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 内事我做主 - 妖孽狂医

第两百一十一章 内事我做主

“沈非,我有个想法。” 沈非听苏锦瑟这么一说,立马亲密靠近她,咬着她的耳朵说道:“老婆,是不是在想我家那么小,我们洞房起来很不方便?” “不是。” “女人说不的时候,心里都是一定肯定以及百分之一万的确定!”沈非一脸痞笑,“老婆,你放心,我们说通爸妈,立马就可以上锦城的,到时我们找一家酒店,不,买一套别墅,那样,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畅谈彼此的人身理想了。” 苏锦瑟凤眼直翻,沈非真的是三句洞房夜啊,她直接说道:“钟国经被抓了,那这块地也不能继续开发下去,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先考察考察钟国经做的是什么项目,如果可行的话,我们就接手,让其成为沈氏集团的一号作品!” “老婆的意思是要把以我之姓命名的集团处女作放在我的故乡,我的家里?”沈非无比有兴趣地说来,眼睛在发光。 苏锦瑟知道沈非话中有狼意,问道:“你觉得怎样?” “老婆说行就行,不行也得行。” “我是认真的!” “我也很认真,反正以后外事老婆做主,内事我做主。” “内事?” “比如夜深了灯灭了我们该上床休息了之类的事。” 这话的意思简直太明显了! 苏锦瑟一白眼,“是不是休息多少时间,休息多少次,也得你做主啊?” “哇!”沈非一声惊呼,“老婆你太聪明了!” “休息不休息可由不得你做主,那得由我的大姨妈做主!”苏锦瑟也学着沈非一脸坏笑的说来。 “有我在,你大姨妈怎敢来?” “恩?” “老婆你忘了我是超级神医吗?只要我不允许,你的大姨妈永远不会来。” “……” 苏锦瑟无语了,本以为这下沈非肯定没辙,谁知道沈非来了这一招,苏锦瑟眼珠一转,笑道:“你不敢的。” 随后,苏锦瑟来到程秀英身边,说道:“阿姨,沈非有事和您商量,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沈大海和程秀英赶紧点头,他们也有无数个疑问想问沈非,一家人忙回到家里,刚关小门,人都还没有坐下,沈大海就说道:“沈非,这都是怎么回事儿?” 沈非说道:“爸,妈,这事儿说起来很复杂也很玄幻,说了你们也不会信!反正一句话,你们的儿子现在是处于水深火热当中,我们不必为钱发愁,可以住大房子可以开豪车可以吃无数的山珍海味穿世界上最顶级的奢侈品牌……” 程秀英打断了儿子的话,关心地说道:“儿子,我们不需要住什么大房子开什么豪车,我和你爸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接着,程秀英又看着苏锦瑟说道:“锦瑟,你说对吧?” “阿姨说的对。”苏锦瑟点了点头,“不过,阿姨,沈非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也回不到以前了,他现在只有往前走,走得越高越强,才能平平安安。” 沈大海敏锐地感觉到这里大不对劲,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沈非回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有很多危机,会有人为了对付我而牵连到爸妈身上,所以,爸,妈,我想让你们搬到锦城去住,这样我也好照顾。” 沈大海一下子炸了,“小兔崽子,你到底做了什么坏事?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爸,我没有做坏事……” “没做坏事,别人为什么要对付你?” “叔叔,沈非真的没有做坏事,相反,沈非做了很多的好事……”苏锦瑟将沈非所做的好事全都说了出来。 沈大海听完之后,盯着沈非问道:“真的?” “比珍珠都还真!” 听到儿子肯定的回答,再看着漂亮的苏锦瑟,沈大海终于相信了下来,问着程秀英,“你说我们搬不搬?” 程秀英极为心疼儿子,听到有人要对儿子不利甚至要取儿子的性命,早就焦急得不行,“我们可以搬家,反正这里就要拆了,但是,儿子,你一定要答应我们,千万不能有事。” “爸!妈!放心吧,你儿子不是一般人了!” 沈非为了增强说服力,拿过沈大海手里的铲子,两只手揉啊揉的,轻轻松松便把沈大指海这把钢铁打造的质量非常好的铲子给揉成了一个铁球。 沈大海两人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在当场,这种只有电视里才有的画面,居然如此真实地发生在他们眼前。 至此,他们完全相信了。 老两口也没有追问沈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对他们来说,不管沈非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他们的儿子。 这,便足够了。 况且,儿子今天做的事也很漂亮,给大伙儿狠狠出了一口气不说,还将钟国经楚律等一帮蛀虫都拿了下来,让大伙儿处境变得极好。 沈大海叮嘱道:“沈非,我没有什么大道理,我只知道,人不能昧着良心做事!” 沈非拍着胸口,“爸,你就放一百二十万个心,做好事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 程秀英听到这话,赶紧说道:“那可不行,好事能做,可不能为了做好事而丢命,我就你一个儿子,你不准做糊涂事,明白吗?” 苏锦瑟知道做好事对沈非很重要,知道沈非是在用实际行动证明着他的那句话,但她附和着说道:“阿姨说的很对,有命在,想做多少好事都行,要是命都没了,还怎么做好事?” “好好好!我保证,我一定活得好好的!”沈非朝苏锦瑟甩了个媚眼,“我们还要生一群儿女呢?” “谁要跟你生。” 苏锦瑟在程秀英面前不好意思极了,程秀英看到沈非和苏锦瑟这样,心中的焦急散去了不少,故意板着脸对沈非说道:“儿子,你要对锦瑟好一点,听见没有。” “谨遵母上大人之命!” “行了,别胡扯了,我去收拾东西了。” “妈,就收拾一些重要的有纪念意义的就行,剩下的东西都捐出去吧,到时我们去锦城买。” “有钱也不能乱用,再说,你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程秀英以勤俭节约持家,自然不想浪费东西,收拾了整整两个小时,收拾出了五六个大口袋。 这些东西在沈非看来都没有必要,可老妈都收好了,沈非自然不能让老妈难过,直接将东西一起拎在了手里。 程秀英见状,心疼地说道:“儿子,你放点下来,我和你爸再拎一些。” “妈,这些东西很轻,不碍事儿。” “乱说什么,那些加起来也有三五百斤,怎么可能轻?” “真的很轻。” 沈非将东西拎着扔了扔,程秀英看到三五百斤的东西在他的手上就像玩具一样,不由再一次惊呆在当场,心里想着儿子是不是变成大力士了。 一家人正准备出发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沈大海一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苟和光,苟和光目光一扫,心里一个咯登,嘴上却说道:“沈大哥,这是要搬家吗?” “不敢当不敢当。” 沈大海摇头不已,眼前这人可是白马县的二把手,他一个炒菜的,哪里当得起二把手一声大哥。 苟和光更是不敢当,沈大海是当不起,可沈大海是沈非的父亲,那就百分之一百当得起,苟和光笑道:“沈大哥,你们这是要搬到哪里啊?” “锦城!” 沈大海说来,苟和光心里涌起浓浓的失望,本以为沈非父母在白马县,那他就能借此搭上沈非的线,结果他们一家都要搬到锦城去。 这样一来,他到哪里去找线? 并且,这一趟,他还有事要和沈非商量! 苟和光心里想着该怎样开口的时候,沈非说道:“有什么事直说吧。” “沈少……” “别,叫我沈非就行。” 苟和光见沈非面色不善,不敢再拐弯抹角,直言说道:“是这样的,白马县准备打造一个新的商业圈,借着锦城打造新中心的风让经济上几个台阶,让白马县的父老乡亲们钱包更鼓。只是这个商业圈之前是交给钟国经在做,可现在……” 苏锦瑟眼睛一亮,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苟和光找上门来,那她就能为沈氏集团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不过,苏锦瑟没有立马接口,眼睛看向了沈非,沈非说道:“你想让我接盘?” “我们可以在不损害老百姓利益的情况下,给出最优惠的条件。” “接盘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苟和光满脸喜意,忙道:“您请说。” “你先做上十件好事!” “行,没问题。”虽然苟和光觉得沈非的条件很奇怪,但他毫不犹豫便答应了下来,眉头都不皱一下。 沈非说道:“你做到之后再说吧。” “好的。” 苟和光立马离去,心里琢磨着怎样去做好事,同时还掏出手机做了一些安排。 等沈非一家人走下楼来,下面已经停着一辆面包车,一个司机走上来,“沈少,苟县长让我来送你们上锦城。” 面对苟和光的马屁,沈非没有拒绝,他确实是要找辆车,有车送正好,到时付车钱就行了。 街坊邻居知道沈非一家人要搬走,大家心里不由担忧起来,今天的事能完美解决全靠沈非,现在沈非走了,他们回来报复怎么办? 于是,他们竭力挽留沈大海两人,直到沈非说一定会把这事管到底,他们才感激着松开了手,目送车子离去。 苏锦瑟一坐进车子里,就看到座位上放着的关于白马县新的商业圈打造计划书,苏锦瑟说道:“这个苟和光还真的是人才,不放过一丝机会。” “那得看他能不能做到十件好事了。” “我觉得他能做到!” 苏锦瑟将计划书放到一边,虽然他对这份计划书很有兴趣,可现在最重要的是陪着沈非爸妈。 四个人有说有笑地赶往锦城的时候,唐铭人却坐在崇山峻岭之间的一间小木屋里面,四周都是茂密的森林、灌木丛之类,完全看不到一个人影。 可是,小木屋四周却弥漫着浓郁的杀气,没有鸟叫,没有虫鸣! 唐铭人面前,站着一个蒙着脸,只露出眼睛的黑衣人! 唐铭人冷声说道:“只有除掉沈非,你的净化组织才能活下去!首领大人,你还在犹豫什么?”