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意外名额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七章 意外名额

霞光中深情一吻后,沈非牵着苏锦瑟的手,打了个车直奔白马县城老家,虽然他的速度比出租车速度快多了,但太惊世骇俗了可不好,而且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大白天这样跑不仅容易暴露自己的实力,还更有可能是自寻死路把自己送进实验室里当小白鼠的节奏。 该低调的时候一定得低调! 刚坐进车子里,奔波了一整夜没合过眼的沈非说了老家地址后便趴在苏锦瑟的腿上睡着了,睡得很香很很甜很安稳如同倦鸟归巢,苏锦瑟见状满眼心疼,她不知道沈非昨晚做了什么事,可困到这种地步事情显然不会小。 他这是在拼! 苏锦瑟微微移动身子,让沈非睡得更加的舒服,细嫩小手轻轻抚摸着沈非的脸,心里念着,“沈非,我会和你一起拼的!” 旋即,苏锦瑟翻开了她带出来的书,拼命攻读起来,既然选择了沈非选择了一条不平静的精彩之路,那她就要绽放出她的精彩,站立在沈非身边。 时间在认真看书和睡意深沉中快快流逝,很快车子就开到了白马县境内,沈非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苏锦瑟那专注模样儿,闻到苏锦瑟那股浸人的身子幽香,感觉到她弹性十足光滑柔腻的肌肤,沈非不由醉了。 苏锦瑟心有灵犀般从书海里抬起头,看到了沈非那痴迷的目光,含羞草一般娇羞地说道:“坏人,我脸上有花吗?” “恩,有一株彼岸花,我一眼便中了毒,今生若不能与你牵手走到彼岸,必毒发身亡!” “哼!想用糖衣炮弹来迷惑我,没那么容易!”苏锦瑟捏着沈非的鼻子,“老实交待,心里又在想什么坏事?” “果然是我的知心爱人,我心里想做坏事你都知道。”沈非脸在苏锦瑟腿上摩擦起来,无名指还在上面划着圈儿,笑道:“老婆,那你再猜一猜,我想对你怎么做坏事?” “流氓!” 虽然沈非说得很小声,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可苏锦瑟还是红了脸醉了颜,沈非话里的意思太丰富太绮梦了,苏锦瑟很明智的没有和她继续扯下去,转移话题说道:“沈非,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当然是要去做坏事的地方!” “说正经的。” “洞房花烛之夜处!” “再正经一点。” “漂亮媳妇见公婆!” “什么?”苏锦瑟大吃一惊,“你要带我去见你爸妈?” “见完爸妈好让我爸妈上门提亲,再来个三媒六证,就能订婚结婚送入洞房了。” 听到沈非不停将话题往洞房上扯,苏锦瑟好晕还有点羞,却是温柔地说道:“沈非,那我们找个商场下车,去买点东西吧。” “不用买。” “那怎么行?多少要买点水果买点烟酒茶还有衣服之类的东西吧!” “老婆,你是在担心未来公婆不喜欢你吗?” 沈非脸蛋儿贴在了苏锦瑟的肚子上,划圈的那只手划出了一股股热流,苏锦瑟感觉到一整晚的疲惫都消失不见,精神百倍不说,一张俏脸更是肌肤胜雪嫩如春水起波澜吹弹可破,胜过了用世界上任何一款化妆品。 除了舒服之外,这股热流还让她心里有点蠢蠢欲动,不用说,这肯定是沈非搞的鬼,苏锦瑟抓着沈非要更进一步使坏的手,阻止他前进,毕竟这是在出租车上。 沈非笑道:“老婆,真不用买,你就是最好的礼物,我爸妈看到我带回去如此漂亮的一个儿媳妇,肯定会高兴坏的,他们正担忧我找不到老婆呢!” “可是……” “等劝我爸妈搬到锦城去住,有的是机会讨他们的欢心。” “搬到锦城去?” 苏锦瑟敏锐地抓住这几个字,第一时间意识到昨晚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否则沈非不会如此急着劝父母搬家,苏锦瑟温柔却有力的与沈非十指相扣。 就在这时,司机说道:“两位,前面堵路开不动了,你们看是不是就在这里下车,反正离你要去的地方不过也就三百米了。” 沈非看着前方,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付了车钱不等司机找零,牵着苏锦瑟的手大步往前走去,心中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此刻! 沈非所在小区下面人声鼎沸人潮涌动,两拔人马却是像楚河汉界般严阵相对。 一方是赤着上身露着胳膊展示着强壮的肌肉狰狞的纹身,手里还拎着铁棍砍刀等等凶器的混混,且身后还停着很多辆小车,甚至有挖土机。 另一方却是几近于手无寸铁就算有算的也是砖头木棍之类的老百姓,他们身后则是生活了二三十年的家,是他们在辛苦工作一天后能睡觉能与家人相聚的窝。 混混那方正中间臂膀处纹有虎头纹身的高壮大汉,用铁棍指着前面一帮人喝道:“今天这合同,你们是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要是不想吃苦头,最好乖乖地签了!” “我不签!” 一个身形有些消瘦,手里拿着炒菜时所用铲子,大概有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汉子断然拒绝道,他一吼出来,后面的人也都放声喝道:“对,我们不签!” “不签?”虎头纹身男冷笑不已,“为什么不签?” “三万块钱怎么签?” “那你想要多少?” “我们也不想多要钱,不想当钉子户,可你们要拆我们的房子,总得让我们有个落脚的地方吧?在今天这个社会,三万块钱能做什么?” “钱财乃身外之物,有些东西比钱重要多了,比如生命,你说呢?”虎头纹身男盯着中年汉子露出嘲讽味十足的笑容,“沈大海!” “你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一下。”虎头纹身男朝着沈大海走去,“人生总有个意外什么的,你说要是有一天你两条手臂不小心摔断了,你还能不能炒菜?你老婆程秀英的脑袋不小心撞在了墙上,还能不能算账当个会计?” “你……” “别慌,还有!如果有一天你在上大学的叫沈非的儿子不小心出了车祸,那你怎么办?” “不准动我儿子!” 沈大海怒吼似一头发狂的狮子,他真的就没有想过要从拆房子这件事里赚多少钱,他只想拆迁款够他去找个新的住处,不用太宽,六十多平米就行,剩下的钱够让他供儿子读完大学就行。 可这些混混竟然要对他儿子下手,不仅是沈大海,沈非母亲程秀英也愤怒无比,虎头纹身男却是无所谓地笑道:“我都说了是意外,谁知道意外会不会发生呢?也许他今天就发生了呢?” “你们这群垃圾,我就不信在法制社会,没有人能制得住你们!”沈大海愤怒到了极点,掏出手机拔了报警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沈大海又拔了一遍,虎头纹身男笑道:“别打了,不会有人接的!这就是意外!”虎头纹身男语气里充满了威胁,还横眉怒眼做出一副凶恶状逼向沈大海,沈大海咬牙半步不退,紧紧握住铲子,“你不要逼我,我跟你拼了!” “老子逼你又怎样?麻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三万块钱够让你儿子把大学读完了,今天你要是不签合同,小心意外发生之后,人财两空。” 虎头纹身男将沈大海作为缺口全力对付,同时也是将沈大海当成儆猴的那只鸡,他相信只要把沈大海拿下,让有些意外发生,今天肯定会让很多人签下合同的。 这种事情他做过不少次了,没有一次失败全都完美收官,至于法律,虎头纹身男心中一个鄙视,在这白马县,他就是法律,他身后的大老板就是法律。 沈大海双眼血红,程秀英吼道:“张威,你要打伤我们,我们就找电视台曝光,到时你们一个都别想跑,你们会遭报应的。” “曝光?我好怕啊!”张威仰头狂笑,三声之后,张威目光在一帮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沈大海身上,“既然你们不识时务,那就别怪老天爷了。” 话音刚落,张威身后一个拿刀的混混就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冲得很快就像后面有一条猛虎在追杀他一样,而这人是朝着沈大海冲去的,那刀瞄准的就是沈大海双手。 “沈大海,最后一次机会,意外马上就要发生了。” 张威冷声喝来,沈大海握紧铲子,将程秀英拦在身后,程秀英吓得脸色苍白,说道:“大海,要不算了吧,那钱也够儿子上大学……” “不行!大学出来又怎么办?我们不能给儿子添麻烦!让他砍我,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王法!”沈大海豁了出去,以身护家。 “麻的,沈大海,你太不识时务了,你以为意外就只是断手臂吗?你不知道老子手上还有两个意外名额吗?既然你想死,老子成全你。” 张威阴冷说来,沈大海后面的人大声尖叫起来,有的往后退想远离张威这个煞神,有的则往前冲要和沈大海一起跟张威他们拼了。 其他混混也冲了上来,而跌撞出来的拿刀混混,改砍为刺,刀尖对准的是沈大海的胸口,速度奇快无比,那些想上来救沈大海的街坊邻居根本来不及,程秀英眼里满是惊恐。 就在那刀尖要刺进沈大海胸口的瞬间,斜地里伸出两根手指头,夹指了那把势大力沉速度极快的砍刀,刀子再不得寸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