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好深的算计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六章 好深的算计

赵子秋没等沈非去猜,便直言说道:“丁布是叶家的人,从苦山营里面退出来的!苦山营不属于特种部队的编制,但实力却能和狼牙有得一拼!” 沈非想到了叶静龙,叶静龙的实力确实不弱,他还想到丁布扫在他身上的那圈别有意味带着些审视的目光。 赵子秋继续说道:“叶家在军队的能量相当大,在今晚出的力也不少,间接助了赵家一把!川西省以前地处偏僻不算是太重要的省份,主要是沈家、唐家和杨家的势力地盘!” “皇家一号事件,杨为先被杨为石连累,离开了川西省,到了金陵,杨家的影响力大大被削弱,沈家托你的福,成了川西最大的影响力集团,压过了唐家!” “金陵?” 沈非心里瞬间想到曹蒹葭,曹蒹葭不就正在金陵吗?杨伟先的调任是无意还是有意? 反正沈非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的。 赵子秋又道:“现在,赵家进来了,叶家也进来了,其实进来最早的并不是我们,而是秦家,只是大家都不知道秦家的那颗棋子在什么地方!接下来,其他家的势力也会进来,且多半会以青山市为突破口!还有便是锦城!” “冲着我来的?” “至少和你有关系!现在有很多双眼睛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因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引起大波动,产生很大的影响!” 沈非眉头一皱,被人盯着的感觉很不好,还是自己不够强大,否则,谁敢轻易来监视?并且,他觉得这么多势力涌进川西省,多半是上面有什么大动作。 “在以前,我觉得朱家是赵家最大的威胁,因为朱家很想踩着赵家上位,现在看来,唐家的野心倒是非常大,特别是唐铭人!” “唐铭人和叶静云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叶静云出生那一年,她母亲曾出了一场车祸,眼看一尸两命,唐铭人的老爸恰好经过那里,救了叶静云母子俩,叶家老爷子是个原则到古板的人,觉得叶静了云的命是唐铭人老爸给的,便做主若生男便和两岁的唐铭人结为异姓兄弟,若生女长大后就嫁给唐铭人!” 沈非直觉里面有些不对劲,唐铭人老爸怎么就恰好经过那里呢?不过想一想,从那个枪林雨弹中走过来且能让叶家坐稳一线豪门的老爷子不可能想不到这些事,多半早就求证过! “也因为这一次,在叶家的帮助下,唐家从四岭之末爬到了四岭之首!叶家多男儿,嫡亲孙女儿就叶静云一个,再加上叶静云自小体弱多病,叶家上上下下都很宠爱叶静云!” “明知叶静云有不治之症,唐铭人还愿意娶她?” “不仅是愿意!唐铭人对叶静云甚至可以说是殷勤,打小一起玩就不用说了,长大了更是将叶静云视之为禁脔,四处为叶静云请名医还为叶静云拜神求佛,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 沈非笑道:“还真是够好的。” 赵子秋嘴角也划出别有意味的笑容,“在京城,长得帅有钱有势还对一个生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掉的未婚妻如此痴情的唐铭人,是无数女生心中的男神,是最完美情人,很多人抢着要嫁给他!” “那叶静云呢?” “自小在痛苦磨练生死边缘长大的叶静云,有一颗玲珑心窍,在所有人对唐铭人都赞不绝口时,她却对唐铭人敬而远之!但唐铭人仍然三天两头往叶家跑,即便叶静云不理他,唐铭人也是毫不在意的做他一个未婚夫该做的事!” “爱得还真深沉!” 沈非语气满是不以为然,赵子秋同样也是如此,“唐铭人除了在叶静云身上很高调之外,其他事情都非常低调,直到你治好了叶静云的病,还说能彻底治好她的病!” “看来唐铭人真爱的对象不是叶静云,而是难以想象的利益啊!” “确实是利益!以叶静云在叶家受到的宠爱,如果叶静云在和唐铭云成亲后死去,或者唐铭人在叶静云死后仍然以叶静云的未婚夫自居不找其他女人,那叶家怎么也会将对叶静云的宠爱转移一部分到唐铭人的身上,有叶家这一点宠爱,唐家要想往上爬,那就容易多了!” “可惜,他没能继续演下去!” “也许是他自知演不下去,叶静云以前不计较不理会不和叶家老爷子抗争,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说不定就在哪一次痛苦当中死去,现在她不用死了,她又怎会继续无视呢?唐铭人就是明白这一点,才下狠手要置你于死地!你死了,既可以除掉你这个威胁又可以让叶静云的病好不起来。” “好深的算计!” “再深的算计,这一次唐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出意外,京城十大家将再没有唐家立足之地!至于唐铭人,已经火烧唐家不知去向,由明转暗了!这次大家合力一查,发现唐家的实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也难怪唐家会生出非份之想!” “唐家在川西省的势力是?” “川西省三号人物,还有阳江市等几个市的地盘,其他市县多半也掺了不少沙子。” “我还要唐家在其他地方势力,不管是官是商!” 赵子秋深深看了沈非一眼,他明白沈非这样问了肯定就会有所动作,且看沈非的神情似乎是要以一己之力战之。 “稍后我把文件传给你。” “谢了。” “兄弟,有用得着我的,尽管说!赵家还没有倒,不是谁都可以踩的!” “我现在就有事求你!” “什么事?” 沈非毫不客气将寻找“废人”的事情说了出来,他的弱点劣势就在于时间太短底子太薄,想要快速变强变大只能另辟蹊径且用上能够用的一切力量。 张大刀也能找,但张大刀的势力明显不如赵子秋,赵子秋找到的肯定会更多速度也更快! 听到沈非所说之事,赵子秋眼睛一亮,沈非有那般神奇医术,废人到了他的手里就是宝物是金子,沈非的势力会快快地增强。 而他赵子秋,不说欠沈非多少人情恩情,单从利益上来说,赵家现在的处境非常需要一个助力,虽然现在沈非还没有什么势力,但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即使不谈以后,单说现在,赵家老爷子身体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沈非都能拖延一段时间,对于赵家来说,赵家老爷子影响力再衰弱,只要还有一口气,赵家就不会倒。 所以,赵子秋非常乐意看到沈非变得越来越强,他毫不迟疑地说道:“兄弟,何来求字一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秋哥,我的麻烦可不一定比你小。” “只要你认我这个兄弟。” 两人相视一笑,赵子秋立马打电话让人寻找那些“废人”,能早一分钟便好一分钟,随后赵子秋又为沈非细说着京城的各种情况,除了京城十大家之外,还有一些势力也不可小视。 沈非坐着车享受着清风明月,而被人救走的龙怀义却给塞进了粪桶里面,现在各处都设立了关卡,四处追杀缉拿他。 不仅有公安国安等有关部门,还有一些听到张大刀传出来十亿重赏的地下势力,反正,昔日高高在上的龙爷,此刻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在如此情况下,即使龙怀义藏身粪桶,要想逃出生天也是一件极难的事! 龙怀义浑身是伤,随便动一下都是痛,可他仍然紧牙齿没有昏迷过去,他眼里充满了愤怒,“沈非,我龙怀义在此发誓,今日所受的屈辱,他日一定会百倍相报!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家人亲人爱人也要承受我的无尽怒火!” 发着报仇雪恨之誓的不仅龙怀义一个,还有唐铭人! 唐铭人的处境比龙怀义好多,坐在外表虽然破旧但里面却异常豪华无比舒服的车子里,且他已经跑到了滇南边境。 但是,唐铭人的恨,比龙怀义有过之而无不及,恨比天高比海深比地宽比冰山冷比火山烫,他低调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代价吃了那么多的苦,眼看等叶静云一死,他就能收获丰盛的果实。 结果,沈非把叶静云的病治好了,还跟叶静云卿卿我我根本不将他这个未婚夫放在眼里,叶静云这个女人他并不在乎,可叶静云所代表着的利益,以及叶静云在他计划中的重要地位,却是他无比在乎必须要视之为禁脔,不能容忍他人破坏的。 偏偏沈非给破坏了,让他一番布局不仅付之东流还被逼离京城,这也就罢了,他都努力让自己平静地接受了下来。 可是,他刚刚得到的消息却让他出离的愤怒,再也平静不下来,他安排的纪百城这个废物没有利用上,还又留给人一条把柄,顺藤摸瓜下去他的棋子又要毁掉一颗。 更有那群势力弄的大爆炸又失败了,沈非白白得到了一大堆好名声,以后他在青山市做事将如鱼得水,且进入上面那些大人物的眼里。 他真的是替他人作嫁衣裳! 唐铭人看着身后渐渐消失的边境线,冷声念道:“沈非,让你先得意一会儿,很快你就会得意不起来!”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唐铭人已经好了他下一步针对沈非的毒计,想沈非死的人可不仅是他一个,还有不少。 净化组织便是其中一个! 唐铭人笑容阴冷无比,远在千里之外的沈非与赵子秋一路说回了锦城,此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 马上就要天亮了。 沈非送赵子秋回家后,以最快的速度往学校赶去,他今天还要带苏锦瑟回家见爸妈呢!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苏锦瑟抱着厚厚一本书走下女生宿舍时,她一抬眼眸,便看到了披着晨晖向她走来的沈非。 还是一脸的痞笑,却是那么的暖心。 沈非走到苏锦瑟面前,“美女,阳光如此美丽,空气这么新鲜,劫个吻怎样?” “流……” 苏锦瑟刚刚说出一个字,沈非便吻了下来。 霸道! 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