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 我给你一个凭什么!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章 我给你一个凭什么!

轮到你了! 杨志青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身体像吃了伟哥做了无数回那种事虚弱得不停地颤抖,这个人敢朝公安局长开枪,肯定也敢朝他开枪。 “不!” “要的!” 沈非扣动了扳机,杨志青再次惨叫出声,他蒙着肩膀坐倒在地,万权美给吓呆在当场,半个字都不敢说。 呆的人,不仅是万权美,在场之人,除苏锦瑟之外全都呆了。 张威想不明白沈非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那可是白马县的三把手啊,沈非就这样朝他开枪了? 混混们眼里全是恐惧,沈非连三把手都敢开枪,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小虾米! 沈大海夫妻俩担心儿子被抓进去,毕竟那可是在白马县电视台经常出现的人物,他们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到真人,结果儿子就一枪把他肩膀废了。 后面的那些老百姓也有点怕了,他们怕沈非这样的行动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灾难。 沈非扔了手枪,说道:“还不快向上面打电话。” “你不说我都会打的!”杨志青回过神暴吼道:“今天市里有人来,你犯下如此大罪,肯定逃不了。” “这句话,我也送给你。” “哼!” 杨志青冷哼着打了一个个电话,十五分钟的样子,一辆辆豪华轿车开进了这条狭窄脏乱的巷子,为首一辆正是从市里下来的车子。 后面的是白马县一把手二把手,以及白马首富钟国经,再后面则是一长串的警车,车子一停,数百名警察便把这里包围了起来。 几个大人物走上前来,白马县一把手楚律看到眼前的情况,脸色一片铁青,这件事发展到如此地步,对他绝不是一件好事。 眼下想要将坏事变成好事,就只有在沈非这个人身上做文章,只要把他说成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凶手,再把他拿下,那他不仅无过,反而会立个大功。 心思一定,楚律冷道:“志青同志,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朝你和林伟同志开的枪,把你们打伤的?” “是他!” 杨志青指着沈非,将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把沈非所犯的错说得无比巨大,就连张威等混混在杨志青口中都成了打击坏人的英雄。 楚律听来,眉头皱得紧紧,心里却比吃了蜂蜜还要甜,这么严重的事,足够将这件坏事变成天大好事了。 当楚律心里正爽得不行之时,他身边一个长得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说道:“这样的人就应该抓起来绳之以法!这幢楼也得早点拆掉,要不然出现更多这样的凶手,对老百姓的生命很有危害。” “你是钟国经吧?” “是又怎么样?” “谢谢你亲自赶来,节约了我不少时间。” 钟国经眼睛一眯,“我用不着你这种罪大恶极的犯人说谢谢,还有,我的名字是你能喊的吗?” 沈非一笑,“说到罪大恶极,我倒是想问问,你的儿子钟宏伟都投案自首,且把你所做坏事都坦白交待了,你怎么还不去自首呢?” 钟国经脸色一变,看到楚律、杨志青等人盯过来的异样目光,当即冷喝道:“小子,少胡言乱语。” “是不是胡言乱语,你打打电话不就知道了?” “小子,你是想拖延时间吗?你的手段真的太低了!” “你心中有鬼,所以不敢打?” 沈非一句话堵住,钟国经冷笑道:“那我就让你死个明明白白!”钟国经拔通了他儿子的号码,面带嘲讽之色,他根本不相信儿子会去自首,前两天儿子才新买了一辆车,怎么会去自首呢? 一声,两声,三声…… 来电铃声唱了一遍又一遍,仍然无人接听,钟国经脸色有点绷不住了,他又打了一遍,还是这样。 钟国经不敢再打,指着沈非吼道:“小子,老实交待,是不是你把我儿子绑架了,让我打不通电话的。” “你的逻辑好强悍!应该点三十二个赞!”沈非拍手。 钟国经对着旁边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说道:“宁局长,你看这个凶手好嚣张,我看他做过的坏事肯定不少,你应该把他抓起来好好审问审问!” “是该抓起来!”宁局长说着,摸出了一副手铐。 钟国经看到,嘴角的讥笑要多浓有多浓,一只小小的蚂蚁也敢和他斗,简直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 就在钟国经以为宁局长要亲自上前将沈非铐起来的时候,他忽然感觉手腕有点冰有点凉,盯眼一看,这副本该铐在沈非手上的手铐,竟然铑在了他的手上。 钟国经愣了。 所有的人都愣了。 这种节奏比万权安来的时候都还要让人跌破眼镜! 钟国经是白马县首富,说他是白马县最有权势的人一点都不为过,因为他的公司已经发展到了足以影响整个白马县经济的地步,就连一把手二把手都要给他好多分颜色。 可现在钟国经却被抓了! 楚律、杨志青一帮人眉毛直挑,心里涌起极大的不安;万权安痛得不行却不敢大叫出声,张威更是面目惊恐地看着那一幕。 钟国经强令自己冷静下来,“宁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该抓的人不抓,却抓了不该抓的人!” 市里来的宁局长,自然就是宁安平。 宁安平昨晚就开始行动,到今天早上他已经找到了不少的证据,原本是秘密查案的,后来听到沈非在这边闹出了事,宁安平干脆公开了身份,同时火速将早布置在周围的警察调了过来。 听到钟国经的话,宁安平严肃地说道:“你就是该抓的人!” “宁局长,话可不能乱说!” 钟国经语气不善,楚律也走上来说道:“宁局长,你看这里面是不是有点误会,先放了钟国经同志,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吧。” 宁安平极具威严地扫了眼楚律,“根据钟宏伟的供述,我们已经找到了不少证据!”宁安平这一说,立马就有警察将证据搬上前来。 钟国经心中狂跳。 宁安平说道:“铁证如山,楚书记你觉得我该不该抓他?” 楚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不知道里面那些证据都是些什么事,但他知道他与钟国经的牵连很深,如果钟国经出了事,他也逃不了。 所以,楚律仍强硬说道:“这里是白马县,就算钟国经犯了事,也应该由白马县来办,宁局长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线了?” 钟国经跟着说来,“宁局长,我是白马县的政协委员,我每年为白马县上缴数千万的税,为白马县创造上万个就业岗位,你拿着一点捕风捉影的证据就想抓我,你凭什么?” 宁安平眉头一皱,钟国经的政协身份确实有些麻烦,但也仅仅是麻烦而已,不管钟国经怎么说,他今天都要将钟国经抓回去,沈少在这里,他要是不能办成这件事,哪里还有脸? 正当宁安平要让手下将钟国经强行带走时,沈非走了上来,说道:“钟国经,我给你一个凭什么?” 话音落,酷刑出! 钟国经当即感受到天怒地吼般的痛苦,有股浓浓的要将心里所藏的秘密都说出来发泄一番的冲动,但他知道其中的利害,拼命地忍住。 不得不说,钟国经比他儿子钟宏伟强多了,可是,沈非施展的酷刑是那些专业训练过的间谍都撑不住的,更别说钟国经了。 钟国经连十秒钟都没有撑过,便张口说出一件件骇人之事,比如他的第一桶金是将合伙人推下大楼伪造成自杀而得到的,比如这块地他是通过钱权交易以一亩不过一万的价格拿到的…… 楚律听得脸色苍白了。 沈非问道:“你需要凭什么吗?” 楚律赶紧摇头,“不需要,我一点都不需要,钟国经该抓,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我觉得你需要!” 沈非再次施展了酷刑,看向了杨志青,杨志青噤若寒蝉,似见到了恶魔一样往后狂退,“沈非,我不需要,我错了,我回去会好好收拾他们,你……” “你忘了我要送给你的那句话吗?永远逃不了!” 沈非没有放过杨志青,这样的人坐在那个位置上,还不知会做出多少坏事有多少老百姓会遭秧! 最后,沈非看向了二把手。 二把手苟和光看着沈非,心思狂涌,因为他想到了锦城老同学告诉他的关于沈非的一些事,眼前这个沈非,显然就是那个沈非。 要不然宁安平怎么会抓钟国经? 他忍气吞声那么多年,现在机会来了! 苟和光往前走了一步,开口道:“我不敢说我有多正义,也不敢说我没有做过一件坏事,相反,为了能留在这个位置上,我还和他们同流合污过,但是,我可以说我做的每一件事都问心无愧,我还敢保证,若我有发展的空间,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沈非转身走人,苟和光心里正失望时,有声音飘了过来,“你要保证的对象不是我,而是白马县的老百姓!” 苟和光心里大石头落了地,对沈大海一帮人说道:“大家放心,政府不会让大家没地方住的,一定会给大家满意的答复!” 宁安平扫了苟和光一眼,心道这也是个人才,沈非没有对他出手就是将他放在了眼里,随后,宁安平转身看着那群混混,“把这些人全都抓起来,严加审问!” 砰砰砰砰砰…… 一阵砍刀铁棍砸在地上的乱响声,混混们早被惊得不知所措,根本不敢逃,乖乖让警察们抓了起来,张威目光呆滞,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真的是意外,一场惊天动地的意外! 楚律、杨志青手上也多了一副手铐,万权美万权安也没能逃过! 老百姓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此刻却灰头土脸的成了阶下囚,感觉有些不真实,特别是那个钟国经,那是白马县呼风唤雨的人啊,结果就这样被抓了。 花了好长时间,他们才消化完震惊,明白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再想到苟和光的那些保证,大家欢呼起来。 欢呼之后,他们将目光落在了沈非身上。 这一切,都是沈非带来的。 否则,他们还不知道会悲剧成什么样子。 于是乎,街坊邻居们纷纷说了起来,“大海,你有个好儿子啊!秀英嫂子,你真有福气!” “沈非,好样的,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老张叔这一把骨头都有可能埋在这里,谢了啊!” 大家说着感谢着,沈非脑海里橙光阵阵,嘴里热情地招呼着邻居们,与刚才对待钟国经等人的冰霜完全不同。 而沈大海夫妻俩,虽然还弄不清楚儿子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但大家的称赞声却让他们心里甜甜的,不管怎么说,儿子有出息就是好的。 这时,苏锦瑟走到沈非身边,“沈非,我有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