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不是第一次? - 妖孽狂医

第两百零九章 不是第一次?

恨就对了! 张威听到这四个字,心里的恨竟然被恐惧又占领了不少,沈非让他打电话给钟国经,摆明了就是不怕钟国经! 一个蜗居在贫困区,家里没有任何背景,上大学都困难的沈非,怎么就不怕钟国经呢?张威没有深想下去,他条件反射要掏出手机给钟国经求救。 现在能帮他的也就只有钟国经! 可这一掏,张威痛苦地意识到他已经没了手,根本打不了电话! “实在不好意思,我忘了你的手已经意外了!”沈非一脸抱歉的神情,张威感觉更痛苦了,就像踢在烧红了的铁板上。 沈非转头看着叫“刀子”的混混,刀子已给吓得坐在地上,见沈非目光扫来,刀子浑身颤抖起来,沈非将刀一扔,砍刀转了几个圈插在刀子的两腿中间。 划破了刀子的衣服,刀锋紧紧贴在刀子的那根东西上面,刀子吓得发出大象踩在老鼠身上般的嚎叫声,他心中仅剩的一点反抗念头,也在这一刀吓得他尿裤子的水声里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知道该做什么吗?” “知道,知道……” 刀子忙不迭地回答,就算不知道他也得说知道,他可不想变成张威那样,更不想他那个能带来无数乐趣的家伙被砍掉。 边回答着,刀子脑子前所未有地运转起来,张威要砍沈非老爸的双臂,沈非就砍了张威的双臂,现在沈非又把砍刀扔给他,绝不仅仅是让他帮张威把电话打出去那么简单。 刀子爬起来,费了好大力气才将砍刀抽出来,走到张威面前,张威见状痛喝道:“刀子,你想做什么?” “威哥,我来帮你打电话。” 刀子从张威口袋里掏出手机,拔通了上面写着“老板”的电话号码,放到张威耳边,电话响了好一阵子才有人接通。 刚一接通,张威便嚎叫道:“老板,有人阻拦拆迁……”张威正说着,刀子一刀刺进了张威的小腹里,张威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变成了惊涛骇浪般的痛苦。 张威再也说不下去,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盯着刀子,咬着血牙说道:“你敢……对我……动手……” “意外而已。” 沈非淡淡说来,张威经常用这样的意外对付别人,从来没有想过如此意外会降临在他的身上,他觉得比吃了黄莲都还要苦,比喝了溅开的油还要痛。 “意外一旦发生,绝不会就这样停下,它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沈非看着刀子,“你说对吗?” “对对对,大哥说得对。” 刀子赶紧点头附和,抽出刀子又砍在了张威的腿上,张威的那群混混小弟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大海、程秀英一帮人惊如天人般看着沈非,众人的眼睛都亮亮的,原本以为今天多半会被张威等人打一顿,没想到沈非如有神助般降临在众人面前,弄得这帮平时嚣张狂妄的混混们屁都不敢放一个。 不多时,警察来了。 来的还不少,足有三五十个,一名业主看到警察来了,忙大声说道:“警察同志,快把这些混混抓起来!他们……” “抓起来!” 一个身材滚圆的胖子警察厉声喝来,群众们松了一口气,虽然钟国经的势力很大,但这种冒天下之大违的事情,白马县的警察还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只要把这些混混抓起来,他们就能得到公正公平的赔偿了。 可他们气还有一半卡在喉咙,就看到了不可相信的一幕,那些警察确实一手拿警棍一手拿手铐要抓人了。 但他们抓的不是张威那群混混,而是他们! “你们该抓的是那些提着砍刀的混混,凭什么抓我们?” “我们都是守法公民,你们黑白不分,你们不配当警察,我要告你!” “人在做天在做!总有一天,你们会遭报应的!” …… 男人大喝女人大骂,可这些警察们却没有停下脚步,仍然朝着老百姓走去,胖子警察还冷笑道:“你们扰乱治安,当然要抓起来?” 沈大海怒了,吼道:“你们哪里是警察,你们根本就是土匪!刚才我打报警电话半天都没有人接,那些混混一打电话你们就赶了过来,你们到底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混混服务?” “老家伙,关你屁事,再说一句话,抓你去做小黑屋!”胖子警察非常不满地说来,他根本没将沈大海等人放在眼里。 沈非拍手说道:“虽然已经见过了不少,但看到你们这样指鹿为马巅倒是非黑白的做法,我仍然打心底里觉得你们恶心到了姥姥家!” “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一看你就是个坏人,给我抓起来,带回局子里好好审一审。” 胖子警察将“审一审”三个字咬得很重,意思再明白不过,他身后有两名警察冷笑着向沈非走去,还掏出了枪。 “叫你们局长来吧,顺便再把什么一把手二把手,还有那个钟国经之类的一起叫来的,你的资格太低了。” “还在狂,等老子把你抓起来,好好治治你的狂病。”胖子警察根本不把沈非当一回事儿,即使他猜到了张威悲剧的情况可能和沈非有关,但他的警察身份,以及两个警察手里拿着的枪给了他十二万分的底气。 沈非再牛,也就是一平民老百姓,他敢和警察做对,敢对警察出手吗?显然不敢!不敢,那就只有被抓到局子里享受酷刑的命! “正好,我也喜欢给人治病!” 沈非最后一字落下,一脚在刀子的身上,刀子的身体立马就像一块巨石般,将两个要抓沈非的警察撞得吐血飞到一边。 紧接着朝胖子飞来,手中砍刀一刀刺在了胖子警察的那根家伙上面,只听得“噗哧”“噼啪”的声音。 却是棍断了,蛋碎了。 胖子警察的冷笑永远地冰冷僵固下来,其他要去抓沈大海等人的警察也被这突来一幕吓得停住脚步不敢再向前。 沈大海程秀英夫妻俩眼里充满了担忧之情,儿子对警察出手,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程秀英不自觉地看向苏锦瑟,苏锦瑟笑道:“阿姨,别担心,沈非不会有事的,他也不是第一次打警察了。” “不是第一次?” 程秀英两人傻了眼,儿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会去打警察?而且之前打警察为什么还没有事? 胖子警察惊恐过后,万分愤怒起来,他可是警察还是队长,这个沈非居然敢废了他当男人的东西,这个仇一定要报。 赶紧的,胖子警察掏出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这号码不是他的顶头上司局长大人的,而是他姐姐的。 一接通,胖子警察便嚎哭道:“姐,有人把我变成了太监,我不能再为万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了,你快来救我,快来把那个凶手抓起来。” “权安,你别怕,我马上叫你姐夫来。” 电话那边传出一个焦急的女人声音,胖子警察挂完电话习惯性地想冷笑一下,可痛苦瞬间将他淹没,胖子对着沈非吼道:“你等着,我姐夫是县里的三把手,我要一刀一刀把你那东西割下来。” “最好快点,我还没吃早饭。” 沈非打了个哈欠,张威嘴角又涌出了恨意,他相信万权安的姐夫出手,沈非肯定会很惨,他敢打警察,难道还敢打县里的三把手吗? 万权安的姐姐很牛逼,一通哭喊上吊下来,县里的三把手杨志青竟然连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花上便赶了过来。 同来的,还有白马县公安局局长,还有两名副县长,反正来的人都是在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然还有万权安的姐姐万权美! 万权美长得还真不赖,整个人透着一股风-骚味,就算是她看到弟弟下面流了一大滩血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也是风情万种的。 万权安看到姐姐到来,哭得更厉害了,“姐,就是那个人砍了我的,你快让姐夫把他抓起来!” “权安,你放心,姐姐给你出这口气,我们万家的人不是好欺负的。”万权美横眉冷眼地看着沈非,对杨志青说道:“志青,你还不把这个伤我弟弟的凶手抓起来。” 杨志青看到万权美梨花带雨的模样儿,心里涌起无限的疼惜之情,朝公安局长看了一眼,公安局长浑身一凛,大手一挥,对身后以及旁边愣的警察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杀人凶手抓起来。” 公安局长一开口,便给沈非定了个杀人凶手的罪名。 沈大海和程秀英紧张到了极点,苏锦瑟仍然笑声安慰没事儿,沈非迈步往前走去,警察冲上来,沈非直接像打苍蝇一样,一掌拍飞一个。 杨志青等人都吓住了。 公安局长忙往杨志青身前一挡,掏出手枪大声说道:“保护杨书记,把你们的枪掏出来,允许击毙!” 话音刚落,沈非便站在公安局长的面前,夺过了他手中的枪,顶在他的脑门上,公安局长瞬间软了。 “别开枪,有事好商量,你千万不要开枪!” 公安局长都这样了,他手下那些人哪里还敢乱动,沈非盯着杨志青,杨志青浑身一颤,立马说道:“我是白马县的纪委书记,你……” “好一个不分是非与黑恶势力勾结在一起的纪委书记,有你在白马县,简直是黑社会的福音!” “你……” “你在家里地位很低吧?” 杨志青一愣,不明白沈非怎么说到这个话题,沈非继续说道:“做坏事都做到这种程度,还要被你养的女人像狗一样呼来唤去,我真的很同情你!” 万权美也被沈非手中的枪吓住,可她看到弟弟的样子,仇恨压过了一切,对杨志青说道:“志青,别管他,你快把他抓起来,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沈非扫了万权美一眼,对杨志青说道:“我更同情你了,你的头上至少戴了三顶绿油油的帽子,你不觉得重吗?不觉得绿吗?” 杨志青猛回首盯着万权美,万权美心里狂惊,她真的是有除了杨志青这外的三个男人,可她没有表示出来,反而哭道:“志青,我那么爱你,我怎么可能有其他的男人,这个人如此诬蔑我,你还不把他抓起来……” “别哭了,听着烦。”沈非冷声打断万权美的话,“我们继续办正事吧!杨志青是吧?你说我要打了你,钟国经会不会来?” “我是官,你敢打吗?” 砰! 枪声响了! 杨志青大叫出声,叫了几秒钟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听到另外一个惨叫声,忙低头看去,却是公安局长大腿中枪正躺在地上像狗一样狂叫。 “你……” “轮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