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京城十大家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五章 京城十大家

“沈少,我们支持你!” “沈少,需要我们做什么,你说一声,我们绝不拉稀摆带!” “NND,我们怕了那么久,这次绝不会再怕再退缩,沈少,我们和龙怀义反抗到底!” …… 听着这一句句支持的话,沈非热血沸腾,心中有万丈豪情在熊熊燃烧,是的,不可否认,华夏人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和缺点,还经常被人嘲讽成一个人是龙一群人是虫的一团散沙。 但是,在关键时刻,除了少部分奇葩之外,绝大部分人是能站得起来长筑成一条爱心长城热血长城的,比如大地震来临之时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比如此刻他们与恶势力的毫不妥协! 他们要的,只是一个支点! 是一个扶了倒地的老人不会反被讹钱的正义支点,一个面对歹徒侵犯反将歹徒击伤时而不会反被判刑的公平支点,一个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的爱心支点,一个能走出国门能挺直脊梁的强硬支点! 这是一群可爱的人! 他们支持了自己,助自己冲出那一点橙光,那他就要对得起他们的支持,就要说到做到,沈非压了压手,喧闹的人群立马寂静下来。 “谢谢你们的支持!”沈非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对跟出来的张大刀说道:“给我传一句话出去,抓到龙怀义者,重赏十亿!” 张大刀重重点了点头。 群众们又一次十亿这个数额给惊到,十亿是让章子豪那样的土豪都要震惊的,更别说这些不豪的老百姓,震惊的同时,他们深深感动了,拿十亿捉拿龙怀义不是随便哪个都能做出来的,沈非是真的在帮他们! 紧接着,沈非抓起最先说话的那个人,解除了他身上的炸弹,施展了最烈最严的酷刑,冷声说道:“给你身后的人带句话,他敢动这里的人一根手指头,我就把他所在意的所拥有的所追求的全部毁掉,我要让他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要永远生活在痛苦当中!” “你做不……” 最后一个“到”字还没有说出来,这人便痛嚎起来,痛苦似冰山崩塌尽数压在他身上随后又有火焰飞来将冰山烧成了滚烫的油变成了刀剑化成了蛇咬蝎蜇。 痛不可言! 沈非冷笑,“我能拿出十亿让人抓龙怀义,我就能拿出一百亿请人灭了你身后的势力!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抵挡得住一百亿的诱惑!” 这人听来眼里恐惧如潮水一波接一波地涌了上来且是一涌不再退,真的一百亿悬赏下去,那他们的势力就是香饽饽,无数势力或者雇佣兵都会杀来。 那样的话,将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局势! 这人畏惧地看向沈非,又想到沈非瞬间将他们都要准备引爆的炸弹拆除,如此强悍的个人实力也表明他是一个可怕强敌,这人浑身颤抖得站立不稳! “滚!” 沈非冷声吼出一字,这人吓得摔倒在地,不等爬起来便双手着地如同被吓破了胆的狗慌不择路地逃了开去,剩下的七人也处于极度恐慌当中。 这人刚走,便有几道车灯光从另外一边照射过来。 除了朱筠,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奔来的三辆车子上面,想看这辆车是为何而来,一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离沈非还有三米的地方。 车子还没有停稳,第一辆车子的车门就被踹开冲下来一个人,这人正是赵子秋,赵子秋一口气冲到沈非面前,看到沈非完好无损,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兄弟,辛苦了。” “你也是!” 赵子秋摇了摇头,指着后面跟上来的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比较儒雅的人给沈非介绍道:“苗文旭,青山市的新任市委书记!” 接着,赵子秋又指着一个长得较为魁梧脸色黝黑明显带着些军人气质的汉子说道:“丁布!青山市的新任市公安局长!” 沈非听得心里一振,纪百城和娄义虽然注定完蛋,可他们人还没有被带走,这苗文旭和丁布就如此神速地走马上任。 这说明上面有眼睛对青山市很重视,也说明赵子秋身后能量的骇人,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操作到这一步,不是一般势力能做到的。 苗文旭扫了沈非一眼,伸手说道:“沈非,我听过你的名字!” 沈非握手说道:“那苗书记肯定也知道我这个人的性子了!” “略有耳闻!” “我刚才对他们发过誓,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如果有人参与到这件事中,我绝不放过!” “我明白了。” 苗文旭重重握了握手,旋即松手走到前面,对群众说道:“我叫苗文旭,我来这里,只做两件事!第一,还大家一片安宁!第二,让大家生活过得更好!我在此立下军令状,如果做不到,你们可以用臭鸡蛋砸我用烂叶子扔我甚至沷我大粪都行!” 啪啪啪…… 掌声热烈响了起来,欢呼声再次绚烂在空。 沈非大有感慨,老百姓要的真的不多,苗文旭还没有做什么事,只是说了两句话,老百姓便热烈欢迎了,沈非心里念着,“希望苗文旭能说到做到,真心为老百姓办事。” 苗文旭又说道:“我知道大家还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为了大家的安全,请大家暂时回家,不要给恐怖分子可趁之机!丁布!” “到!” 丁布的目光从沈非身上收回来,刚健有力地踏步在前,苗文旭说道:“丁布是我们青山市新上任的公安局长!丁布,我把老百姓的安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将大家平安送回家,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伤,能做到吗?” “我以我的生命保证能做到!” “去吧。” 丁布招了招手,又有五个壮小伙来到前面,丁布立马开始有条有理的组织大家撤退散开,大家也明白是什么情况,非常配合地撤退,只是在走之前又有不少人向沈非表达了感谢。 沈非目送大家离开之后,便和苗文旭告辞打道回府,看都没看朱筠这个受了伤的娇滴美人一眼,赵子秋自然是跟着沈非一起走,但在走之前却认真打量了朱筠一番。 方玉寒开着车子赶回锦城,沈非与赵子秋坐在后排,赵子秋说道:”兄弟,今晚的事闹得很大,大到你不敢想象的地步!可以说,你刮起一阵风,引动了京城势力新一轮的洗牌与斗争!” “然后呢?” “在说之前,我还想问兄弟一句,你确定要踏入那个圈子吗?” “怎么说?” “如果兄弟不想,我会竭尽全力让那些势力不再来打扰你!” 沈非摇了摇头,“刀子已经刺来,我要做的不是躲进桃花源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享受安逸生活!我要做的,是用更快更锋利的刀子反刺回去!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势力!” 听到沈非言之凿凿还满含杀机的话,赵子秋不再相劝,开口说道:“京城十大家,一峰二山三脉四岭!秦为峰!北山叶南山赵!朱脉在上中脉为李下脉立沈!一重岭为唐,二重岭为吴,三岭四岭是杨江!” 沈非听完京城十大家,立马想到叶静云叶静龙的叶,想到了朱筠的朱,想到了唐铭人的唐,杨为石的杨!当然还有赵子秋的赵。 赵子秋继续说道:“峰山脉岭,便四个级别的势力,峰为首,岭为尾!秦家就是最顶级的豪门,叶家赵家算是一线豪门,朱李沈三家是二线豪门,唐吴杨江四家是三线豪门。” “以前各线豪门的差别比较大,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泾渭分明了,也因此大家都蠢蠢欲动,下面的豪门想把上面弱的豪门挤下来,更进一步更上一层楼!而上面的豪门又想把下面比较容易搞定的吞并掉,增强自己的实力震慑住其他豪门!” “而赵家,就是被上面和下面盯上的猎物!赵家家主是我爷爷,爷爷年岁已高,影响力正在逐渐减弱!第二代赵家子弟有三女一男,大姐从政,二姐从军,三姐在国外,本来我应该承担起赵家的责任,可我性子懒不喜政和军,走了商路!” “这一点在众人眼里,就被看成没有接班人!而大姐是女人,现在仅是副部,往上走的路非常小!赵家阵营里倒是还有撑得起来的有可能爬得更高的。” “可毕竟不是赵家嫡系,若扶他上位,等老爷子归西之后,赵家将无人能够挟制,那人还记不记得赵家恩情都很难说!所以,老爷子还没有下定决心!近一段时间,我们得到消息,有其他家族接近那人,似要让他反出赵家阵营。” “赵家第四代只有虎子一人是男丁,唯一的赵家血脉!但虎子出生便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医生断言活不过五岁,这一点更不被大家看好,觉得赵家未来没有前途可言,大可随意撬之踩之!” “照这样内忧外患光有虎架子却没有虎威虎实力的形势发展下去,赵家要不了多久就会跌落豪门之列,而虎子病危将死对于那些人来说,就是一个动手的信号!” 说到这里,赵子秋看向沈非,“他们都准备好了,只待虎子一走便动手,可在关键时刻,兄弟,你来了,你救了虎子的命,救了我们一家,更救了赵家!虎子起死回生,那些人也就罢了手,赵家度过了这一关!” “而今晚,如果我被杀死,他们肯定会对赵家穷追死打,如果老爷子承受不住一命呜呼的话,那赵家就彻底完了!然后,在关键时刻,你救了我和赵家!” “虽然大家都想扑上来啃赵家一口,但亲自动手刺杀还是一件很恶劣的事件,可以说是禁忌,毕竟谁都不想自己的子孙被刺杀!再加上古靖阳大师的影响力,那些大佬都下了严令发了怒火,这才有了苗文旭和丁布的火速上任!” “赵家是受害者,赵家老爷子还在,赵家即便是日落西山,但虎威犹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赵家还没有瘦死,所以,赵家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苗文旭就是赵家的人!” 听到这,沈非放心了许多,能让赵家在如此关键时刻力荐到此的,应该是很有能力很有手腕的,这样的话,青山市的老百姓安全要有保障得多。 赵子秋忽然问道:“兄弟,你知道丁布是谁家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