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夺命黑车 - 妖孽狂医

第二十一章 夺命黑车

沈非感觉很爽,虽然这已经是第三次和苏锦瑟亲吻,但这一次苏锦瑟忘情地投入了进去,沈非真正感觉到了热吻的乐趣,那柔软而灵活的舌头,那清幽而沁心的气息,让他深深着迷。 两人激吻了五分多钟,吻得有种窒息的感觉时,才分开了唇,沈非陶醉地回味着,同时看着他脑海里的一大团感恩之能。 苏锦瑟的感激极为浓郁,不仅让他之前消耗的能量全部恢复,使得红光璀璨,还剩下很多能量,沈非觉得剩下的能量,肯定能让第二层形成完整的圆圈,还能衍生出第三层红光。 让沈非意外的是,第二层仅仅形成了五分之四,还差五分之一,“这是怎么回事儿?”沈非心里刚刚疑问出声,就有一大段信息浮现在脑海里。 “越往后,需要的感恩能量就越多!第一层的十分之一圈只需要一分能量,第二层就需要三分,第三层就需要九分,甚至十分。到得后面,就算是一百分、一千分能量,都不一定能增长十分之一圈!” “靠!” 沈非心里直接骂出了声,神针太坑了,这样算下去,不知还要等多久,才能实现他性福的透视梦想。不过,沈非也没纠结,虽然难度增加,但多做点好事就行了,现在这么多明亮的红光能量,可以让他逍遥挺长时间了。 心思刚落,沈非浑身一震,这次的震颤,是从骨子里震颤出来的,沈非脑海里那两层明亮的红光,立马黯淡了一多半。 沈非无语,刚想好好逍遥呢,神针又让他第三次脱胎换骨,让他拥有了一百八十码的速度,一拳最大力量有一千斤。除此之外,嗅觉、听觉、视觉等各种感官变得极为敏锐,还有控制力也极为精准! 得到这么多好处,沈非郁闷一扫而空,一百八十码的速度比很多车子都跑得快了,还有千斤之力,简直就是大力士! 想着,沈非不由笑出了声。 苏锦瑟以为沈非在笑她,掩下害羞,甩了个白眼,“有什么好笑的!别以为我和你亲嘴了,我就会做你的女朋友!” “亲爱的,刚才好舒服,像飞上了天!我还想要!” “不准要!” 苏锦瑟满脸娇羞,这人一点都不含蓄,还是那么流氓,不过她心里也觉得很舒服。 “要嘛,反正你都是我的了。” “我才不是你的。” 苏锦瑟赶紧反驳,虽然在车子撞来,她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心里闪过要做沈非女朋友的念头,可是现在就让她依偎在沈非的情怀,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要知道,她和沈非仅仅才认识两天啊! 两天就发展到了激吻的程度,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那今天晚上就可能让沈非骗到床上给要了。 苏锦瑟可不想这么快沦陷,要不然,沈非还会觉得她是个放浪的女子,或者觉得她是在用身子来报救命之恩!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心里,已经烙下了沈非的深深痕迹,再难抹去。 “陪我走走吧。” “好!” 两人很自然地牵手往前走去,苏锦瑟问道:“沈非,先前你冲出来的时候,就不怕被车子撞了吗?” “怕啊!但我更怕你受了伤,要是没了你,我怎么活?” “哼,花言巧语!”苏锦瑟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感觉很甜蜜,沈非说道:“能用花言巧语骗到你的话,那我就为你花言巧语一辈子!” “我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你骗到!”苏锦瑟这话说得倒是很坚定,可感觉像是在给她自己打气一样,随后,苏锦瑟低沉地说道:“沈非,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陈强吗?” “洗耳恭听!” “在我小区里,有一个叫欢欢的小女孩儿,欢欢五岁的时候,得了重感冒住院,因为吃了陈强公司里制造出来的药,使得病情恶化,得了脑瘫。治疗脑瘫需要很多钱,欢欢倾尽所有家财也不过杯水车薪!” “不得已之下,欢欢爸妈将医院及制药厂家告上法庭,可陈强家里动用各种能量,说不是他家药的问题,而是欢欢吃了其他东西导致的,最后就是医院赔了三万块钱!欢欢已经承受了四年的病痛折磨,越来越严重!” 苏锦瑟满脸忧伤,沈非眼睛里射出冷厉光芒,看来不仅是要让陈强受到酷刑,陈强老子也不能逃脱。旋即,沈非搂过苏锦瑟的小腰,“亲爱的,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周末你带我去看看!” “你能治好欢欢的病?”苏锦瑟眼睛里尽是期待之色。 “当然。” 沈非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他只需要多做点好事,积蓄足够的能量,就能治了,即使不能完全治好,也能缓解欢欢的病情。 苏锦瑟兴奋起来,抱着沈非跳了起来,“太好了!这下欢欢有救了!”说着,苏锦瑟主动在沈非脸颊上亲了一口。 “不够!”沈非赶紧说来。 “贪心的家伙。” 苏锦瑟满足了沈非的愿望,亲在了他另一边脸颊上。 “还不够!” 沈非一脸享受的样子,苏锦瑟正在犹豫要不要再一次满足沈非。忽然,沈非耳朵一动,他听到发动机轰鸣的声音,这声音虽小,但刚刚第三次脱胎换骨的沈非,却听得清清楚楚。 轰鸣声正从身后疾速靠近! 毫不犹豫地,沈非一把抱起苏锦瑟,苏锦瑟感觉到她胸口两颗香嫩木瓜顶在沈非的胸口上,心跳加速,“坏人,你别得寸进尺了。” “我连寸都没有得到,怎么进得了尺呢?” 沈非说着,往前狂奔,刚刚跑过,那辆车子就从两人刚才所站之处碾压而过。正琢磨着沈非嘴里“寸”与“尺”代表着什么的苏锦瑟,看到车子追在后面,惊声说道:“沈非,那辆车子又来了。” “我知道。” 沈非声音冰冷,他已经确定下来,之前那辆车子,不是偶然,不是酒驾,而是冲着他来的,那辆车子的司机是要置他于死地! 到底是谁? 苏锦瑟掏出手机就要报警,沈非制止,“锦瑟,不要报警,我来对付他!” “那人开的可是车子!” “他跑不过我!” 苏锦瑟一愣,沈非的速度是快,可再快也快不过车子吧。不过,苏锦瑟看了一下,那辆车子还真被沈非给甩在三十米外! “沈非的速度好像比昨天更快了!”苏锦瑟心里念着,却还是有些担心,“沈非,你把我放下来,你自己跑吧,那样你能跑得更快一点。” “锦瑟,你就是我的动力,抱着你,我能跑得更快!你要是再吻我一下,给予我爱情的力量,我能跑得更快更快。” 沈非笑着说来,一点都没有把身后的夺命黑车放在眼里,苏锦瑟也被沈非感染了,心里担忧去了不少,想着沈非说的,苏锦瑟亲在了沈非的唇上。 苏锦瑟一吻下,沈非跑得果然更快了,超过了一百八十码! 后面那辆黑色车子里,坐在驾驶位置上,戴着鸭舌帽的铁十三气愤不已,原以为这个任务是轻轻松松就完成,想不到如此棘手。 铁十三的目标,不是别人,就是沈非。 他第一次刺杀,看起来是撞向苏锦瑟,实际上是在等沈非来救苏锦瑟,然后他再一转方向盘,做出避让的动作,铁十三相信自己的车技,能够控制得很精确,绝对会从苏锦瑟身边擦过,制造出一起车祸,将沈非撞死当场。 如他所料,沈非冲出来救苏锦瑟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沈非的速度那么快,他的车头都还没有完全转过来,沈非就抱着苏锦瑟冲过去了。 第一次撞人失败了,可铁十三没有就此罢手,他认为沈非速度那么快,多半是生死关头爆发出来的潜力,侥幸躲过一劫而已。 铁十三转了一圈回来,来到沈非身后,这次他没有开灯,铁十三准备离沈非近了,再猛然加速,送沈非上西天,有沈非有前面挡着,那个女人不会受太重的伤。 然而,在他猛然加速的一瞬间,沈非竟然又抱着苏锦瑟跑了,铁十三大骂不已,“该死的,他头都没有转过来,怎么知道我来了!” 再一次失败,铁十三愤怒了,“我就不信,你能跑过车子!今天非得撞死你不可!”铁十三开的车子是套牌车,警察追踪不到来源,他的人又没有暴露出来,所以,铁十三肆无忌惮地追杀上去。 铁十三提到最大档,油门轰到最大,狂追上去,可仍然还差沈非十来米的距离,铁十三气得不行,却不知道沈非正享受着苏锦瑟的亲吻。 追了近三分钟,铁十三发现仍然追不上,而前面已经是主干道,车辆越来越多,他要再追下去,说不定会出大事情。 铁十三不得不撤退了,他朝沈非冷冷看了一眼,“小子,你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我的车轮,一定会从你身上碾过!” 沈非听到后面的异样动静,转头一看,看到车子正在调头,当即眼射精光,杀机狂涌,这人要置他于死地,他绝不能让其跑掉! “锦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沈非放下苏锦瑟,转身暴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