非勒住了脖子,她还是觉得沈非不会再对她下更狠的狠手,也就是吓吓她,可沈非却干脆利落毫不怜惜地折了她手臂碎了她膝盖骨。 她的美貌她的身份以及她隐隐透露出的大身份没起半点作用,直接被沈非给忽视了,仿佛她就是他的生死敌人一般。 “很痛,对吗?但是,你没有资格痛!”沈非将朱筠甩向八名人体炸弹,当朱筠重重摔在地上的那一刻,沈非又抓住了朱筠的头发,将她拖到其中一人面前,撕开他的衣服,厉声吼道:“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朱筠眼睛再一次暴睁,眼珠上显露出惊恐的血丝,上面绑着的全是炸弹,厚厚的一圈又一圈的炸弹,还隐约看得出“C4”的字样。 方玉寒也是透心凉惊得浑身发颤。 周围的群众更不用说了,完全惊如木鸡颤如冰雕心凉如冬日大雪纷飞。 沈非将剩下七个人的衣服一古脑儿扒开,露出了恐怖的炸弹,沈非又吼道:“看清楚了吗?这些全都是炸弹,还都是C4炸弹,你这个专业人士应该比我明白C4炸弹的威力有多大!而刚才这八个人就在这七八千人群里面,你觉得这些炸弹爆炸开来,还有多少人能活?” 朱筠浑身在颤抖不是因为手折骨碎之痛而是因恐惧颤抖,这些多炸弹爆炸,在场的人只怕没有几个还能活下来,而这件事能引起的风暴更是难以想象。 “我不相信龙皇府被毁龙怀义被打倒的事是自然而自然传出去的,我更不相信这么多人聚集在此背后会没有人布局长,我最不相信的是你或者你身后的部门对于这件事没有一点风声!” “你知道龙怀义逃掉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龙怀义报复起来会有多么疯狂吗?我相信你才把龙怀义交给你,可你现在告诉我龙怀义逃了!” 沈非把朱筠抓了起来,冷冷盯着她,“我不想知道你找龙怀义有什么目的!也不想去深究我今晚在龙皇府遇见你是偶然还是阴谋!更不想你是不是为了某种算计而故意将龙怀义放掉!” “我只想告诉你,如果因为这件事,青山市的人受到什么伤害,或者今晚的炸弹事件发生,那么,你就是我的敌人!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也不管你属于哪一个势力身后又有多大的后台,我将和你和在这件事里做了手脚的人不死不休!” 说完,沈非松手转身看向青山市百姓,朱筠目瞪口呆地站在当场,眼睛呆滞脑海里响着“敌人”、“不死不休”等字眼儿,更回响着之前她接到的那个命令! 朱筠失魂落魄了。 方玉寒盯着朱筠,目光似剑! 沈非向着老百姓鞠了一躬,“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一定会负责到底,还大家一方平安!我发誓,我定让龙怀义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周围的人在看到八个人身上绑的炸弹时,惊讶比刚才鞭炮更响比烟花更多,可在听到沈非的话和誓言看到沈非的举动,有一些人回过了神。 “沈少,您又救了我们一命,要不是您,刚才我们必死无疑!我相信您,您能将这八个人抓住,肯定能打倒龙怀义将他绳之以法。” 被沈非治好腿伤的中年汉子当先站了出来支持沈非,中年汉子这么一说,大家都醒悟过来,意识到沈非救了他们一命意识到沈非的实力非常强悍,立马他们那颗本来沉在深渊绝底无处安放的恐惧之心,安稳的落了下来。 沈非这么强,肯定能说到做到。 于是乎,除了少数一部分被吓住赶紧转身离开这里时,绝大部分的人表达出了对沈非的信任,还有谢意! 这次的谢意,比起前面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将沈非刚刚消耗的感恩能量都恢复,还疯狂涌聚在第九层红光处。 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下一秒,那团浓郁红光处孕育出了一点橙光! 和橙子那般鲜艳! 原来,红光之后,是橙光! 橙光闪现,表明着神针恢复了一大半,更表明着他得到的好处更多,他踏入了一片新天地! 换在往常,沈非肯定会欣喜若狂,好好庆祝他一番喝他一个痛快一醉方休,可是现在,他半点欣喜都没有,有的只是沉重! 沈非看向眼前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