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恨就对了!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八章 恨就对了!

砍刀凶狠嚣张,张威等着血溅天空,沈大海命丧或者重伤当场,其余人尽皆被吓住,乖乖地签下只赔偿三万元安家费的合同,他就能从中赚个近千万。 然而,他等来的是两根手指,夹住了砍刀! 明明应该是砍刀将手指砍飞啊!血肉手指怎能将砍刀给夹住呢? 还有,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从他身后冲到前面来,怎么就没有闹出一丁点儿的动静?他是怎么过了他那两百多号小弟的关? 张威等混混们心里弥漫出惊讶、恐惧的情绪,沈大海、程秀英等人却是有些激动,但沈大海夫妻俩眼里有着比张威等人更浓的惊讶。 因为这个在千钧一发时刻挺身而出救下他免于意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沈非! 知子莫若父! 他的儿子有几斤几两,沈大海再清楚不过。 以往就是搬个一百斤的东西上楼都累得不行,更别说用手指夹刀,沈大海心里都在怀疑儿子是不是就像武侠电视剧里面的主角得了奇遇。 其实,沈大海不知道他的怀疑与真实情况相差不远,沈非的奇遇是神针找了很久并且尝试了二十年才与沈非融合在一起让沈非得到的。 程秀英的目光除了在儿子身上,更多的注意力是落在了儿子牵在手中的苏锦瑟身上,心里第一个念头,好一个漂亮的姑娘。 张威没注意到沈大海等人的脸色,皱眉吼道:“你是谁?” 沈非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要代替老天爷来一场意外车祸的那人!” “是你!沈非!沈大海的儿子!” 张威当即明白过来,随后狂笑出声,心中的畏惧害怕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之前以为敢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并且有这份实力的人只怕来头不简单,也许会惹来麻烦。 可既然是沈大海的儿子,那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沈大海家里没有背景,有背景的话也不会站在这里阻挡他们拆迁,他们早就赔上一大笔钱了,当老子的都没有背景,做儿子的当然也不会有背景,自然就没有麻烦。 至于他冲出来也很好解释,老子要被人捅刀了,儿子必须拼命也要出来救啊,在这种关键时刻爆发出一些难以想象的潜力也不是什么逆天的事,而且这种潜力向来不会坚持很长时间。 这么一想,张威脸上轻蔑之色更浓,目光从苏锦瑟脸上扫过,“小子,你女朋友挺漂亮嘛!只可惜,她马上就要守活寡了!刀子,给老子做了他!” 刀子拼尽全力要抽出砍刀再将砍刀往沈非身上砍去,可他将吃奶玩女人的力气都用上了,却仍不能撼动半分,仿佛夹住他砍刀的不是两根手指,而是两座巍峨雄壮的大山! “麻的,你没有吃饭吗?” 张威骂了一句,手里却多了一把匕首,直刺沈非心脏部位,张威动手时机把握得异常精妙,速度也快如离弦之箭,他相信自己百分之百能用匕首取了沈非的命。 可沈非的速度更快,张威刚一动,沈非便夹着砍刀瞬间移到张威的脖子上,此时,张威的刀子还扬在半空,感觉到砍刀锋利的刀口已经割在血肉里面,有鲜血顺着砍刀流下来,张威僵在当场浑身冰凉。 张威眼睛眯成一条线,冷冷地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有多少手下吗?” 不等沈非回答,张威便吼出声,“我告诉你,我有两百多号手下,你要敢对我出手,你就死定了!从此以后,你还有你爸妈你女朋友以及一切与你有关系的人,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摔倒啊车祸啊被人误伤了家中起火等等,所以,你要想没事儿,就乖乖把我放开,再签了合同。” “真的吗?那我杀了你试一试!”沈非手指轻轻一用力,砍刀便更深地割了进去,血流得更多了,张威眼中出现恐慌,“你不能杀我!” “你都要灭我家满门了,我还不能杀你?凭什么?凭你的两百多个手下吗?” “凭我是钟国经的人!” “谁?”沈非剑眉上扬。 “钟——国——经!白马县最有钱最有权势的人!”张威见沈非的表情,以为沈非怕了,豪气狂生,吼道:“你老子打不通警察的电话,就是因为钟老板说了话,这片地是钟老板要的,你要不签合同,就别想在白马县住下去了。” “他儿子是叫钟宏伟吧?” “不错,钟少在省城也很有关系,你今天要是不签,整个省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沈非回老家的其中一个目的便是履行对钟宏伟的承诺让他变成穷光蛋,现在他还没有对手,钟国经就打到了他的家里来,沈非嘴角勾出一抹杀机四溢的弧度,“你之前说过我老爸的双手会出意外断掉不能炒菜,对吗?” 张威一愣,沈非不应该是很怕才对吗?为何还如此镇定地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张威脑海里想着钟国经,嘴里说道:“说过又怎样?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意外会更多的。” “我也觉得是这样。” 沈非手指一弹,一股巨大的力量从砍刀上涌过,刀子手臂被震得发麻,再也握不住砍刀,砍刀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落在沈非手心,沈非砍出两刀。 当即,鲜血暴溅在空,血雨纷飞中,两条手臂飞了起来,然后重重落在地上! 这一幕,将所有的人都震撼住了。 就是张威都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下一秒,张威感觉到一股汹涌澎湃的剧痛肆虐着体内每一根痛感神经,张威痛叫出声,想伸出手去摸一下痛的地方,可这一伸手却发现不对劲,盯眼看去,看到了肩膀处空空如也。 啊—— 张威惨嚎声更烈,面目也夸张到了极致,但这一次夸张出来的却不是狰狞,而是无限恐惧,整个人瘫倒在地,嘴里狂吼道:“叫救护车!快点给老子叫……” 沈非一脚踩在张威脸上,张威再吐不出半个字,鲜血很快染红了一大片区域,沈非视而不见,淡淡说道:“你说的意外就是这样吗?” 张威惊恐到了极点,他是来踩一群蚂蚁从中赚个上千万的,是来杀鸡儆猴的,结果他却成了鸡,被沈非砍断了两条胳膊,张威能混到这一步就是因为他能打他心够狠手够辣。 之前他对沈非所说的手下要为他报仇,也是在这个前提之下,可现在他没了双臂,实力几近于无,谁还会帮他报仇? 只怕不知多少人想着将他赶下去,坐在他的位置上。 张威越想越怕,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沈非在知道他还两百多个手下还是钟国经的人的情况下,怎么还敢下如此狠手? 惊恐的不仅是张威,他的一帮手下都吓住了,张威是他们的老大,老大都被人轻轻松松废了,更别说他们了,他们看向沈非,眼里涌出惧怕。 沈大海等人也震惊住了,儿子是连鸡都不会杀的人,现在怎能毫不犹豫地砍了人手臂,并且这个人还是张威,张威是白马县的地头蛇啊。 苏锦瑟也是微微一愣,可她进来之前心中便早有预料,而且她还有过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这一场面也算不得什么,一愣之后苏锦瑟便恢复了正常,坦然面对。 而沈非母亲程秀英却是给吓坏了,差点就要晕过去,可她猛然想到张威身后的大老板是钟国经,他们那些警察狼狈为奸,肯定会把儿子抓起来,程秀英猛地冲上前抓住沈非的手说道:“儿子,你快逃,张威是这里的地头蛇,钟国经不会放过你的……” 沈非对着爸妈一笑,正要说话,苏锦瑟却走了上来挽着程秀英的手臂,“阿姨,我叫苏锦瑟,是沈非的同学……” “不是同学。”沈非严肃地纠正到,“是女朋友!是老婆!” 苏锦瑟脸色一红,毕竟是第一次见婆婆,她定了定心神,继续说道:“您不用担心的,沈非会处理好。” “好孩子。”程秀英对苏锦瑟很满意,可她心里却很苦,儿子带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回家,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程秀英握住苏锦瑟的手说道:“你快走吧,不要卷到这场灾难里面来,那些人都是禽兽不如的东西,你这么漂亮,他们会……” 苏锦瑟笑道:“阿姨,相信沈非,只要沈非在这里,我们就不会有事的。” “沈非他……” “看下去您就知道了,沈非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苏锦瑟安慰着程秀英,程秀英虽然还不清楚苏锦瑟为什么会对沈非如此信任,但这个漂亮的未来媳妇儿的安慰却让她镇定了不少,而沈大海脑海里浮现出了沈非刚才砍出两刀的画面,以他切菜的眼光来看,这样的刀法很不一般,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可自己的儿子就是一般人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一般了? 沈非对着苏锦瑟眨了眨眼睛,转过头来一脚将张威踢飞,张威刚受伤,余威尚在,他的手下忐忑不安地将张威扶了起来。 张威用满带恐惧还有着无限仇恨的目光盯着沈非,沈非说道:“你现在很恨我?” “我恨不得杀了你!”张威咬牙切齿地说来。 “恨就对了!”沈非拍了拍手,“那你快打电话给钟国经,让他来对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